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305章 九奴的愤怒
    赤河,岩浆般的火焰翻滚咆哮,掀起巨浪。
  
      火红色的巨浪飞溅向界王宫以及赤河河岸,但诸人却像是看不到般,目光死死的盯着赤河中央上空那砸落而下的星辰长棍。
  
      那一棍,像是也砸在了诸人的心头。
  
      叶伏天,他竟然真的动手了。
  
      生死之战,唯有一人,能够踏入界王宫。
  
      叶伏天,战胜了刑开。
  
      并且,诛杀。
  
      “够狠。”赤殇看到这一幕暗道一声,虽说是生死之战,但如若叶伏天最后愿意放弃杀刑开,其他人总不可能替他杀刑开。
  
      而且,九奴直接出言威胁,但叶伏天还是果断下手了,将刑开斩于赤河之上。
  
      “他在答应入界王宫后,便向古皇城送去战书,那时,他已经想好了吧?”许多人心中暗道,入界王宫,再让界王宫来见证这一战,这样可以确保即便他斩杀刑开,九奴也动不了他。
  
      所以那时,他就有了决断。
  
      他和刑开在赤龙城中交手之后,相信自己能够斩刑开,而且,他也的确做到了。
  
      界王宫边缘之地,一行人站在那,目睹着那一棍的砸下,心中皆都有着剧烈的波澜,极不平静。
  
      尹天娇内心狠狠的抽搐了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见,那位在夸皇遗迹和她竞争的青年,斩了号称同代无双的刑开。
  
      舒紫则是露出一抹恐惧以及不敢置信的神情,怎么会这样?
  
      她不敢相信她所看到的一切,那位在界王宫中依旧横压一代,曾经多次击败她的绝代人物,就这么,被一位证道之圣杀死了吗?
  
      “比起在赤龙界之时,他更强了,而且,强大了不止一点。”裴旻心中暗道,他倒是没有太过复杂的神情,只是感觉有些可惜。
  
      毕竟刑开是和他齐名的人物,就这么被杀死,想必很不甘心啊。
  
      在开战之前,虽然他说感觉叶伏天会战胜,但事实上,他也不知道叶伏天要如何战胜真我之圣的刑开。
  
      然而在这一战之中,他看到叶伏天将桃花宴所得到的能力直接运用于战斗之中,并且完美的融入到自身修行的功法之中,而且,他还领悟了新的攻伐之道,崩灭之道。
  
      刑开在最后时刻燃烧自己的命魂、血液,催动刑天战体,但叶伏天却与诸天星辰一体,化身星辰战体,他体内蕴藏的力量,恐怕也并不比刑开弱吧?
  
      那最后砸出的棍法,每一棍都似满天星辰砸落而下,他在向,如若和叶伏天战斗的人是他。
  
      他的剑,要如何才能挡得住如此狂暴的棍法攻击?
  
      他的剑势,一往无前,一剑强过一剑。
  
      然而叶伏天的棍法也一样,一棍强过一棍,而且每一棍都似蕴藏了之前棍法之势,直至天崩地裂,使得刑开的刑天战体都承受不住。
  
      余生之后,界王宫,又将入一位怪物了。
  
      界王宫,不愧是赤龙界域最强妖孽人物的聚集地。
  
      不过也正因为此,才更令人期待。
  
      此时,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刑天战体崩灭粉碎,那本身就是刑开身体所化,并非是道意所铸就的身躯,而是真实的血肉之躯,赋予了刑开无与伦比的力量。
  
      但这一刻,却化作了刑开的灾难。
  
      星辰长棍从头顶砸落而下,宛若诸天星辰轰下,刑天战体根本承受不住,寸寸崩灭粉碎,当长棍划过苍穹之时,刑开的身体直接消失在了赤河上空。
  
      赤河战场之上,唯有叶伏天那通体璀璨的身躯,沐浴无尽星辰之光,和大道一体的星辰战体。
  
      浩瀚无尽的空间,此刻除了赤河的咆哮,竟是出奇的安静。
  
      分明是极短暂的时间,但诸人却感觉像是过了很久般,咆哮着的赤河渐渐安静下来,不再翻滚,但却依旧汹涌的流动着,炽热的气流依旧弥漫于天地间,但人群却感觉不到。
  
      他们的内心,依旧还没有从刑开的死缓过来。
  
      一位名震天下的绝代人物,就这样,被另一位横空出世的妖孽存在当场格杀于界王宫外。
  
      叶伏天,踩着刑开的头颅向赤龙界宣告,谁才是这一代最强妖孽。
  
      以证道之圣斩刑开,应该,很难有人能够超越了吧?
  
      就在这时,赤河上空的气流在翻滚,像是有一股炽盛威压降临而下,笼罩整个赤河。
  
      叶伏天清晰的感受到这股大道威压有多强横,像是无可撼动的天威般,直接笼罩着他的身体。
  
      然而叶伏天神色却极为平静,他自然知道是谁。
  
      但这里是赤河,界王宫外,赤龙城中。
  
      赤河岸,诸人不由自主的让出一条道路来,在那里,一道身影矗立在那,正是九奴。
  
      他抬头看向赤河方向,道威笼罩天地,那双眼瞳之中,有着冰冷的杀念。
  
      他一直护卫着成长的刑开,已经踏入真我之圣,距离目标已经不是那么遥不可及的少主,却被叶伏天于赤河一战诛杀。
  
      他是看着刑开长大的,他虽说是仆从,负责守护,但同样也像是刑开的长辈。
  
      那是一极为倔强且骄傲的人,体内流淌着战皇的血脉,他永远都想要争夺最强,或许正因为此,他才不甘心在桃花宴败于叶伏天手中。
  
      这一战,他没有给刑开种下战神印,上一次留在刑开体内的战神印被催法,对于他而言继续种下战神印,同样也是很大的消耗,甚至能够直接影响到他,否则又怎么可能借刑开之身战斗。
  
      而且,这场战斗既然是生死决战,在界王宫的见证下,他以为战神印也没有意义,利用外力而强化战力的手段,叶伏天也拥有。
  
      他以为,这场生死约战,刑开凭借他的底牌,是一定能够胜的。
  
      但如今看来,如若他种下战神印,至少可以给刑开争取一点时间,动摇叶伏天的杀念。
  
      而不是像此刻这样,被直接诛杀。
  
      “九奴。”这时,界王宫中一道声音横跨无尽空间降临而至,清晰的响彻于虚空之上,一股同样可怕的威压降临而至。
  
      这一刻,赤河岸的诸人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两股威压之强大。
  
      他们看向界王宫方向,这气息,恐怕是那位存在。
  
      叶伏天挑选赤河为决战低点,让界王宫见证,这是真的狠,对自己狠,对刑开也狠。
  
      谁输谁死。
  
      而且,没有谁能够干涉得了,九奴也一样不行。
  
      虽然对于九奴而言刑开的意义非比寻常,但即便如此,九奴也并未完全没有羁绊,他不可能真的舍弃一切,在这里对叶伏天下手。
  
      “前辈,战书是古皇城接下,应战,既然如此,便注定会有一方身陨,虽然感到遗憾,但这也是刑开自己的选择。”一道声音传出,诸人只见赤河岸赤殇望向九奴开口说道。
  
      他语气显得很客气,虽说他身为皇子,但九奴也算是人皇之下巅峰级的人物了,算是长者,面子还是要给的。
  
      九奴看了赤殇一眼,他也知道,他不可能在此动手杀叶伏天。
  
      刑开已死,一切都已经没有意义了。
  
      他没有说什么,甚至没有再去威胁叶伏天,而是缓缓转身,身形一闪,直接破空而行。
  
      “走。”一道声音传出,古皇城的顿时纷纷跟随着他一起撤离这边。
  
      在刑开陨落之前,九奴威慑叶伏天想要他放人,但死后,便没有意义了。
  
      诸人看着九奴离去的身影,心想,这位古皇城城主,他会做什么?
  
      刑开的死,他绝不会善罢甘休吧。
  
      叶伏天同样看着九奴离去的身影,眉头紧皱着。
  
      九奴,人皇之下巅峰的存在,他的威胁,究竟有多强?
  
      虽然明白,但他还是选择了杀刑开。
  
      刑开的杀念,九奴的杀念,一切已不可避免。
  
      那么,自然要早些了断,斩除威胁。
  
      九奴离去之后,一行人横跨虚空而行,追上了九奴,是盖煌带着刑仇等古皇城的人到来。
  
      此时的盖煌同样神色阴沉,他来到九奴身后,没有说一句话。
  
      刑开的死,他也有责任。
  
      当初刑仇参与千叶城之战,以及刑开在赤龙城对叶伏天出手,都有他在,可以说,是他默许的。
  
      为此,他感到愧疚。
  
      刑仇更是一言不发,脸上的神情像是有些麻木。
  
      他的兄长,被斩杀。
  
      “盖煌,你带刑仇和其他人回古皇城。”九奴开口说道。
  
      盖煌一愣,看着九奴,低声道:“九先生。”
  
      “照顾好刑仇。”九奴开口说了声,随后踏步而行,竟直接和盖煌拉开了距离,朝着远处遁去。
  
      “是,九先生。”盖煌轻声应道,看着那踏步而行的身影,盖煌自然知道九先生要去何处。
  
      九奴虽然被誉为赤龙城外第一人,但在刑开和刑仇面前,一直以奴仆身份自居,称其为少主。
  
      主辱臣死,更何况,如今少主被人所杀。
  
      盖煌很了解九先生,虽然在赤龙界拥有极高的声望,被世人所尊崇,誉为第一城主,但九奴对于那一切的虚名都毫不在意,他也不会在意世人如何对他的看法。
  
      颜面于他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九先生所在乎的,只有刑开和刑仇而已。
  
      而如今,兄弟两人中更有潜力的刑开,被杀。
  
      九先生的怒火,可想而知。
  
      他不会在意世人如何评价他,他只会,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