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154章 萧笙之死
    叶伏天安静的站在虚空之上,一呼一吸间,吸纳天地之气。
  
      心念一动,可徜徉天地,仿佛万物万法随心而动。
  
      在他身躯依旧上,虽没有了之前那般绚丽的光芒,但依旧有一缕缕神圣的光辉流动着,精神力肉身尽皆受圣劫洗礼,完成了蜕变,升华。
  
      此刻的他,感觉自己身躯稳固,五脏六腑生机强横无比,随呼吸而律动,四肢百骸极为通畅,眼睛能够直接以肉眼看到极其遥远的地方。
  
      命宫之中,世界古树摇曳着神圣的光辉,其它命魂环绕周围,仿佛皆为其辅。
  
      毕竟叶伏天的本命命魂便是世界古树,其它命魂,皆因它而生。
  
      道意流转于古树周围,叶伏天隐约感觉到,命宫中的世界古树连接着他的意念、身体,无论是他的脑海还是躯体中,都像是有着一棵古树,古树的躯干便是他的躯体,为他提供源源不绝的磅礴生命气息,以及强横的力量。
  
      叶伏天有种感觉,若是他命魂释放而出,可以身体连接天地,化作一棵神圣无比通达苍穹的参天古树。
  
      可惜,他还没有真正意义上完整的释放过本命命魂出来战斗。
  
      圣,超凡入圣。
  
      这是一道天堑,无数人被这道天堑所阻挡,修行界许多人都认为,圣境内的四大境界前面三大境的提升,难度都不如贤者入圣,这一境对心境考验极大,乃是极为关键的一步。
  
      迈过这一步,便等于踏过了天堑,后面只需要稳固提升境界,境界到了,心境有所升华,便能够破境。
  
      这一步,是蜕变,后面,则是升华。
  
      当然,由圣道第三境无瑕之圣,到圣道第四境涅槃之圣,同样极难跨越,拦住了不知多少风云人物。
  
      这一境想要打破,需要大机缘、大毅力。
  
      步入圣境之后的叶伏天,便感觉自己的实力比之前强大了太多,虽然只是一步之遥,但一步迈过,便是蜕变。
  
      他双眸射出璀璨神华,扫了一眼下空的萧笙。
  
      在入圣道之前,他便已经能够击败萧笙,如今,已经踏入圣境的他,足以轻易碾压全盛时的萧笙,哪里需要如同之前那般费力。
  
      就连下空无数人都在拿入圣之后的叶伏天和萧笙对比,虽然都是圣,但两者气场相差太大了,若说萧笙是超凡入圣,完成蜕变,叶伏天便像是天人之上的圣。
  
      他们从没有想过,当两个人破境之后入圣,竟也会有如此强大的差距。
  
      许多人感慨,或许,这便是真正的盖世风华,未走到那一步之前,便已经能够碾压迈过那一步的你,当他也迈过那一步,你便只能仰望了。
  
      他们甚至隐隐感觉到,即便是已经入圣境多年的强者和初入圣境的叶伏天一战,怕是也会遭到镇压。
  
      许多人甚至在想,这叶伏天究竟是何身世,真的仅仅是从下界天而来的修行者吗?
  
      为何能够如此卓绝,其气质碾压上界天顶尖世家后人。
  
      纵然是夏青鸢看向叶伏天的目光也透着几分奇异的色彩,这一刻的他着实太过绚丽。
  
      她在想,何时她能入圣。
  
      入圣之后,又会是怎样的风采,若是和此刻的他站在一起,会是怎样的风景?
  
      草堂诸人神色肃穆,看到此刻叶伏天身上的圣道风采,皆都发自内心的感到高兴。
  
      小师弟,入圣。
  
      遥想当年,叶伏天十八岁入草堂,受诸师兄师姐宠溺,如今,翩翩少年已经成长为圣境存在,再临下界九州之地,可站在巅峰,俯瞰世间。
  
      此刻想起,宛若一梦。
  
      圣,曾经遥不可及的传说存在。
  
      如今,继大师兄之后,小师弟也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此后余生,小师弟再无需草堂来保护了,他本身,已经是草堂弟子中最强的存在。
  
      入圣之后的叶伏天迈步走出,一步便跨越空间,降临到萧笙面前。
  
      萧笙看着入圣的叶伏天,这一瞬间,他竟有种自惭形秽之感。
  
      曾经,他为萧氏一门接班人,萧皇妃侄儿,因而纵然叶伏天的天赋出众,于上界成名,他依旧没有放在心上,认为挡了他的路,便想要除之。
  
      如今,回头再看,两人差距何等之大。
  
      入圣,是超脱凡俗。
  
      然叶伏天的超脱凡俗,仿佛一次跨越,便比其他人更远,纵然他家世非凡又如何,绝对的天赋,夏皇青睐,公主更是待他极为特别,据他所知,夏青鸢从未如此认真对待过其他人。
  
      纵然没有这次事件,叶伏天也一样非他能够比你的。
  
      如今叶伏天,前程无量,而他,却是罪人。
  
      也许,他入圣之前能够看透这一切,便不会有今天。
  
      “是谁?”叶伏天目光凝视萧笙,冷淡开口,他的声音似透着一股不容置疑之意。
  
      纵然萧笙承认,但这件事还没有结束。
  
      萧笙后面,还有其他人在帮他。
  
      那在阴暗的角落里布置这一切的人,在夏皇界必然也是非比寻常的人物,但他想不明白,除了萧笙之外,还有谁,会恨他?
  
      “我说了,只我一人。”萧笙平静的看着叶伏天,心中虽有波澜,但却也同样看透了许多事情,既然事已至此,那么,便认了。
  
      既然他做了这一切,自然便要付出代价。
  
      他也知道,即便入圣,但他认这件事的那一刻,一切便都结束了。
  
      所有的辉煌皆为过眼云烟,修行,前程,都过去了。
  
      叶伏天抬起手掌,朝着萧笙身体一握,刹那间,有恐怖雷霆降临而至,于萧笙身躯之上游走,冲入他体内,疯狂的摧毁着他的五脏六腑。
  
      不仅如此,他的双眸无比锋利,似也流露出雷霆道意,直接冲入萧笙的眼睛。
  
      这一瞬间,萧笙脑袋剧烈的震荡着,精神意志承受着可怕的攻击,整个人身躯都为之颤栗,摇摇欲坠,但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住了。
  
      既然萧笙已经承认是他做的,那么,他想要瞒下其他事,怕是不那么容易,他会摧垮萧笙的意志。
  
      认罪的萧笙,没有资格反抗,萧氏,也没有资格再过问。
  
      下空诸人望向他们二人,只见两人身体周围游走着恐怖的雷霆力量,那股可怕的雷霆力量疯狂冲击着萧笙的身体,一点点的摧残着他的肉身,麻痹着他的精神意志。
  
      “告诉我,是谁?”叶伏天声音宛若雷音,直接于萧笙的脑海中炸响,他的脑海剧烈的颤动着,意志似要被叶伏天彻底的击垮摧毁掉。
  
      一道道声音在他脑海中重复响起,要让他说出是谁。
  
      诸人无言,这一刻的萧笙,再无任何反抗力量,可谓极其凄惨。
  
      但他对叶伏天所做的这一切,这样的代价,也是他该承受的。
  
      只是诸人也不明白,究竟还有谁想要对付叶伏天?
  
      若是真的有,会是萧氏吗?
  
      萧氏,根本没必要这么做。
  
      但若是其他人,为何萧笙承认了自己之罪,却不肯将对方说出来?
  
      “萧笙。”只见这时,一道身影往前迈步而出,是萧老爷子,他走向前方,看着那一幕心中叹息,萧笙做出这样的事情,想要得到赦免已经是不可能了。
  
      如今,只希望他能够活下来吧。
  
      “若是还有其他人参与,告诉我是何人?”萧老爷子问道,之前发生的一切他都知道了,绝不可能是萧笙能做到的,否则他也不会认为萧笙没有做。
  
      但如今萧笙却承认,那么意味着叶伏天的猜测并非没有理由。
  
      他也想知道,是谁?
  
      这种时候,萧笙不可能不说,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他不招供,叶伏天不会答应,夏青鸢怕是也不会答应。
  
      萧笙看了一眼萧老爷子,颤抖着身躯微微躬身道:“我做过的事情我认,一切都是我所为,没有其他人。”
  
      “轰……”一道雷霆似从天而降,直接劈在了萧笙躯体之上,他口中咳出一口鲜血,无穷雷霆之意在萧笙体内游走。
  
      “你认的话,我会给你一个痛快,若是不认,你应该明白,会有人能让你说实话。”叶伏天也不知道萧笙为何如此,他要保护谁?
  
      但萧笙也该懂,之前夏青鸢不动他,是因为他们间的关系,没有证据不方便动。
  
      而如今,他已经认罪,以夏皇宫中诸强者的手段,萧笙怎么可能不说实话?
  
      那站在背后的人,比萧笙更为阴险,他不会放过。
  
      萧笙他自然知道叶伏天所说是实话,他根本瞒不住,强大的修行者,自然有手段让他说实话。
  
      然而,当他决定做这件事的那一刻,这一切,便已经决定了,无法改变。
  
      他看了叶伏天一眼,随后又看了看夏青鸢,开口道:“叶伏天,希望你能尽心辅佐公主,我曾经想做却没有能够做到的事情,你会比我做的更好。”
  
      叶伏天皱了皱眉,他这话是何意?
  
      就在这时候,叶伏天的脸色突然间变了。
  
      在他身前的萧笙,身体陡然间变黑,整张脸,只是一瞬间便像是有无数黑色的线条游走着,不仅如此,他的手臂,他的肌肤尽皆如此。
  
      整个人的生机,正在以恐怖的速度衰弱,几乎快到无法反应过来!
  
      PS:今天还是一更,抱歉抱歉,时间过了一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