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446章 不入仙门,不归
神兵风暴绞杀而至,无数神兵从中垂落而下,快到极限。
  
  王衍兵身前的神兵利剑也瞬杀而来,兵之意,划破苍穹,比真正的神兵还要更加可怕。
  
  那股锋利之感,让远处的诸人都感受到了兵之锐意。
  
  顾东流依旧站在那,俯瞰下方身影,他的身体没有动,九字仙光环绕身体周围,陡然间,在他身后出现了一尊璀璨仙影,他的脚步往前一迈,这一步迈出,竟有一尊尊巨大的神鸟金翅大鹏闪耀呼啸冲出,携金色神光朝前,双翼睁开遮天蔽日,将诸神兵都笼罩于其中。
  
  神兵和金翅大鹏身影爆发出剧烈的碰撞,人群震撼的发现,那出现的金翅大鹏鸟像是被召唤而来,不似虚幻之物,而是真正的神鸟,庞大的躯体之中有无数‘兵’字符文闪耀,使得它蕴藏无坚不摧之能,竟真将那些攻伐而至的神兵挡住。
  
  “召唤神鸟。”诸人盯着顾东流,这让他们想起了顾东流所得的传承,聚起源山脉之气运于一身。
  
  这强横之术并未影响王衍兵的决心,他每一步踏出,都有神兵降下,从不同的方向,遮天蔽日。
  
  没有片刻,人群之间顾东流所在的空间都似要被神兵所葬灭,挡在他身体周围的神鸟金翅大鹏都在颤抖,出现一道道裂痕。
  
  “王衍兵将‘兵’之道发挥到了极致,这攻击太强了,若是其它涅槃人物,怕是根本承受不住这圣道极致的攻伐之术。”诸人看到这场战斗内心颤抖,每一道神兵攻伐的瞬间他们都感觉那是圣道之极,更何况诸神兵同时落下,威力何等可怕。
  
  或许王衍兵的境界还没有到圣境的极致,但他的攻击力却绝对到了。
  
  王氏一脉所修行的仙法主‘兵’,本就是擅攻伐,号称攻伐之力无敌。
  
  王衍兵抬头看着那璀璨的神鸟,他又是一步踏出,神兵再次降下,咔嚓的清脆声响传出,像是撕开一道口子,随后便看到那一尊尊神鸟金翅大鹏身影出现裂痕,那些兵之符纹也开始裂开。
  
  “砰!”一道道声响传出,字符崩灭,神鸟被摧毁。
  
  那些杀戮神兵,似要葬仙。
  
  “轰。”
  
  但下一刻,顾东流往下走出的一步,像是将那暴走的锋锐之意镇压,一尊尊巨大的妖兽呼啸冲出,这一次,有真龙、玄武、麒麟、夔牛。
  
  每一尊巨兽似乎都融入了他的意志,九字符纹环绕其中,将轰杀而来的神兵压塌,冲击破碎。
  
  这一战是诡异的,两人都像是闲庭信步在漫步般。
  
  不同的是,王衍兵在往上,他要上仙门。
  
  顾东流则是往下,镇压欲上仙门的王衍兵。
  
  但只是踏步而行的两人,却令人屏息,他们的每一步踏步都是凶险至极,伴随着极强的攻伐之术。
  
  两人一步步走向对方,暴乱的空间气流疯狂的肆虐着,仿佛任由王衍兵的攻击再强,也休想越雷池一步。
  
  “他身上的兵之意,越来越强了。”这时有人发现,随着往上踏步,神兵汇聚杀出,王衍兵的身躯,也越来越锋利,兵之意在不断攀升,像是要到一个极点。
  
  “他在蓄势?”
  
  诸人想到一个可能内心震颤着,的确是有这种可能,王衍兵可是将仙法衍兵之术修行到极强的妖孽人物。
  
  那暴走的无尽兵之道,的确有可能是王衍兵仙法在蓄势。
  
  如今,已经不仅仅是顾东流身体周围,阶梯之上,两人身周,皆都是无与伦比的神兵风暴气息。
  
  王衍兵再次踏出一步,他抬头看向顾东流,口中吐出一道锋利至极的声音:“我欲上仙门,你纵是得到巅峰传承,依旧挡不住我的路。”
  
  “你上不了仙门。”顾东流的声音则是显得很平静,直接回应了一声。
  
  “是吗?”王衍兵开口吐出一道声音,他终于停下了自己的脚步,没有继续往上踏步,而是抬头看向虚空中的风暴,身上一股神圣的仙光流转,璀璨到极点。
  
  只见他双手凝印,仙光护体,口中吐出一道肃穆声音。
  
  “衍兵之极,万法归一,我亦为神兵。”
  
  他话音落下,那滔天神兵风暴直接倒灌入体,直接冲入王衍兵的身体之中,万兵汇聚,融入躯体。
  
  这一瞬间,王衍兵自己,方为兵中之王,他便是万兵之首。
  
  一股极致的锋锐气息从王衍兵身上释放,苍穹之上风云呼啸,仿佛浩瀚无垠之地,只有兵之道。
  
  此时的王衍兵给人的感觉已是危险到了极点,他携万兵之势于一体。
  
  “果然。”诸人心中暗道一声,如诸人所猜测的一样,王衍兵的仙法衍兵之术已经修行到了这一步。
  
  一道强光射出,诸人只见王衍兵的身体消失了,化作了一道光,一柄剑。
  
  他没有再踏步往上而行,而是在一瞬间,横穿虚空,贯穿了天地,杀向了顾东流。
  
  诸人没有再看到王衍兵的身体,他们只看到了一柄剑,王衍兵他就是剑,剑就是他,他化剑而行,天穹之上出现至强剑之锋锐气息,声音都来不及发出,剑已至,直接从妖兽躯体中划过,将之穿透,一尊尊被召唤而出的妖兽身影粉碎为虚无,皆被一剑洞穿。
  
  那道笔直的剑光似也要直接穿透顾东流的身体,太快了,快到诸人的眼睛都无法追上。
  
  “轰。”一声巨响,诸人这才看清那柄剑,被一道身影挡住了,那是一道璀璨的仙影,仿佛是顾东流的身影凝聚而成,这仙影通体仙光璀璨,和天地共鸣,九字环绕周身,拳头轰出之时,无数巨兽虚影同时咆哮出现。
  
  竟以拳,轰在了剑之上,挡住了这灭杀一切的一剑。
  
  剑铮铮而鸣,和那仙影对峙着,不断有巨兽虚影被撕裂粉碎。
  
  “嗡。”剑瞬间消失,于虚空中穿梭,出现在另一处方向,再次杀向了顾东流。
  
  顾东流抬头看了一眼,那仙影竟像是能够凭空挪移,又一次挡在了剑之前,轰出恐怖的大道之拳。
  
  虚空为之颤动,只见那柄剑疯狂呼啸,不断以不同的方向攻伐,但那仙影如影随形,像是彻底将它锁定住,死死的追着他。
  
  “轰。”一声巨响,剑被轰退,悬浮于天,一道身影若隐若现,正是王衍兵的身影。
  
  他眼神极其锋利,剑不断颤动着,像是他心境的波动。
  
  这样的剑,依旧无法破开启其仙法防御吗?
  
  王氏的强者看着这一幕,脸色也同样极为难看,破不开。
  
  王衍兵化剑,依旧无法让顾东流退。
  
  “你不该选这时机。”顾东流对着虚空中的剑开口说道。
  
  王氏等待了千百年,努力千百年,他们想要重返仙门。
  
  然而,恰逢顾东流归来,他携顾天行和顾江南两代人的遗志,他不可能败,也不能败,他若是败,顾天行所做的一切都将是一场空。
  
  那么这些,算什么?
  
  所以注定,王衍兵踏不上仙门。
  
  千百年的等待,终究是一场空。
  
  “我一定会上仙门。”剑之上,传出一道声音,竟于虚空中发出回响,像是王衍兵的决心,纵是此刻,他信念依旧,必上仙门。
  
  顾东流没有说什么,无尽仙光垂落而下,那仙影也归位,他通体璀璨,像是仙人护法。
  
  在顾东流的身后,命魂闪耀出现,那是一幅阵图。
  
  这阵图吞噬仙光,不断壮大,天地大道呼啸而至,皆被阵图所吞噬,融入阵图之中。
  
  只是短短的瞬间,那幅阵图横亘于天,顾东流的身体也缓缓悬浮而起。
  
  “绝仙图。”
  
  看到这命魂出现,王氏家族强者面如死灰,他们的心在颤抖,在滴血。
  
  千百年的羞辱,终究难以洗刷吗?
  
  千百年的希望,终将破灭吗!
  
  他竟然,有了绝仙图。
  
  当年,这绝仙图名震天下,无人不知。
  
  绝仙图出,万法皆灭,万物凋零。
  
  顾天行已是垂死之人,他是怎么做到将绝仙图传承给顾东流的?
  
  莫非,他在死后,依旧窥探到了天道之秘,才能够在起源山脉中布局。
  
  下方,无数人神色肃穆,这一刻,他们仿佛看到了另一个顾天行。
  
  又岂是当绝仙图于苍穹之上流动旋转,仙图之上,有仙影,也有妖影,但无论是仙妖魔,威压都是如此的可怕。
  
  一个个巨大无边的古字出现在这巨大的仙图之中,就像是一个神阵般。
  
  此时,绝仙图上的‘兵’字亮起,在神阵之中,陡然间出现了万千神兵,炼天地之道,化作神兵利器。
  
  “你不该这时候来。”顾东流看着王衍兵开口说道,他话音落下,万千神兵杀出,兵之古字,亮起了最为璀璨的光辉,照亮虚空,仿佛亿万神兵之指引。
  
  王衍兵所化的剑之上,释放出了极致的力量,当万千神兵绞杀而来之时,剑竟然往前,不退反进,穿梭虚空,杀向顾东流。
  
  “砰、砰、砰……”
  
  一道道可怕的攻伐之力落下,轰在剑之上,然而那柄剑极其的顽强,一路往前,然而兵伐之意下,神兵无尽,再强的攻击终究是空。
  
  伴随着一声巨响,那璀璨神剑被震退而来,王衍兵的身影再次出现在虚空中,嘴角溢血,显然受了伤。
  
  王衍兵看着虚空中的顾东流,他竟感受到了一股无力感。
  
  绝仙图下,仙魔哭泣。
  
  他王衍兵,今日有机会见证到顾天行所开创的盖世仙法,号称仙中绝顶,再难超越。
  
  果然,纵是化神兵,依旧无力。
  
  然而,他竟如此不堪一击吗?
  
  若是这样,如何登临绝巅?
  
  他又有何资格和顾东流争。
  
  “嗡。”他的身体冲向虚空,无尽锋锐的兵之气息涌动,灌入他的身体,他身躯璀璨,化作了一柄刀,遮天蔽日。
  
  这把刀凝聚而生的刹那,便直接从苍穹斩下,劈开了虚空,斩向顾东流。
  
  天地间,仿佛唯有这一刀。
  
  顾东流抬头看了一眼,他双手抬起,朝着虚空而去。
  
  绝仙图之上,无数仙影汇聚为一,化作一尊盖世身影,这盖世仙影双手一合,直接将刀扣住,刀光无比璀璨,欲继续斩下,但那尊仙影吸神阵之光,不可撼动。
  
  合拢的双掌弯曲,刀也随之弯曲,随后弹出,于虚空中发出尖锐的声响。
  
  刀中有王衍兵的身影,脸色苍白如纸,竟然,还是这么无力吗?
  
  看到这样的一幕,王氏家族之人也都感觉到了无力。
  
  王氏家族的家主心中暗暗叹息,准备了多年,终于出了一个王衍兵,却依旧还是如此结局。
  
  “下去吧。”顾东流对着王衍兵开口说道。
  
  刀在颤抖,似在悲啸。
  
  “罢了。”王家家主抬头看向虚空,轻声叹道。
  
  刀中身影望向下空,王衍兵看到了家族中人的眼神,黯淡无光,还有悲伤。
  
  多年夙愿,一场空。
  
  他从小在这执念下成长,也有了如今的王衍兵,入仙门,便是他修行之执念。
  
  如今,信念似要崩塌。
  
  下去吗?
  
  一切,将成空,今日败不了顾东流,将来也一样,那么,永远是一场空。
  
  此时,王衍兵想起了自己和叶伏天的对话,天谕之巅,谁为峰?
  
  如今,他面前,便有高峰,无法逾越吗?
  
  不入仙门,不归。
  
  如今,归不归?
  
  那虚影的身影抬头看了一眼天,一瞬冲天而起,苍穹之上,风云怒啸,神兵之意笼罩诸天,刀化剑,剑之上,有一滴泪。
  
  剑在流泪。
  
  “王衍兵。”王家家主看到这一幕大喝一声,道:“回来。”
  
  一股恐怖气息传出,他便想要出手干预。
  
  “不入仙门,不归。”一道肃穆的声音响彻天地,这一刻,剑破碎。
  
  但破碎的剑,却化作万千神剑,融入诸天之道中。
  
  苍穹之上,这一刻,出现了无数剑,像是有无数王衍兵……
  
  不入仙门,不归。
  
  “兵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