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122章 南斋先生
    大离国院藏书阁乃是大离皇朝藏书最丰富的地方之一,甚至可以说除了大离皇城皇宫之外,便属大离国院藏书阁藏书最为珍贵。
  
      大离皇朝乃是皇朝势力,许多最强大的修行功法典籍,都会收录于皇宫之中。
  
      而当年大离国院组建,离皇支持,因而大离国院藏书阁中的许多藏书,本身便是从离皇宫中抄录而来,随着多年的完善,大离国院这座藏书阁早已成为了圣地中的圣地,强大的修行典籍不知凡几,供大离国院弟子修行之用。
  
      当然,不可能所有大离国院弟子都有权限翻阅所有藏书,每一位大离国院修行之人,都会有不同的权限,而大离国院每年的道论,便关乎权限。
  
      不过,叶伏天身为国师亲传弟子,直接获得最高权限,能够查看藏书阁中的任何修行功法。
  
      若说大离国师在大离皇城是离皇座下第一人的话,那么国师亲传弟子在大离皇朝的地位,大概便也只在皇子公主之下了,纵然是四王子嗣后人,也不敢说自己比国师弟子身份尊贵,除非其中的佼佼者,或许能够一比。
  
      离轩,便是摄政王之后,身为摄政王府第三代子孙中的一位,若拿他来和律川或者其他任何一人比,没有人会认为离轩的地位能够比拟律川他们。
  
      诸王后裔不少,国师弟子至今也只有六位而已。
  
      大离国院为了区分弟子间的权限,因而将藏书阁分为十八层,极为宏伟壮阔。
  
      叶伏天来到藏书阁之时,这里有不少大离国院的弟子在,或在书阁前挑选,或坐在旁边的座椅上翻阅。
  
      “剑七。”很快便有人注意到叶伏天,顿时陆续有人抬头看向叶伏天,目光中露出一抹异彩。
  
      剑七,如今大离皇城圣境之下第一人。
  
      “剑七,帝昊的实力如何?”有漂亮女弟子笑着开口问道,叶伏天看了对方一眼,没有理会,直接迈步离开。
  
      顿时一阵喧哗声传出,不少人窃窃私语,还真是和传闻中的那样骄傲不可一世啊。
  
      不过他们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整个大离圣下第一人,他当然有自傲的资本,这才是剑七。
  
      “真高冷。”被无视的女子也只是笑了笑没有在意,甚至心中想着,这家伙生得还真是好看呢,那双眼睛似乎能勾人心神,真是个妖孽。
  
      叶伏天直接来到了藏书阁的上面一些层,先是翻看了不少剑典,而后又翻阅一些其他修行功法。
  
      之所以最先来藏书阁,便是想要多修行一些能力,融入剑道之中,开辟出独属于他的剑术,而且,这样一来以后的战斗之中,纵然使用出一些其它能力,也没有人会觉得有什么异常。
  
      除此之外,便是真的想要通过修行来提升自己的实力,感悟大道。
  
      毕竟如今的他已经可以尝试朝着圣道迈进了。
  
      “戮神剑。”
  
      “虚无剑经。”
  
      叶伏天找到了几步剑道之术翻阅,都是直接攻击精神意志力量剑术,其中,戮神剑还有戮神剑阵。
  
      叶伏天想,他应该很早以前就已经领教过了,当年离爻派去下界天参加圣战的九大强者,便是使用这种剑术,直接戮神。
  
      他又翻阅了一些步法,可以用来伪装轩辕步。
  
      大离皇朝藏书阁中上层的功法,并不比夏皇宫中的莲花金殿中弱多少,毕竟这里对他放开全部权限,他能够看到藏书阁中最强的修行之法。
  
      叶伏天一直在这里修行了多日,偶尔心中有所感悟之时,他便会直接坐在一角修行悟道,虽然不可能直接在藏书阁中释放能力,但他可以在命宫中推演修炼。
  
      修行许多天后,叶伏天走出了藏书阁,许多弟子见到叶伏天暗道剑七不愧是剑痴,一心求剑、求道。
  
      不过对于叶伏天而言,如今已经圣下无双,又是国师弟子,的确没有其他所求了。
  
      叶伏天离开藏书阁之后打听了国师二弟子南斋先生的修行之地,随后来到了南斋先生这里。
  
      颜渊曾称,求道便找二师兄南斋。
  
      叶伏天来到南斋这里的时候,南斋先生正在画画,显得悠然自得。
  
      “传闻南斋先生心境超然,看来果然洒脱自在。”叶伏天心中暗道,准备前去鉴赏下南斋先生的画作。
  
      不过当他走到南斋先生身边看到那幅画作之后,有种看错人的感觉。
  
      潦草的黑色笔墨,凌乱无序,毫无章法,他实在看不出南斋先生在画什么。
  
      “师弟,你看我这画如何?”南斋先生问道。
  
      “很好。”叶伏天道。
  
      “好在何处?”南斋先生抬头笑看着叶伏天。
  
      “好在师弟竟看不懂其意。”叶伏天认真的道。
  
      “……”
  
      南斋先生一愣,随后笑着点头:“师弟所言甚是。”
  
      说着他便将墨笔放下,看向叶伏天道:“听说师弟这些日一直在藏书阁修行,怎么有空来这?”
  
      “师兄,我修行已经领悟多种道意,能够将之融入己身,化作攻击,然而,却依旧迟迟无法入道,甚至,感觉圣境距离我似乎很远,不得门槛。”叶伏天道:“因而前来求教,圣道无缺,何谓无缺?”
  
      “师弟。”南斋先生看向叶伏天,语重心长的道:“你已经领悟多种道意,修为圣下无双,又何必急于求道,求道多累,如今大离国院无数人对你议论纷纷,许多家世非凡且有沉鱼落雁之姿的女弟子对你倾慕有加,若你愿意去和她们聊聊人生,想必也有人会愿意的,岂不美哉。”
  
      “……”
  
      叶伏天有种看错人的感觉,这真的是国师二弟子心境超凡的南斋先生?
  
      “我还是去藏书阁吧。”叶伏天转身想走。
  
      “哎,白瞎了一副好皮囊。”南斋先生摇头叹息:“你所理解的无缺是什么?”
  
      “心中没有缺憾,一心求道?”叶伏天问。
  
      “莫说是圣,即便是人皇,也不敢说他们心中没有缺憾。”南斋先生开口道:“所谓无缺描述的是心境,不是没有缺憾,只是超脱了缺憾。”
  
      “请师兄指教。”叶伏天认真求教道。
  
      “世间不存在真正完美的心境,所谓证道、真我、无暇,皆都不可能做到绝对的完美。”南斋先生缓缓开口道:“其实我并不赞同无缺这种看法,我认为圣道的心境,更应该是超脱。”
  
      “怎么解?”叶伏天问道。
  
      “你可听说过一个词,人心方寸。”南斋先生道。
  
      “嗯。”叶伏天点头。
  
      “每个人的心都只有这么大,方寸之间,容纳不了多少事物,纵然你已经领悟道意,能够以之战斗攻击,但依旧困在这方寸之间,所以不能成圣。”南斋先生道:“每一个人,皆都如此,圣境,是全方面的升华。”
  
      “至于超脱,有两种超脱,一是执念至深,强行突破方寸天地,融入大道,这种超脱即便入圣,在未来的每一步都受到心境困扰,在圣道之路难以走远,绝大多数人,真武之圣,便是他们的极限,永远迈不过去,当然,若是有人还能强行迈过去,这种人就有些可怕了。”
  
      南斋先生的话让叶伏天神色微动,不知为何,他想起了一个人,璃圣。
  
      仇恨至深,执念至深,打破方寸间。
  
      “这样的无缺,实则还是有缺,因此,我更信奉另一种超脱。”南斋先生继续道:“也即是超然,具体如何解释也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就比如,你一心求剑道,若是有一天,你发现剑道于你可有可无,即便没有剑,也是剑道,这就叫超然。”
  
      “又比如,有人一直追求某件事物,有一天,他忽然能够放下,释怀,包容一切,这也是超然。”
  
      “再比如,有人一心求道,忽有一天面临生死,却发现能够看淡一切,坦然视之,心境超脱于生死之外,这也是超然。”
  
      “这便是我所认为的超脱,每个人尽皆不同,当你心境超然,便能打破方寸间,心与道合,化作万丈天心,从而引天道察觉,诞生大道之劫。”南斋先生缓缓开口。
  
      叶伏天有种豁然之感,从南斋先生的解释中,他想到了好几人。
  
      离恨天圣下第一人,圣下之极妄川,那一天,离恨天三十三重天上,他战败,先是痛苦挣扎,随后释然,超脱,入道。
  
      那一刻,他超越自我。
  
      当年九州,至圣道宫,老师斗战生死一战,皇陵,皇羲借人皇之意一战,皆都看破生死,那一刻超脱一切,入道。
  
      正如南斋先生所说,这样的超脱,才是境界,胸怀,方寸之心,可容得下这片天地。
  
      “多谢师兄指教。”叶伏天微微躬身道,这一番谈话,方知国师二弟子南斋先生,名副其实。
  
      “自家人客气什么,所以师弟你也别一心求道了,何不放下,找女弟子聊聊人生,说不定哪一天便心境畅达,悟道。”南斋先生眯着眼睛笑道。
  
      “……”
  
      叶伏天无语,道:“师弟去找三师兄了。”
  
      说罢,叶伏天直接溜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