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114章 圣下第一剑

  七罪的剑,真的有致命缺陷吗?
  
  根本没有,这世间的修行之人,没有完美无缺的,无论修行任何能力,都有弱点。
  
  七罪唯一的弱点或许便是要释放迦叶剑,需凝聚强大剑意,化作无坚不摧的剑。
  
  迦叶剑越来越强,之前十三柄迦叶剑齐出,强如大离国院左宗,依旧无力反抗。
  
  而且,他还能更强。
  
  但需一点时间凝聚剑意,有关系吗?以七罪本身身躯之上流动的剑意,即便没有迦叶剑,他的攻防依旧很强,更何况,他领悟空间道意,融入剑意之中,能够撕裂虚空而行,左宗之前大道威压,都困不住他。
  
  那么,这如何能算致命缺陷?
  
  但此刻,剑七却没有让七罪出剑,在他出剑之前,便断了他的迦叶剑,只因剑七的剑,并不弱于迦叶剑,而且他也同样擅长空间道意,锁定住七罪的身体,剑破虚空,这才有诸人刚才看到的那绚丽一剑。
  
  如若等七罪聚多柄迦叶剑,谁强谁弱尚未可知,然而剑七能够让他出不了剑,这本身便证明剑七的剑道,比七罪的剑道更合理。
  
  “精彩绝伦。”离巽赞了一声,虽然只有一剑,但却精妙绝伦。
  
  不仅是离巽,诸人看向叶伏天的目光都略有些变化,这位来自下界天的第一剑修,只用了一剑,便让在场的大离顶尖人物认可了他的实力。
  
  之前,许多人都认为这一战于叶伏天而言,只是来求道,学剑,看看剑芜和七罪的巅峰之剑。
  
  但显然,剑七他却在证明,他的剑,不逊于任何人,纵然强如七罪,也一样。
  
  正如他之前对离巽所说的话,圣下剑道巅峰,当有他一人。
  
  离莜也有些震撼的看着叶伏天,纵然知道他很强,但她依旧没有想到他会如此之强。
  
  七罪,可是击败了大离国院左宗之人。
  
  叶伏天走出之时,遭到忉利山之人的无视,但接下来,面对忉利山两大强者,一人只出了一剑。
  
  以至于此刻,在场的大离顶尖人物,都凝视于他。
  
  “剑芜。”就在这时,承影剑圣开口道:“出剑吧。”
  
  剑山方向,剑芜目光隔空望向叶伏天,随后迈步走出。
  
  承影剑圣让他来此找一位下界天剑修约战,他并不是那么情愿,不过承影剑圣乃是长辈,他依旧来了。
  
  今日见到七罪之剑,他本以为自己的对手会是七罪。
  
  但叶伏天用自己的剑证明,他值得他出手。
  
  剑芜一步步走出,每一步都蕴藏无比可怕的剑意,剑道湮天,刮起一股呼啸的剑气风暴。
  
  剑芜,剑山弟子第一人,大离皇城圣下第一剑。
  
  剑七,下界天圣下第一人。
  
  两人,皆以剑为姓。
  
  剑芜身体腾空而起,出现在虚空之上,和叶伏天相对而立。
  
  剑意环绕于身,一柄柄实质的剑于天地间绽放,这股风暴直接朝着叶伏天的身体刮去,然而此时叶伏天身体周围何尝不是一样,两股剑道风暴碰撞在一起,使得这片天地真正出现了窒息之威压。
  
  有一些圣境之下的人隐隐感觉,他们若是进入两人中间,有可能连那股剑意都承受不了,会被撕成粉碎。
  
  只见此时,剑芜手掌伸出,顿时在他手掌前,剑意汇聚,化作一柄柄剑,他身体周围,尽皆是剑,宛若透明的般。
  
  “秋水。”
  
  剑芜口中吐出一道声音,剑破空,杀向叶伏天。
  
  叶伏天身躯之上,烈焰当空,似有太阳高悬,他伸手,顿时从中凝聚出一柄剑,烈焰之剑。
  
  剑出,一条条火龙咆哮,焚断虚空。
  
  “焱阳。”叶伏天口中同样吐出一道声音,两股剑意碰撞环绕。
  
  剑芜似没有看到般,剑意再度凝聚而生,漫天皆剑,天地间出现一片星空。
  
  “流星。”他手指往前,顿时又一剑破空,携流星剑意降临,叶伏天抬头看了一眼这片天地,身体周围又出现一股冰霜之意。
  
  “冰魄。”一道声音落下,寒冰之剑朝着流星剑而去,天地冰封,似阻挡流星垂落而下。
  
  剑芜身体往前漂浮而动,他双手伸出,苍穹之上,尽皆骇然剑意,无处不在。
  
  “刹那。”话音落下,从天地八方,尽皆有剑杀出,刹那风华,无处不在。
  
  “咚。”叶伏天一步踏出,剑啸于天,天地间刮起毁灭的风暴。
  
  “风暴。”一剑斩出,恐怖的风暴似要淹没这片天地。
  
  “剑山七绝剑道。”大离诸强者凝视战场,七绝剑道,以七种剑意凝聚而生,不同的剑修修炼的也不尽相同,但七绝剑道层层递增,威力惊天,每一次出剑,都是在聚剑势,越到后面的剑,越可怕,凝聚出的七绝剑域,包容一切剑道。
  
  此时,苍穹之上,有无穷利剑垂落而下,天地昏暗,这片空间彻底化作了剑的世界,剑芜的七绝剑域。
  
  “万象。”
  
  剑芜眼神锋利至极,他双眸射出可怕的光芒,七绝剑道,已出第四剑。
  
  这一剑出,剑化万象,无处不在,无所不灭。
  
  叶伏天身躯之上爆发出一股可怕的雷霆风暴,席卷这片天地,破碎一切,他再度踏步而出,走向剑芜。
  
  剑修之战,唯有一往无前,没有退。
  
  “雷霆。”又一剑出,天地都像是要被剑道毁灭,一道道雷霆剑威斩断虚空,劈开大道。
  
  “森罗。”
  
  剑芜那双眼睛化作剑眸,瞳孔之中,倒映出这片剑域空间,叶伏天只感觉这片剑域仿佛不真实般,犹如森罗地狱,剑道地狱。
  
  一柄柄重剑凝聚而生,巨大无比。
  
  他踏步之时,虚空震荡,重剑破空,轰向八面之地,镇压剑域。
  
  “末日。”剑芜第六剑出,七绝剑域化作真正的末日,无穷剑意要将这片剑域穿透撕碎,疯狂杀向叶伏天这边。
  
  叶伏天双手挥动,脚踏虚空,周围天地,尽皆利剑。
  
  “无尽。”一轮轮剑幕扫荡而出,似无穷无尽般,诛灭一切剑道。
  
  观战的诸人看着那虚空中的骇人场景,许多人心脏跳动着。
  
  这便是圣下剑道巅峰之战吗。
  
  无论是剑芜还是剑七,都强的可怕。
  
  但此刻,剑七被七绝剑域笼罩,处处受制,然而即便如此,他依旧以无比强横之剑挡住了第六绝剑。
  
  然而,那片空间都像是要被撕碎毁灭掉来,接下来的一剑,会有多强?
  
  只见此时剑芜闭上了眼睛,他仿佛和剑域融为一体,身体飞旋。
  
  顿时,天地无穷剑意汇聚而至,融入剑域之中,这片剑域仿佛都在旋转,绞杀里面的一切。
  
  “葬仙。”
  
  一道锋利至极的声音从那片剑域中传出,顿时毁灭的剑意搅碎虚空。
  
  葬仙,纵然是仙也要葬灭于七绝剑域之中。
  
  叶伏天凝望这片毁灭的风暴,剑域葬灭一切,撕碎一切,他身上的衣衫粉碎,他的剑道似无法防御这股力量。
  
  他身上的气势此时已经是巅峰,天地剑势仿佛尽皆汇聚于身,在这股风暴之中,他手持一剑,踏步而行,每一步踏出,剑势都还在攀升变强。
  
  天地间出现一道剑痕,撕碎虚空,叶伏天所过之处,一切都似要粉碎掉来,那股风暴越来越强,淹没向他的身体。
  
  终于,叶伏天的剑出。
  
  这一剑,归墟。
  
  剑出之时,风暴裂开,他身体随剑而动,以剑撕裂那股葬仙风暴,嗤嗤的声响传出,剑意疯狂的撕碎毁灭灭掉。
  
  剑域仿佛被劈开了一道口子,随后一点点的撕裂,直至剑域开,诸人只见那一剑扶摇而上,宛若神圣之剑,真正一剑断天。
  
  剑光划过天地,一剑开天,伴随着一声巨响,毁灭的风暴肆虐于天地间,七绝剑域破了。
  
  剑域之中,传出一道闷哼声,剑芜的身体倒飞而出,在他的嘴角,有一缕血迹浮现。
  
  剑山后辈第一人,大离皇朝圣下最强剑,剑芜,战败。
  
  当然,如今他已经不是大离皇城圣下最强剑了。
  
  剑七,取而代之。
  
  此时,叶伏天身上气息也略有浮动,剑芜的实力已经非常强了,他最后归墟之剑,看似一剑,却聚集了前面诸剑之势,还融入了他无比可怕的力量,以及空间撕裂规则,将时空之戟墟无之力,化作了剑道归墟。
  
  才有了这绚丽一剑,破开对方剑域。
  
  承影剑圣无言的看向叶伏天,为了这位下界天剑心纯粹的狂傲剑修,他让剑芜下山而来,便是为了击败对方。
  
  然而,如今他剑山剑芜都战败了。
  
  正如剑七所说的那样,这是否印证着,他以天地万物为师,领悟万法剑道,比在他剑山修剑更适合。
  
  那么,何必入剑山?
  
  此子,终究是与剑山无缘么。
  
  没有人会想到来自下界的剑七会连胜两大巅峰剑修,七罪和剑芜。
  
  这位曾一人前来大离国院求道的青年,他用这两场战斗向世人证明,他才是大离皇朝圣下第一剑。
  
  “此战之后,圣境之下,剑道无所求,前路,唯有圣道。”叶伏天开口说道,虽然话语依旧骄傲不可一世,但却的确是实话。
  
  他已经达到了大离圣境之下的剑道顶点,此后,他的前面,唯有圣道!
  
  ps:本月第二天,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