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144章 送行

  叶伏天迈步朝着国师府外走去,菲雪虽然看不见,但依旧面向叶伏天离去的方向,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此行,一切安好。
  
  叶伏天身形往外而去,便在此时,国师府外,有一行人朝着这边而来,为首之人乃是离爻。
  
  见到叶伏天之后离爻停下脚步,道:“剑七。”
  
  “殿下。”叶伏天也停下行礼道。
  
  “这是要去何处?”离爻问道。
  
  “修行至瓶颈,准备出去走走淬炼剑道,望有朝一日破境入圣。”叶伏天回应一声。
  
  离爻笑着点头:“看来,剑七兄归来之日,我大离皇朝便多了一位绝代剑修。”
  
  叶伏天没有多言,道:“殿下,告辞。”
  
  “嗯。”离爻点头:“我找老师有事,便不送了。”
  
  叶伏天和离爻擦肩而过,朝着不同的方向而行,离爻前往国师府,而叶伏天则是朝着离王府的方向而行。
  
  国师府外,离爻等人便身形降落求见,进入府中,见到国师微微躬身道:“老师。”
  
  “殿下。”国师虽坐在那,但依旧点头喊了一声。
  
  “剑七兄快要入圣道了吗?”离爻笑着问道。
  
  “应该快了。”国师点头道。
  
  “剑七兄天赋绝顶,我大离皇朝百年难遇,若入圣道,该是何等风华。”离爻笑着道。
  
  国师微微点头,问道:“殿下来此有何事吗?”
  
  “嗯。”离爻听到国师的话神色严肃了几分,开口道:“之前我得到一个消息,空界战场中杀死元禁师兄之人可能来了我离皇界,然而想要找一人无疑是大海捞针,不过,这几天又有一消息,此人极可能将从下界返回,我来此想要问问老师,几位师兄要不要一起前往下界走走?”
  
  国师抬头看了离爻一眼,而后开口道:“战场之中,必然有许多人会身陨,元禁陨于战场,是他的宿命,殿下不必耿耿于怀。”
  
  离爻点了点头,但这件事,他却放不下。
  
  叶伏天给他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
  
  当年九州,他根本不曾将对方当做一回事,但空界战场,自己曾视为蝼蚁的人物,却让他一败涂地,甚至威胁到了他的性命。
  
  元禁师兄天赋绝顶,借道入圣依旧败亡,这叶伏天若是成长起来,必将是极大的威胁,纵然身为对手,他也不得不承认对方是个百年难遇的奇才,和剑七一样。
  
  脑海中想着这些,离爻对着国师微微躬身道:“弟子先退下了。”
  
  说罢他转身迈步准备离开,然而走了几步,他的脑海中像是有着一道闪电划过,使得他的脑袋剧烈的颤了下,脚步竟直接僵硬在了那里。
  
  而后,他的脸色不停的变化着,心脏急速的跳动。
  
  “不可能……”离爻内心抽搐,想要否定这突如其来的念头,但这一闪而逝的想法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叶伏天,剑七。
  
  都是百年难遇的奇才,都能够抵挡圣级的攻击,消息称叶伏天来了大离,而且可能被什么事拖住,剑七于大离皇朝横空处世,从下界天而来,以剑入道,名震天下。
  
  他得到消息叶伏天将回,这时,剑七出行试炼……
  
  为何在这种时候,出行试炼。
  
  他本根本没有将两个人放在一起联系,即便是刚才听到剑七说要出去历练都没有想到,而和国师对话之后,他想到了叶伏天、想到了剑七,有一个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
  
  于是,他内心狠狠的颤动着。
  
  “老师,剑七前往何处试炼?”离爻转身问道,即便此刻,他依旧不敢肯定,转身对着国师问道。
  
  “不知,何处都有可能吧。”国师道。
  
  “弟子想要带剑七师弟于军中试炼,恳请老师同意。”离爻躬身说道,旁边的菲雪似乎感知到了什么般,她的脸色微微变了,看向她父亲,只听国师道:“殿下,修行随心,既然剑七要出去历练,便让他出去吧。”
  
  离爻看着国师,随后躬身道:“是,老师。”
  
  说罢他躬身退下,离开了国师府。
  
  此事他还不敢确定,也不敢冒然便说出来,万一是他错了呢?
  
  如若如同他所猜测的那样,剑七,一定会去下界。
  
  而在大离皇城,剑七若要去下界,最好的方法便是,离王宫。
  
  “走。”离爻迈步而出,率领诸人朝着离王宫的方向而行,速度极快。
  
  “爹,殿下有杀念。”国师府,菲雪脸色变了,对着国师开口说道。
  
  国师目光眺望远方,心中叹息一声,原来如此。
  
  此时他明白,为何剑七要走了。
  
  如若他不走,离爻应该不会想到吧。
  
  如若他不走,最终的结局又会是什么?以剑七的天赋心性,若一直留在大离皇朝修行,会如何?
  
  在剑七之前,有弟子王钟在他身边修行,但王钟对他的恨意始终,这种坚持,是他的心性。
  
  但比坚持更难的,便是放下吧。
  
  剑七,选择了放下。
  
  没想到他圣道巅峰之境,为大离国师,却在一位后辈上学到了不少。
  
  大道无界,以他表现出的心性,定能做到。
  
  想到此处,大离国师圣人巅峰之意念辐射而出,瞬间朝着极为遥远之地而去,降临大离国院。
  
  在大离国院之中,颜渊似有所觉,抬头道:“老师。”
  
  “颜渊。”大离国师声音隔空降临,落在颜渊脑海之中,道:“去离王宫送你师弟一程。”
  
  “送往何处?”颜渊问。
  
  “夏皇界九州。”国师声音再次落下,颜渊目光凝视虚空,驻足而立,却未回应。
  
  “为何。”颜渊犹豫,开口问道。
  
  他很少问老师原因,但这次,他问了。
  
  “离皇界内,他是你师弟剑七,过了离皇界,大离不再有剑七。”大离国师声音传入颜渊脑海之中,颜渊闭上眼眸,心中似有所感悟,当他那双璀璨的双眸再次睁开之时,似有了一缕明悟,道:“明白了。”
  
  说罢,颜渊身形一闪,直接从大离国院消失。
  
  离王宫、国师府以及大离国院皆在离皇道上,因而距离实则并不远。
  
  叶伏天没有过多久便来到了离王宫中,离阳和离莜见到叶伏天略有些诧异,问道:“剑七,怎么有空来此?”
  
  “我欲下界行走天下试炼,以求破境入圣道,还望小王爷和公主能开传送大阵送我下界。”叶伏天开口说道,上次他便是在离王宫成名,而是借离王宫的传送阵一起上界。
  
  离王执掌下界天,传送阵连通上下两界。
  
  “好。”离阳和离莜自然直接同意,怎么会拒绝叶伏天的要求。
  
  且不说和叶伏天本来就颇为友好,即便是大离国师弟子这一身份,要用传送阵也只需一句话。
  
  “现在便直接出发吗?”离莜问道。
  
  “嗯。”叶伏天点头。
  
  “我送送你。”离莜笑道:“正好下界看看父王。”
  
  说罢,三人一起朝着离王府中的传送阵方向而去。
  
  而在此时,身后方向有破空之声呼啸而至,叶伏天似乎感知到了什么,皱了皱眉。
  
  “剑七兄留步。”一道声音传来,赫然正是离爻的声音,叶伏天还并不知道对方已经起疑,已经走到传送阵旁的叶伏天三人回过头望向离爻。
  
  “殿下还有何事?”叶伏天开口问道。
  
  “我有十分重要之事,要请剑七兄随我去一趟皇宫,替我解惑。”离爻开口说道,没有直接翻脸,毕竟他现在虽然已经怀疑,但不到彻底确认之前,他还不敢翻脸。
  
  毕竟,剑七背后是大离国师,他本身便是国师记名弟子,如若让国师对他生出想法,对他以后绝没有半点好处。
  
  叶伏天露出一抹异色,不过一瞬间便恢复如常,道:“殿下有何事直言便可,若我能做到,必为殿下解惑。”
  
  “此事事关重要,需入皇宫才行,还请剑七兄暂缓出行试炼,耽误不了多久时间。”离爻继续说道,虽然依旧客气,但叶伏天已经敏锐的感觉到似乎有些不对劲。
  
  离爻的语气和态度,都有些不正常。
  
  他化身剑七之后,为不露破绽,性格始终一致,一个人行事和说话是有自我风格的,此刻离爻,感觉不正常。
  
  莫非,对方已经起疑?
  
  按理说,应该不可能才对,毕竟剑七和叶伏天,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他自然不知道,离爻起疑的原因正是他要出去试炼,而且,还真的是前往下界天。
  
  离爻不久前才得到消息,叶伏天,将可能从下界天返回夏皇界。
  
  “殿下,我已向老师辞行,有时等我归来吧。”叶伏天坚持说道,更不能留了。
  
  离爻听到他的回应内心不断往下沉,他的猜测,越来越接近事实,这让他内心极为冰冷,难道这些日他客气面对的,一直是他最想杀的人?
  
  气氛忽然间有些微妙,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天而降,叶伏天看到颜渊出现,心中明白,可能真的暴露了。
  
  顿时他的心也一样往下沉,颜渊,会是来拿他的吗?
  
  “我正好有事要下界一趟,老师让我送送你。”颜渊踏步上前,对着叶伏天开口说道!
  
  ps;早,求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