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720章 笑容

  “哥哥,你怎么哭了。”念语看着叶伏天流泪轻声问道,她还伸出自己的小手,帮叶伏天拭去脸上的泪。
  “哥哥见到念语高兴,情不自禁就哭了。”叶伏天柔声说道。
  念语天真的点了点头,像是瓷娃娃般,她的大眼睛又看向花解语,问道:“仙子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念语怎么觉得好像认识姐姐一样。”
  南斗文音听到花念语稚嫩的话语已是泪流满面,一步步朝着这边走来。
  花解语低头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冷淡的她此刻也蹲下了身子,轻声道:“我叫花解语。”
  “花解语。”念语重复了一遍,随后抬头看向花风流和走来的南斗文音,她又看向花解语,轻声道:“姐姐?”
  花解语看着女孩,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随后还是轻轻点头:“恩。”
  念语张开小手臂,随后走上前轻轻的搂着花解语的脖子,低声道:“姐姐你怎么才回来看念语,爹爹和娘亲都很想你,念语也一直想要见到姐姐。”
  花解语手臂僵硬在那,随后也轻轻的搂着女孩。
  “解语。”南斗文音走来,也蹲下身子,紧紧的抱着姐妹两人,刚才,花风流已经传音告诉了她花解语失忆了,南斗文音很难受,但想到能够见到解语回来,她已经很满足了。
  当年,他们可是亲眼看着解语消失在面前,那种痛,刻骨铭心,至今时常想起,他们根本没有想过这一天,解语还会回来。
  唐岚也走了出来,站在一旁远远的看着,心中酸楚。
  这些年,她自然知道花风流和南斗文音是怎么一路走来的,生下念语之后,他们才有了新的心灵寄托,排解当年的痛苦,但那如同一根刺,始终忘不掉,他们只能假装忘记。
  甚至对念语说,她的姐姐只是去了很远的地方。
  如今,看到一家人团聚,真好。
  她擦了擦眼角的泪,今天应该高兴才对。
  “唐姨。”叶伏天见到旁边的唐岚笑着喊了一声。
  “恩。”唐岚点头,轻声道:“我去做饭。”
  …………
  小城很宁静,叶伏天在青州城住了下来,得知他回来了,时常有人来到这边想要远远的看一看他,这位青州城的传奇人物。
  叶伏天收敛气息,就像个普通人一样,每天陪着老师聊聊天、下下棋,简单、安静。
  花解语性子虽然还是冷冷的,但面对念语之时也偶尔会有片刻的温柔。
  当然,那一声爹娘肯定是不会喊的。
  花风流和南斗文音也都接受,没什么想法,对于以为解语永远离开的他们而言,如今每天只要看到解语站在那,他们便感到由衷的满足,这是他们最简单的幸福。
  只要能看着她便好。
  院子外,叶伏天和花风流坐在藤椅上,一人坐在一边,像是两尊门神般,懒散的斜躺在那。
  “打算什么时候走?”花风流轻声问道。
  “你不一起?”叶伏天看向旁边的花风流道。
  “我们在这陪着念语长大挺好的,她做个普通人便好,简简单单。”花风流轻声道:“知道解语好好的我们也安心了,你有空的话,就带解语回来看看我们。”
  经历了这许多之后,花风流的心境已经和当年不一样,他如今更喜欢简单、平静,甚至,希望念语也简单快乐的过完自己的一生。
  “我不放心。”叶伏天开口道:“我在外面有仇家,之前已经找到了荒州那边,留在这,不一定能够平静。”
  花风流一愣,竟然已经找到了荒州吗。
  他揉了揉眉心感觉有些无奈,道:“自从收了你这弟子之后,就没一天省心的日子,也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遇到你。”
  “你弟子如今好歹已经是人皇,给点面子行吗?”叶伏天有些无语的道。
  “人皇啊。”花风流喃喃低语,第一次听到叶伏天说他的境界,但他依旧显得很平静,看向叶伏天这边,问道:“很厉害吗?”
  人皇是什么概念,他好像也不怎么了解。
  “不厉害。”叶伏天感受到花风流的目光彻底没了脾气,他想哪天成帝了,在这家伙面前估计还是这样,从来都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啊。
  太没成就感了。
  “老师您放心,若是在外面又遇到什么事,我会第一时间让人将念语和老师师娘送出去。”叶伏天开口说道。
  “随你安排吧。”花风流无奈道,叶伏天这么说了,也只能跟着去了,虽说如今喜欢安静,但事实上,还是放不下解语的,真让解语多年才回来一次,他肯定会非常想念。
  无论是他还是南斗文音,都想看着解语,哪怕她永远不会记起他这父亲,也没关系。
  当然,还有叶伏天。
  嘴上从来没有饶过叶伏天,但心中对叶伏天如何,这些年身边的人谁心中没数。
  早在很多年前师徒两人相依为命,叶伏天背着他走出青州城,就像是父子一样了。
  这么多年叶伏天老师不少,每一位老师都待叶伏天极好,但真正说没有一丝的隔阂,想说什么便说什么的,便只有花风流一人而已。
  这时,念语拉着花解语走来这边,来到叶伏天身前,道:“哥哥,我带你和姐姐出去玩。”
  “你带我?”叶伏天看着念语道。
  “恩。”念语大眼睛眨了眨,认真的点头:“晚上青州湖可美了,每天都有很多漂亮姐姐游船。”
  “念语想法真棒。”叶伏天捏了捏念语的脸蛋,笑着点头:“不过,你应该喊我姐夫。”
  “念语喜欢喊哥哥。”念语咯咯的笑着道。
  “行,随你了。”叶伏天起身将念语抱了起来,随后道:“走咯。”
  花风流看着三人的背影,叶伏天抱着一个,随后伸手牵着一个,他那略显有些苍老的容颜上却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闭着眼睛,安静的享受着阳光,脸上始终挂着笑容。
  …………
  安静的小城,热闹的青州湖。
  叶伏天和花解语的气质,自然很容易吸引目光,更何况还有个瓷娃娃般的女孩。
  “好俊的两口子,好漂亮的小孩。”许多人心中惊叹一声,走过叶伏天身边之时都会报以笑容,看到如此美好的一幕,他们也感觉心情很好。
  这一定是非常幸福的一家子吧。
  “你看看别人家的孩子多干净漂亮,再看看你。”身后有人训斥自己六七岁的小男孩,那小孩身上脏兮兮的,显然很顽皮。
  “你怎么不看看那哥哥姐姐,都是遗传,我有什么办法。”小男孩反驳道。
  叶伏天听到后面的声音笑容很暖,显然许多人都将念语误以为是他和解语的孩子了。
  当然,的确很像。
  花解语听到这话则是感觉怪怪的,叶伏天目光看向她,他竟有些心动,也想要个孩子了。
  这一刻,他有些理解老师的心境了。
  在外面经历了太多,有时候这种平淡的幸福,真的很美。
  来到青州湖畔,熟悉的地方,熟悉的风景。
  叶伏天将念语放下,一只手牵着她,另一只手牵着花解语,轻声道:“解语,这里是我们当年第一次牵手的地方。”
  夜幕来临,游船渐多,花解语置身于其中,竟也感觉这画面非常美。
  “哥哥,我们去游船吗?”念语仰头看着叶伏天道。
  叶伏天蹲下身子,对着念语道:“念语,哥哥弹琴给你听好不好?”
  “好啊,爹爹也喜欢弹琴。”念语笑着点头。
  “走。”叶伏天拉着念语走到湖岸边,找到一处地方席地而坐,随后身前出现了一张古琴,太玄山琴皇的名琴。
  念语安静的坐在叶伏天的身边,双手托着小脑袋,可爱极了,旁边之人纷纷侧目。
  此时,琴音缓缓走向。
  音符跳动的那一刹,便让人不由自主的安静下来。
  这是一首非常美丽的琴曲,伴随着一道道音符跳动,在叶伏天身边忽然间出现了一道道绚丽的光,环绕着他的身体。
  “好美的琴曲。”
  青州湖,游船上,许多人望向湖岸边。
  白发青年,童话中的女孩,他们身后,还有着一位仙子般的美人。
  当然,也有人认出了叶伏天,心中激动,但都没有上前打搅,只是安安静静的听着。
  琴音渐渐嘹亮,宛若凤鸣,像是凤凰在歌唱,更加绚丽的光芒环绕叶伏天身体周围,夜空下,有绚丽的神鸟渐渐成形。
  “看,是凤凰。”
  有人惊呼出声,一道道目光朝着叶伏天那边望去,琴音如凤鸣,叶伏天身体周围,一双凤凰环绕他的身体飞舞扶摇而上,宛若梦幻般的场景。
  这一刻,许多游船上的女子不由得看痴了。
  好美。
  念语也站起身来,她来到叶伏天身前,看着环绕叶伏天身体飞舞的凤凰,脸蛋露出灿烂无邪的笑容,她伸出手,想要抚摸那凤凰,便见凤凰环绕她的身体飞舞着。
  “哥哥,它们跟着我。”念语小跑了起来,凤凰跟随着她的身体飞舞,女孩灿烂的笑着,笑声在青州湖的夜空下,让所有人都洋溢着笑容。
  这画面,好暖。
  花解语也痴痴的看着这一幕,在她的脸上,竟也露出了一抹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