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295章 击退
    虚空之上的战场,盖煌一人力撼沈天战以及吴庸两大涅存在。
  
      盖煌名声极大,在涅境之中都属于佼佼者,乃是真正拥有大恐怖之人,几乎已经是站在涅这一层次的巅峰水准了,放在赤龙界域任何一界,他都可以独霸一方。
  
      但顾念九奴对他的恩情,他最多的时候都在古皇城中修行,被赤龙界的人当做是古皇城的一员。
  
      他对刑开极为看重,希望他能够继承昔日战皇之盛名,踏足人皇境界。
  
      虽然刑开并非由他教导,但他却也算是守护着他成长。
  
      然而桃花宴上,出现了两位能够威胁到刑开的存在。
  
      叶伏天,两场对决,都压制了刑开。
  
      这让他隐有些为刑开担心,但在路途中,刑开决定对叶伏天下手,他明白自己的担心倒是多余了。
  
      刑开很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了解自己的心境。
  
      既然无法接受叶伏天超越他,将来凌驾于他之上,那便直接抹除,杀他以证道。
  
      两人本就有恩怨,在这赤龙城,切磋之时纵然刑开下狠手杀死了叶伏天,皇宫那边应该也不会怎么追究吧?
  
      毕竟,成王败寇。
  
      叶伏天若是死,便也没有多大的意义了。
  
      刑开,无疑选择了最好的时机。
  
      他自然会配合刑开,不仅是他,古皇城的人都在配合,让刑开将叶伏天斩于此地。
  
      不过,吴庸和沈天战见叶伏天和余生汇合,并且没有让其他人插手的用意,便也没有急于支援,而是和盖煌僵持着,将他拖在这片战场中。
  
      对于叶伏天的实力,吴庸和沈天战还是极为信任的。
  
      更何况,吴庸相信,纵然上次叶伏天召唤夸皇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这样的手段并非是想用就能用的,但叶伏天真到了生死存亡之时,一定还能再做到一次。
  
      当然,前提是需要用到。
  
      此时,叶伏天三人的战场。
  
      刑开眉头微微皱了下,他很清晰的感觉到,余生和叶伏天,竟然愈战愈勇。
  
      两人的气息,竟没有丝毫被压制的颓废迹象,狂暴到了极点。
  
      余生的魔神战斧一次次劈杀而下,每劈杀一次,都像是魔神斩天,欲将空间斩断来。
  
      而叶伏天的时空之戟也越来越强,每一戟刺杀而出,威势都会暴涨,他身躯之上,参同契所释放的光辉也越来越强盛,那股爆发的威势像是燃烧了天地大道。
  
      两人的攻击,真真实实的给予了刑开越来越大的压迫力。
  
      强横如他,迈入了真我之圣境界的他,竟在两位低境界之人的攻伐之中感受到了压迫力。
  
      对于境界低于自己的人,刑开绝对是不屑于出手的,轻易就能够碾压,抬手抹除。
  
      但叶伏天,却让他出手了,也值得他出手。
  
      只是让刑开没有想到的是,他却无法直接将两人拿下,反而感受到了两人身上的威胁之意。
  
      “嗡。”又是一道战斧凌空劈下,苍穹之上,万千魔像归一,化作一尊盖世魔神虚影,和余生身体重合,一斧劈出,天地间出现无穷魔道气流,黑暗魔斧斩断苍穹,同时劈下,尤其是中间那无比可怕的黑暗魔道战斧,欲将刑开的身体劈开。
  
      化身为战神的刑开大喝一声,刑天战意流转,身上的气息强盛到极致,他脚步往前踏出,像是一尊尊战圣虚影离体冲出,每一尊战神虚影皆为他自身所化。
  
      更可怕的,每一尊战神虚影都蕴藏无比强盛的精神意志力量,仿佛就像是刑开的本体一样。
  
      这一尊尊虚影同时轰出神印,天地连续震荡,化作一股惊涛骇浪,朝前呼啸冲出,拍打向余生的战斧,使得战斧之光不断崩灭,随后挡住了余生本尊劈杀而出的最可怕一斧,使得战斧震荡不停。
  
      观战的人内心狂颤,这战斗中的三人是真的可怕。
  
      每一人,都是攻伐之力、肉身、精神意志的极致体现,都有着无与伦比的正面狂暴攻伐之术。
  
      以强攻对强攻。
  
      如余生这等可怕的存在,劈出魔神般的战斧,那股力拔山兮的气势,谁人能挡?
  
      若刑开非真我之圣只是证道之圣的话,怕是根本扛不住余生这样霸道的攻击,不给人一丝的退路。
  
      如若只是对付余生的话,刑开自然还是能够做到的。
  
      境界的优势摆在那,这非任何手段能够弥补的,而且他本身也是传承至人皇,继承了刑天战意,赤龙界难寻对手。
  
      但是,刑开真正的压力便是因为。
  
      他的对手,不仅仅只有余生。
  
      两人的攻击碰撞之后,毁灭的气流狂乱的飞舞着。
  
      却在这时候,混乱的空间乱流中出现了一股可怕的飓风,时空之戟一瞬而至。
  
      一戟出,星辰流光璀璨,闪耀于天地间,直接轰向刑开身躯之上所化的战神虚影。
  
      轰鸣声不断,长戟直接刺在了刑开的防御攻击之上,一声轰鸣巨响声传出,刑开仓促间轰来的攻击,这道攻击直接洞穿了刑开的防御力量,继续一路往前。
  
      刑开皱眉,脚步狠狠一踏,大道光辉布置成一道道防御光幕,这才将叶伏天的攻击挡住在那,即便如此,依旧爆发出一道沉闷的声响。
  
      “这……”观战的许多人瞳孔微微收缩。
  
      这一次,叶伏天的攻击,竟然破开了刑开的防。
  
      这是之前都没有做到的。
  
      仿佛,局势在不知不觉中开始在发生变化。
  
      在周围汇聚的诸多强者之中,许多参加桃花宴的人都在,他们本已经离开,但这边突然间出现极为狂暴的战斗气息,便又折返而回,赶到这边来观战。
  
      他们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中略微有些吃惊,尤其是在界王宫中修行的人更是如此。
  
      刑开有多强,他们是最清楚的。
  
      “这叶伏天,他的攻击力还在递增,一戟强过一戟,而刑开,他在承受同时变强的余生和叶伏天,这样下去,怕是很快就要决战了。”裴开口说道。
  
      叶伏天的战斗力,着实令他感到惊艳。
  
      他和刑开虽然同在界王宫修行,而且两人同境,但事实上也不曾真正交手过,刑开比他更晚入界王宫,事实上他也算是刑开的前辈人物,只是后来刑开境界也跟上,这才和同境。
  
      “刑开从刚开始便是以刑天战意增幅自己全部力量,叶伏天和余生则是越战越强,若是这样持续下去,占据怕是会对刑开不利。”谢青山双手环抱胸前微笑着说道。
  
      这是真有意思了,两个证道之圣,威胁到了刑开。
  
      在叶伏天和余生之前,他们所想的,都是谁能和刑开同代争锋,是裴、谢青山还是洛?
  
      然而,叶伏天和余生横空问世,吸引到的目光,一瞬间超越了刑开。
  
      “但想要无限往上递增,延续不断变强,何等的难,恐怕还需要好几次提升,才能够真正威胁得了刑开。”裴隔空回应,谢青山微笑着点头,他自然也明白。
  
      这手段,倒是有些像修剑道的裴了。
  
      只是,纵然是剑道之圣裴,也一样会有穷及时,不可能无限递增,那样的话,岂不是无敌?
  
      余生的战斧又一次斩下,伴随着一声巨响,刑开开始不再前行了,而是被劈往后退,显然,他真正感受到了压力。
  
      一道无比绚丽的光辉穿透虚空,星辰般的流光划过天穹,这一戟紧随着余生的攻击降临,几步是无缝连接。
  
      刑开还未稳住身形便直接劈出一道大掌印,这一次,一声轰鸣巨响声传出,时空之戟直接粉碎了大掌印,继续往前,刺向那战神般的身影。
  
      “轰。”一道意志体幻化而生,时空之戟直接刺下,流光轰至,轰鸣声传出,随后那刑开的虚影直接粉碎为虚无。
  
      身后的刑开身躯往后退,被叶伏天和余生震退。
  
      “竟然真的变强了,而且,蕴藏无比狂暴的镇压毁灭力量感,同时又蕴藏有骇人的撕裂之道,这什么戟术?”许多看明白的人内心生出波澜。
  
      他们震骇的发现,叶伏天刺出的时空之戟,还在不断变强。
  
      还真的没有穷极不成?
  
      刑开脸色难堪,但是,根本来不及思考,天地像是要被压塌,余生的战斧再次斩下,根本不让他有丝毫喘息的时间。
  
      在余生攻击的同时,叶伏天脚步往前踏步。
  
      “轰……”一股无与伦比的气浪席卷往前,他只感觉自己融入了这片天地大道之中,流星划过天际,轰向刑开战神般的身影,人还未至,气势威压已经垂落降临。
  
      “嗡。”璀璨的光辉一闪而逝,这一次,叶伏天的攻击和余生的攻击一前一后,先后降临。
  
      一道比星辰还要绚丽的光辉从时空之戟中爆发,前方像是出现了一片无垠星空,但在这一戟之下,哪怕是星空,也要葬灭。
  
      “轰轰轰……”连续的剧烈碰撞之声无比狂暴,似乎是战神印和余生战斧的交锋。
  
      但随之而来的时空之戟降临,轰在震荡的战神印之上,一瞬间强光射出,将之从中间撕裂开来。
  
      而且,时空之戟没有停下,一道璀璨的光束继续往前。
  
      刑开大吼一声,精神意志爆发到极致,但他的身体依旧被击飞出去,在那股无比狂暴的攻击之下,精神意志都似要崩灭毁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