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297章 杀意

  刑开那双眼瞳变得深邃可怕,还有着一丝意外。
  
  眼前之人并非是什么高境界的顶尖人物,相反,只是一位证道之圣而已。
  
  然而,因为这样一人,竟然引动了他留在刑开体内的印记么。
  
  先是刑仇险些被杀,引出印记,之后又是刑开。
  
  兄弟二人,连续战败,而且击败刑仇的人,也在这战场,想必是刑开想要为刑仇复仇,却没有想到,又是一败。
  
  他看着兄弟二人长大,对两人的实力也是非常清楚的。
  
  然而,却连续败于面前的两人。
  
  上次之后,他便听说千叶城的年轻城主叶伏天,开启了夸皇遗迹,之后便将西境九大部族收服,使九大部族再次重归一人统治。
  
  九奴明白,这次,刑开和刑仇,真正遇到他们的对手了。
  
  不过他并没有感到意外,活到了他这年龄,且曾经经历见证过人皇级的大战,自然知道大道三千界有太多的风流人物,随着修行的变强,即便刑开天资绝顶,但终究会遇到一些绝代风流人物。
  
  而且,不久前举办的应该便是赤龙界的桃花宴吧。
  
  桃花宴将赤龙界最顶尖的人物都召集而来,那么刑开遇到自己的对手,也是自然的事。
  
  只是看来,刑开似乎心有不甘,想要抹除对手的威胁。
  
  他相信,千叶城的人上次不敢动刑仇,这次也一样不会先动手,而且还有盖煌在,因而必然是刑开选择下手,遭到反噬。
  
  一股炽盛无比的威压笼罩着叶伏天,九奴的意志何等的强大,站在涅巅峰的存在,赤龙城外第一城主,他的意志爆发,叶伏天只感觉承受着无与伦比的威压,时空之戟根本无法前行丝毫。
  
  一道道目光朝着叶伏天这边望来,感受到刑开身上的气息,他们自然知道九奴意志降临,那里,已经不再是刑开了。
  
  刑开和叶伏天、余生两人之间的战斗,胜负已分,刑开彻底战败。
  
  甚至,被直接威胁到性命,引动九奴在他体内留下的印记,九奴修行的特殊手段,战神印记。
  
  据说上一次,余生要杀刑仇之时,也出现了。
  
  诸人也想象得到,既然刑仇身上有,刑开自然也一样。
  
  只是,这一战刑开惨败,竟引发战神印记。
  
  这样的结果,刑开他心境受得了吗?
  
  之前的战斗中刑开战败,想必道心已经受挫,遭到不小的打击。
  
  如今还需要依靠九奴才能活命,想必对于骄傲的刑开而言,必是一种极大的羞辱。
  
  尤其是他本就想着杀叶伏天以证道心,但如此一来,只怕会更惨,难过道心这一关。
  
  叶伏天身上承受的威压越来越强,整个人像是要被那股强横的意志压垮来。
  
  “前辈。”这时,一道声音传出,刑开目光转过,望向说话之人,赫然是本已经离开后又来到这边的东皇宫段无极。
  
  他看向刑开笑着道:“前辈应该是古皇城城主吧,这场切磋战斗似乎是由刑开挑起,输了前辈便出现以势压人,这样,有些不太好吧?”
  
  九奴号称诸城主第一,赤龙界人皇之外,能够和他抗衡的人只有界王榜上巅峰的那几位存在,而且,几乎都是赤龙城之人。
  
  甚至,有的还是皇宫中的老怪物。
  
  因而,在赤龙城之外,九奴几乎是纵横无敌,难有人能够与之匹敌抗衡。
  
  但终究还是有人不在乎的,界王宫中修行的人有几位,在东皇宫修行的段无极,当然也算是,他可是赤龙界本土的人皇之后。
  
  九奴再强,也强不过人皇,而且不是外来强龙,是赤龙界的人皇。
  
  九奴朝着东皇宫的段无极望去,道:“我古皇城和千叶城间的恩怨,和东皇宫无关。”
  
  “是和东皇宫无关,只是,这里是赤龙城,刑开不服桃花宴之败要找叶伏天切磋便也罢了,因为刑开之败,身为古皇城城主,莫非前辈要在千叶城杀人不成?”段无极笑道:“这样,皇宫那边,不好交代吧?”
  
  九奴皱了皱眉。
  
  “前辈,这场战斗,的确是刑开提起,纵然前辈以势压人皇宫不追究,但千叶城城主好歹也是来自夏皇界,这样的话夏皇出手,皇宫也不好过问吧。”又有一道声音传出,说话之人赫然乃是和刑开同在界王宫中修行的裴。
  
  他虽和刑开余生等人都在界王宫修行,但也不曾交手过,没太多交情,但也没什么恩怨。
  
  因此对于他而言,倒也谈不上什么立场。
  
  只是,是非对错还是分得清的。
  
  叶伏天和余生桃花宴无双,压制刑开,刑开以切磋之名想要杀叶伏天证自己之道,这也是个人恩怨。
  
  但既然出手了,便要接受后果。
  
  败了老一辈的人物便又出手,这实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如若刑开内心也同意这么做,那么,他只会看不起这位在界王宫修行的顶尖妖孽,即便以后刑开对他不爽,他自然也无所谓。
  
  夏青鸢虚空踏步,她眼神冰冷,这是九奴第二次出现了。
  
  这位赤龙城外的第一人,无人能够威胁得了他。
  
  也许,正因为有九奴的存在,刑开和刑仇才如此的肆无忌惮吧。
  
  无论是什么样的妖孽人物,无论多么骄傲,真没有了倚仗,早不知死了多少回。
  
  九奴的眼神又扫向裴,没想到这场战败,让刑开如此不得人心了么。
  
  这一切,想必会对他有很大的刺激吧。
  
  他眼眸缓缓转过,望向叶伏天和余生,他有些理解刑开的做法了,这千叶城的两人,怕是会成为刑开的心魔,因而想要抹灭掉,如若留着他们的存在,怕是在证道路上,刑开会一直在阴影之下。
  
  与其如此,不如直接将这威胁斩断,即便刑开可能会一时难以接受这样的结局,但想必也终究会克服走出。
  
  当断则断,断不了的话,便是刑开自己的原因了。
  
  想到这,九奴的眼瞳之中闪过一抹杀念,杀念融入意志当中,压迫着叶伏天。
  
  这让叶伏天清晰的感受到了。
  
  “回。”
  
  这杀念在转瞬间便消失不见,除叶伏天之外其他人甚至感知不到。
  
  而且,九奴像是听从了段无极和裴的话,准备撤离回去,没有打算动叶伏天。
  
  但从刚才的那一瞬间叶伏天知道,九奴根本就没有罢手的意思。
  
  想必,只是不愿意在赤龙城动手,以免惹到赤龙皇,使得皇宫那边不高兴。
  
  出了赤龙城,谁能挡住他这古皇城城主?
  
  “切磋还未结束,回哪里?”
  
  一道低沉的声音传出,周围诸人听到这声音都是一愣,目光转过望向说话之人,赫然乃是叶伏天。
  
  只见此时的叶伏天身上,参同契之光爆发到极致,在他体内,正涌现一股恐怖气息,一瞬间笼罩他的身体。
  
  回哪里!
  
  九奴准备离开,但叶伏天,却不想就此结束。
  
  想杀便杀,杀不了便走?
  
  而且,离开赤龙城之后,再对付他?
  
  “这家伙……”许多人看向叶伏天,他想要做什么?
  
  莫非,真打算在这里将刑开了结了,若是如此,九奴怎么可能会放过他。
  
  赤龙界的人可都知道,刑开兄弟二人,便是九奴的使命,他根本不会允许任何人动刑开,更何况是杀。
  
  参同契爆发的光柱之内,神圣的火焰在燃烧着,苍穹为之变色,叶伏天眼瞳瞬间化作火焰之瞳,像是有着一缕无比可怕的意志从他眼瞳之中射出。
  
  而体内,更是爆发不属于他的力量。
  
  “他还能借夸皇之力?”许多人心脏跳动,昔日那一战,叶伏天应该是付出了极大代价的。
  
  许多人都认为,这样的战斗,必然是不可持续,叶伏天承受不起这种级别的战斗,对他自己的反噬定然极大,可能会要他的命。
  
  上一次,就很多人猜测他甚至可能遭到反噬身亡,只是后来,他再一次出现在了诸人的视野中。
  
  不过,他似乎才好没有多久吧,竟然,又准备释放一回?
  
  叶伏天身躯轰鸣,体内道火炽盛无边,命宫之中那灵珠释放力量之时,一瞬间苍穹都被染红来,这片天地化作火的世界。
  
  不过叶伏天还在极力控制着,那样的后果他的确难以承受,因此尽可能克制自己的力量。
  
  虽然九奴到了,但终究只是留下了一道战神印记,并非是九奴本尊。
  
  这战神印记,能发挥出九奴几分的实力?
  
  时空之戟笔直的朝前刺杀而出,吞吐出骇人的火焰之光!
  
  ps:昨天晚上8点躺在那就睡着了,醒来已是半夜,汗,,今天回家,估计一直在路上,第二更有点悬,晚上会微信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