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178章 别有用心
    极乐宫宫主被诛杀,极乐宫崩塌,化作废墟之地。
  
      眼前的一幕冲击着诸人的心脏,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白沢,似乎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
  
      在整座千叶城,如极乐宫主这样的大人物也数不出几人。
  
      谁能想到,就这么被一位不知名的人杀死了。
  
      而且,那女子看起来似乎非常年龄,至少从表面上,像是二十来岁。
  
      但她的剑,却可谓惊天地,剑出,仿佛半座千叶城的剑修都被惊动了。
  
      极乐宫的圣境人物看着这一幕尽皆无言,他们有些愤怒,是对于白沢的愤怒,这混账东西怎么惹来一个煞星。
  
      极乐宫,自然是完了,已被夷为平地,而那白发青年也说了,不会杀其他人,但极乐宫不允许存在。
  
      叶伏天神色漠然的看着这一切,自当年空界之战后丫丫一直在恢复实力,她当年本为涅槃圣境人物,纵然还未至巅峰,但依旧能够发挥出超越境界的战斗力,更何况精通剑阵。
  
      这一战看来,丫丫除了对付不了涅槃之圣,涅槃之下,应该可以横着走了。
  
      至于极乐宫主的死,他的心境并无太大的波澜,有些人纵然境界高深,但在他眼里却也一样。
  
      白沢手段邪恶,以女子为炉鼎修行,出行需年轻美貌女子跪拜在下,看他行事风格,若非是对自己有所顾忌,说不定便会直接对夏青鸢动手了,而且无视他人性命。
  
      极乐宫主既是白沢之师,且封白沢为极乐宫少宫主,可见极乐宫主为人,必有他的纵容,白沢才敢肆无忌惮。
  
      叶伏天目光望向白沢。
  
      只见此时的白沢同样看向他,直至此刻,他依旧感觉有些荒谬。
  
      无暇圣境的分量,可不是四个字说起来那样简单,但却当场被诛杀。
  
      “你既自视能够玩弄他人命运,那么,现在我要杀你,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叶伏天脚步迈出,剑意流动不息。
  
      白沢看着叶伏天的眼睛,他自以为自己的行事风格已经算是随心所欲,没有约束。
  
      然而今日他见到了另一个疯子,因为一个小女孩,便杀来极乐宫,灭了一位无暇之圣。
  
      这是有多疯狂?
  
      “轰。”一股强横圣威绽放,白沢做最后的抵抗。
  
      剑意萧杀,叶伏天手指隔空落下,无穷虚无之剑绽放,呈树叶形,淹没白沢的身体。
  
      伴随着一道道尖锐的碰撞声音传出,很快白沢的防御被破开,剑直接穿透他的身躯,他的身体不断颤抖着,眉心之处一道剑光一闪而逝,下一刻,白沢整个人彻底僵硬在那,目光涣散无光,身体朝着下空坠落而去。
  
      极乐宫的宫主以及少宫主,皆陨。
  
      极乐宫也在刚才丫丫和极乐宫主的大战中化作了一片废墟之地。
  
      叶伏天身上剑意消失,回到了夏青鸢他们身边,开口道:“走吧。”
  
      说罢,一行人便转身离开,留下了一片残局。
  
      曾经巍峨耸立于千叶城的顶尖势力极乐宫,在一瞬间化作历史尘埃,灰飞烟灭。
  
      极乐宫的修行之人自此都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他们身形闪烁,竟开始在极乐宫的废墟中搜索,甚至,在许多人诧异的目光下,极乐宫的人片刻后竟然爆发了一场内战,战得惊天动地。
  
      起因,是因为争夺极乐宫主死后留下的修行资源。
  
      这场惨烈的大战分为数派,有数位圣境人物战死被杀,让许多人都感觉到很荒谬。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很荒谬。
  
      有人开始打探消息,那白发青年究竟是什么人,白沢又是怎么和他爆发冲动的。
  
      终于,有消息传来,这一切的起因,竟是因为千叶城酒楼的一场宴会。
  
      因白沢的坐骑差点踩死一位小女孩,导致了这场轰动千叶城的血案,无暇圣境的极乐宫主战死。
  
      知道这原因之后,千叶城的人更是无言,还真有人如此嫉恶如仇吗?
  
      不过这似乎也提醒了他们,以后行事还是要收敛些,恐怕那白沢做梦都不会想到,因为无视一个女孩的命运,便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那来自其他界的白发青年,还真是个狠人。
  
      一道身影从远处闪烁而来,是一位女子,赫然乃是之前和叶伏天分开的司徒嫣,她刚才将女孩送去了家族便赶来了这边。
  
      看到眼前极乐宫化作一对尘土,再听到周围之人的议论,她的目光凝固在那。
  
      长发于风中飞扬,有些凌乱,如同她此刻的心境。
  
      这是,灭了极乐宫?
  
      疯子。
  
      …………
  
      这消息席卷千叶城,千叶城的城主府自然很快得到了消息。
  
      城主府中,沈君站在那听到来人的禀报,不由得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极乐宫主,死了?”沈君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是。”前来禀报之人点头:“被那一行人中的那位年轻女子诛杀,那女子擅长剑阵,攻伐之力极强,半座千叶城都能够感受到剑阵中的剑道之意。”
  
      沈君瞬间想到了丫丫,之前他便觉得那女子他看不透。
  
      没想到竟然有如此实力,他不由得重新审视叶伏天一行人的实力了。
  
      “白沢是死在叶伏天手中,叶伏天他擅长什么能力?”沈君问道。
  
      “同样是剑。”来人说道,沈君点头,他有些明白了,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些人应该是来自夏皇界的顶尖剑道势力,而叶伏天,可能是剑道圣地之主的子嗣或者亲传弟子吧。
  
      白沢身为极乐宫的少宫主,其实力也是非常厉害的,否则不会受到极乐宫主的青睐,叶伏天能杀他,便已经能够证明一些事情了。
  
      既然丫丫和叶伏天表现出如此强大的战斗力,那么其他人的实力,应该都不会差。
  
      难怪他邀请叶伏天入城主府,叶伏天很直接的拒绝了,既然是来自一界的顶尖势力人物,想必叶伏天的长辈便可能是涅槃级别的圣境存在。
  
      “先让人看好他们的动向,不要让他们离开了千叶城。”沈君开口说道。
  
      “是。”来人点头应了一声。
  
      …………
  
      叶伏天诛杀白沢之后,他们便在千叶城中找了一处客栈落脚。
  
      因极乐宫之覆灭,他们在千叶城中行走都格外引人注意,四处有人议论,他们落脚的客栈也很快便爆满来,四处都是议论之人。
  
      客栈之中院落很大,如同一座私人行宫般。
  
      一行人都在一起,夏青鸢对叶伏天问道:“不离开千叶城?”
  
      “为何要离开?”叶伏天反问道。
  
      “你不觉得蹊跷吗。”夏青鸢看着叶伏天说道。
  
      叶伏天看向夏青鸢的眼睛,问道:“你也这么感觉?”
  
      “沈君邀我们入千叶城,于酒楼宴请,为何邀请白沢?”夏青鸢开口道:“我看他居心叵测。”
  
      叶伏天点头,眼眸略显有些冷淡。
  
      沈君是千叶城的少城主,而且显然是和白沢认识的,不可能不清楚白沢的为人。
  
      白沢喜欢年轻漂亮的女子,而自己身边恰好有夏青鸢和璃圣还有凰好几位顶尖美女在,沈君若是诚意宴请的话,应当避开让他们和白沢接触才是。
  
      然而沈君没有这么做,主动邀请了白沢喝酒,难道这修为已是圣境的少城主,会如此没有心机?
  
      这也就意味着即便没有那女孩在,也可能因为其他事发生冲突。
  
      酒楼中,白沢便提了一句,要邀请夏青鸢和璃圣喝几杯。
  
      这种情况,叶伏天不得不怀疑沈君别有用心了。
  
      “沈君应该是想要借白沢的手试探下我们的虚实,只不过,他自己也应该没想到会闹得这么大。”徐缺有些懒散的开口道,诸人都点头。
  
      “他目的会是什么?”顾东流低声问道,为何要试探他们?
  
      沈君邀请他们来千叶城,究竟是何居心?
  
      无论是好意还是恶意,但从这件事的行事手段来看,沈君此人不可靠。
  
      “这才是关键。”叶伏天开口道:“所以,我更不想离开了,倒是想看看,沈君他想要做什么。”
  
      夏青鸢看了叶伏天一眼,这家伙,真是一点不怕麻烦。
  
      她性子淡然,倒是不愿招惹这些无聊之事。
  
      不过既然叶伏天想知道,便随他吧。
  
      “若是我猜的没错,沈君的人应该便也混迹于客栈之中,而且,恐怕用不了多久,他便会再来找我们了。”叶伏天继续道。
  
      如若沈君别有目的,想必也不会轻易看着他们离开千叶城吧。
  
      那么自然会再出现。
  
      正如叶伏天所想的那样,没有过多久,沈君便带着一行人来到了他们落脚的客栈。
  
      一道道身影降临而至,顿时整座客栈的人都抬头看向虚空之上,沈君的身影出现在那,直接迈步来到了叶伏天他们所在的院落。
  
      “少城主。”叶伏天抬头看向到来的沈君喊道。
  
      “叶兄刚来千叶城,便将我千叶城的顶尖势力夷为平地,可是让我为难啊。”沈君看向叶伏天开口说道,身为城主,从原则上而言,是要掌管城中之事的,千叶城顶尖势力极乐宫覆灭,城主府自然是能管的。
  
       PS:标题上已进行标注1,就代表补更第一章,好心酸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