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309章 不原谅
    古皇城,巍峨耸立。
  
      这里是赤龙城以外诸城之王,原因无他,只因古皇城中有一位界王榜的涅级存在,九奴。
  
      但两年前一战,千叶城已经直接威胁到了古皇城的地位,随时有可能取而代之。
  
      而且,昔日九奴前往千叶城一战重伤败退回来之后,大多数时间便都在闭关修行,没有再和千叶城爆发冲突。
  
      显然,九奴并没有把握拿下千叶城了。
  
      古皇城自然会打探千叶城的动向,知道各大涅都在千叶城没有离开,而且又刻了虚空剑阵,他再杀去的话,那剑阵会再次开启,九奴自问再近距离承受剑阵之威的话,他依旧还是会受伤。
  
      他没把握打下。
  
      此时,古皇城城主恢弘的古殿前,阶梯之上,刑仇走在那,刚结束一段时间的闭关修行,不过进步不是很明显。
  
      昔日一战对他的影响很大,尤其是兄长的死。
  
      他恨自己无能,却又无能为力,这是古皇城第一次感到无力。
  
      打不下区区一座千叶城。
  
      就在这时,一道可怕的气息降临而至,虚空中出现一道璀璨的空间光辉,一尊身影矗立于苍穹之上,是盖煌。
  
      他身前出现可怕的空间道意,化作一片空间光幕,笼罩诸天,并大声喊道:“九先生,有剑来。”
  
      他话音还未落下,从一座宫殿之中便传来一道恐怖气息,穿着一袭灰衣长袍的九奴身影出现,背负着在身后的双手伸出,眼瞳中射出冰冷的寒芒。
  
      显然,昔日被斩断的手臂已经恢复了,看不出任何异常。
  
      苍穹之上,出现一片剑幕,似有一座诛天剑阵笼罩浩瀚虚空,古皇城无数人抬头看天,身体周围遽然间刮起可怕的剑气风暴,脸色皆都惊变,露出一缕恐慌之意。
  
      这剑阵若是降临攻击到他们身上,怕是必死无疑。
  
      苍穹之上,剑阵笼罩诸天,亿万剑气垂落而下,剑阵中间,吞吐出万丈剑芒,直接刺穿苍穹,朝着下空而去。
  
      “轰。”盖煌的防御直接崩灭粉碎,九奴脚步虚空一踏,对着盖煌道:“退下。”
  
      虚空剑阵的杀伐之力,盖煌也难硬抗。
  
      他抬起手掌,只手遮天,一股滔天道意笼罩苍穹,虚空中出现了一只遮天蔽日的手掌印。
  
      伴随着九奴手掌拍打而出,顿时那掌印震荡苍穹,并且,掌印重叠,像是有千重掌印同时出现,苍穹之上爆发出轰鸣巨响,诸天都似要被这股震荡力量震碎。
  
      剑落,那片空间像是化作了末日一般疯狂的崩灭。
  
      无穷剑道气流垂落而下,轰隆隆的巨响声传出,古皇城的城主府疯狂炸裂摧毁,无尽剑意轰下,将之粉碎为虚无。
  
      转眼间,一座座巍峨的古殿,化作了一片废墟之地。
  
      “轰……”一声巨响,九奴身体被震荡而回,立于一根已经断裂的石柱之上,发出一道闷哼,但剑阵,也崩灭了大半,那股灭杀一切的剑威渐渐散去。
  
      远处古皇城的人看到前方那片废墟只感觉心惊胆颤,内心阵阵抽搐。
  
      这就是虚空剑阵的威力吗?
  
      当初,城主便是被这样的一剑所伤。
  
      刚才那一幕太可怕了,就像是末日一般,能灭一城,但却被九奴生生的震毁,不过,却也将城主府夷为了平地。
  
      这剑阵的目的,仿佛并非是杀人。
  
      更像是一个警告。
  
      两年前,九奴降临千叶城,将千叶城的城主府夷为了平地。
  
      今日,虚空剑阵横穿虚空而来,证明此剑阵的威力,同时毁了古皇城的城主府。
  
      并且提醒他,虚空剑阵拥有隔空杀伐之力。
  
      如若惹怒了他,他们能够隔空灭城。
  
      这算是威胁吗?
  
      不过,千叶城为何在这一天突然让剑阵破空杀来,这么做,浪费了布置好的一座超级大杀阵,但似乎也并没有取得太好的效果,从实际角度来看,没有太大的意义。
  
      显然,不划算。
  
      千叶城目的何在?
  
      九奴抬头望向远方,那里是千叶城的方位,眼瞳冰冷。
  
      第一次,他被其他人威胁了。
  
      盖煌、刑仇等人来到九奴身后,他们都感到一阵后怕,这种隔空攻伐之术,威胁太大了。
  
      如若九奴杀去千叶城,对方丢个剑阵来古皇城,简直是灾难。
  
      过了许久,有人身形闪烁而来,看到这边的场景内心震荡了下,随后对着九奴躬身道:“千叶城之人,在不久前全部离开城主府。”
  
      “全部?”九奴眉头微挑。
  
      “嗯,叶伏天、夏青鸢也都从界王宫出来,便是他们回千叶城城主府之后发生的事,他们应该是回夏皇界。”对方继续说道。
  
      九奴心中了然,临走前,提醒下他么?
  
      真是嚣张啊。
  
      …………
  
      夏皇界自当年风波之后,和离皇界的关系便一直恶化,摩擦不断。
  
      当初离皇界也是步步紧逼,各处调集大军压境,然而后来,夏青鸢带着夏皇界数位涅到了赤龙界一趟,之后,有三大涅强者被带去夏皇界,为夏皇界所用。
  
      局势便也发生了逆转,夏皇界的顶尖力量,比损失了国师府的离皇界反而更强。
  
      但大离皇朝是皇朝势力,对诸势力可直接掌控,夏皇界则不然,因而即便局势变化,但双方依旧没有决战,只是持续不断的爆发一些小规模的摩擦。
  
      此时,夏皇宫中,天部军团的副将,也即是夏皇界的大皇子夏戎正在面见夏皇。
  
      他一身戎装,铁血气概,对着夏皇开口道:“父皇,如今我方涅占据优势,何不直接下令各大顶尖势力,命其率宗门势力之人直接参战,攻打大离。”
  
      夏皇自然知道他这一直在军中成长的长子是主战派,从他的角度来看,当初在赤龙界那一次决断,可以说是他在为了实践自己的理念,但却显得冷血无情。
  
      “除去巅峰战力,大离的整体实力依旧强过夏皇界,若是爆发界战,不知会有多少人殒命于战场之上,除非有绝对的优势碾压对手。”夏皇开口道。
  
      “战争本就是如此,大离皇朝一直野心勃勃想要对我们下手,若非是大离国师和天忉王政见不合,恐怕早就大军压境,父皇又何需考虑那么多。”夏戎继续开口说道:“战争中能够让人蜕变,那些经受洗礼的夏皇界之人只要活下来,都会变得更加强大,将来若有大变故,我们夏皇界也能够拥有足够的力量。”
  
      夏皇知道夏戎指的是什么。
  
      只是,若是可能的话,他希望永远不再经历。
  
      就在这时,夏皇抬头望向远方,脸上露出了一抹和煦的笑容,这让夏戎一愣。
  
      “你妹妹回来了。”夏皇开口说道。
  
      夏戎转过身,同样望向远方,道:“我去接青鸢。”
  
      说着,他便转身迈步而去,在夏皇宫外等候。
  
      又过了一段时间,虚空中一行身影浩荡而行,来到了皇宫外。
  
      夏皇界拥有通往赤龙界的传送大阵,赤龙界也有通往界域中各界的空间大阵,不过收费极为高昂,不是一般人付得起的。
  
      叶伏天他们回来后,在路途中便将各顶尖势力的人放下,他们在外也修行了几年,恰好回去看看。
  
      在叶伏天于界王宫中闭关的时候,其他人也没闲着,都在赤龙界各地试炼提升修为。
  
      夏戎站在皇宫外,目光落在叶伏天身上,他的气质更出众了,这银发青年修为已至真我。
  
      更让他心惊的是,在叶伏天身旁,有数位气息深不可测的存在,比他境界还要强。
  
      这意味着,是涅。
  
      这应该是叶伏天在赤龙界打下的九大部族的强者吧?
  
      和祝崆他们几人一样。
  
      他们身后,还有一行浩浩荡荡的强者,宛若一支强者军团,来的人,都是真我之圣以上修为境界的强者。
  
      目光转过,夏戎看向夏青鸢,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喊道:“青鸢。”
  
      夏青鸢看了他一眼,神色略显有些冷淡,当初发生的那件事,她无法原谅。
  
      看到夏青鸢的眼神夏戎也是无奈,几年了,还是如此么。
  
      哥哥果然还是不如心上人重要。
  
      “叶伏天……”夏戎又看向叶伏天,刚想要开口说什么,却见叶伏天一步迈出,从他身旁直接走过,朝着皇宫而去,将他晾在了原地。
  
      叶伏天面无表情,甚至没有去看夏戎一眼。
  
      无论夏戎有什么立场,无论对于夏戎自己而言是对是错,那都是夏戎的事。
  
      但放在他身上,不可原谅。
  
      当初在赤龙界夏戎的决定,让国师府不复存在,老师被废,如今还囚禁在牢狱之中。
  
      如若当年国师不选择自己承担,那么如今他可能就已经不站在这里了。
  
      夏戎他很清楚自己的决定会带来什么,但毫不犹豫的这么做了,他果断、狠辣,削弱了大离的力量。
  
      但同时,却也彻底得罪了他,或许当初的夏戎并不在意。
  
      那么同样,他也不需要在意夏戎。
  
      他们的背景都一样,皆都是夏皇,他尊重并且感激夏皇为他所做的一切,但和夏戎无关。
  
      夏戎身体僵硬在那,他背对着叶伏天没有转身,深邃的眼瞳看不出什么情感。
  
      看来,是没有挽回和解的机会了!
  
      ps:一号,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