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七百一十五章 道宫内战
白云城主白孤,对上了皇族皇羲,两人分别位居荒天榜第四以及第五位。
  
  徐伤,燕无极,两人持剑相对,他们乃是荒州最强的两大剑修,一位杀神之剑,一位无极之剑,两人身体周围刮起了一股毁灭的剑气风暴。
  
  除吃之外,南天府府主南天神枪被青灯禅师出手拦截,圣火教教主被辰辕、牧川以及龙敖拦截。
  
  前来观战的人,几乎都直接卷入了这场风暴,大战瞬间爆发。
  
  叶伏天在风暴ZhōngYāng,他看着这一切,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今日,有如此多的长辈人物为他而战,虽然他们并没有直接碰撞知圣崖,但这份情,依旧足以让他铭记于心了。
  
  许多人于他而言只是泛泛之交而已,见面也不过数次,谈不上什么交情,最多也是他们的后辈人物和自己相识,同在道宫中修行,但仅仅是这一点根本不足以让这些大人物卷入这样的风暴中。
  
  柳禅依旧站在那,他的目光扫过这片天地,狂暴的毁灭气流在天地间肆虐,苍穹之上的那场战斗最为激烈狂暴,那是极限之战,圣境之下真正的巅峰决战,孔尧驾驭神象,将神象规则释放到极致,又有青铜圣器辅助,每一次攻击都像是要将天地压塌,镇压在他的脚下。
  
  刀圣的刀光贯穿了天地,天地间无尽气流和规则力量仿佛逆流进入身体之中,每一次挥刀之时都像是劈开了虚空,柳禅自认即便是他和其中一人战斗,都将遭到压制,他断然没有想到叶伏天从东荒而来的大师兄竟会拥有一把魔刀,从而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力量。
  
  他同样没有想到,今日皇族、炼金城、徐伤等诸多荒天榜上排名靠前的人物,竟然真的出手了,为叶伏天而战。
  
  这种感觉柳禅其实隐隐有些明白,并不是期待什么回报,事实上参与这一战风险远大于回报,毕竟知圣崖是实实在在的圣境势力,他们的出手更多的就像是至圣道宫对白陆离的保护那样,这些人,动了惜才之心,不忍心一位圣道天资者夭折于此,所以才会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出手。
  
  这份气度柳禅自然欣赏,他也无法责怪那些出手之人,没有谁是错的。
  
  也许错就错在造化弄人吧。
  
  目光望向叶伏天,柳禅的目光陡然间变得无比的坚定,有着决绝之意,像是下定了决心般。
  
  “拿下他。”
  
  一道冷漠的声音从柳禅的口中吐出。
  
  “柳禅。”斗战贤君依旧站在叶伏天身边守护着,他怒斥一声,那双巨大的眼眸充斥着冷漠之意。
  
  柳禅,竟然还是下令拿下叶伏天吗?
  
  这样,难道还不够?
  
  他已经展露出自己妖孽级的天赋,圣人之资,荒州的许多顶尖人物也站在了叶伏天一边,愿意为叶伏天而战。
  
  “斗战。”柳禅同样叱喝道:“我理解你,但我这么做,都是为了道宫,为了荒州,事已至此,没有其他选择,也唯有拿下他,才能平息一切,你若还记得自己的身份,便让开吧。”
  
  因为叶伏天一人,引动了荒州多位荒天榜强者之战,前十之人,几乎尽皆要卷入这场战斗之中,再加上知圣崖势在必得,若是继续下去,荒州不知会变成什么模样,多少势力将遭劫。
  
  这将会是荒州的灾难。
  
  既然结局早已经注定,那么便由他来终结吧。
  
  “为了道宫、为了荒州。”斗战贤君抬头看了一眼至圣道宫:“上次我便说过,道宫既已腐朽,那么就该重塑,不破不立,柳禅你依旧执著于此,却妄想着让道宫复兴、让荒州强盛,实则不过都是虚妄,没有勇气去面对,却一心想要造就圣人出世,然而那些真正能够成为传奇的人物,是你能够造出来的吗?”
  
  “斗战,荒州已是如此,我不想看到道宫决裂,更不想对你出手。”柳禅看着斗战贤君。
  
  “那我就领教下你这代宫主的实力。”斗战贤君脚步踏出,斗战法身巍峨矗立在天地间,身上透着无尽威严之意。
  
  “师兄。”金刚贤君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柳禅目光死死的盯着斗战贤君,沉默片刻,他冰冷道:“天刑。”
  
  他话音落下,天刑贤君踏步走出,在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柄剑,这柄剑宛若刑罚之剑,一股骇人的刑罚之光闪耀出现,吞吐出毁灭之芒。
  
  斗战贤君看到这一幕露出浓浓的失望之意:“圣器都已经准备好了吗?”
  
  “斗战,这柄剑你认识,先辈圣人所留下的刑罚之剑,执掌此剑,可执掌道宫一切刑罚,哪怕是宫主违背道宫意志,也可以此谏之,你确定要违背道宫意志吗?”天刑贤君盯着斗战贤君道。
  
  “老师,算了吧。”叶伏天露出浓浓的失望之意,他今日前来是想要争取一丝机会,和白陆离一战,证明给道宫看看他们是对是错,但正如他想过的结局一样,道宫根本不给机会,哪怕他绽放了属于他的天赋,柳禅却依旧执着于自己的意志。
  
  如今,道宫决定拿下他,那么即便是有大师兄参与,依旧不足以改变一切,正如柳禅所说,既然结局已经注定,又何必还要做无谓的牺牲,连累这么多长辈为他而战。
  
  他看着柳禅,有着无尽的失望,对这曾经所修行过的地方感到失望。
  
  “伏天,如今这已经不仅仅是你的战斗,同样,也是我的战斗。”斗战贤君开口道:“关乎信念之战,我一直以为我的劫会是证圣道之时的劫,却没想到会在道宫内部,真是讽刺。”
  
  话音落下,斗战贤君便直接迈步走出,一股无边力量感从他身上爆发,璀璨无比的金色光辉贯穿身躯。
  
  “斗战,你真是执迷不悟。”天刑贤君冷漠开口,他踏步走出,恐怖的规则力量肆虐于天地间,手掌聚气,天刑剑朝前刺杀而出,刹那间一道道刑罚之光化作十字、井字,纵横交错,直接切割虚空。
  
  “砰。”斗战贤君踏步而出,躯体犹如神圣之体,古铜色的肌肤爆发出夺目的金色光泽,当攻击降临之时,他岿然不动,任由杀伐之光割裂在肉身之上,竟然只是留下一道道痕迹,没有能够破开他的**。
  
  斗战贤君,荒州炼体第一人,他已炼体到极限。
  
  抬起拳头,斗战贤君一拳轰杀而出,虚空中出现了一巨大无边的金色手臂,抡起拳头砸向天刑贤君。
  
  天刑贤君神色冰冷至极,这就是战圣宫宫主斗战贤君,荒天榜第七人,力量无敌。
  
  他的规则就是力量,能够撼动一切的极限力量。
  
  天刑贤君剑斩出,身前出现一张遮天蔽日的金色巨网,由无穷无尽的十字组合而生的刑罚之光,将那轰杀而来的霸道之拳笼罩覆盖,直接切割而过。
  
  无尽光辉绽放,那巨大的力量之拳被撕裂开,但依旧有无比霸道的拳意穿透攻击而至,天刑贤君剑斩出,这才将之挡住,身体震荡后退,神色极为难看。
  
  他好歹也是至圣道宫天刑宫宫主,手持圣人法器竟然被击退。
  
  天刑贤君执剑,一股更加可怕的力量从他身上绽放,他那双夺目的眼瞳看向虚空,天地间出现一道道竖直的光线,随后无数道刑罚之光出现在天地间,化作一个个刑字,流转在斗战贤君的身体周围,将这片天地包裹在其中,天刑贤君站在中间,宛若刑罚之m主。
  
  “斗战,你收手吧,刑罚剑下,你肉身再强也无济于事。”天刑贤君冰冷开口,剑气流入周围天地无尽刑罚光辉中,随时可能绽放恐怖杀招。
  
  “天刑,你执掌道宫刑罚,已没有了自己的信仰。”斗战贤君开口说道,话音落下,更强的光芒穿透他的身体,七星大穴开启,从头顶到双腿、双脚,夺目的光辉刺穿身躯,这一刻的斗战贤君仿佛化身一尊战神般。
  
  他双臂举起,伴随着一声大吼,双拳破空,刹那间,无数巨大的金色拳头贯穿了天地,砸向虚空。
  
  “杀。”天刑贤君一声冷喝,无尽的刑字绽放杀戮之光,和那贯穿虚空的金色之拳碰撞,疯狂的炸裂毁掉。
  
  天刑贤君的身体化作一道闪电破空而出,剑出,刑罚之光欲贯穿斗战贤君的法身。
  
  “破。”天刑贤君一声大吼,无尽刑罚之光随这一剑爆发,斗战贤君肉身无敌,但怎么挡圣道之剑。
  
  斗战贤君双拳紧握,法身犹如不灭战神般,无尽的光芒降临而至,一点点的撕裂那不灭之身,当裂痕出现,剑也至,无尽光芒贯穿而入,但在同一时刻,斗战贤君手臂轰杀而出,法身随之一起,霸道无比的一拳轰向了天刑贤君。
  
  毁灭的光辉肆虐于天地间,法身炸裂摧毁,斗战贤君肉身被刺穿,出现一道道血痕,但同样,天刑贤君被直接一拳轰飞出去,浑身筋骨尽皆碎裂,若非是斗战贤君手下留情,天刑贤君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