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八百五十九章 尤蚩的狠决
九州道台,陆续有天骄人物涌现,被九州书院的大人物挑选中,入其门下修行。
  
  各境界之人皆有,其中,不乏有一些极为厉害的人物,有成为圣徒的潜质。
  
  “夏州之地,人杰辈出,今日九州书院招收弟子,便涌现如此多的非凡人物,看来当初前往东州西华圣山参加九州问道,还是有不少人物没有参与进来。”有夏家的长者含笑开口道。
  
  “没错,这九州书院招收弟子的精彩程度,竟不逊于九州问道。”有人笑着附和道,显然是一些场面话。
  
  “上次九州问道在西华圣山举行,其它各州修行之人皆需随同圣地而行,一些非圣地修行者自然不愿前往,当然,各大圣地绝大多数人物还是参与了,能直接反映出诸圣地后辈人物的实力了。”九州书院院长黎圣笑着道。
  
  “说起来,我听闻在九州问道上荒州表现最为耀眼,如今,九州问道第一人余生,似乎便在这里吧。”
  
  说着,许多人目光落在叶伏天身旁的余生身上。
  
  如若不是有叶伏天的存在,也许余生才会是青年一辈中的象征性人物,九州问道第一人,有着极重的分量。
  
  而且据传闻,这次余生夺取九州问道第一的含金量极高。
  
  有人称,放眼其它时代,余生也能夺第一,当然,对于此许多在他之前的九州问道风云人物是有些不服的。
  
  “前辈谬赞了,余生这家伙虽然的确不错,但也有些缺点,还需要打磨打磨,因此这次刻意带他来九州书院学习。”叶伏天对着黎圣道,黎圣夸奖,他自然要回应,这是尊重。
  
  “学习。”不少九州书院弟子心中暗骂,这混蛋家伙在书院‘学习’的过程,可是暴揍了不少人,直接让别人不敢再去招惹他。
  
  “叶宫主虚心求教,的确难能可贵,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风云人物,今日在场的后辈人物中,便有之前的九州问道第一人。”夏家强者笑着道,在余生之前上一届的九州问道,第一人便是九州书院弟子,如今就在人群之中,童鹤。
  
  而且,据说童鹤的修行速度非常可怕,境界进步极快,这才五年时间,已经是中品贤士境界,这种修行速度简直惊人,放眼九州,也极少有人能够相提并论。
  
  因此在九州书院,童鹤名声极大,和林书白一并被誉为是九州书院未来的继承者。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风云人物,也有不少人因为境界原因正好错过了九州问道,但并不代表他们就弱。”羿族有强者开口道:“也许九州问道错开一定的时期,结局便也不同了,强如余生,也不一定能够稳夺第一。”
  
  不少人望向羿族的强者,那些夏州的大人物自然知道他为何如此说,羿族便有一位绝顶人物,错过了九州问道,在九州问道召开之前破境入贤。
  
  “这是自然,若是余生也错过了自然便不是第一,但若余生正巧在那一境界,换一个时代,也可能会更轻松的夺取九州问道第一。”叶伏天笑着开口说道,使得不少人目光一愣,皆都看向坐在荒字石碑王座上的青年身影。
  
  他虽依旧玩笑般的开口,但语气中的狂傲,可是当仁不让。
  
  羿族强者称换一个时代,余生不一定能第一,他则回应,换一个时代,第一也许更轻松。
  
  在任何时代,余生都能夺第一,只要他在那一境界参加了。
  
  有些对叶伏天的话嗤之以鼻,也有亲自观看了这一届九州问道的人颇为认同,丫丫有多强,他们看在眼里,换一届,也许余生最强的对手就是诸葛懿这一级别的人物了。
  
  “假设的事情都毫无意义,继续观战吧。”黎圣淡淡开口,诸人没有再争论什么,凝视道台战场。
  
  但叶伏天的心却并不在这里,他的脑海中所呈现的,一直是在遥远之地的另一片战场。
  
  他的心境,并不如他表现出来的这般轻松。
  
  这一战的截杀阵容,出动了道宫半数以上的力量,又有秦庄他们汇合,目的就是尽可能的摧毁大周圣朝的大军。
  
  但大周圣朝显然是知道了他们道宫出兵才前来支援,同样派遣了极强大的阵容。
  
  这一战,并不容易。
  
  …………
  
  此时,距离九州城极为遥远的战场中,战斗持续爆发。
  
  生死之战下,双方都以强力手段打破对方的战阵,至圣道宫之人先是伏击围剿,但随后大周圣朝的强者发起了强力反击,直接以一支支大军杀入他们的战阵中。
  
  双方强者不断出现伤亡,战斗非常惨烈。
  
  而且,随着战斗的爆发,战场也不断被拉大,范围不断扩张。
  
  这时候,在一处方位,有两大极强的存在对峙着。
  
  荒州至圣道宫一方,是炼金城城主尤蚩,乃是至圣道宫领军人物一支,他统帅荒州西南域的势力,炎帝宫、神女宫等顶级势力都追随他战斗,之前的幻术,便是神女宫楚姬等人所布置。
  
  站在尤蚩对面的强者乃是大周圣朝顶尖势力焱狱宗的宗主,焱狱宗是大周圣朝境内除无量宫以外最强的势力,当初无量宫被灭,焱狱宗人心惶惶,迁徙入大周圣朝的圣都皇宫之中,如今被周圣王收编。
  
  对于此,焱狱宗宗主焱狱贤君是极其不爽的,他本为一方巨擘,逍遥自在,如今在大周皇宫中行事需看人脸色,甚至听从不少人的命令,如周冕、周煌、聂盖等人的权势都在他之上。
  
  圣朝中还有许多修为不如他的皇族之人,地位也极高,很压抑。
  
  这一切的源头,是周圣王发动圣战,但他不敢怨恨周圣王,只能恨荒州之人。
  
  “尤蚩,听说你在荒州也是荒天榜前十的人物,炼金城有几件圣器,今日我便看看,荒天榜前十,有多少分量。”焱狱贤君冰冷开口道,两人身体周围是一片骇然的火焰世界,遮天蔽日的火焰将这片无尽空间全部覆盖。
  
  只是两人的火焰不同,尤蚩的火焰乃是太阳神火,炼化一切,命魂绽放,仿佛化身火焰战神般。
  
  焱狱贤君的火焰则带着可怕的暗黑色泽,有着无比可怕的毁灭力量,宛若来自地狱的火焰。
  
  这两股不同的火焰力量碰撞在一起,使得无人敢靠近这片区域。
  
  焱狱贤君身上也有传承的圣器,和荒州一些顶尖的势力一样,焱狱长矛,天地间的黑暗之火疯狂汇聚而至,浩瀚空间出现许多巨大的黑暗火球,朝着尤蚩砸落而去,尤蚩身后的太阳光辉炽盛无比,笼罩身躯,将地狱火球直接熔炼掉。
  
  在焱狱贤君的身后,出现了一尊无比庞大的黑暗火焰虚影,宛若来自地狱的魔神,这是他的命魂凝聚而生,身上像是披着地狱铠甲般,狰狞恐怖。
  
  只见那尊地狱魔神般的身影伸出手,顿时将焱狱长矛握在巨大的手掌之中,焱狱长矛疯狂扩张,地狱魔神般的身影朝着前方踏步而出,走向尤蚩。
  
  尤蚩感受到了那股力量有多狂暴可怕,但他没有丝毫的退缩,手中的太阳神锤紧握,目光冰冷的凝视那到来的地狱魔神。
  
  此次圣战,关乎荒州命运,拥有圣器的他,在荒州稳定的战力中算是最巅峰的几人之一,他不能败。
  
  叶伏天的大师兄虽然强,但他一旦借助那可怕魔刀的力量,会遭到强烈的反噬,因此留在道宫镇守,前来的人中,他、云裳、皇羲、秦庄他们几个,是最顶尖战力之人,只能胜。
  
  那尊魔神般的身影左手伸出,顿时一股恐怖的力量笼罩着他的身体,像是有一方地狱镇压而下,同时,对方携焱狱长矛刺杀而来,一条条黑暗之火贯穿虚空,所过之处一切尽皆要灰飞烟灭。
  
  尤蚩的身体动了,他身躯舞动,进入忘我状态,仿佛在炼器般,太阳神锤挥舞旋转,带着无边巨力砸落而下,天地轰鸣,虚空都似震碎裂开,那镇压笼罩他的规则力量顷刻间崩灭瓦解。
  
  与此同时,那尊地狱魔神般的身影降临而至,焱狱长矛刺杀而出,黑暗之火穿透而至,这片空间像是被禁锢了般,宛若化身一方地狱,长矛要将这一方地狱刺穿,包括尤蚩的身体。
  
  尤蚩疯狂挥动着太阳神锤,化作一股可怕的火焰飓风,威力惊天动地。
  
  焱狱长矛刺穿虚空,尤蚩眼眸中闪过一抹冰冷至极的杀念,当焱狱长矛穿透空间杀来之时,后面的焱狱贤君神色极为寒冷,他倒要看看谁的攻击力更强一些。
  
  然而,他却见到那太阳神锤爆发出无比炽盛的光辉,竟然还在变大,直接绕开了长矛,没有直接碰撞,砸破地狱空间,携无上力量,砸向了那尊地狱魔神。
  
  “你找死。”
  
  焱狱贤君看到这一幕冰冷开口,长矛直接刺在尤蚩浴火的身躯之上,但太阳神锤也轰在了他的脑袋上。
  
  两道巨响声同时传出,尤蚩那古铜色的肌肤都像是被疯狂撕裂开来,然而却隐隐有极为绚丽的光辉爆发,竟是一副融入肌肤的圣器铠甲,他身躯被震得飞退,口中大口的吐出鲜血,五脏六腑都像是被撕裂了般。
  
  但与此同时,那尊地狱魔神脑袋炸裂破碎,焱狱贤君同样喷出一口鲜血,命魂崩灭,灵魂遭到重创,这几乎是要命的伤势。
  
  更可怕的是,尤蚩在攻击之时右手直接松开了,太阳神锤划过虚空砸向了他,那巨大无比的神锤砸落而来。
  
  “不……”一声大吼,焱狱贤君脸上露出绝望,太阳神锤砸下,携尤蚩狂暴一击,何等的可怕,他的脑袋直接炸裂粉碎。
  
  只一击,焱狱贤君就被杀死,这恐怕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只因他没有料想到尤蚩会这么狠。
  
  “噗。”尤蚩吐出一口血水,看着焱狱贤君毁灭的身躯,冰冷开口:“老子赌上了炼金城的命运,你拿什么和我战。”
  
  尤蚩当然知道对方的实力绝对不比他弱,如若是正常的战斗,鹿死谁手谁也不知。
  
  他很清楚自己的优势是什么,圣器,他那古铜色的肌肤之内,藏着一件融入身体的圣器。
  
  所以当对方蓄力攻击的时候,他就下定决心,赌对方的命。
  
  焱狱贤君是受周圣王之命令参加圣战,他不一样,为此次圣战他赌上了炼金城的命运,两个人的决心,不在一个层次!。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