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六百六十二章 爱情这种东西
    清风居,叶伏天和诸葛明月前来,找到了诸葛清风。
  
      诸葛清风看向两人,明日便是明月的订婚之日了,今日叶伏天和诸葛明月来找他,是想要做最后的努力吗?
  
      “都退下吧。”诸葛明月对着清风居的侍从道。
  
      诸葛清风有些好奇的看着诸葛明月,却听叶伏天道:“伯父,我想请您品鉴一首琴曲。”
  
      “浮世曲吗?”诸葛清风笑道:“这些日听了不少回,意境超然,帝王之曲。”
  
      “这次,有些不一样。”叶伏天开口道。
  
      “哦?”诸葛清风有些好奇道:“那我便听一听。”
  
      “能否封禁清风居。”叶伏天又道,诸葛清风露出一抹异样的神色,但还是点了点头,他的眼瞳中闪过一道紫色的光芒,抬头看了一眼虚空,刹那间天地间无尽灵气涌动,仿佛化作一缕缕符文般,宛若结界,直接将这片区域封锁。
  
      “好了。”诸葛清风对着叶伏天道。
  
      “多谢伯父。”叶伏天点头,随后来到一处地方盘膝而坐,他的气质变得宁静祥和,古琴惊魂出现在身前。
  
      诸葛清风和诸葛明月都坐在一旁,安静的看着叶伏天弹奏。
  
      悠扬的琴音响起,两人静静的欣赏着,仿佛置身于画中。
  
      那是两位少年闯荡天下的画面,放荡不羁,洒脱风流,诸葛清风生出感触,当年双帝行走天下,从少年时代开始,那是怎样的一种友谊,为何最终叶青帝会沦为禁忌存在。
  
      琴音继续,意境在一点点的蜕变,从悠扬到平静,再到高亢、激昂,波澜壮阔的画面在脑海中呈现,诸葛清风闭上了眼睛安静的聆听着,哪怕是他这样的强者聆听浮世曲,依旧会感觉到这是一种享受。
  
      他仿佛陶醉其中,渐渐的,他从琴曲中感受到了帝王的气息扑面而来,那傲视天下的气概、欲执手中之剑,号令神州。
  
      “不对。”诸葛清风沉浸于琴音中,忽然间感觉有着一丝不对劲,这股意境怎么会如此强烈,比以往更强。
  
      眼眸睁开,他便看到那英俊青年依旧在抚琴弹奏,他十指飞旋,身上一股金色的光辉若隐若现,那是一股超然的气度,仿佛此刻的叶伏天化身为少年帝王,像是双帝年轻的时候,在那谱写这首琴曲,他似与琴曲融为一体,那意境不仅仅琴曲中的意境,同样也是他身上的意境。
  
      诸葛清风神色陡然间释放一道夺目的光辉,他抬头看了一眼周围的天地,天地间的灵气流速仿佛尽皆被琴曲所控制着,无尽灵气光辉垂落而下,降临叶伏天身体周围,使得他沐浴无比神圣的七色光辉。
  
      但叶伏天依旧安静的弹奏着,琴曲的意境还在变强,他似要将浮世曲的意境彻底展露出来,这首神州十大名曲此刻似乎才真正释放着属于它的光辉。
  
      诸葛明月微笑着看着叶伏天弹奏,并没有感到太意外,仿佛小师弟本该如此。
  
      意境还在变强,诸葛清风没有说话,更没有去打断叶伏天,这一刻他看着那盘膝而坐的青年,竟生出一种极为骇人的感觉,想要顶礼膜拜,仿佛在他面前的人物,本身便是一代帝王人物,或者,帝王后裔。
  
      他忽然间想到,他只知叶伏天的天赋超凡,乃是和他女儿来自同一个地方,东荒境。
  
      然而,叶伏天究竟是从哪里走出?
  
      为何,他身上有这种力量,宛若帝王般的力量,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终于,琴音渐渐平息、停下,但诸葛清风内心却并不平静,那首琴曲似乎在此刻依旧还在脑海中回荡,那股意境,似挥之不去。
  
      “伯父,这首琴曲如何?”叶伏天抬起头,清澈的眼眸望向诸葛清风,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诸葛清风认真的打量着眼前的青年,叶伏天生得自然是极为俊美的,甚至很少能够见到如此英俊的人物,他的眼睛干净清澈,却又像是无法看透。
  
      “完美。”诸葛清风道。
  
      “多谢伯父夸赞。”叶伏天道:“这首琴曲来自东荒境天山之上,双帝曾在那里留下一首琴曲,便是浮世曲,被我得到。”
  
      诸葛清风点头,这件事他是知道的。
  
      “东凰大帝下达禁令,不允许外界的贤者入东荒,天山之巅一直无人踏足,即便真的到了,也不可能破解此琴曲并且得到,琴曲藏于漫天飞雪的意境之中,需与之共鸣方能够得到。”叶伏天继续开口,诸葛清风依旧安静的听着,没有去打断。
  
      他知道,叶伏天可能要告诉自己一些隐秘的事情,关乎双帝留下的琴曲。
  
      “而我,便能够与之共鸣,并且曾和天山之意融为一体,于天山之上诛杀许多境界远高于我的人。”叶伏天继续道:“伯父可知我从何处来?”
  
      “我只知你来自东荒草堂。”诸葛清风道。
  
      “我在前往东荒境之前,是来自更遥远的地方,我的家乡在一片茫茫大海中,那是一座岛城,几乎和外界没什么联系,但是十年前在那里发生了一件大事,不知道伯父有没有听说过,传闻世间最后一座叶青帝的雕像出现在了那里,并且有一尊强大的雪猿镇守在那,后来,东凰大帝的人降临,摧毁了那一切。”
  
      “伯父不知是否知晓,我和猿战关系不错,且会同一种棍法,那是我教给他的,这棍法,是那尊雪猿教会我的。”叶伏天缓缓开口。
  
      “你是青帝后人?”诸葛清风心脏怦然跳动着,荒州无圣,圣境强者便是传说,人皇立道统,更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青帝,那是什么级别?
  
      如今,叶伏天在说着一个关于青帝的秘密。
  
      却见叶伏天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是谁,但有一点我很清楚,正如那天我对伯父所说的,我的天赋,白陆离也一样是不能比的,无论他能不能成为圣境界存在,我一定能够走到那一境界的。”
  
      诸葛清风凝视叶伏天,他承认,这一刻他完全被叶伏天所说服,一个和青帝可能有关系的人,哪怕圣境是传说,他依旧会相信叶伏天能做到,而且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的天赋,必然在白陆离之上。
  
      “你这是将命都交给了我。”诸葛清风开口道,无论叶伏天是谁,叶青帝乃是如今神州禁忌人物,只要他和叶青帝沾上关系,这秘密若是被人所知,必会遭到劫难。
  
      且说他,便可直接将叶伏天拿下,送往夏皇所在地,也许,他会得到重赏。
  
      “我和伯父并无仇怨,相反,以我和二师姐间的关系,伯父为何要害我?”叶伏天道:“伯父同意这场婚约,所谓何?”
  
      “其一,因为伯父的老师希望荒州有圣人,其二,这位圣人若是能够和诸葛世家交好自然更好;那么,即便没有这场联姻,荒州一样会出现圣人,因此伯父并不算违背老师的心愿,而且,我同样是道宫弟子,第二点,伯父是白陆离和二师姐的关系亲密,还是我和二师姐的关系更好?”
  
      叶伏天开口说道,诸葛清风看着他,脑海中瞬间出现许多念头,叶伏天,这是在给他出难题。
  
      “余生的天赋,一样比白陆离强。”叶伏天开口道,随后站起身来,道:“伯父,我先告辞了。”
  
      说着,他便转身离开,诸葛清风是何等人物,许多事情不需要说的太清楚,他自会心中衡量。
  
      若非是不得已,他也不会将秘密告知诸葛清风,毕竟多一个人知道,便多一分危险。
  
      但目前的局势,诸葛清风的意志是唯一有可能影响大局的人,除他之外,便是道宫那边。
  
      而至圣道宫到来的人是圣贤宫的人,而且二宫主柳禅是白陆离的老师,他不了解圣贤宫的那些长辈,他不敢冒险。
  
      “父亲,小师弟将命都给了你,同样,也是我的命。”诸葛明月对着诸葛清风说道,随后也离开。
  
      “你父亲有那么不堪吗?”诸葛清风淡淡的开口,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他内心很复杂。
  
      道宫出现两代天之娇子,本是何等盛况,但却为何闹得如此地步?
  
      或许道宫,心急了一些。
  
      如今箭在弦上,已是不得不发,他可以预见,两代天之娇子之间,怕是要走到对立面了,他很担心。
  
      ………
  
      叶伏天和诸葛明月回去后便休息了,今夜的玄武城灯火通明,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天际泛起一抹鱼白,玄武城便轰动了。
  
      白陆离和诸葛明月订婚之日,终于来临,无数人为之期待。
  
      清晨时分,天气微透着几分凉意,在卧龙山旁边的一座孤峰之巅,站着一道白衣身影,他目光看向远处,能够从这里直接看到卧龙山上的繁华。
  
      他的手中拿着一封书信,书信上有着一行字迹,还有一个触目惊心的血色字迹。
  
      他已经在这里站了整整一夜,一直在思考。
  
      老师曾经说过,这世间道理最大,世间一切都是有道理可寻的。
  
      但如今,他发现老师似乎说的也不全对,爱情这种东西,也是没有很没道理的!
  
      PS;第三更送上,能换几张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