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146章 退一步
离爻看向前方大离国师。
  
  一人,宛如天堑,无人可越。
  
  国师,要保剑七。
  
  他不解,元禁也是国师弟子,虽然入门时常也并不长,但剑七也一样,国师如今怎么可能猜测不出剑七是何人,但依旧要保。
  
  他不懂。
  
  事实上,是他亲口对国师说出叶伏天身份之时,国师才猜测到,明白了叶伏天告辞准备远行离去的原因。
  
  因为放下。
  
  他也知道,是他影响了剑七,让他学会了放下,剑七不惜暴露出自己的一些秘密,使自己置于险境,出手治好菲雪,直至决心离开。
  
  恩,还是仇?
  
  他也理不清。
  
  但他从剑七身上,看到了难能可贵的品格。
  
  夏皇界的叶伏天是叶伏天,离皇界的剑七是剑七。
  
  仇是仇,恩师恩。
  
  剑七能够区分清楚,他为何不能。
  
  宿命之人,气运加身,能影响大离气运。
  
  大道无界,是他的理念。
  
  这阴差阳错入他门下修行不到一年时间的剑七,却让他感觉到,这极有可能是他数位弟子中,将来成就最高之人。
  
  “很好,你身为大离国师,截下我拿夏皇界奸细,是要叛出大离不成?”摄政王声音震颤于天地间,响彻无尽遥远的区域,不知多少人听到了他的声音。
  
  大离之人,无不心头狂颤。
  
  大离国师,在离皇界何等声望,如今,要叛出大离?
  
  下面之人,如何知道事情经过,摄政王一言,简直诛心。
  
  即便是离王此刻看向前方,也心头颤动,这摄政王是真狠。
  
  若剑七真是夏皇界之人,国师要保他,可能仅是师徒情分。
  
  在大离,国师的人品还是信得过的,不会做出叛变之事,但多年不出的摄政王,这是在直接给国师定性,毁国师在大离的声望。
  
  事实上,摄政王真有那么在乎叶伏天吗?
  
  并没有,他并不清楚叶伏天究竟有多出色,只是知道此人有冠绝圣境之下的天赋,但毕竟才是贤者而已,距离他所处的高度还太远。
  
  此事一出,即便拿不下大离国师,但至少也要让大离国师这些年积蓄的声望以及陛下的信任压下去。
  
  大离皇城,终究是离姓的天下。
  
  大离国师可以用,但不能爬在离姓之上。
  
  “此事之后,我自会求见陛下。”国师淡然开口,依旧矗立于那,以他的身体为中心,那幅从苍穹之上垂落而下的图案将天地封锁,吞噬一切大道,这片天地的灵气都被抽空来。
  
  此时,苍穹之上的真龙咆哮,千万头金色的神龙呼啸冲向前方,想要打破国师的阻拦。
  
  无数人抬头看着虚空中震撼的场面,内心剧烈的颤抖着。
  
  大离皇朝两位巅峰的存在,摄政王和国师竟然开战。
  
  他们,究竟为何而战?
  
  …………
  
  叶伏天自然看不到那一战,但他知道,既然国师出手保他,除非离皇亲自下界,否则他算是安全了。
  
  以离皇的身份,别说不知道下界发生之事,即便知道,可能会下界拿他一位贤者境界的后辈人物?
  
  大离皇朝之人,会怎么看?
  
  若是他杀了离爻倒是有这种可能。
  
  虽说如此,但叶伏天并没有任何兴奋之意,相反,他的心情很沉重。
  
  放弃杀离爻,决心离开离皇界,不想连累国师府,但没想到国师还是亲自为他出面而战。
  
  虽然离爻没死,这件事还没有那么严重,但终究还是会有不小的影响。
  
  当然他明白,既然国师出手了,意味着他根本就不在乎那些影响。
  
  大离国师,并不在乎名利和世人的看法。
  
  颜渊身为圣道第三境无暇之圣巅峰的存在,速度何等的快,穿梭虚空,一步便能横跨极为遥远的距离。
  
  因为他们来到大离皇朝下界边界之地并没有耗时太久,在边界之地的一座山峰之上,出现了不少人,还有能够和他心念相同的妖兽在那里,那些人,都是收到他的消息在这里等他的。
  
  “你的人吗?”颜渊问道。
  
  “嗯。”叶伏天点头。
  
  颜渊身形一闪,来到山峰前方,手掌轻轻一推,顿时叶伏天身体朝前飘去,落在山峰之上。
  
  他转身,看向颜渊。
  
  “师兄。”叶伏天喊道。
  
  “老师说,在大离,你是剑七,过了离皇界,不必再称师兄。”颜渊开口说道:“以后再相见,我不一定会手下留情。”
  
  叶伏天相貌变化,恢复了本来面容,一头银白色的长发飞扬,那双眼眸明亮而深邃。
  
  虽不如剑七那般妖,但此时的叶伏天,却更有神采,气质更甚一筹。
  
  叶伏天听到颜渊的话并未介意,而是露出一抹笑容,道:“若是再相见,无论师兄是否手下留情,但我一定会。”
  
  颜渊听到叶伏天的话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过身,踏步离去,开口道:“不需要。”
  
  看着那骄傲的背影,叶伏天对着颜渊微微躬身,道:“能入国师府,叶伏天之幸,有朝一日若国师府有难,召必回。”
  
  远处,似乎沉默了,那身影渐行渐远。
  
  而后又有一道声音传来。
  
  “不需要。”
  
  听到这三个字,叶伏天却是露出一抹灿烂笑容。
  
  夏皇界有离恨天三十三重天上离恨剑主,离皇界有大离国师,修行界之幸。
  
  能够遇到这样两位前辈,也是他的气运,真正改变了他的心性。
  
  “走吧。”叶伏天开口说道,随后转身。
  
  …………
  
  大离皇朝,下界,剑七之名,传遍天下。
  
  当年剑七便已经于下界成名,一人一剑,称大离九郡无人。
  
  没想到他入上界之后,竟依旧无敌于天下,圣下无双,大离国师收其为亲传弟子,离皇陛下愿让公主下嫁,但遭他拒绝。
  
  当然,更为神奇的是,这剑七,竟然是离皇界的人,而当身份暴露之后,大离国师,亲自保他离开。
  
  这是何等的梦幻。
  
  这剑七,究竟是怎样的存在?竟然能有此天赋、魅力。
  
  大离皇朝,离皇城,此时被一股压抑的气息所笼罩着。
  
  国师、摄政王、离爻以及颜渊等人,都已经从下界天回来,之前发生之事,已经传遍离皇城。
  
  无数人为之震惊。
  
  大离皇朝圣下第一人、大离国师弟子剑七,其真实身份竟然是夏皇界,叶伏天。
  
  这名字对离皇界很陌生,但了解空界之战的人便知道,便是这叶伏天,以一己之力为夏皇界夺取了空界之战的胜利。
  
  一位绝代妖孽人物。
  
  他转而修剑,于大离皇朝成名,竟无人发现他变幻了身份。
  
  离皇亲自见过他都没有发现,此人,究竟修行了何种手段,能够瞒天过海。
  
  更令人震撼的是,在知道他身份之后,国师以及保他离开,这样的魅力简直令人惊叹。
  
  就凭这些,那剑七,绝对称得上是传奇人物了。
  
  此时,大离皇城无数人的目光都在夏皇宫中。
  
  陛下,是否会怪罪国师?
  
  要说大离国师通敌,是没有人会相信的,陛下心中也应该清楚,会信任国师,但终究放走了夏皇界的人,怕是陛下难免会有一些想法。
  
  离皇宫中,大离国师、摄政王、颜渊、离爻他们全部都在,安静的站在那。
  
  在他们前方阶梯之上,离皇的身影站在那,看向几人。
  
  “陛下,国师放任夏皇界奸细离开,甚至阻挡我等拿人,恐有通敌之嫌,请陛下彻查,治其罪。”摄政王朗声开口说道,他很清楚就凭今天的事,是拿不下国师的,不仅他清楚,诸人心里都有数。
  
  但即便拿不下,依旧要在陛下心中埋下一颗种子。
  
  陛下身为人皇,掌大离皇朝,岂容一丝背叛。
  
  “陛下,剑七拜入国师府修行,便为我弟子,所行之事也并无任何逾越规矩之处,臣身为其师,见殿下来拿人,因而让颜渊送他,放其离开,请陛下赐罪。”国师也开口说道,直言认罪。
  
  “我知国师惜才爱才,不忍留人,但剑七终究是夏皇界之人,放虎归山,岂不是遗祸。”离皇开口道:“若是下次相遇,国师当如何处置?”
  
  “在大离,他是剑七,为我弟子,臣护他离开,此后,师徒情分已了。”国师回应道。
  
  离皇点头,看向摄政王道:“王叔还有什么想说?”
  
  “陛下,国师只师徒情分几个字,便将之推卸干净吗?”摄政王道:“国师深受陛下器重,蒙受皇恩,他要建大离国院,陛下全力助他,为其培养大离人才,然而,如今国师是在为夏皇界培养人才吗?”
  
  “臣愿辞去大离国院院长之职,颜渊受我命令牵扯今日之事中,在大离国院恐也惹人非议,便也回国师府潜心修行。”国师道,此事虽算不上大罪,但终究有不好的影响,有些东西,不得不放弃。
  
  而且,事实上在此之前,就已经有这种趋势了,如今,他也只是顺势而为。
  
  “既然国师如此说,王叔,此事便到此为止吧,大离国院另派人接任。”离皇对着摄政王道。
  
  既然离皇已经开口表态,摄政王自然知道该怎么做,躬身道:“听陛下旨意。”
  
  “退下吧。”离皇开口说道,顿时国师和摄政王等人都离去。
  
  离爻也转身,目光眺望远方,有些迷茫。
  
  此事,最惨的人是他!
  
  PS:第三更,这章是一万八千月票加更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