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226章 夏皇态度

  皇宫之中,传送大阵区域,通往赤龙界的空间大阵前。
  
  叶伏天前来为颜渊他们送行,菲雪站在叶伏天身侧方向,她转过身面向叶伏天,轻声道:“父亲之事,我们都不想看到,也不希望你一直内疚。”
  
  她能够很清晰的感知到叶伏天心中的内疚,想必,他一直自责是他之过吧。
  
  叶伏天看向眼前的女子,想必最痛苦的人,应该是菲雪自己吧。
  
  但此刻,她却还在劝自己。
  
  脸上浮现一抹笑容,不过笑中却似有些苦涩,他开口道:“嗯,你放心,我会调整好心态,你随师兄去了赤龙界之后好好照顾自己。”
  
  “知道。”菲雪轻轻点头:“你还会去赤龙界吗?”
  
  “嗯,可能会去赤龙界千叶城。”叶伏天回应道。
  
  “那好,我们赤龙界再见。”菲雪轻声说了声,随后朝空间大阵方向走去,随同颜渊他们一同步入阵法之中。
  
  “诸位师兄保重。”叶伏天看向颜渊他们道。
  
  “你也是。”颜渊对着叶伏天点头,绚丽的光芒闪耀,有通天光束直冲云霄,将天都捅破来,像是开辟出了一条空间大道,只一瞬间,诸人的身体直接从阵法之中消失。
  
  叶伏天抬头看天,那条通道依旧璀璨,跨界之阵,需要的能量何等的恐怖,一次大阵的开启需要消耗的大道灵石都是恐怖数字,也唯有最顶尖的势力才负担得起。
  
  若是依靠自己前往赤龙界的话,即便是涅强者,也要耗费很长时间,因而颜渊才会来此借道,当然,颜渊此行也有感谢夏皇之意,毕竟他们能够安全离开,是因夏皇,无论双方立场如何,恩便是恩。
  
  夏青鸢站在叶伏天身旁,目光转过,落在叶伏天的身上。
  
  这件事,对于叶伏天的触动一定很大吧。
  
  “你打算去赤龙界?”沉默片刻之后,夏青鸢开口问道。
  
  “嗯。”叶伏天点头:“此行我本意便是借赤龙界之道,准备先在赤龙界站稳脚跟,而后离开,忽然间想到上次大离之行,才会决定在赤龙界拿下离爻,但没想到国师会前往,后面之事,公主也都知道了。”
  
  夏青鸢自然是最清楚这一切之人,当初叶伏天在临行前灵光一动,想到可以借赤龙界拿离爻,在赤龙界布局,事实上,他也的确做到了,拿下了离爻,只不过大离国师去了,直接牵扯到了国师,才会有如今的局面。
  
  但如今,想必叶伏天很失望吧,他想要离开,便也再正常不过了。
  
  “我上次说过,会请父皇册封你为千叶城城主,你便代表夏皇界掌管千叶城,以后那里,彻底归你掌控,不受制于夏皇界这边任何人。”夏青鸢开口道。
  
  她明白,叶伏天离开夏皇界这边是必然之事了,千叶城算是他们打下,将叶伏天外派至千叶城为城主,算是一方诸侯,与其说是册封城主,不如说是送他一城,而且,还要派强者前行辅佐镇守。
  
  毕竟如今叶伏天的实力,还不足以独当一面,镇守一城。
  
  赤龙界中心区域的城池,诸多城主大多都是涅存在,只是证道之圣,哪里够看。
  
  “多谢公主。”叶伏天点头,并未去拒绝夏青鸢的好意。
  
  “我先回草堂山庄了。”叶伏天又说了声,夏青鸢点头:“我送送你。”
  
  说着,两人一起离开这边。
  
  叶伏天没有去面见夏皇请求对夏戎如何。
  
  此次虽然被夏戎所坑害,然而,夏戎乃是夏皇界大皇子,夏皇亲生子嗣,而且站在夏戎的立场,想要除掉大离皇朝一位巅峰的存在大离国师,有何问题?
  
  纵然手段有些卑劣,但两大人皇界之争,哪有那么多的堂堂正正。
  
  他叶伏天,有何资格前去夏皇那里,请求夏皇问罪夏戎?
  
  说到底,他才是外人,而且从某种程度而言,夏皇以及夏青鸢对他,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难道因夏皇和夏青鸢待他好,他便得寸进尺,要求夏皇为了他处置自己的亲生儿子?
  
  夏戎,可不是萧笙。
  
  除非有一天,他自己有能力处置夏戎,那么无话可说,他自己动手,让夏皇去处置,他有何资格?
  
  当然,叶伏天也不会因夏戎之事便对夏皇有什么意见。
  
  夏皇是夏皇,夏戎是夏戎,夏青鸢是夏青鸢。
  
  每一人,都是独立的个体,纵然他们是一家。
  
  这道理,离恨剑主和大离国师,都用行动教过他。
  
  当然,对于一些为非作歹的势力,便不能以此来论了。
  
  不过对于这一切,已经入圣境的他,自会有自己的判断。
  
  …………
  
  叶伏天离去之后,夏青鸢来到了夏皇所在之地。
  
  夏皇见夏青鸢到来,笑着问道:“为了你皇兄之事?”
  
  “父皇,上次的事件和这一次,究竟有没有关系?”夏青鸢道,她所指的显然是上次叶伏天在大离身份暴露之事和此次赤龙界一事。
  
  “上次,夏戎他不在皇宫中。”夏皇看着夏青鸢道。
  
  夏青鸢抬头看向她父亲,她也知道,皇兄夏戎,多在军中,掌管军务。
  
  “当然,不在,并不代表这件事和他没有关系,也许是他做的,也许是你二皇兄、三皇兄……都有可能。”夏皇继续说道。
  
  “但为何父皇从不过问?”夏青鸢问道,她明白,若是父皇过问的话,纵然再隐秘,还是能查出来的。
  
  “而且,这次的事,父皇也不责罚皇兄吗?”
  
  赤龙界,夏戎想要坑害大离国师,是以叶伏天性命为赌注,极有可能害死叶伏天。
  
  “大离皇朝挑动和我夏皇界之战,于赤龙界中爆发冲突,叶伏天拿下离爻,却为了大离国师要直接放行,你认为,他做的可妥当?”夏皇对着夏青鸢问道。
  
  夏青鸢一愣,抬头看向父皇,竟一时无言。
  
  大离国师纵然再值得尊重,纵然他对叶伏天有恩,算是叶伏天老师。
  
  但终究,是敌国国师。
  
  “为了此战,我夏皇界动用了不少力量,甚至数位涅人物亲自降临赤龙界,虽说拿下离爻是叶伏天之功,他想放站在他的角度也没有什么问题,但对于你大皇兄而言,他为天部副将,做这一切,你又如何指责问罪?”夏皇继续说道。
  
  夏青鸢安静的听着,她也想听听父皇的心里话。
  
  “无论是你的皇兄也好,叶伏天也好,每个人都在成长,他们皆为圣境人物,他们想要争什么,我不会阻止,但是,也要承受得起代价,即便是争皇位也一样。”
  
  夏皇声音显得很平静,道:“你们要做许多事,我都会支持,但你们要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做,便看你们自己的能力,也要自己考虑后果,我听说在赤龙界国师送了叶伏天一句话,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大离国师说的没有错,你们要做的每一件事,都需考虑其后果,考虑会让自己处于一个怎样的境地。”
  
  “今日,我不会阻止他们间的暗斗,也不会责罚你大皇兄,将来,如果他有一天为自己所做付出代价时,我也一样不会阻止,这是你们的修行路,每一位强者的成长路中,都必将经历这一切,也要承受得起这一切。”
  
  夏皇缓缓开口道:“青鸢,你也一样,你也快步入圣境了,也许有一天,便将自己飞翔。”
  
  “女儿明白了。”夏青鸢轻轻点头,随后抬起脚步转身离开,没有再说什么。
  
  看着夏青鸢离去的身影,夏皇没有说什么。
  
  这是他们的修行,所有的风雨、挫折以及磨难,都将成就属于他们的时代。
  
  …………
  
  数日之后,夏皇界和离皇界之间,在几处拥有修行资源的地方,爆发了冲突战斗。
  
  随后,这些冲突不断放大引爆,两大人皇界,在各大战场陆续爆发争锋,天忉王以及天部圣将亲率大军交锋。
  
  这些事很快传遍两大人皇界,很快诸人便知道这一切,竟是由赤龙界所发生的一切所引起。
  
  或者说,因为叶伏天和大离皇朝皇子离爻之间的恩怨所引起。
  
  当年,离爻曾在夏皇界下界九州之地,害死叶伏天妻子,如今,叶伏天在赤龙界将他拿下,直接导致了离爻的死亡。
  
  当然,这些边境的冲突并未影响到夏皇界的中心区域,显然,两大皇界都还没有全面爆发界战的想法,否则,就不仅仅是这种级别的战争了。
  
  夏皇宫中,传来一道旨意,夏皇正式册封叶伏天为千叶城城主,替夏皇界镇守赤龙界的千叶城,掌管千叶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