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719章 念语

  东荒境,百国之地,南斗国,东海。
  一尊暗金色的黑风雕在东海上空展翅而行,速度并不算太快。
  在黑风雕的背上有着两道身影,正是叶伏天和花解语。
  叶伏天一路从荒州而来,先去了一趟东荒境书山,之后又去南斗国和苍叶国走了一趟,最后路过东海到学宫走了一遭,这才前往青州城。
  一路上同行的人最后也只剩下了他、花解语,还有小雕。
  当年,小雕也是从青州城走出来的,那片山脉之中。
  如今再想起当年,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般。
  他们并没有急于赶路,否则以叶伏天如今的境界,一步便能横跨空间到达青州城。
  他没有这么做,而是将以前的路走了一遍,感受着这份宁静,又或许,是想要让花解语也感受下。
  花解语一路上都很沉默,叶伏天无法知道她心中在想什么,但叶伏天也并不是没有试探过她,在天谕书院,一次他见花解语之时,便让菲雪跟在身边。
  他没有对外透露菲雪的特殊天赋能力,这对于未来天谕书院培养核心人物有大用处。
  而据菲雪所说,花解语面对他的时候,情绪极为平静,如水一般,安静没有波澜,没有爱慕、却也没有仇视,或者其他任何情绪。
  “这里是东海,当年我、老师,还有小雕从青州城飞过东海,去了东海城,第一时间便到了当初的南斗世家外看了一眼,那时你在东海学宫修行。”海风拂面,叶伏天柔声说道。
  一路上,他说了不少话,花解语安静的听着,偶尔会轻轻点头,但极少回应。
  “还记得第一去东海学宫时的情形,也记得在紫微宫上再次见到你的模样。”叶伏天看着花解语的侧颜,她现在当然依旧是那样的美,不过和当年不同,曾经的美是青涩的,带着几分腼腆的少女姿态,如仙子精灵般,充满了灵气。
  “不过,我还是更喜欢如今的你。”
  叶伏天温柔一笑,他伸出手,拉着花解语的手。
  花解语的手指轻颤,低头看了一眼,却见叶伏天五指扣住她的手指,紧紧的握着,她抬起头,美眸看向叶伏天,只见叶伏天笑容无比的温柔:“解语,无论你变成什么模样,都依旧是我的妻子。”
  花解语目光有些闪躲,没有看叶伏天,而是看向前方,但她的手却没有甩开,任由叶伏天紧紧的握着。
  “解语,见到老师和师娘后,我会告诉他们你当年受伤过重导致暂时失去了记忆,老师和师娘只有你一个女儿,你能理解他们的对吗?”叶伏天微笑着问道。
  老师和师娘见到解语后必然会有亲密举止,他担心解语反应强烈,那样,老师和师娘怕是会更伤心,他们已经伤心了许多年了。
  花解语想了下。
  “恩。”她轻轻的点头,叶伏天展颜一笑。
  “坐吧。”叶伏天拉着花解语坐在黑风雕的背上,像是回到了很多年以前,看着远处的那座岛,叶伏天渐渐露出笑意,去过很多地方,最能带给他宁静的,依旧还是这座小小的岛城。
  青州城,依旧是那样的宁静,仿佛是世外之地,与世无争。
  青州湖湖畔边的小屋前,有人在下棋,也有人在看。
  其中一位中年男子穿着一袭白衫,虽已至中年,但在他的身上依旧能够看到那股儒雅英俊,若是年轻二十年,必然是个美男子。
  花风流这些年来最大的爱好便是下棋,多年来,都已经养成了习惯,清闲,平静。
  旁边还有不少人围观。
  此时,两道身影走到人群后面安静的看着,也没有打搅人群。
  不过,两人的气质实在太过出众,身旁依旧有人回眸打量着两人,心中暗道好惊艳的一对璧人。
  而且,这青年看起来如此的年轻,却有着一头银发,而这女子仔细看,似乎隐有几分眼熟。
  “后生也懂棋?”旁边一位老人问道,看棋的人,年龄都偏大。
  “懂一点。”叶伏天微笑着点头。
  “那家伙棋路怎么样?”老人指着花风流问道。
  “不怎么样。”叶伏天笑着道。
  “喲,年轻人好大的口气。”老人笑了笑:“那你稍后入场杀他几局。”
  方圆之地,就没有人能赢那家伙,也不知道这后生是否吹牛,他倒是乐意看到有人能够杀杀那家伙威风。
  “我还有事,这局就到此为止吧。”花风流对面的人开口说了声,随后将棋局打乱来,周围的人一声哄笑,自然知道这家伙已经输了。
  “后生,试试?”旁边的老者回过头看向人群后面的叶伏天道。
  “好啊。”叶伏天微笑着点头道:“只是,我不敢赢他。”
  花风流之前的注意力一直在棋局上,这些年与世无争,就连在修行上他都没了什么兴致,因此警惕性弱了许多,很少观察周围的环境。
  但此刻听到这声音,发现很熟悉。
  抬起头,他看向人群中的那道白发身影,微微愣了下,随后笑着道:“没什么事又跑回来做什么。”
  “弟子再不回来看看您,怕是都要忘了您这老师了。”叶伏天玩笑道。
  “忘了便忘了,我也没在意过你这徒弟。”花风流显得很平静,叶伏天自然知道这家伙一直就这样。
  叶伏天虽然笑着,但内心却有些心酸,老师的白头发又多了,两鬓已是斑白。
  “老师,您看看这是谁。”叶伏天身体让开,人群后面,一道美丽的身影安静的站在那,哪怕是见到都依旧安静坐在那的花风流手中的棋子掉落在地。
  他颤抖着身体站了起来,眼睛竟瞬间红了。
  “解语。”花风流从人群中走出,来到花解语的身前,他颤抖着伸出手,指尖触及花解语的发丝,还有面容,仿佛想要看看这是否是真实的。
  他的指尖也是颤抖着的。
  叶伏天看到这一幕更觉心酸,是他对不起解语,对不起老师,而且,虽然带了解语回来,但还不是完整的她。
  “解语,你怎么了。”花风流见到解语神色古怪,不由得看着她问道。
  “老师,解语她当年受伤太重,以至于忘记了许多事情,不过,以后一定会恢复的。”叶伏天安慰说道,他只能这么说了。
  花风流一愣,失忆了吗。
  脑海中似乎经过了一番交战,随后他又看向花解语道:“人还在就好,在就好。”
  这些年,他时常会想起女儿,在梦中,在记忆身处,那灵动而美丽的身影,是他无法抹去的痛。
  虽然忘记了,但人活着回来了,这已经是很好的结局了,不是吗?
  “解语,你还记得我吗。”花风流颤抖着声音问道,仿佛带着一丝奢望。
  花解语目光安静的看着他,花风流已经明白了,他收回手,似乎无处安放,竟有些紧张。
  “走,我们先回家,让你娘看看。”花风流想要去拉解语,随后又收了回去。
  “恩。”花解语轻轻的点头,来的路上,叶伏天已经嘱咐过她,她不会去排斥。
  “走吧。”叶伏天拉着花解语的手跟着花风流一起离开,这边的人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
  “风流的弟子,是他吧?”一位老人开口说道,当年的叶伏天,在青州城可是引起了极大的动静,至今都是许多年轻人心目中的传奇。
  “恩,他回来了,好俊啊。”旁边的人点头。
  花风流和叶伏天他们来到小屋前,人还没有进去花风流便喊道:“文音,看看谁回来了。”
  几人不如小屋院子里,便见里面两道身影走了出来。
  南斗文音本面含笑容,但当他看到叶伏天和花解语的那一瞬间,脚步便无法移动了。
  “解语。”南斗文音声音颤抖,只一瞬间,便已是泪流满面。
  “爹爹。”
  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南斗文音身旁的那道身影小跑着朝着花风流而来,拉着花风流的手。
  那是一位女孩,五六岁的年龄,非常漂亮,就像是童话中的姑娘,只是看一眼便会让人忍不住喜欢。
  叶伏天刚想喊一声师娘,随后目光便被小女孩深深的吸引,再也无法移开。
  从女孩的身上,他仿佛看到了解语的身影,虽然年轻相差很大,但还是很像啊。
  女孩拉着花风流的手,抬起头打量着叶伏天和花解语,稚嫩的声音从她口中传出:“爹爹,姐姐好美啊,像仙女一样。”
  花风流听到姐姐这称呼,竟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是啊,那是她的姐姐,亲姐姐。
  叶伏天蹲下身子,他眼睛有些红,伸出手,轻柔的落在女孩的脸上,他的动作是那样的轻,像是稍用点力便会让女孩受伤般。
  “你叫什么名字?”叶伏天轻声问道,声音无比的温柔。
  “花念语。”女孩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叶伏天,稚嫩的声音从小嘴中吐出。
  只一瞬间,叶伏天本就已经通红的眼睛再也无法忍住,泪水滑落而下。
  念语,很美的名字。
  但这名字,却让他感觉到心碎。
  这些年老师和师娘,是怎么走过来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