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626章 全胜

  叶伏天和天谕神朝之间的恩怨,根本不存在不敢杀伊天谕的情况,已经是生死仇敌,哪里有什么顾忌。
  不杀,只能是不屑,这种不屑对于被誉为天生至尊的伊天谕而言,是怎样的一种羞辱?
  然而现实就是如此的残酷,成王败寇。
  一枪,他都没有能够承受住。
  这一战,除天谕神朝之外的天谕界其它势力都是站在叶伏天一方的,看到这一枪他们心中生出无限感慨。
  这一枪之后,天谕界真正有了后辈第一人,无可争议的第一人。
  伊天谕承受不了一枪,谁能与之争锋?
  君不见,武神氏族人皇一去不归。
  既然人皇都能斩,伊天谕承受不起一枪,便也没什么可奇怪的了。
  自顾天行身陨之后,近代天谕界事实上已经落后于其它九界了,没有站在巅峰的人物,但如今,下一代中,叶伏天将有机会站在顶峰。
  这是否会影响到整个天谕界?
  妖族不少人都想到了当年先知的预言,这预言,是否会和叶伏天有关?
  叶伏天目光又扫了叶曼一眼,冷淡道:“看在神宫的面子上,我不和你计较,滚。”
  “滚……”
  叶曼她脸色苍白,身为雪域神国公主,被送去上霄界神宫修行,她何时受过这样的羞辱,同代中有人看着她,让她滚。
  悲哀的是,她连反驳的资格都没有。
  滚,是饶恕,饶她不死,她敢拒绝吗?
  为了尊严,她敢把命赔上吗?
  叶曼她不敢,所以她闭嘴,只是感觉极为难受。
  看着身旁不远处的伊天谕,她感觉到一阵悲凉,她和伊天谕在神宫中也算是绝代风华了,被无数人所羡慕,但在这里,却落得如此悲凉局面,何其可悲。
  “走吧。”伊天谕面无表情,朝着远处迈步而行,离开这边,他的背影给人以淡淡的悲凉之感,叶曼看着他的背影,这一枪对他的打击一定很大吧。
  她低头,随即迈步而行,跟随着伊天谕一起离开这边。
  天谕神朝以及雪域神国已经没剩多少人了,而且都带着伤势,几乎没有再战之力了,带着无尽的落幕之意离开了这片战场,他们已经没有资格参与了,能够活命,都是叶伏天的宽恕。
  他们离去之后,叶伏天的目光扫向其它战场,虽说各自战场都相隔很远,但叶伏天这边所发生的一切所有人都是知道的,叶伏天回来之时就已经是万众瞩目了,所有人都关注着他。
  如今已经不需要怀疑,武神氏族的那位人皇境强者,回不来了。
  叶伏天和余生两人,联手斩了人皇?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武神氏族一方的强者已经无心恋战,余生杀入镇狱宗犹如虎入羊群,所过之处没有人还能够站在虚空之上,一道道身影不断朝着下空坠落,被打残来,之所以没死是因为叶伏天不想做的太绝,让余生不要杀戮。
  毕竟,他们还是要出去的,因此留有一线余地。
  叶伏天身形一闪,他又一次动了,许多人都看向那边,他这是朝谁而去?
  金色的闪电划过长空,环绕着超强战意的长枪又一次刺出,随后诸人便见一道身体倒飞而出,是武神氏族的领军人物武崭。
  他的身体撞击在后面的山壁之上,山壁都为之震裂,武崭胸口出现了一个血色洞口,嘴角也不断渗出鲜血,脸色惨白,感觉五脏六腑都差点被绞碎。
  抬起头看向前方,叶伏天站在元宏身前,长枪指向他道:“这法器,你还要几成?”
  武崭看着叶伏天的身影,很果断的开口道:“败便是败了,我认栽,这便带人离开。”
  再战下去也无意义,死战的话,怕是真得将命留下了,刚才叶伏天那一枪已经能够杀他了。
  叶伏天长枪收回,道:“去找其它遗迹吧,这里,你们便不要再踏足了。”
  “行。”武崭点头,如今,叶伏天说什么便是什么,他能如何。
  这里的机缘,自然已经和他们无关了。
  其它各处方向也都陆续停战,许多强者都分散开来。
  叶伏天看向下方自己的人道:“你们若是要追求,可以继续战,我会助你们,若是不想战,便到此。”
  其实他可以大开杀戒,但真这么做,怕是后患无穷,毕竟他也不是一个人,如若出去后,这些人还是要以此为借口和他为敌,那么,下次便不会再饶恕了。
  没有人开口,事实上,叶伏天一方的人是占据着绝对上方的,都是在压制对手,损失有限,主要是对方死伤比较惨,停战的话他们损失小,自然也不想做的太绝。
  相反,如若他们是死伤比较惨的一方,局势逆转便不可能停战了,但从开始到现在,他们就一直占据上风。
  武神氏族的同盟势力自然是无话可说,事实上他们根本没选择的资格,他们是战败一方,命运都掌控在对方手里,既然对方愿意停战,他们除了灰溜溜的离开还能做什么?
  一道道身形转身而去,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那座空间神殿。
  “等等。”叶伏天喊了一声,诸人脚步停下。
  “之前在神殿中拿的宝物,也都留下来,人可以走,战利品还是要留下的。”叶伏天笑着说道,顿时武神氏族等几大势力神色阴沉。
  “那是我们之前所得,为何要留下?”武崭盯着叶伏天道。
  叶伏天看着他露出古怪的神色,道:“封印是我所开,为何你们要抢?”
  问这话?
  成王败寇,还有为什么?
  武崭盯着叶伏天,叶伏天眉头一挑,眉宇间隐有几分冷冽的杀意,看到这一幕武崭内心微颤,咬着牙取出两件神兵法器,朝着叶伏天飞去。
  之后,又有几件法器飞出,落在了他手里。
  “叶施主,我们比较投缘,以后若有空来须弥界,可以来神行宗走走。”神行宗的僧人笑着道。
  叶伏天左手伸出,对着他勾了勾手道:“大师自觉点吧。”
  之前他解封的三件神兵回了两件,有一件就在神行宗手里。
  神兵法器没交出,攀交情?
  哪来的交情。
  “叶施主,我们这好歹还有位人皇,要做的太绝的话,怕是不太好。”僧人依旧笑着说道,他身边一位人皇不久前和天妖神庭的妖皇大战过。
  “武神氏族也有一位人皇,后来他死了。”叶伏天同样露出非常虚伪的笑容。
  僧人的嘴角抽搐了下,笑容逐渐消失,道:“叶施主真要做的这么绝?”
  “最后问一句,给,还是不给?”叶伏天微笑着问道,神行宗僧人沉默片刻,随后将法器取出,朝着叶伏天扔过去。
  叶伏天将之接过,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大师走好。”
  “不送。”神行宗的僧人从叶伏天身旁走过,其余强者也纷纷同行离开,很快,这一行人便都消失在了这边。
  “神行宗的和尚向来风评不好,阴险狡诈,就这么放了,怕是还会生事。”元泱氏的元宏对着叶伏天说了声,神行宗虽然也损失不小,但人皇还在,从之前的态度便能够看出来,怕是野心不死,有些不甘心。
  “此次牵扯的势力毕竟有些多,真要来个大开杀戒,元泱氏能为了你我这点交情保我?”叶伏天对着元宏开口问道。
  “不会。”元宏摇了摇头。
  “这便是了。”叶伏天笑了笑没有多言,这里面的一些势力,毕竟还是属于利益同盟,即便是天谕界诸强者和他交情虽有些,但实则他们依旧只是继承人选,真要关乎到顶尖势力的宗门大战,哪里会轻易卷进去。
  这真要在此大开杀戒,出去后边都是找他算账的了,虽有太玄道尊会帮他,但真全部动了,太玄道尊能保得了他?
  元宏也没有多言,他也明白,莫说是叶伏天,即便是元泱氏在这里面大开杀戒,出去后也承受不住诸势力的怒火。
  “不过,若是那些和尚还要惹我,便不会像这次这么好说话了。”叶伏天开口说道,随后目光看向下方,这场大战落幕,他们一方的同盟算是获得了碾压性的胜利。
  这样一来,这座神殿宝藏,便能够光明正大的搬空了。
  接下来,便是瓜分宝藏了。
  叶伏天身边,各大势力的人看向下空,目光灼灼,都隐隐有些期待,一座宝藏,叶伏天即便小气,也少不了每个势力都有几件吧。
  无论如何,也都会强过他们自己去开启封印,这一战,他们也没有太大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