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533章 一人
    各大强者已经占据悟道神树前的位置,不准备让出,但凡有人还想上去,便会遭到诸强者出手碾压。
  
  
      所有人也都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上面的人,都是一起联手攻击。
  
      如今,叶伏天说,谁出手,他要谁的位置。
  
  
      这已然不是针对其中一人,而是,任何出手的人,有可能便是上面的所有人,这是何其狂傲的态度。
  
      神树前,诸人眼瞳冷漠,直刺向叶伏天,无论是那些顶尖人物还是神宫弟子,都不曾见过这般狂妄放肆的人物,纵是在神宫中,也没有哪位道传弟子敢如此目空一切。
  
  
      只见叶伏天踏步往上,竟真的孤身一人,朝着上面走去,风萧瑟,道意流动,吹打在他的身上,使得那一袭白衣猎猎作响,看着那道背对着人群的背影,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孤傲之意。
  
      一人,踏向神树。
  
  
      白秀眼瞳可怕,一股神秘的气流涌动着,包裹天地间,这一瞬间,即便是下空观战的人都感受到了一股神魂的压迫力,只见诸人的头顶上空,隐隐出现了一尊幽冥面孔,这张面孔和天相融,化作一体,一双可怕的眼瞳望向下空,许多人只感觉神魂都在颤栗。
  
      幽冥道尊的道传弟子不多,但每一人,都非常可怕,这种神魂的攻击极为危险,能够直接针对修行之人的神魂力量,非常可怕。
  
  
      白秀自然也感觉到了叶伏天也擅长神魂力量,因为深色格外的凝重,幽冥之眼锁定着对方的神魂,冲入叶伏天的眼眸之中,却发现没有用,叶伏天的眼睛同样可怕,而且,他身上无处不在的大道剑意,能够直接摧毁他释放的力量。
  
      手掌伸出,朝着下空探去,一瞬间,虚无空间似出现一只大手印,直接诛向叶伏天的神魂。
  
  
      “幽冥之手。”
  
      神宫不少普通弟子看到这一幕内心暗颤,白秀的强大在于一些修为强于他的人,往往都会因无法抗衡神魂攻击的力量而败在他的手中。
  
  
      不知道这叶伏天,能否抗衡得了幽冥道尊弟子白秀。
  
      其他人没有出手,都只是看着白秀,他们倒要看看,这位狂妄要针对所有人的太玄山剑修,有多少底气。
  
  
      叶伏天的感知何等强大,自然感知到了一只巨大无比的幽冥大手朝着他抓来,无声无息,不是抓向**,而是抓向神魂,这种攻击和仙法仙魂引有类似之处。
  
      但叶伏天修行仙魂引之后,将仙魂引和道法相融,他自问能够比对方这种幽冥之力更强。
  
  
      “砰。”叶伏天继续往上迈步而行,体内磅礴之势席卷而出,他的经脉仿佛化作一条条剑脉,命魂世界古树化作了剑形,剑魂在命宫中铮铮而鸣,似想要冲出。
  
      叶伏天身躯之上,则是流动着无数剑道气流,伴随着他的踏步,逆势往上。
  
  
      呼啸的剑让天地间生出一股窒息之感,无形之中的威压降下,幽冥大手印轰杀而下,却被那无数剑道气流穿透而过,一瞬间,幽冥大手印不断崩塌破碎,在剑意之下化作虚无。
  
      “嗡。”
  
  
      叶伏天一步踏出,眼瞳如利剑,射向白秀的眼睛,开口道:“既然出手了,那么你的位置,让一让吧。”
  
      话音落下,他手指朝天一指,一剑开天,贯穿虚空,杀向白秀。
  
  
      此剑,断魂。
  
      白秀脸色变了变,他擅长神魂攻击,因而在其他方面要稍逊一些,但神魂攻击似乎没有能够克制叶伏天,而且对方的反击之力,也和他一样,蕴藏神魂攻伐之力。
  
  
      “噗!”
  
      剑穿透虚空而过,白秀的身体似被穿过了般,然而却并没有鲜血,那身影渐渐化作残影消失,旁边白秀的身影出现在那,隐有几分虚无缥缈之意。
  
  
      “幽冥之瞳。”
  
      白秀的眼睛陡然间化作黑暗血色,一瞬间,天穹变色,似出现了一尊幽冥之神,叶伏天整个人都像是沦陷进去,到了另一片空间,他能够看到的只有一双血色的瞳孔,幽冥之瞳。
  
  
      “炼。”
  
      白秀眼瞳之中燃起了幽冥之火,一瞬间道火焚烧神魂,叶伏天所在的空间,被一片幽冥道火包裹,欲将他神魂炼杀。
  
  
      “这……”
  
      下空的人内心颤动着,叶伏天有些危险了,这白秀虽然年轻,但没想到已将道尊的神通之术修行到了如此可怕的地步,幽冥之瞳,幽冥之火。
  
  
      被这股力量笼罩,叶伏天生出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他眼瞳冷漠,双手伸出,顿时无穷剑出现于身体周围,他眼眸闭上,剑意越来越强,呼啸的剑气风暴将这片空间淹没掉来。
  
      终于,他睁开眼眸抬头看了一眼上空,那是一双剑瞳,直接刺穿了虚无。
  
  
      手掌朝虚空一指,万剑齐出,大道逆流,斗转星移,一瞬间,剑道冲破幽冥之瞳的笼罩,卷向苍穹,不仅如此,上空之剑产生大道共鸣,一切尽皆粉碎为虚无,朝着苍穹之上的白秀杀去。
  
      “神剑流年。”
  
  
      万守一和落月看到这一幕内心震荡着,叶伏天,已经掌控了神剑流年第三式流年的一缕意境,刚才那一曲不仅仅让他悟剑,同时也是让叶伏天自己感悟神剑流年。
  
      这一击,已有了流年之意,虽没有铸就大道神轮,无法爆发出真正的流年之威,但即便如此,剑道风暴湮灭虚空的毁灭场景,依旧让人感到可怕。
  
  
      许多人隐隐为白秀担心,这一剑杀去,白秀被剑道风暴包裹于其中,只见那里有绚丽至极的神光闪耀绽放,噗呲一声,白秀闷哼一声,脸色惨白,口中吐出一口鲜血。
  
      他的身体也被击飞出去,从悟道神树上空被击向远处,气息衰弱,甚至脸上浮现了一缕缕黑暗气流。
  
  
      唯有白秀自己知道这一剑的威力有多强,不仅仅是纯粹的神剑流年,还蕴藏灭神魂之剑意。
  
      “道传弟子都被击败。”
  
  
      下空诸人看到两人隔空斗法内心极为震动,这什井,真的强。
  
      他才是太玄山最强之人。
  
  
      看来这一次,太玄山也要出一位顶尖风流人物了。
  
      陆青瑶看着这一幕并未感到惊讶,她在叶伏天手里便败的很惨,白秀的战败并未让她太吃惊,只不过,这叶伏天的神魂之力竟也这般强大,那生命道果,恐怕让他的神魂更加壮大了吧。
  
  
      “他的位置,我要了。”叶伏天开口说道,继续往上迈步而行,大有一剑行谁与争锋之傲然气概。
  
      “我也领教下你的剑。”李寻开口说道,他两次被万守一击败,虽是琴音增幅之力,但已生出挫败感,对剑道质疑,因而想要再试一剑。
  
  
      末日神剑孕育而生,李寻一步迈出,从自己的位置上走了出来,刺出惊人一剑,自天穹往下,所过之处一切皆灭。
  
      “我成全你。”
  
  
      叶伏天踏步往上,同样一剑刺出,两柄剑碰撞在一起,无数剑道气流朝着对方所在的方向卷去,无穷无尽,那片空间发出极为尖锐刺耳的声音,让人感觉头皮发麻,下空的许多人都生出一种窒息感,他们若是身处剑之间,怕是会被撕成碎片。
  
      叶伏天体内剑势磅礴,流动不息,两人看似在僵持,但叶伏天气势越来越强,李寻则是越来越弱。
  
  
      一道闷哼之声传出,剑断,李寻身体似被剑意穿透,倒飞而回。
  
      “两个位置。”叶伏天开口说道,继续往前,他动作不快,甚至看起来有些慢,一步步走向上空,那孤傲的身影,似敢于上霄天骄为敌。
  
  
      “好强。”下方之人心中暗道,之前,诸强者想要强闯而不得,全部被轰下去。
  
      如今,只叶伏天一人,独自迈步往上。
  
  
      君牧看着那背影有些嫉妒,太玄山上的修行之人,谁还会知道他君牧,这什井,似乎才成为了太玄山的象征,纵然没有什井,还有万守一,他君牧,算什么。
  
      而且,之前发生的一切,恐怕更会让他留下污点。
  
  
      其它太玄山修行者也感觉有些梦幻,太玄山诸弟子不堪一击,如今,一位琴师独自往上,蔑视神宫道传弟子、上霄界顶级天骄。
  
      无论是谁出手,都需让位。
  
  
      这才算得上是绝代风流吧。。
  
      “道尊破境,太玄道尊之名名震上霄,如此风流人物,才能匹配太玄山如今的名声。”万守一低声说道,那日太玄山一战,以及今日一战,让他感触颇深。
  
  
      太玄山弟子太弱,无法匹配如今道尊之名,只有教主几位亲传弟子能够拿出手,第三代无人。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