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319章 条件

  “不够。”
  
  回应叶伏天的是一道冰冷的声音。
  
  离皇看着他,吐出两个字,不够。
  
  纵然叶伏天决定放弃这笔恩怨,只要求带国师安然无恙的离开,便不再追究过往一切。
  
  他只求这一点。
  
  只要离皇同意,他便从大离撤离。
  
  然而,离皇依旧果断拒绝。
  
  叶伏天听到离皇的回应脸色变得极冷,身上一缕缕冷意释放,双拳紧紧的握着。
  
  今日之局,围大离皇宫,是他们占据绝对优势。
  
  本应该是他们提条件,威逼离皇。
  
  然而,事实却是他一步步退让,离皇依旧觉得不够,不肯让一步,不放国师。
  
  虚空中的孔雀皇安静的看着这一幕,他对着孔萱传讯道:“双方博弈谈条件,谁更在乎,谁就注定要输,离皇终究是人皇,他有敢舍弃一切的魄力,但叶伏天,他舍弃不了,他为国师而来,目的明确,比离皇更在乎,所以这场博弈,他注定是输家。”
  
  孔萱若有若思,父皇传讯于她,也是在提醒她吧。
  
  将来,她也许也会经历这样的博弈。
  
  即便是大离皇朝的人,都以为离皇可能会答应叶伏天的要求,放人,叶伏天撤离。
  
  但他们没想到,离皇还是没有同意。
  
  离皇相比叶伏天的优势是,叶伏天不敢拿所有人的命来赌,离皇他敢。
  
  他是大离皇朝之主,他可以做出任何决定,无人能有异议。
  
  他不需要考虑其他,只需要考虑自己。
  
  又是死一般的寂静,叶伏天虽然愤怒,却又无可奈何,他很想痛快大战一场,让大军扫荡大离皇朝。
  
  但正如诸人所想的那样,他有更多的顾忌,他更在乎。
  
  “离皇陛下之意,是一定要选择开战?”叶伏天眼眸盯着离皇开口道。
  
  “都已经从夏皇界一路扫荡而来,打到我面前,如今你问我是否要选择开战吗?”离皇讽刺一笑,道:“叶伏天,我再给你两个选择,撤军,我释放国师,但他依旧不许离开离皇城,第二选择,如今国师被镇压于一座宝塔之下,你若愿为国师承受宝塔三道镇压还能活着,并且愿意撤军,我放国师和你离开。”
  
  “涅级法器,不可答应。”夏皇开口说道,他望向离皇道:“大离国师曾为大离皇朝效命,你却以他的性命威胁我们,离皇,你不觉得有愧人皇之名吗?”
  
  “我大离国师因他而背叛,他既不肯为国师而死,如今,我只要求他为国师承受镇压之力而已。”离皇冷淡回应:“国师为你,日日承受这等痛处,叶伏天,你呢?”
  
  他声音和之前一样,似蕴藏某种魔力,影响叶伏天的意志。
  
  许多人心如明镜,之前,离皇便表露过想要叶伏天死之意。
  
  如今,他没有直接提出要叶伏天替国师死,但这要求,似乎也差不多。
  
  想要借此镇杀叶伏天,以绝后患。
  
  否则,纵然叶伏天答应不再计较这笔恩怨,离皇怕是依旧不会放心。
  
  唯有死人,才值得放下戒备。
  
  “离皇来控制法器,和之前要我去死有何区别?”叶伏天道。
  
  “其他人控制。”离皇道,叶伏天,似乎有些意动了。
  
  “无论我使用什么手段都行?”叶伏天道。
  
  “是。”离皇应道。
  
  手段?
  
  纵然叶伏天有通天手段,身为真我之圣,若敢点头,结局只有一个,死。
  
  哪怕他能借外力发挥出远超境界的实力,也一样。
  
  “叶伏天。”夏皇喊了一声,他看向叶伏天。
  
  叶伏天回过头望向夏皇,只见夏皇道:“你不需要答应他任何条件。”
  
  显然,他不希望也叶伏天去以这样的方式救国师。
  
  离皇既然提出,就有绝对的把握要叶伏天的命。
  
  只要叶伏天点头,等待他的,可能是死路。
  
  “若是离皇陛下违背自己的承诺呢?”叶伏天又道。
  
  “孔雀皇在此,便一起做个见证吧。”离皇抬头看向孔雀皇道。
  
  “好。”虚空中的孔雀皇点头。
  
  “父皇。”孔萱看着他,孔雀皇答应得如此果断,但对于叶伏天而言,却可能是致命的。
  
  然而,孔雀皇却显得极为平静,路是叶伏天自己选的,这场战争由他发起,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在做。
  
  最终的决断权,自然也在叶伏天手里。
  
  “好。”
  
  叶伏天口中吐出一字,这一个字,使得诸人心脏也为之颤动了下。
  
  夏青鸢目光盯着他,这样的条件,他竟然点头同意了么?
  
  “叶伏天。”夏皇对着叶伏天传音道。
  
  “既然离皇以老师相逼,唯有如此了,若我承受不住,陛下再强行干涉吧。”叶伏天对着夏皇传讯道,既然离皇这么想要他死,他便陪离皇玩这场游戏。
  
  当然,他不会真的想死,拿自己的命去换,因此他才嘱咐夏皇。
  
  他点头同意了,夏皇可没有同意。
  
  既然离皇可以强行干涉,夏皇自然也一样。
  
  天忉王和摄政王眼中都闪过冰冷的杀念,这样都敢答应吗?
  
  既然如此,唯有杀了。
  
  他们倒要看看,叶伏天如何抵挡得了宝塔的镇杀。
  
  “既然如此,去国师那里看看吧。”离皇此刻倒是反而显得很平静,没有表露出任何情绪出来,他转过身,便朝着大离皇朝的皇宫中心方向走去,浩浩荡荡的大离强者皆都跟随他左右。
  
  夏皇挥了挥手,顿时浩浩荡荡的军团同时往前而行,朝着一处方向而去。
  
  片刻后,他们来到了一座牢狱前,看到了大离国师的身影。
  
  这座牢狱并非是普通的牢狱,而是在一片独立的空间,在大离国师的上空之地,有着一座巨大的宝塔,洒落下璀璨的光辉,化作一座独立的牢狱,将大离国师的身体封在其中,就像是一座空间囚牢般。
  
  一缕缕可怕的大道之意弥漫而出,大离国师身体周围,像是有着一片结界般。
  
  此时的他,坐在地上,头发凌乱,眼神浑浊,有着许多白发。
  
  似英雄迟暮,哪里还有之前的盖世气概。
  
  看到国师的模样,叶伏天感觉内心有些酸楚,这还是那叱咤风云的大离皇朝人皇座下第一人吗?
  
  “老师。”叶伏天看到这一幕心中酸楚。
  
  他还记得自己初来大离皇朝之时,从下界而来,入离王宫中,遇到国师弟子律川。
  
  纵然只是国师的小弟子,律川地位依旧超然,被四王之一统治下界的离王奉为上宾。
  
  入大离上界天之后,他更是清晰的感受到了大离国师在大离皇朝是何等尊崇的地位。
  
  站在大离之巅的人物。
  
  但却因为不舍杀他,落得如今这般田地。
  
  可想而知叶伏天心中的感受。
  
  “走。”国师浑浊的目光望向叶伏天,口中吐出一个字,不过即便是发出声音都显得那般无力,精气神不足。
  
  走?
  
  看到国师的模样,叶伏天如何能走。
  
  他身形往前而行,在他身后,夏皇威压笼罩整座大离皇宫,仿佛只要大离之人敢动叶伏天,他便会直接出手。
  
  “老师,我带你一起走。”叶伏天开口说道。
  
  国师已废修为,落得这般田地,他如何能将老师留在这里。
  
  看老师如今的模样,生命气息都在干涸。
  
  如此下去,他可能真的会死。
  
  对于修行之人而言,修为被废,便是最大的噩梦。
  
  夏皇界的人似乎有些理解,为何叶伏天如此不惜一切代价,想要带大离国师离开了。
  
  曾经的大离国师变得如此,即便是当初在赤龙界见过他的夏皇界顶尖人物,依旧感觉到一阵心酸。
  
  那时的国师何等盖世风华,大祭司都无法抵抗,被稳稳的压制,他一人,甚至可战数大涅。
  
  如今呢?英雄迟暮,似濒临死亡。
  
  “伏天,不值得。”大离国师看着他开口道。
  
  叶伏天救他,不值。
  
  “大离皇朝一人之下,却因为我变得如此,难道值得吗?”叶伏天低声说道,内心痛苦,一步步走上前,体内恐怖气息释放而出,道火焚天,苍穹之上风云变幻。
  
  顷刻间,叶伏天的身体像是要被火焰吞噬掉来,但他的目光依旧落在国师身上,一步步往前,走向宝塔镇压的区域。
  
  “轰。”一尊恐怖的火焰战神虚影凝聚而生,苍穹之上的道火似出现一张虚幻的面孔,宛若夸皇临世,被召唤而来。
  
  轰鸣之声传出,叶伏天身躯变得庞大,铸就重楼法体,越来越大,那庞大的躯体释放璀璨的太阳光泽,不可一世。
  
  大离皇朝的人震撼的看着这一幕,他还真能发挥出如此力量。
  
  此时叶伏天的气息,已是涅,那股道火之强盛,怕是真的能够焚杀涅级的存在吗?
  
  “咚。”一步踏出,叶伏天步入宝塔下方,顿时,一道道宝塔之光垂落而下,强横的镇杀之力顺着他的身躯往下,像是要将他身躯震碎。
  
  “动手吧。”叶伏天抬头,望向离皇那边。
  
  离皇神色冷漠,他望向天忉王,由天忉王控制法器镇杀叶伏天,最有把握。
  
  纵然叶伏天此刻力量堪比涅,依旧逃不脱被镇杀的命运。
  
  今日,他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