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九百八十二章 你不配

  虚空之上,西华圣君一直关注着战场,自然也关注到了柳宗所在之地。
  
  他眉头紧皱,这白陆离和顾东流是从何处出来的,为何借杨潇战阵展现出如此实力?
  
  贤榜的杨潇,在这两人面前仿佛只有辅助之用。
  
  “去帮柳宗那边。”西华圣君对着下空西华圣山强者开口道。
  
  “不要过来。”柳宗所在的战场中,一道大喊声传出,赫然乃是阵法中的一位西华圣山强者。
  
  “你放肆。”西华圣君眼眸扫了那说话之人一眼。
  
  那人身体在阵法中颤抖着,仿佛随时濒临死亡,他神色扭曲,眼神冰冷的看着上空的西华圣君,道:“死则死矣,我等皆为西华圣山修行之人,修行至今日,皆为贤君,若是西华圣山有令,莫敢不从,但圣君瞒着我们,让柳宗布置此献祭阵法,我心不甘。”
  
  “同为西华圣山修行者,圣君视我们性命如草芥,只为成全柳宗一人,我后悔入西华圣山修行。”那人大声吼道。
  
  西华圣君朝下伸出手,顿时隔着空间一只大手印直接扣下,将对方身体扣住,冰冷道:“战场叛变,当诛,我这便清理门户。”
  
  “西华圣山必灭。”那人大吼一声,濒临死亡,他声音竟响彻战场。
  
  西华圣君掌印扣下,噗嗤一声,那人没有死在顾东流手里,而是死在了西华圣君手上。
  
  “其他人等,还不快去。”西华圣君冰冷开口道,想要压下西华圣山动荡的人心。
  
  但显然,西华圣山许多强者信念已经遭到动摇。
  
  依旧在下棋的夏圣和黎圣叹息一声,夏圣开口道:“这柳宗天赋卓绝,实力极强,但却是万人皆可死,唯成全他的狠辣人物,若胜便为枭雄,若败恐遭人唾弃,西华圣山是在走险棋,如今怕是要作茧自缚遭到反噬。”
  
  所谓修行修心,到了贤者层次谁没有强烈的自我意识,又岂会那般容易受他人左右,所谓愚忠基本不存在。
  
  “夏圣高看他了,真正的枭雄人物也需独特的人格魅力,让他人能够自愿为其奉献一切,柳宗还配不上。”黎圣摇头道。
  
  “确实。”夏圣点头:“那叶伏天属于哪一类人?”
  
  “若是将他换成柳宗的位置,怕是很多道宫的人自愿入阵。”黎圣笑着道。
  
  夏圣笑了笑,两人继续下棋。
  
  这一局棋难解难分,便如战场一样,看似西华圣山等六大圣地联军占据绝对优势,但荒州信念坚定,上下一心,背水一战皆都做好了战死的准备,因而看似绝境却在战场中反而屡屡挫败对方。
  
  但若说胜利,怕是还远,六大圣地带着必灭道宫的决心而来,真正的杀招怕是还没有祭出。
  
  而且,知圣那边除孔尧外还有一批人看似都很强,可能会是对方的奇兵,他们没有大肆杀戮,只是一直盯着叶伏天所在的战场。
  
  战场中,柳宗被白陆离和顾东流攻击,古树疯狂摇曳,他身上爆发出一股可怕的吞噬之力,顿时无尽古树枝叶以极快的速度枯萎,不仅如此,那些阵法中还未被顾东流诛杀的强者,力量竟也疯狂的流入柳宗身体之中,竟发出凄惨的吼声。
  
  顾东流看到这一幕顿时那召唤而出的仙影携九字光环直接朝着柳宗本尊杀去,绚丽无比的光辉穿透一切,大道剑河归一化作一剑,直接从柳宗身上穿透而过。
  
  一声清脆的巨响声传出,柳宗身影渐渐幻灭,然而那处地方却隐隐有圣威弥漫而出,仿佛有一面虚幻之镜,下一刻,那里竟出现无数柳宗的身影,朝着各处方向离去,显然,他借助圣物抵挡了这道攻击。
  
  虚空中出现了一道巨大无比的灰色瞳孔,宛若白陆离的眼睛,规则之力疯狂的流动着,血色法命魂之上,有无穷法浮动,遮天蔽日,将天地封锁。
  
  隐隐有一尊尊古神身影出现在八面方向,可怕的血色雷霆之力将天地封锁,正是白陆离领悟的万象神禁,但比之当年早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强大了太多。
  
  “杀。”白陆离眼眸中杀机毕露,之前死在柳宗手里的道宫之人,有许多,他虽在稷下圣宫修行,但终究还是心系道宫。
  
  无尽血色法杀伐而出,每一道法都化作一道血色闪电。
  
  那尊顾东流的身影站在狂暴的空间之中,他双手凝印,白衣飞舞,苍穹之上,无尽九字垂落而下。
  
  顷刻间,柳宗的一道道身影不断崩灭摧毁,两人联手,欲诛灭这片空间的一切,怎会放柳宗离开。
  
  天地间梵音缭绕,竟有强大至极的佛道力量弥漫,有一棵金色古树于天地间绽放而出,宛若菩提古树,疯狂生长,直奔白陆离以及顾东流的本体而去,古树枝叶疯狂被撕裂斩断,柳宗的虚影不停的崩灭,但他仿佛将所有力量聚集于一击之上,一道绚丽无比的光辉穿透了虚空,降临杨潇所布置的阵法前。
  
  天地共鸣,大道梵音缭绕,有圣威从古树中弥漫而出,恐怖大势压塌一切,杀向白陆离和顾东流,仿佛不可抵挡。
  
  柳宗,将他之前吞噬阵法中的一切力量,于这一击中爆发,又祭出一件圣物,底牌尽出,这一击,必杀白陆离和顾东流本体。
  
  杨潇看到这一幕脚步往前迈出,化作一道闪电惊雷,手中银色长戟刺杀而出,宛若大道雷劫,宛若雷龙般呼啸杀出,破碎一切。
  
  梵音缭绕,所有残影此刻尽皆消失,化作柳宗一击,大势磅礴,惊天大掌印轰杀而下,和银色长戟碰撞在一起,一声巨响,杨潇身体吐出一口鲜血,长戟竟反震在自己身体之上,倒飞而出,但万劫攻伐而出,将柳宗的攻击截住摧毁。
  
  苍穹之上,血色法垂落而下,一道血色闪电直接劈在了柳宗本体之上,再无其它力量阻挡,几乎在同一刹那,九字法印轰杀而至,使得柳宗身躯剧烈的颤抖着,口中不断吐出鲜血。
  
  西华圣君脸色铁青,即便到了这一刻,依旧没有西华圣山的强者杀过来驰援,他自然不信西华圣山如此多强者,没有一人能够做到,显然,西华圣山军心已经动摇,因柳宗之前所为。
  
  他身上气息寒冷至极,断然没有想到借助阵法的柳宗会陷入到如此境地。
  
  “有如此佛门天赋,却走错了路,西华圣君,你未免急功近利了些。”夏圣轻声说道,使得西华圣君气息为之一滞。
  
  黎圣也暗暗叹息,柳宗竟有如此难得的天赋和机缘,他若是入金刚界修行,成就甚至不止于此。
  
  然而柳宗,似乎走上了弯路,急功近利,想要快速成就自己的野心。
  
  柳宗乃是三圣弟子,夏圣批评西华圣君并没有问题,弟子没有教好,自然是老师之过。
  
  白陆离和顾东流自然不会放过之前疯狂杀戮的柳宗,攻击不断落下,柳宗鲜血不断吐出,却听此时一道声音传出。
  
  “我来杀他。”杨潇衣衫染血,迈步往前。
  
  “好。”顾东流点头,和白陆离一左一右,将柳宗退路彻底封死,如今完全没有阵法加持,且身受重创,柳宗必死,让杨潇来杀自然没有问题。
  
  杨潇手持长戟一步步走向柳宗,没有任何废话,脚步一踏,化作一道闪电,毁灭的长戟直接插入了柳宗腹部,毁灭的雷霆在柳宗躯体上肆虐,却没有立即杀死他,使得柳宗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他抬头看着杨潇,眼眸中流露出几分绝望以及不甘。
  
  他要死了吗。
  
  他天赋卓绝,自踏足西华圣山的那一日起便受到器重。
  
  他记得有一次他和一位师兄切磋,师兄倚仗着境界高将他击败,还口口声声教导于他,让他莫要太过轻狂,他一怒之下爆发全部实力将师兄诛杀,师尊没有责罚,收他为亲传弟子,对他更受器重,自那以后,西华圣山再无人敢欺他,他的地位如日中天,野心膨胀,想要为西华圣山开创历史,一统东州之地,甚至成为九州之最,师尊也认可他的目标,并且倾力培养。
  
  但后来,九州出现了一位名为叶伏天的青年,享誉九州无双的称号。
  
  今日,他随大军而来,是来杀死叶伏天的,但叶伏天还未死,为何他会先死?
  
  白陆离和顾东流虽然出众,但怎么能杀得了他!
  
  “柳宗,痛吗?”杨潇手中的长戟在柳宗体内搅动着,可想而知他对柳宗的恨意有多强烈,虚空剑冢中,他亲眼目睹爱妻和师弟被送入祭阵之中,一个个献祭而亡,他心如刀割。
  
  他要让柳宗,尝尝这种滋味。
  
  柳宗盯着杨潇,口中不断有鲜血流淌而出,他忽然间笑了,笑得格外的邪魅,沙哑的道:“成王败寇,你妻子和师弟只配为棋子,死不足惜。”
  
  “那你呢。”杨潇怒喝一声,手中长戟再次搅动,毁灭之力疯狂肆虐,柳宗气息不断衰弱。
  
  “我,没有败给你,而是你三人联手,可惜,没有真正能和叶伏天一战。”柳宗看向叶伏天所在的方向,他本想亲自杀死叶伏天。
  
  “你不配。”顾东流冷淡开口。
  
  “是吗?”柳宗盯着顾东流。
  
  “你的确不配。”白陆离淡淡的开口,虽然柳宗很强,但他自然记得他是如此离开道宫的,那一战,他无话可说。
  
  “你们有何资格说我不配。”柳宗濒咆哮一声,濒临死亡的他眼神极为愤怒,仿佛不甘心。
  
  “七大圣地联手来杀他,而你柳宗,却战死在这里,你当然不配。”杨潇冰封的讽刺道,柳宗感觉内心冰凉。
  
  “死吧。”杨潇咆哮一声,毁灭的雷光彻底爆发,柳宗的身体瞬间粉碎,化作虚无。
  
  西华圣山三圣弟子,死!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