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七百零九章 前夕
时间一天天过去,摘星府,牧川和辰辕抬头看向远处摘星府顶的白衣身影,牧川低声道“这些日来他就这么一直在修行,究竟在想什么?”
  
  辰辕微微摇头,叶伏天这些天像是陷入了魔障般疯狂修行,不言不语不休不眠,他也不清楚叶伏天在想WwW..lā
  
  但显然,叶伏天不准备离开荒州,否则便已经该启程离开才是。
  
  花解语也在另一个方向看着叶伏天,她同样不知道叶伏天在想什么,但她却能够理解叶伏天的心情。
  
  她太了解叶伏天,也知道他是怎样的性情,知道三师兄在他心中的地位,那曾在东荒始终站在他身前挡住一切的身影,对于叶伏天而言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而如今三师兄去了道宫,可能是有去无回。
  
  此时,山顶之上,叶伏天眼眸紧闭,在他身体周围弥漫着一股奇特的力量,整片空间都变得无比的压抑沉重,就在此时,他的眼眸陡然间睁开来,在他身前一粒粒碎石从地面上飞起,但每一粒碎石之上却都像是融入了规则的力量在其中,无比的沉重,周围笼罩着一层规则之光,竟宛若一颗真正的星辰般。
  
  叶伏天眼眸中陡然间释放一缕锋芒,刹那间,一粒粒碎石直接飞向远方的一座山峰,速度快到极致。
  
  “砰……”一声巨响,山峰炸裂。
  
  随后,轰鸣声震颤于摘星府顶,那座山峰疯狂的炸裂,竟有半段粉碎为虚无。
  
  下方之地,许多人抬头看向摘星府顶,那里并不是谁都能上去的,此刻山峰炸裂,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谁在修行?
  
  牧川和辰辕等人看到那一幕皆都目露锋芒,两人相互对视一眼。
  
  “星辰规则力量,摘星府和我星辰学院同属一脉,皆都是修行圣人掌控的星辰之力,如今,他已经领悟了星辰规则的力量,老家伙,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辰辕开口说道。
  
  “只是,时间有些不对,可惜。”牧川叹息一声,如今他当然承认叶伏天的天赋,不是现在,当初道战他便亲眼见证了。
  
  如今,还是王侯境界的叶伏天,已经领悟贤者境强者的星辰规则,而且,似乎是非常成熟的规则力量。
  
  不知道他诛杀展逍之时,运用的是否是星辰规则的力量。
  
  “他该休息了吧?”辰辕看向叶伏天所在的方向,便见此时,叶伏天站起身来,走到上空边缘之地,目光望向这边,开口道“院长,牧府主,我该走了。”
  
  “你去哪?”辰辕盯着叶伏天,他终于有了决定吗。
  
  “卧龙山。”叶伏天开口道。
  
  “你这一去,和送死没什么区别。”辰辕看向叶伏天,哪怕是天资纵横,领悟规则力量,诛杀展逍,但是,什么都改变不了。
  
  “我会先从摘星府离开,之后猿弘前辈会来接我,以免将府主牵扯进来。”叶伏天开口道,如今的形势,他自然不会就这么独自回去,若是被盯上,还没有到卧龙山便被拿下了。
  
  “既然你是在摘星府养的伤,若是回去,难道真能神不知鬼不觉?”牧川看着叶伏天道“你要回卧龙山我不拦你,但便在这里等猿弘吧,难道两大圣地还真能只因为我收留了你便对付摘星府不成。”
  
  叶伏天看了一眼牧川,知道对方说的也有道理,只要摘星府不牵扯进来,两大圣地也不至于做那么没品的事情。
  
  数日后,黑风雕指引着猿弘来到了摘星府,将叶伏天接走,辰辕也随他一起去了。
  
  当叶伏天回到卧龙山后,荒州很快震动,所有人都知道,失踪了一段时间的叶伏天,回卧龙山了。
  
  如今,至圣道宫和知圣涯,都在拿他。
  
  叶伏天回到卧龙山的当日便直接见了诸葛清风和诸葛明月,看到他回来诸葛明月虽然脸上依旧含笑,但那笑容却不如往昔般,并不那么自在,如今,顾东流在至圣道宫,叶伏天,又跑回来了。
  
  “你这又是何必,你三师兄已经决定牺牲自己,你回来干什么?”诸葛清风看着叶伏天道。
  
  “三师兄决定牺牲自己,但知圣涯和道宫,不还是不想放过我吗?”叶伏天道“我若走了,诸葛世家、太行山,真能安然无恙?”
  
  知圣涯这次回来,到现在都没有动手,而是让道宫出面。
  
  但展逍的死,孔尧两次大战受挫,这次来势汹汹的知圣涯真的没有准备?
  
  叶伏天当然不会这么认为,知圣涯如今就像是局外人般,在看戏,以戏谑的姿态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诸葛清风当然也明白叶伏天的话,他沉默的看着叶伏天,随后道“但你回来,又能改变什么?”
  
  “最差的结局,也能平息知圣涯和道宫的怒火,不至于牵连更多人。”叶伏天看向诸葛清风道“道宫,他们的立场究竟何在?”
  
  叶伏天这些日心情很沉重,道宫当初虽去了白云城阻止他,但他依旧不希望道宫卷入更多,而如今,道宫彻底参与进来,成为压垮他们的稻草。
  
  “至圣道宫的立场和以前又能有什么变化?”诸葛清风道“但他们也并不希望荒州动乱力量削弱,帮知圣涯拿东流和你,同样也是希望能够平息知圣涯的怒火,不至于将怒火释放至诸葛世家和太行山。”
  
  “这么说,道宫终究还是有着底线的。”叶伏天淡淡的道“这件事,真没有破解之法了吗?”
  
  “知圣涯和道宫站在一起,如何破?除非整个荒州的势力皆站在你一方,但即便如此,若是知圣涯铁了心要拿人,也一样挡不住。”诸葛清风叹息一声,真正能够破解此局面的,唯有道宫自己。”
  
  说着,他也感觉有些绝望,哪怕是身为荒天榜第六的人物,依旧感到绝望。
  
  “唯有道宫能破局么。”叶伏天抬头看向虚空“有三师兄的消息吗?”
  
  “没有。”诸葛清风摇头。
  
  “若是道宫前来要人,伯父转告道宫,一个月内,只要我三师兄在道宫中安然无恙,我会在这一月内入道宫。”叶伏天说罢转身离开。
  
  诸葛清风看着叶伏天的背影,他终究还是决定,要入道宫吗?
  
  和他的三师兄顾东流一样,义无反顾。
  
  这一去,便可能是一去不回。
  
  道宫很快便有人来诸葛世家要人,诸葛清风转述了叶伏天的话,道宫之人离开,一个月时间很短,他们能等,知圣涯也能等。
  
  道宫是不想开战,至于知圣涯,孔尧他不急。
  
  既然叶伏天答应了回来,等着便好。
  
  整个荒州都得到了这消息,暗暗叹息,像顾东流和叶伏天这样的天才人物,终究还是逃不过吗?皆都要自投罗网。
  
  消息传出后,荒州反而安静了,无风无浪,仿佛所有人都在等。
  
  一个月之内叶伏天入道宫,那一天,一切的一切,都将平息下来,不会再和之前的两次大战一样,都没有结果。
  
  这一次,可能会发生大战,也可能就这么在平静中结束。
  
  …………
  
  炼金城,城主府。
  
  尤蚩的寝宫前,雪夜和洛凡一直站在那。
  
  寝宫中,尤溪怀中抱着婴儿,是她和雪夜所生,是个女儿。
  
  然而,城主府千金生下女儿,却没有庆贺、也没有大摆宴席,至于原因城主府的人都清楚。
  
  尤蚩看着自己的女儿,又看向自己的外孙女,随后抬头瞪了雪夜一眼,道“早知道当初就不该同意这门婚事。”
  
  “现在说这还有意义吗?”尤溪看着女儿轻声道。
  
  “我都将圣器借给了叶伏天,难道还不够仁至义尽,知圣涯和至圣道宫两大圣地参与,我这炼金城的主人能如何?帝氏那边还有一堆破事。”尤蚩非常不爽的道。
  
  “你跟我说有什么用。”尤溪声音依旧温和。
  
  “女大不中留。”尤蚩郁闷的道“他们喜欢站,就让他们站着,我还能心软不成。”
  
  雪夜和洛凡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般,依旧站在外面。
  
  尤蚩荒天榜第八,炼金城之主,拥有圣器,他若是要入局,虽说不一定能够改变最终的结局,但至少,是能够影响局面的。
  
  …………
  
  荒州东域,圣天城,西山龙家。
  
  一处府邸中,一位十岁的少女喊着道“我要去卧龙山找伏天哥哥。”
  
  “你去找死吗?”龙敖瞪着他女儿道。
  
  “我不管。”龙灵儿喊着道“大伯会保护我的。”
  
  “灵儿,不要胡闹。”龙夫人也开口劝道,他们不是不想帮叶伏天,但这件事,他们也无力插手。
  
  想当初,是她将叶伏天介绍入星辰学院,她一直非常欣赏叶伏天,若是叶伏天无法度过此劫,那便是天妒英才了。
  
  不仅仅是炼金城和圣天城西山,如今,荒州的许多势力,都发生着不同的事情,但许多正在发生的事情,皆都和叶伏天之事有关。
  
  能够以王侯境界而牵动整个荒州各大势力的人,整个荒州之地,怕是也找不出第二人了。
  
  叶伏天之前,是白陆离也许能有这样的影响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