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110章 低调而至

  大离国院内,诸弟子齐聚一堂,出现在论道场。
  
  两侧之地,弟子虽多,却井然有序,随意的闲聊着,偶尔目光会望向远方。
  
  在论道场前方一处阶梯看台之上,有许多座椅,乃是为今日将到来的一些长辈人物所准备的,甚至此时已经有不少大离国院的长者在此等候了,目光望向远方。
  
  大离国师的大弟子颜渊,便已经在了。
  
  远处,离爻等人迈步而来,他们一路往前而行,来到了殿前方向,对着颜渊以及诸多大离国院的圣境人物微微行礼,喊道:“大先生。”
  
  大离国院事宜平日皆由颜渊负责,因而颜渊的地位是极高的。
  
  “殿下请入席。”颜渊微笑着开口,离爻等人点头,有三人迈步走到上面,坐在一处席位之上。
  
  之后,陆续有人到达,甚至有许多都是皇族弟子。
  
  在离皇城中,皇族一脉的人可不少,除了陛下亲自册封的几位王之外,还有很多都是皇族宗室出身。
  
  此刻,便有一人受到了不少人的簇拥,在他身边围绕着不少皇族宗室后人。
  
  那是一位看起来非常年轻的圣境修行之人,身披金色蟒袍,离轩站在他身侧。
  
  离胥,离轩的亲兄长,摄政王的长孙,也是地位最高的王孙,很多人都认为,离胥将来会继承摄政王的衣钵。
  
  摄政王在皇族宗亲中的地位是极高的,毕竟他是当今陛下的亲叔父,德高望重。
  
  天忉王虽然极强,但天忉王是陛下的亲兄长,从某种意义而言,天忉王和当今陛下才是最亲的,自成一脉,懒得和那些皇室宗亲走近,再加上天忉王是在西境,因此摄政王隐隐是皇族宗亲的领袖级人物。
  
  至于离王,虽然也封王,但没有太多人在意,地位还不够。
  
  四王中,离王实力最弱,地位自然也就最低。
  
  皇族关系虽然颇为微妙,但实则离皇并不会在意这些,毕竟这是修行的世界,不是拉帮结派便能翻起什么浪来的,只要这些皇室宗亲不作出太出格的事情,于规则内做事,离皇是懒得管这些事的。
  
  即便是国师和天忉王之间的争锋,离王都不会过问,良性竞争,对于大离没什么不好。
  
  而且他相信,国师和天忉王都会有分寸。
  
  “离轩,听说你数日前被人剑指咽喉,还是大先生出面,才捡回一条命?”这时,一道声音传出,不少人抬头望向席位方向,说话之人是离爻身旁的一位锦衣青年,和离爻相貌有几分相似,也是极其出众,而且气度更甚一筹,显然境界更高。
  
  这自然也是一位皇子人物,离巽(xun),也是离爻的兄长,圣境修为。
  
  他的话语有几分调侃的意味,离轩和他们这些皇子是同一辈,双方自然也有过不少接触的。
  
  离轩面对离巽自然不敢如平日里那边张狂,眼神中略显有些尴尬,对着离巽微微拱手道:“殿下,是我大意了。”
  
  “我看是你太嚣张吧。”离巽笑着道:“他人来大离国院求道,你动辄便要动手杀人,好大的脾气,结果反被他人所制,感觉如何?”
  
  离轩点头,这件事显然很丢面子。
  
  “以后多修行,少惹事。”离巽开口道,随后看向离轩身旁的离胥:“离胥,你以后还是好好管教下这家伙,不像话。”
  
  “好。”离胥点头,对颜渊拱手道:“此事劳烦大先生了。”
  
  “无妨。”颜渊淡淡开口,看了离轩一眼,只见离轩低着头,想必此刻他心中定然极为不服吧。
  
  “东辰来了。”这时,有一阵喧哗声传出,不远处有一行身影迈步走来,顿时不少人让出了位置,看着东辰等人走来这边。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东辰身边的一些人,都是大离国院极其出众的一批修行之人。
  
  “大师兄,殿下。”东辰对着颜渊以及离巽、离爻等人行礼道。
  
  “今日忉利山将前来求道,你在旁好好准备吧。”颜渊道。
  
  “是。”东辰行礼退到一旁,有人议论道:“我听闻忉利山帝昊有未来西境之王的称号,天忉王收其为义子,想必是极风流人物,此次前来求道,想必会非常精彩。”
  
  “东辰师兄满腹经纶,去年年末国院论道以及论战皆第一,我也很期待,东辰师兄和西境未来之王的道争。”
  
  大离国院弟子,自然对东辰充满了信心。
  
  此战,大离国院必须要胜。
  
  “我也很期待。”这时,外面传来一道身影,便见到一道身披黑袍的身影迈步而来,他身后还跟着不少人,此人到来之时,似有着一股无形的威压,许多人都感受到阵阵压力。
  
  “曹氏的前辈今日怎么有空前来?”离巽笑着开口道,来人乃是曹氏魔门一脉的强者。
  
  这到来之人乃是曹氏魔门一位无暇之圣,名为曹占,实力极强。
  
  “我大离皇朝圣下巅峰论道,自然要带后辈们来开开眼界。”曹占开口说道:“几位殿下不也亲自来了吗?”
  
  “不会是曹氏的后辈也手痒,想要下场论道吧?”离巽笑着开口说道,曹占爽朗道:“我曹氏一脉虽有几个小子还行,但和东辰、帝昊相比,怕是不够看。”
  
  “看来你倒有些自知之明。”颜渊此时也开口道。
  
  曹占看了颜渊一眼,道:“今日后辈论道,我便不找你打了。”
  
  “坐吧。”颜渊开口说了声,曹占迈步往前,也坐在坐席之上,至于后辈之人,自然只能站在下面。
  
  “剑山,前来大离国院拜会。”外面,有声音传出,很快,一行剑修来到了这边。
  
  承影剑圣领军而至,但此时大离国院弟子更多的注意力是在承影剑圣身后的一位青年剑修身上。
  
  他穿着一袭黑衣,安静的站在那,身上没有丝毫的气息,仿佛不存在般,但却又给人一股危险之感。
  
  剑山后辈第一人,圣下之极,和东辰齐名的人物,剑芜。
  
  剑山受邀前来大离国院,但剑芜,他也邀请了一人前来论道。
  
  大离下界第一天骄,剑七,他还是国师弟子律川亲自带上界来的。
  
  “看来今日我大离顶尖势力要到齐了。”离巽笑着开口道,旁边的颜渊伸手指向一处方位:“请入座。”
  
  剑山承影剑圣等一些长者入座,而剑山后辈则是站在一处方位,继续等待着。
  
  今日的主角实则应该是忉利山,还没有到。
  
  比起曹氏魔门以及剑山,叶伏天到来的时候便显得低调多了。
  
  他是跟随着离阳和离莜一起来的,离王长期镇守下界,在下界天权势无与伦比,但在上界影响力实则算是比较弱的。
  
  叶伏天到来之后,承影剑圣的目光便落在了他的身上,昔日败给叶伏天的元罡也在,低声在黑衣男子耳边说了什么,剑芜目光望向叶伏天,他的眼神宛若一道利剑般,扫了叶伏天一眼。
  
  不过只是瞬间,他便将目光收敛。
  
  然而叶伏天依旧感觉到了,但他并为去看那边,而是随离莜一起走到了人群前方。
  
  “殿下,大先生。”离阳和离莜对着前方的离巽以及颜渊他们微微行礼。
  
  “离阳、离莜。”离巽笑着开口:“离莜生得越来越美了,看来有机会要找父皇为妹妹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家。”
  
  修行之人虽然是同辈,但实则年龄可能相差不小,离巽、离爻、离轩、离莜等许多人都是一辈,但离巽年长不少,是兄长,也类似于长辈了,而且他是皇子,这么说便显得亲近了。
  
  “殿下又笑话离莜了。”
  
  “实话。”离巽笑着开口,又看了一眼她身旁的叶伏天,道:“这位想必便是剑七吧。”
  
  “下界剑修剑七,拜见殿下。”叶伏天欠身道,他自然看到了离爻也在,然而他却没有看离爻一眼,就像是陌生人般。
  
  现在的他,是剑七,而不是来复仇的叶伏天。
  
  想要复仇,便需要谨记这一点。
  
  他好不容易塑造了下界剑修剑七的身份,自然不能轻易露出破绽。
  
  “听闻你一剑败尽大离下界九郡天骄,很不错,之前你来到大离国院外求道,而今日,大离国院有一场巅峰论道,可以好好一观。”离巽对着叶伏天开口说道。
  
  “好。”叶伏天点头。
  
  离巽没有多言,离莜几人退下,却见这时旁边的离轩冷冰冰的道:“离阳、离莜,上次我说的话,似乎你们直接无视了。”
  
  “剑七是我朋友。”离莜回过身看向离轩道。
  
  “朋友?”离轩冷道:“你大概忘了,我是你兄长吧。”
  
  “离轩,看来上次你还没长教训?”离巽叱喝一声,离轩顿时低头。
  
  “不得再放肆了。”离巽说了声,离轩点头道:“是。”
  
  “忉利山弟子,前来大离国院求道。”一道声音震颤于天地间,顿时诸人尽皆抬起头,目光朝着远处望去。
  
  远处似乎传来脚步声音,但依旧过了些时刻,才看到一行人走到了这边。
  
  这一行人气质非凡,整齐划一,任意一人,气质都是超绝。
  
  东辰等人从人群中走出,望向对面到来的诸多身影,他们的对手,到了!
  
  ps:这个月即将结束,很多人担心欠更补不完,经过多日奋战,终于完成,这个月基本都是12点以后睡,今天终于偷得一天闲,0点后又是新的一月,无痕没空发单章了,提前求下保底月票,我先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