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147章 回来了
    夏皇界,上界天。
  
      夏皇宫外,远处有一行人朝着这边而来。
  
      下方,无数人看向那边,见前方一位青年人物,低声道:“是叶伏天。”
  
      叶伏天闭关修行多日不出,许多人传闻他在夏皇宫中修行,如今怎么从皇宫外而来。
  
      他去了哪里?
  
      夏皇界,已经很久没有关于叶伏天的消息了,还是当初龙灵儿和凰出事,引发了一些关于叶伏天的话题。
  
      皇宫中,有人迈步往外而行,出来迎接。
  
      当诸人看到走出的身影之时,不由得心头微惊。
  
      小公主,夏青鸢。
  
      公主亲自出来接他吗?
  
      这是什么待遇。
  
      莫非,叶伏天并没有闭关修行,而是出去试炼了?
  
      一道黑色的残影于风中拂过,快若闪电,冲向叶伏天那边,赫然正是黑风雕。
  
      黑风雕冲到叶伏天身前,一双眼睛可怜汪汪的看着他,道:“主人,您终于回了。”
  
      这段时间,雕爷简直是在地狱啊。
  
      叶伏天伸出手放在小雕的脑袋上,道:“受委屈了。”
  
      “嗯。”小雕不停的点头,委屈大了。
  
      雕爷以后一定要骑那头青鸾,不报此仇,誓不为雕。
  
      不过,夏青鸢那女人,怕是雕爷报不了仇了,就指望着主人啥时候能够狠狠的抽她一顿,替雕爷报仇雪恨。
  
      感知到黑风雕脑海中的想法,叶伏天在他的脑袋上敲了下,怨念很大啊。
  
      叶伏天抬头,见夏青鸢站在皇宫外,便迈步而行来到夏青鸢身前,道:“公主。”
  
      夏青鸢望向叶伏天,在大离叶伏天身份暴露遭到追杀一事,她自然已经知道了。
  
      抬起头,她看向其他人,道:“都辛苦了,你们便都留在皇宫,等候命令。”
  
      “是,公主。”诸人点头,夏青鸢面无表情,随后看了叶伏天一眼,转身入皇宫,叶伏天也随之跟上。
  
      两人一起步入皇宫之中,黑风雕跟在后面,主人回了,这女人应该不会再动雕爷了吧?
  
      远处的人望向那两道身影,心想公主和叶伏天,倒是挺般配的。
  
      步入皇宫之中,公主府,夏青鸢开口道:“此次下界之人,我会一个个查,还有其它知道此事的人。”
  
      叶伏天在路上,便通过黑风雕和她聊过,可能有人泄露了叶伏天将回夏皇界的消息,导致离爻猜出来。
  
      下界去接应的人,都是夏皇宫中的嫡系人物,而且是直接从夏皇宫传送大阵下界去的,她根本没想到这都能传去离皇界,这意味着,问题比她想象中的更严重。
  
      这件事,似乎从一开始便扑所迷离。
  
      “公主,你能否让离皇界的人替我打探下离皇城的消息。”叶伏天道,虽然国师府应该不会出大问题,但依旧放心不下,想要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
  
      “好。”夏青鸢点头答应下来。
  
      “萧笙呢?”叶伏天问道。
  
      “一直在萧府,命人看着,这段时间,能够确定他没有和外界接触,甚至萧府的其他人也不可能。”夏青鸢开口道:“会不会此事,我们从一开始便错了?”
  
      这件事从一开始,他们便盯着萧笙。
  
      但后来发生之事却告诉他们,萧笙一人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么多事情,难道萧笙真的没有参与?应该不可能。
  
      更大的可能是,从一开始,除了萧笙之外便还有其他人在帮他。
  
      如果是这样,谁会和萧笙联手?
  
      除非是和皇宫关系非常近的人,在嫡系中,出现了叛徒。
  
      “上次公主说有一丝线索,如今怎么样了?”叶伏天问道。
  
      “萧笙年幼时身边有一老仆照顾跟随左右,后来萧笙成长起来,他便也离开了,在外修行,在那段时间,他回来了一趟,见过萧笙,我命人盯上他想要看看他在和谁接触,但后来,他境界突破,渡圣道之劫,然而在圣道之劫下,命陨。”夏青鸢开口道。
  
      叶伏天听到夏青鸢的话笑了,道:“我也认为萧笙不一定是主谋了。”
  
      虽然萧笙曾经是萧府的接班人之一,但后来之事地位下降,地位有限,叶伏天也不相信萧笙能够做到这一切。
  
      简直完美。
  
      任何一条线索,都毫无破绽。
  
      西华圣君的出手,看似完全就是一次普通的复仇,若没有后面发生的事情,叶伏天根本不会怀疑其它。
  
      毕竟,他们本来就有仇。
  
      西华圣君复仇,和萧笙能扯上什么关系?
  
      接下来,灵儿出事,他的追求者因追求不成,怀恨在心,毒杀龙灵儿,因爱生恨,想要同归于尽,自己也被毒杀,龙灵儿和凰命大,因龙倚天以及凰修行特殊,保住了性命,同样没有破绽可寻。
  
      如今,夏青鸢找到了一条线索,本想追查下去,对方渡圣道之劫,陨于圣劫之下。
  
      巧不巧?
  
      以圣劫的方式终结性命,你能说是人为安排的吗?
  
      依然没有破绽。
  
      但太过于完美,本身就是破绽。
  
      然而,若说那是破绽,圣劫,是怎么安排的?
  
      真的这么巧吗,对方预知到自己即将破境入圣,然后牺牲自己性命,也要帮萧笙?
  
      而且,对方所做的这一切,还不一定能杀死自己,如今想来,之前的事件,显然是在试探自己,对方猜测出自己可能在离皇界。
  
      但后面他要回来,又是谁在泄密?
  
      “萧笙这些天在做什么?”叶伏天问道。
  
      “一直安静的在萧府修行。”夏青鸢道。
  
      “要么心入死灰,彻底对公主以及萧氏失望,要么便是真的做了,否则不会这么安静,公主认为以萧笙的性格,哪种可能性更大?”叶伏天问道,夏青鸢应该对萧笙有一些了解。
  
      如若萧笙被冤枉还如此安静,只能说是彻底心灰意冷了。
  
      否则,便是他参与了,才会这么安静。
  
      夏青鸢自然明白叶伏天的意思,她思考了片刻,开口道:“后者吧。”
  
      萧笙参与的可能,更大,所以才这么安静,没有喊冤,没有找任何人。
  
      “嗯。”叶伏天点头,道:“有些事没有证据,但实则根本不需要证据,只是因为萧笙身份所限,公主有些事不方便去做,但是,我方便。”
  
      上一次,是因为萧皇妃出面,他同意和解。
  
      不同意也要同意,得罪萧皇妃,他拿什么动萧笙?
  
      他在夏皇界地位再高,能和萧皇妃相提并论?
  
      而且,萧皇妃并未采用激烈的手段,而是非常柔和,对他进行封赏。
  
      但这一次呢?
  
      西华圣君带人攻打荒州至圣道宫,灵儿和凰差点被杀死。
  
      他在离皇界也同样差点被杀,虽然活着回来,但也算牵连了国师府。
  
      这一笔笔债,要怎么算?
  
      夏青鸢目光望向叶伏天,他也明白这一件件事放在叶伏天身上,叶伏天不可能善罢甘休了。
  
      他的意思,是要强行动萧笙。
  
      她不方便做,他来做。
  
      “公主,我先回山庄看看。”叶伏天告辞一声,夏青鸢点头,随后叶伏天便随同黑风雕离开夏皇宫。
  
      …………
  
      草堂,山庄,诸人并不知道叶伏天今日归来,也不知道离皇界发生的惊心动魄之事。
  
      因为小雕一直被留在夏青鸢身边,只有夏青鸢对这一切知道的清清楚楚。
  
      当叶伏天和小雕回来之时,正在修行的丫丫和璃圣首先察觉,抬头看了一眼,随后是村长和刀圣。
  
      “小师弟回来了。”刀圣开口说道,顿时山庄的人都听到了这道声音,一道道身形闪烁,当叶伏天降临之时,一道道熟悉的身影顿时都出现在他的面前。
  
      此次前往大离皇朝,时间并不是很长,他本打算修行更长时间再回来,但因心境变化决定放弃归来。
  
      但回到草堂,依旧感觉过了很久般。
  
      而且,那股亲切感,是在夏皇宫中没有的。
  
      草堂、道宫之人所在的地方,才是他的家。
  
      “大师兄。”叶伏天看向刀圣,没有能够亲眼看到大师兄入圣,让他感觉略有些惋惜。
  
      刀圣笑着点头,叶伏天去离皇界,他们也是很担心的。
  
      “这一路,遇到不少事吧。”刀圣道。
  
      “大师兄你也太小看小师弟了,祸害了不少女人才对。”诸葛明月笑着道。
  
      “二师姐,我不是那种人。”叶伏天无语,无论心境如何变化,在二小姐面前,他依旧还是被调戏的小师弟。
  
      “嗯。”诸葛明月露出‘我信’的表情。
  
      叶伏天只能无语的移开目光,看向其他人,三师兄顾东流含笑站在诸葛明月身旁,余生和无尘安静的站在旁边,一道身影冲到他面前,喊道:“哥。”
  
      叶伏天看到眼前亭亭玉立的女子,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随后揉了揉她的脑袋:“我回来了。”
  
      “嗯。”龙灵儿点头,那一次,她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不过幸运的是,因祸得福。
  
      叶伏天又看向了站在一旁的凰,她倒是显得很平静,毕竟凰也是道宫弟子,一起出生入死经历过多次大战的。
  
      然而她和灵儿,差点被毒杀,即便此刻想起,都感觉到浑身冰冷。
  
      无论是萧笙,还是站在萧笙背后的人,他一定会找出来。
  
      既然找不到突破口,那么,就先动萧笙,从萧笙身上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