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633章 夏皇界公主

  萧沐渔目光看向坐在湖面上的夏青鸢,心中隐隐有些羡慕,莲生大道,滋养命魂,这女子天赋看似寻常,修为也不出众,但有这般机缘,将会完成一场蜕变。
  她如今当然也看得出来,之前虽已经很重视这莲花,但依旧走眼了,这莲花竟已蕴藏灵智,能够听懂叶伏天之言语,可能是遗迹的主人,神明孕育而生。
  这般机缘,近在咫尺,被人所夺。
  这一切,皆因那白发青年,天河界,叶伏天。
  这混蛋……以理服人?
  分明是明抢。
  只是,如此珍贵之物,他竟赠给身边女子,看他之前调侃的言语,似乎也不是道侣,否则也不敢那么放肆称要入萧氏为婿吧。
  她在想,如今还要不要出手抢夺,若是出手,他们萧氏在这里的人,能否对付得了叶伏天手中长枪?
  “我虽知自己英俊非凡,但姑娘也不必一直盯着我看吧。”就在萧沐渔思考之时叶伏天开口说道:“神之遗迹已开,还有其它诸多机缘,真打算将时间耗在这里?”
  萧沐渔看着叶伏天,怎么都想不到战力如此之强的圣道巅峰人物竟这般厚颜无耻。
  英俊非凡?
  萧沐渔仔细看了一眼叶伏天,倒也没说谎……
  “告辞。”萧沐渔开口说了声,随后转身迈步离开,终究决定放弃,和叶伏天开战的话是赌,胜算不大,不如去其它地方看看是否能有机缘。
  送走了萧氏他又看向其他人,面带微笑,很快,幻空岛和生死界的人都陆续迈步离开,湖这边,便只剩下了叶伏天和夏青鸢了,一时间倒显得格外安静。
  “终于清静了。”叶伏天低声道,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夏青鸢,沐浴在神圣的莲花光幕之中,叶伏天笑着道:“公主,你看我为你牺牲多大。”
  夏青鸢看了叶伏天一眼,忽然间嫣然一笑,道:“那你要我如何报答?”
  “滋……”叶伏天看到夏青鸢的笑容倒吸一口凉气,颤颤巍巍的道:“公主你安心修行,我为你护法。”
  说着转身溜走到一旁,这女人竟然笑了?
  太可怕了。
  不过,笑起来真好看。
  “没胆。”一道鄙视的声音从身后传出。
  “…………”
  叶伏天一脸黑线,本想说几句硬气的话,但最终还是认怂。
  夏青鸢看着叶伏天的表现眼眸中闪过一抹淡淡的失落之意,随后闭上眼睛安心修行,莲开六瓣,朝天穹延伸而出,无数大道光辉垂落而下,入莲花之中。
  叶伏天看向那边,命魂乃是修行根基,帝孕神莲,如今融入夏青鸢命魂之中,足以让夏青鸢完成一次蜕变了。
  偶尔有人朝被这边的动静吸引来到这里,但见叶伏天持枪而立,站在湖面之上,那些到来之人便又很识相的离开,能够以一己之力站在这里拿到机缘,岂会简单?
  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有些东西强行要去争的话,只能送命。
  之前这片区域,已经有许多人身陨。
  时间一点点过去,叶伏天也并不着急。
  一段时间之后,花瓣之内传来一股气息,叶伏天看向那边,露出一抹笑容,破境了,有如此大道机缘,能够破境也属正常。
  而且,那股气息依旧还在增强,这次对于夏青鸢而言,是从内至外的蜕变,改善大道之躯,洗涤神魂。
  六色光辉闪耀于天地间,缠绕交织,如梦似幻,又过一些时刻,这股光芒回来,朝着莲花中流动而去,随后消失不见。
  莲花花瓣也随之一起消失,化作一朵神圣的莲花,进入夏青鸢的体内命宫之中。
  此刻的夏青鸢像是经历一场蜕变,就连气质都变了,光彩照人。
  叶伏天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看着她的眼睛和容颜。
  夏青鸢感知到他的目光露出一抹异色,微微低头道:“你看什么?”
  “没什么。”叶伏天缓过神来,这女人竟然好像又好看了些。
  不过,不可说。
  “怎么不继续修行一段时间,莲花蕴道,足以感悟许久。”叶伏天问道,夏青鸢不可能这么快便消化掉。
  “已经融入我的命魂之中,与我一体,又何必急于一时,遗迹开了,哪有时间一直在这修行。”夏青鸢回应一声,若是她独自在这修行倒也没什么,但叶伏天守在这里,岂不是耽误了他争夺遗迹。
  在她看来,那座天宫神明留下的遗迹,应该是属于他的才对。
  “咦。”叶伏天诧异的看了夏青鸢一眼。
  “干什么?”夏青鸢感觉今天叶伏天的眼神怎么这么怪?
  “公主什么时候这么善解人意了。”叶伏天喃喃低语。
  夏青鸢抿嘴瞪着他,她何时不善解人意了?
  “走吧,去别处看看。”叶伏天开口说了声,随后转身迈步而行,夏青鸢迈步跟上,轻盈的脚步在湖面上荡起一阵涟漪。
  叶伏天神念朝远处弥漫,而且还有紫金鼠在地下探路,这片区域比较顶尖的人物都陆续得到了消息,前往真正的神之遗迹那边汇聚而去了,毕竟那里才是中心,谁不想争夺神明留下的遗迹。
  至于这边,依旧还有不少修为差一些或者在各顶尖势力中地位不是那么高的修行之人争夺机缘,他们很清楚神明留下的遗迹没他们什么事,多拿到一些适合自己的机缘才是正道,至少要不虚此行。
  此时,一棵黄金神树前,便有不少强者在这里,金灿灿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每一片树叶都是黄金色泽,竟透着一股锋锐之意,上面还结有金色道果,都是宝贝。
  周围的人目光警惕的看向到来的叶伏天和夏青鸢,只听叶伏天开口道:“诸位争夺的也差不多了,我家公主对这树有些兴趣,其它的能否让给我家公主?”
  ??
  夏青鸢美眸眨了眨,不过依旧保持着淡然,目光看向前方,这锅背了。
  诸人看了夏青鸢一眼,刚经历一场蜕变的夏青鸢光彩夺目,有人警惕问道:“哪家的公主?”
  是来自神国还是古族。
  “比较远,可能你们没听说过。”叶伏天道。
  “九界哪一界?”有人问道,这里的人大多来自至尊九界。
  “并非九界,九界之下赤龙界域内夏皇界公主。”叶伏天声音傲然。
  ??
  九界之下,赤龙界域?夏皇界?
  这是三千大道界的哪个小界?
  诸人的脸色都变了,感觉受到了羞辱。
  “滚……”有人怒斥道,这也在他们面前称公主?
  “叶某向来以理服人,和诸位商量,没想到诸位对我家公主言语不敬,既然如此,我只好出手了。”叶伏天取出长枪,诸人有些嗤之以鼻,然而下一刻,一股强大的战意席卷诸天,许多人脸色惊变。
  “嗡。”一道残影划过,随后漫天枪影出现,短短瞬间,所有人都躺下了。
  叶伏天这才满意的去踩在道果和树叶,很快便剩下了一棵光秃秃的黄金树,只剩下树干。
  “公主,这些人对您不敬已经惩罚过了,我们去其它地方看看。”叶伏天对着夏青鸢道,夏青鸢黑着脸,虽然完胜,但怎么感觉这么丢脸。
  打劫就打劫,要不要这么无耻。
  叶伏天走后,各方顶尖势力的天骄指向他离去的地方,气的浑身颤抖。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掠夺便直接动手,还要找个借口?
  狗屁的赤龙界域夏皇界,也不知是九界哪一顶尖势力培养出来的败类。
  看着那光秃秃的树,他们欲哭无泪。
  “此乃我夏皇界公主,此地机缘能否让一些出来?”远处隐约能够听到一道声音传来,这边的修行之人眼角抽搐,为远处的人默哀。
  一段时间后,遗迹之中,两道身影一路前行,朝着天宫方向返回。
  这两人,正是叶伏天和夏青鸢。
  此时的叶伏天似感觉春风拂面,心情愉悦,此行收获满满啊。
  “下次,能不能不要用我的名字。”夏青鸢咬牙道,脸都被丢尽了。
  夏皇界公主,怕是要出名了。
  “公主吩咐,我定当谨记。”叶伏天笑着道。
  夏青鸢知道自己白说了:“都已经搬空了一座神殿,又何必惦记着这些的道果。”
  那座神殿中的法器,恐怕是一界顶尖势力加起来也没那么多。
  这意味着如今叶伏天一人的财富,可敌一界了。
  “人穷志短。”叶伏天道。
  “那也是以前。”夏青鸢鄙视道,现在他一点不穷。
  “公主没有穷过,不懂。”叶伏天说道,夏青鸢无言以对,虽然她以前也算是一界公主,但放在现在的环境根本不算什么了,微不足道。
  “修行不易啊。”叶伏天说着,取出一枚道果直接扔入口中,发出清脆的声响。
  当普通果子吃了。
  夏青鸢眼角只感觉心肝在颤,道果当果子吃,果然是穷过的人。
  “公主来一颗。”叶伏天递给夏青鸢道。
  “不吃。”夏青鸢坚决不与之为伍。
  “这道果蕴藏的道意能够更快的铸就道体。”叶伏天道。
  夏青鸢没有理会,手默默的伸出,将道果放在嘴边,温柔的啃了一口,道意入体,只感觉浑身舒畅,沁人心脾!
  PS:求保底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