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409章 阵图
天谕神朝皇主身上皇袍猎猎,他眼瞳之中射出可怕神光,凝视下方神秘身影,问道:“阁下是哪位前辈人物?”
  
  他称对方一声前辈,是因对方认识他的父亲老皇主。
  
  “我是谁?”
  
  神秘人喃喃低语,似乎自己都有些迷茫,他目光望向那翻滚的妖云,自语道:“独孤已死。”
  
  “独孤已死?”诸强者目光盯着他,那些顶尖人物脑海中似乎在搜索哪一位人物姓氏为独孤。
  
  很快,他们瞳孔微微收缩,似乎想起了一人。
  
  那还是神州归一之前的时代,天谕界人族和妖族大战时期的人物。
  
  历史上最近的一次两族大战,便有一位巅峰级的剑客姓氏为独孤。
  
  “寒州剑皇,一剑光寒天下惊,据说那一战中,一人埋葬诸妖皇。”紫霄天宫的宫主喃喃低语,寒州剑皇也是一位传奇人物,据古籍中的一些记载,当年他妻子被妖族强者所杀,后独自修剑,拜天下名师修行剑道,最终剑成,斩妖族强者无数。
  
  最终一战,便是那次超级大战,传闻他一人一剑独行,杀入妖界腹地,斩妖族强者无数,将无数妖族强者之魂镇于剑下。
  
  这样看来,这几个后辈闯入的一个地方,便是他剑斩诸妖之地了。
  
  寒州剑皇,当年一战竟然直接杀入了妖界起源之地。
  
  昊天仙门姜氏之主看向寒州剑皇,道:“前辈是已经仙逝了吗?”
  
  寒州剑皇目光望向对方,道:“算是吧。”
  
  他早已经不是当年的寒州剑皇,当年那一战,他遭诸多妖界强者反噬,但一缕执念一直坚守不灭,诸妖之魂侵蚀于他,他的剑魂和诸妖之魂争斗多年,早已经不是曾经的他。
  
  寒州剑皇身上,还蕴藏着他亲手埋葬的无数大妖人物的意志,如今已经混入一体,只是,依旧以他的意志为主导。
  
  之前,他实则一直都是在沉睡状态,直至叶伏天他们到来,叶无尘拔出了那一剑,才将他的意志唤醒。
  
  从某种意义而言,他的经历和叶无尘的经历实则是有些相似的,他也被诸妖意志入侵。
  
  因此,在叶无尘坚持下来之后,他才会亲自出手助叶无尘一臂之力,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姜氏之主微微点头,他看寒州剑皇的身体,似乎并非是实体,而是以道意凝聚而生,实则,他当年便已经陨落。
  
  如今他们看到的寒州剑皇,已经不是曾经的独孤寒州。
  
  诸妖族大能人物神色冷淡,原来也是当年响彻天谕界的人物,杀入他们妖界,灭了大妖穷奇一族。
  
  没想到,这样一位人物竟然还活着,而且就在起源山脉之中,纵然他说他已经陨落,但终究还是站在那里。
  
  天谕界的顶尖人物想起了顾天行,既然寒州剑皇能够活着,那么顾天行呢?
  
  虽说寒州剑皇也是当年的传奇人物,但若是论巅峰期的实力,必然是不如顾天行的。
  
  当年的顾天行,简直是个异类,甚至是已经触摸到了天道的。
  
  诸多顶尖人物目光转过,又回到了那座绝峰之上的顾东流身上,盘旋于他头顶上空的恐怖风暴依旧还在流动着,在他头顶上空,那股可怕的螺旋风暴之中,隐隐能够看到一道虚幻之影,不过这虚影却是在风暴之中,呈现扭曲形态。
  
  “拿人吧。”只听一道声音传出,天谕神朝皇主不想再等待,终究是要出手的。
  
  他抬起手掌,隔空一抓,顿时一大道掌印朝着孤峰而去,扣向顾东流的身体。
  
  “轰!”
  
  在大掌印降临之时,顾东流身体周围出现了一股可怕的风暴光幕,笼罩在他周边区域,将那大道掌印隔绝之外。
  
  紫霄天宫的宫主一眼扫了过去,刹那间,天地间亮起了璀璨神雷之光,一瞬遮天,万丈雷云汇聚而生,浩瀚无垠的空间仿佛化作毁灭的雷霆世界。
  
  有滔天雷威携无上毁灭之力攻伐而出,轰向顾东流所在之地,他倒要看看,纵然是顾天行的布局,如何挡住他们?
  
  “嗤嗤……”
  
  尖锐恐怖的声响传出,无比可怕的雷霆风暴摩擦着顾东流身体周围的光幕,只见顾东流身躯之上有九道仙光直冲云霄,涌入苍穹之上的那股风暴之中。
  
  这一刻,天穹之上的风暴陡然间降下无尽仙光,将顾东流身体周围彻底封锁,苍穹之上的大道气流流动而下,将顾东流隔绝在一切攻击之外。
  
  一道道神圣璀璨的光辉闪耀亮起,苍穹之上,那股风暴旋转的速度极为均衡,竟然化作了一幅阵图,辐射九天,笼罩无尽虚空的超级阵图。
  
  巨大无边的古字环绕在阵图之上,赫然正是: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九字环绕,一道道仙光直冲云霄之上,辐射亿万里之妖,整座起源山脉都在颤动,发出阵阵轰鸣之声。
  
  一股无比可怕的吞噬之力传出,仙光辐射而出,苍穹之上的妖云全部朝着阵图卷来,不仅仅如此,在下空,一座座山峰崩塌,地面开裂,有一道道虚幻的意志身影直接冲天而起,融入到阵图边的阵孔中,仿佛成为阵图的一员。
  
  不仅仅如此,起源山脉被埋藏于地底的神兵利器也呼啸飞出,朝着阵图而去,同样也融入阵孔之内,被炼化入图案之中。
  
  就连阵法图正下方的寒州剑皇,他都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要朝着苍穹而去,融入阵图之中。
  
  然而他的神色依旧淡然,无比平静。
  
  炼天地之道,夺乾坤造化之力吗。
  
  那些顶尖人物瞳孔收缩,内心震动,难怪他们来到这片区域附近之时几乎没有遇到什么威胁了,原来,都被这超级大阵借走了吗?
  
  他这是,要借整个起源山脉之力?炼入那超级阵图之中吗。
  
  天谕神朝皇主和姜氏之主目光凝望上空阵图,身上长袍猎猎,内心微有波澜,这是何等的熟悉。
  
  他们不会忘记,当年顾天行的命魂仙图有多强横。
  
  这阵图,是他命魂所化吗?
  
  虚空中,阵图之上,有九道仙影融入其中,最终,一道虚幻的身影坐在阵图之上。
  
  那虚幻的身影庄严神圣,即便只是模糊的影子,依旧能够窥视其绝世霸道。
  
  顾天行,真的还活着!
  
  即便没有或者,至少,他依旧有道念存在于世间,布下此局,至今不灭。
  
  梵净天主、万神山主以及那些妖界巨擘人物内心也一样极不平静。
  
  太强大了。
  
  纵然陨落多年,依旧有如此威势。
  
  叶伏天看到这一幕,也终于明白为何一位陨灭多年的存在,能够让整个天谕界为之颤动了。
  
  看不到他彻底消失,天谕界的那些大能巨擘人物都无法安宁。
  
  远处之地,有一行天谕界而来的强者被困在一处遗迹之中,然而就在此时,遗迹疯狂坍塌崩灭,地面出现裂缝,一道道虚影直接朝着远处而去,有妖兵出世,是一柄绝世凶刀,也同样被卷向远处方向。
  
  不仅仅是这里,整个起源山脉,都在发生同样的一幕。
  
  在起源山脉中,所有人皆都抬头朝着一处方向望去,他们隐隐能够看到苍穹之上那一幅大道阵图,那幅图,还在增长变大。
  
  唯有站在图案正下方的人群,才更真实的感受到了这阵图的可怕,亿万里空间,有无数混乱虚影在咆哮怒吼,随后被吞噬,也有无数神兵利器被卷入其中。
  
  仿佛,这是一幅天道图案。
  
  它依旧有条不紊的旋转着,炼世间万物。
  
  圣境存在本已经是一方强者,褪去凡胎,然而此时叶伏天他们站在阵图之下,却感觉自己是如此的渺小,如沧海之一粟。
  
  顾天行若是活着,他布下此局,想要做什么?
  
  只见顾东流的身体漂浮而起,来到了那座滔天大阵图案的正下方。
  
  这时,紫霄天宫的宫主终于按捺不住,他踏步而行,双手伸出。
  
  一瞬间,以他的身体为中心,无穷无尽的神雷出现,闪耀于浩瀚天地,他身体周围,同样出现了一座阵图,那是神雷之阵,吞天地神雷,亿万劫光同时闪耀出现,笼罩无垠空间。
  
  “既已死,便安心归去。”天宫宫主声音霸道绝伦,他话音落下,亿万神雷劈向天穹仙图,同样轰向顾东流的身体。
  
  时隔多年,顾天行依旧让他感觉到了强烈的威胁之意。
  
  这种感觉,天谕界没有第二人能够带给他,多年以来,唯有顾天行。
  
  没想到他死后,竟然依旧如此可怕。
  
  苍穹神雷逆势往上,虚空中的天道阵图降下亿万神光,仿佛有着无数意志所化的妖魔走出,还有着无数神兵利器垂落而下,化作抹灭一切的神光,和对方的雷霆之力碰撞在一起。
  
  “轰隆……”苍穹之上,似有灭世之威,滔天雷霆神光被压制着无法轰向顾东流的身体。
  
  神图之上,那道顾天行的虚影似渐渐凝实,低头俯瞰着下空的诸强者,一道声音像是从天外传来。
  
  “承起源之道,可为妖界新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