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076章 下手

  空间圣山所在之地,夏青鸢大多数时间都在修行。
  
  但此时的她却站在一座空间圣山之上,目光看向前方发呆。
  
  多少年来,她一直努力修行,追逐父皇的脚步,希望有一天能够接掌父皇之志,修行之道心,坚如磐石。
  
  一直以来,她都极为自律,极少会想无关修行的事情,然而如今,她却走神了,心绪略有些不宁。
  
  这样的情形对于她而言,是不该存在的,然而却真真实实的发生了。
  
  闭上眼眸,夏青鸢呼吸平稳,尽量让自己归于平静,不去生出那些杂念。
  
  此时,远处一缕风拂过,夏青鸢眼眸睁开,眉头微挑,略显有些冷淡。
  
  在夏青鸢的身后,出现了一道身影,是萧笙的身影。
  
  夏青鸢她自然很清楚的知道萧氏想要什么,尤其是她的舅舅、表哥,她虽然接触不多,但又怎么会不知道他们的想法。
  
  夏青鸢不会刻意去排斥,修行者的世界,皇权不仅仅只是权力,还有震慑一切的力量,她的父皇之所以是夏皇,因为她父皇是人皇,所谓的外戚,不可能从他手中拿走权势,萧氏也不敢有这样的念头。
  
  他们只是想和夏皇走得更紧密,走得更高。
  
  只要萧笙能够拿出足够的能力,夏青鸢并不介意,毕竟是她的表格,也是母亲家族之人,有能力的话她当然愿意扶持。
  
  她懂,萧氏也懂,因此萧笙在空界之战中也确实想要努力的表现自己的实力。
  
  只可惜,空界之战,有一人有着压倒一起的光芒。
  
  其他人,便注定只能是陪衬。
  
  “表哥有事吗?”夏青鸢转过身看向萧笙。
  
  萧笙愣了下,望向夏青鸢那双漂亮到极致的眼睛,从那双清澈的眼眸中他看不到任何的息怒,也不知道夏青鸢究竟怎么看待他。
  
  但这一声表哥,依旧让他很受用,纵然是夏皇界公主,但终究是他姑母的亲生女儿。
  
  当然,夏青鸢虽称他一声表哥,萧笙却不敢怠慢,欠身行礼,道:“公主,我有些想说。”
  
  “你说。”夏青鸢点头。
  
  “此次空界之战,固然是因叶伏天才能够取胜,公主信任封赏也是自然,然而,叶伏天虽有大功,但在空界之战的末尾同样有过,公主封赏之后,将护卫自己安危之人都调派给叶伏天,未免过于器重。”
  
  萧笙开口说道,夏青鸢目光凝视于他,道:“你认为我对叶伏天的封赏有些过了?”
  
  “是。”萧笙低头道:“此事当众我不敢提及,只是私下对公主才提,空界之战结束前,他本可以直接斩皇旗,直接夺取空界之战的胜利,但他却没有这么做,而是为一己之私,导致许多人战死,难道,这不是他的过,虽说大军震慑于他的功劳以及公主的器重不敢言明,但难免背后会有闲言。”
  
  “修道修心,虽说修行之人心境坚定豁达,但终究不可能成为真正没有缺陷的圣贤,此次空界之战已经结束,你认为离皇界、孔雀妖皇界以及我夏皇界三军实力对比如何?”夏青鸢问道。
  
  “离皇界最强,夏皇界和孔雀妖皇界,也许在伯仲之间,但具体难以揣测。”萧笙道。
  
  “若是算上叶伏天他们的战力,以及元禁临死前那一战的实力,离皇界最强,其次,是我夏皇界,孔雀妖皇界却也不必夏皇界弱多少,然而,若是将叶伏天他们除去,夏皇界,最弱。”
  
  夏青鸢缓缓开口:“因而,此次空界之战,如若没有叶伏天他们,你认为我夏皇界,胜算有多少?又会有多少人陨落?”
  
  萧笙听到夏青鸢的话,微微低头,不语。
  
  然而,他也同样有自己的执念,夏青鸢看重叶伏天,那么自然从她的角度看待问题,而他,却恰好和夏青鸢所站的角度相反。
  
  “即便说空界之战能胜,在孔雀妖皇界出局的情况下,我夏皇界和离皇界正面大战一场,又会有多少人陨落?”夏青鸢继续追问道。
  
  萧笙依旧低头没有说话,既然夏青鸢持这样的看法,那么无论他如何看,都没有意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看到的都是对自身最有利的一面,纵然是我也不例外,没有谁能够做到绝对为他人着想,那不是圣,能够将自己的立场抛开纯为他人考虑的人,是神,我能看到的也只是功过,功远大于过,自然要封赏,空界十年掌控权,只赏赐七天,很多吗?”
  
  夏青鸢凝视萧笙,道:“在严格要求他人之时,先看看自己。”
  
  萧笙看向地面的眼瞳微微收缩,这话,已经颇重了。
  
  那一声表哥所带来的愉悦,此刻也荡然无存。
  
  “你退下吧。”夏青鸢冷淡开口。
  
  萧笙微微拱手,随后告退一声离开这边,夏青鸢转过身眺望远方,她很少说这么多话,今日说这么多,而且已经将话说得如此之重,希望萧笙能够好好反省自己吧,也算是给他提个醒。
  
  若不是萧笙是她表哥,她根本不会和他说这么许多。
  
  “离爻,你这是何意?”就在此时,远处方向,有一道身影响彻虚空,顿时一道道身影破空闪烁而行,速度奇快,朝着一处方向汇聚而去。
  
  夏青鸢朝着那边看了一眼,眉头微皱,随后迈步而出,一尊青鸾出现在她脚下,划过虚空,很快便出现在了另外一片空间。
  
  远方,有一行身影出现在那,人不多,除了离爻之外,还有几位圣境的人物。
  
  “空界之战胜负已定,此地早已被我夏皇界接手执掌,无关之人不得靠近,离皇界之人,这是什么意思?”天部圣将冷声开口,震慑虚空。
  
  许多人都看向离爻,莫非他还想要撕毁约定不成。
  
  除非,是离皇想要和夏皇开战。
  
  “闲来无事,来这拜访下青鸢公主。”离爻笑着说道,夏青鸢皱着眉头,对着天部圣将传音问道:“人多吗?”
  
  对方若是来了人,必然也不止明面上的那几人。
  
  “不少圣境人物出现在附近这片区域,其中有一些人,修为很强。”天部圣将传讯道:“公主要不要先撤离?”
  
  “不必。”夏青鸢回应,既然离爻敢自己来,她不信离爻敢动她。
  
  “离爻,三大皇界约定,这片区域归空界之战胜利一方掌管,如今,归我夏皇界管辖,任何闯入之人,视为入侵。”夏青鸢冰冷开口,道:“诸位听令,离皇界等人胆敢继续往前一步,杀。”
  
  “我只是随意来看看,公主何必如此认真。”离爻不在意的笑道,目光扫向山脉之地的阵法,道:“这些日来,出土了多少大道碎片?”
  
  “与你无关。”夏青鸢继续说道。
  
  在他们说话之时,这片空间有几人破空离去,速度奇快。
  
  …………
  
  玄机山,叶伏天他们依旧在这里,一行人花费了大量的大道灵石,交易得到了几部修行功法,荒州的圣人,都各自弄了一部,当然,还有月圣。
  
  九州圣战,月圣于他有恩,自然不能忘,以后他能照顾到,便会照顾一二。
  
  此时,叶伏天蹲在一处亭台前,但他却隐隐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像是被人窥视了般。
  
  几道身影走到叶伏天身边来,本在远处的丫丫以及璃圣,都靠近叶伏天这边。
  
  不仅是他们,夏青鸢派遣而来的数位强大修行者,也都落在叶伏天身后不远处,似乎都察觉到了什么。
  
  叶伏天像是没有察觉般,依旧在那聊着,片刻之后,他站起身来,对着丫丫传音道:“对方很强?”
  
  “有好几股圣境气息,都在盯着你。”丫丫传音回应一声,叶伏天自然也感觉到了有人在盯着他。
  
  “静观其变吧。”叶伏天传音道,如今他在明,对方在暗,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虽说身边有不少修为强横的人守护着,但强大的圣境人物出手,可不是那么容易护住的。
  
  此时他内心有些冷意,离皇界的人已经战败,还真要动他不成?
  
  叶伏天当然也明白,空界之战虽然已经结束,但并不代表离爻不敢杀他,夏青鸢不敢动,他还是敢动一动的。
  
  他明白,这也是为何夏青鸢将身边的人派来守护他的原因。
  
  夏青鸢虽然为人冷漠,脸上看不到笑容,但对他确实是非常不错的,接触多了,便越能感觉到。
  
  “有没有看到离爻?”叶伏天对着丫丫传音问了一声,若是离爻在,事情会简单些。
  
  “没有。”丫丫回应一声,叶伏天神色略冷,既然想要动他,离爻在场的话,会遭到他们的人针对。
  
  不在场,自然是最有利的,看来离爻对于这看得很清楚。
  
  “主动出手的话,有几成把握拿下对方?”叶伏天又问。
  
  “现在根本不确定对方有多少人,只能够观察到盯着你的几人,是否还有人隐匿在玄机山,不得而知。”丫丫又道,不知对手,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叶伏天神色冷淡,他们在明,敌在暗,这种感觉,可是非常不好受!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