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119章 大离皇朝圣下第一人

  叶伏天话音落下之时,周身剑意缭绕。
  
  他目光望向帝昊,神色平静,心中却也不爽。
  
  国师收他为弟子,忉利山弟子便心中不平么?
  
  既如此,唯有战。
  
  一道闪电划过虚空,叶伏天宛若一柄利剑般朝着虚空射去。
  
  这里不是大离国院,也没有论道台,自然无需拘束,可以于虚空放开大战,都不必压抑自己的力量。
  
  看到叶伏天的动作,帝昊微微抬头,随后同样一步迈出,横跨虚空,铛的一声巨响声传出,钟声震天,使得下空诸人耳膜震荡。
  
  叶伏天只感觉脑袋嗡鸣,一股无形的声波扫荡而来,直接入侵精神意志当中,使得他神魂震荡,极为霸道。
  
  这是音波道意,无影无形。
  
  叶伏天没有停下,继续往上,冲入云中,帝昊同样追击杀来,两人的速度皆都快到极限。
  
  帝昊身后,钟鼎剑三大命魂齐现,顿时有超强道意席卷苍穹,他虚空踏步,钟声震天,竟是将方圆之地全部覆盖其中,只见叶伏天身体周围,有一座座无形的古钟朝着叶伏天轰杀而出,钟声不绝。
  
  叶伏天的眼瞳变得极为妖异,双眸似能看穿一切,无形的古钟瞒不过他的眼,他手中出现一柄剑,苍穹之上有雷霆风暴垂落而下,融入剑中,宛若天地之劫。
  
  “斩。”叶伏天一剑斩出。
  
  “铛……”钟声震天,一座座无形道钟炸裂粉碎。
  
  “轰隆隆。”
  
  帝昊身后的神鼎疯狂扩大,化作数百米高,垂落镇压大道之意,周围天地与之共鸣,一座座宝鼎凝聚成型,竟将叶伏天所在的空间封锁笼罩。
  
  叶伏天身躯之上流动着无比璀璨的光辉,剑气呼啸,环绕于身,顿时一柄柄重剑凝聚而生,每一柄重剑都透着可怕的力量。
  
  剑魂闪耀出现于身前,他双手握住,无尽剑意流动而来,融入剑魂之中,化作一柄百米巨间,重愈千万斤。
  
  “落。”帝昊一声冷喝,宝鼎镇杀而下,宛若天威般,压迫向叶伏天的身体。
  
  叶伏天身上剑意爆发,一柄柄重剑同时破空,和那些宝鼎碰撞在一起,发出惊天动力的巨响声。
  
  帝昊踏步而出,钟鼎齐鸣,那座神鼎冲出,降临叶伏天上空之地,有无尽大道光辉垂落,杀向叶伏天,无数宝鼎虚影随之一起垂下,空间窒息。
  
  叶伏天手掌挥动,重剑悬浮于空,发出尖锐呼啸声响,他手掌拍打而出,轰在重剑之上,顿时一道道重剑虚影冲向虚空,和那轰杀而来的宝鼎碰撞,同时,叶伏天手掌推着重剑往前而行,碾碎镇杀一切阻挡在前之路。
  
  百米巨剑,携无上之威,轰在了鼎魂之上,爆发出一道绚丽至极的霞光,毁灭道威席卷苍穹。
  
  帝昊看到那持剑攻击他宝鼎命魂的身影,继续踏步往前,他身后剑意呼啸,周围天地间一柄柄迦叶之剑凝聚而生,吞吐出杀戮一切的光辉,剑铮铮而鸣,指向叶伏天。
  
  叶伏天一步踏出,虚空为之剧烈一颤,身上气势滔天,他手掌朝着巨剑拍打而出,体内力量瞬间爆发,一声巨响,鼎魂都被震退出去。、
  
  “去。”
  
  这时,帝昊口中吐出一字,迦叶剑破空,螺旋往前,撕碎虚空,快到极限,一瞬降临。
  
  几乎在同一瞬间,叶伏天虚空踏步,剑出,轰向前方,刹那间,重剑之前,出现一片可怕的剑幕,迦叶剑轰杀而至,却没有能够将之穿透。
  
  璀璨如星辰光辉的剑幕疯狂流动着,将叶伏天护在其中,帝昊神色冷漠,他再度往前踏步而出,手指再度一指,凝聚更多迦叶剑杀伐往前,同时虚空中的宝鼎又一次镇杀而下。
  
  叶伏天没有理会垂落而下的宝鼎,他再次朝着前方踏了一步,竟将迦叶剑一起裹挟着往前,横穿虚空,剑势更加可怕。
  
  叶伏天身躯之上,无穷剑道光辉流入巨剑之上,终于,他双掌猛烈派出,一声巨响,巨剑将迦叶剑碾碎,一路往前,镇杀向帝昊的身体。
  
  帝昊身体冲天而起,瞬间避开,叶伏天也没有在意,他一步踏出,双手握剑,身体倒卷而回,携无穷之力,一剑劈出。
  
  这一瞬间,他似将体内无比强横的力量,全部融入这一记重剑劈杀之中。
  
  巨大的金色鼎魂轰来,重剑劈下。
  
  “铛……”一道可怕巨响声传出,鼎魂猛烈震荡着,虚空中的帝昊闷哼一声,他手掌伸出,顿时宝鼎飞回虚空。
  
  叶伏天一步迈出,身体飞旋,重剑再度劈下。
  
  “铛!”
  
  又是一声巨响,鼎魂被生生的镇下,鼎声响彻天地,不断震荡着。
  
  帝昊脸色略有些苍白,那是他的命魂。
  
  而且此刻,叶伏天身上的剑势还在变强。
  
  他身体周围,剑意环绕,迦叶剑缠绕身躯旋转,随后一瞬往下,贯穿虚空,杀向叶伏天。
  
  叶伏天虚空迈步,又是一剑劈下,帝昊不来,他便砸命魂。
  
  帝昊身躯降临,无尽杀伐之剑欲贯穿虚空,诛灭叶伏天身体,但叶伏天重剑劈下之时,空间都是禁锢住了般,这一剑没有锋利之意,只有无穷无尽的厚重力量。
  
  “砰。”
  
  一声巨响,强如帝昊,身体被震飞出去。
  
  叶伏天身体周围刮起了一阵风暴之剑,朝着震飞出去的帝昊席卷而出,帝昊脸色难看,手握剑魂往前一指,粉碎一切。
  
  而见此时,叶伏天横跨虚空而来,重剑从苍穹斩下。
  
  帝昊一瞬消失,身体化作一道璀璨的光,但叶伏天随他一起消失,已牢牢将他锁定住,那劈出的一剑随叶伏天一起穿梭虚空,劈向了帝昊,就如同三日前斩向七罪的那一剑一样,无视空间移动。
  
  剑出,帝昊身体从苍穹被劈向下空,身体直线往下坠落而去。
  
  叶伏天没有停手,他一步迈出往下而行,不过手中的重剑陡然间变幻,化作了一柄弥漫着空间道意的剑,随叶伏天穿梭虚空往下而行,追向帝昊便是一剑斩出,撕裂空间。
  
  下空,无数人抬头望向虚空之上,他们只看到在那里,一瞬间绽放了无数道剑光,于不同的地方斩出。
  
  剑气纵横上空之地,仿佛只有剑。
  
  一道剑光闪过,斩杀而下,虚空都似被一分为二,像被从苍穹往下斩断了般。
  
  下一刻,一道光飞退而下,伴随着一声巨响,两道身影同时降落在地,剑气纵横。
  
  诸人目光看向那里,剑意环绕那片虚空,铮铮而鸣,当剑气散去,便见两道身影引入眼帘。
  
  帝昊和叶伏天两人,清晰的出现在诸人的目光中。
  
  这一瞬间,虚空一片死寂,没有一丝的声音,唯有风和剑意呼啸的余音还在。
  
  许多人心脏跳动不停,忉利山诸强者脸色苍白,死死的盯着那一幕。
  
  这怎么可能?
  
  在那里,叶伏天剑尖所指,是帝昊的咽喉。
  
  甚至,帝昊衣衫凌乱,被剑气撕碎。
  
  “剑七。”
  
  诸人神色极其震撼,他竟然,以剑击败了帝昊。
  
  三天前,剑七击败剑山剑芜,一时间名动离皇城,然而帝昊击败的是东辰,被誉为大离圣下最强之人。
  
  然而,大离国师选中剑七为弟子。
  
  于是,帝昊来到了这里。
  
  然而,没有人想到,击败东辰的帝昊,被誉为大离圣下巅峰之人,却败在剑七的剑下。
  
  这太梦幻了。
  
  “好强。”离爻以及律川等人神色也颇为震动,那日剑七击败剑芜之后,被誉为圣下第一剑,之后便没有再出手。
  
  谁能想到,他比帝昊还要强。
  
  至于离莜,早已惊呆,美眸凝视剑七的身影,一阵无言。
  
  那位从下界天而来的剑修,纵然在上界,依旧无双。
  
  大离皇朝圣境之下,无人能胜过他手中之剑。
  
  “有问题?”叶伏天目光望向帝昊,淡漠开口。
  
  国师收他为弟子,帝昊前来拦路挑衅,何意?
  
  认为他不配么?
  
  那么,现在呢!
  
  有问题?
  
  帝昊无言,战败之人,没有资格说话。
  
  他击败了大离国院最强弟子东辰,甚至那日叶伏天一剑败七罪,他都没有太过在意,他的目标,只有东辰。
  
  但谁能想到,击败东辰之后,被所有人认为圣下无敌的他,却败在剑七手中。
  
  这位之前不属于任何势力,却被国师选中的剑修。
  
  国师的眼光,真有如此毒辣吗?
  
  “大离皇朝圣境之下第一人?先问我手中之剑。”叶伏天开口说道,随后收剑,放开了帝昊,脚步往回走去,对着律川他们道:“走吧。”
  
  律川点头,随叶伏天一起,从帝昊身旁走过。
  
  帝昊依旧站在那,忉利山的人也都站在那,无言。
  
  无数人看着叶伏天他们离去的背影,心中的震撼依旧没有平息。
  
  大离皇朝圣下第一人,没想到这么快便又要再度易主了。
  
  剑七,携大离国师亲传弟子、大离皇朝圣境之下第一人之势,将名动天下。
  
  他的未来,已经可以想象了。
  
  谁,还敢质疑国师收徒?
  
  许多人感慨,莫非,国师之前便知道,剑七能胜帝昊吗?
  
  ps:好几天没被骂有点不习惯,这章水不水?觉得不水的话投个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