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220章 大离皇宫
夏皇目露思索之意,看向叶伏天,开口道:“叶伏天,此为大离皇朝内部之事,纵然发生界战,我若是强行干涉要带走大离国师,那么离皇,是否也能强行来我夏皇界拿人?”
  
  纵是界战,依旧要有平衡,人皇,是不能轻易出手的,否则,直接各自杀对方下面的人,直接就是生灵涂炭了,谁能挡得住人皇?
  
  因此夏皇才称,纵然是界战,但大离国师毕竟是大离皇朝的人【.】,若是离皇要处置他强行出手,便可能激怒离皇了。
  
  叶伏天实则也明白这点,因此他当时劝国师以后考虑去赤龙界域立足。
  
  “父皇。”夏青鸢喊了一声,夏皇目光看向她,只听夏青鸢道:“这次赤龙界之战,我们依旧没有率先出手,是等到离爻他们决定动手之后才反击,上次空界之战,也是离爻带人违背原则,我夏皇界,便要如此被动吗?”
  
  夏皇看着站在一起的两人,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对着叶伏天道:“我带你们去离皇界走一趟,但恐怕如今,离皇已经在决定如何处置大离国师,事情结局如何,我也无法确保,大离国师以及国师府的命运如何,看他们自身造化。”
  
  “多谢陛下。”叶伏天躬身,夏皇虽如此说,但只要夏皇愿意出手,便有希望。
  
  夏皇抬起,一瞬间,意念席卷而出。
  
  人皇意念何等强横,刹那间笼罩无垠空间,将浩瀚夏皇宫都笼罩在内,并且,还在不断往外扩张,朝着极为遥远的地方而去。
  
  此时,离恨天上,离恨剑主刚归来不久,三十三重天上,他豁然间抬头看天,喊道:“陛下。”
  
  离恨天上,一道虚幻的面孔出现,赫然乃是夏皇面孔。
  
  “我要去一趟大离,可愿随行前方?”夏皇开口问道。
  
  离恨剑主点头,道:“好。”
  
  “直接出发。”夏皇开口说了一声。
  
  不仅仅是离恨剑主,此刻有数位巅峰人物,都收到来自夏皇的命,身体直接破空。
  
  夏皇宫中,狂风卷起,一股人皇威压席卷天地,将许多人卷入其中。
  
  叶伏天,也同样身处那股风暴之中,下一刻,他的身影直接消失在夏皇宫中,他自己都不知自己去了何方。
  
  夏青鸢并未离去,她站在原地看着眼前消失的身影。
  
  夏皇、叶伏天,以及大祭司都消失了,被她父皇带走。
  
  皇宫中无数人抬头看向那座九天之上的宫阙,皆都感受到了那股浩荡威压,夏皇这是要去往何处?
  
  夏戎也在皇宫,他本想要面见父皇,但此刻,却抬头看着虚空之上变幻的风云,心中微有波澜,他知道叶伏天一回来便直接和夏青鸢去了父皇那里。
  
  如今,父皇这是要亲自前往大离皇朝吗?
  
  …………
  
  在叶伏天他们回夏皇宫之时,前往赤龙界的大离强者也都回到了大离皇朝。
  
  一则消息瞬间席卷离皇城,大离国师,背叛大离,助夏皇界害死大离九皇子离爻,且放过罪魁祸首。
  
  此消息一出,石破天惊,让整个离皇城都掀起惊涛骇浪,只感觉将有一股恐怖风暴将要降临大离。
  
  上次的事情并未被完全忘记,大离国师放走夏皇界的叶伏天,已经在大离引起了一些反响,摄政王出山,而如今,再次爆发这样的**,会造成怎样可怕的后果?
  
  而且,离皇道一些顶尖人物,实则提前已经知道离爻命陨的消息了,而且,这消息来自离皇宫中。
  
  只不过,没有人知道具体消息。
  
  当大离国师叛变消息传回之时,可想而知引来的震动有多强烈。
  
  整座离皇城,都似乎被一股压抑的气氛笼罩着。
  
  大离国师,一人之下的存在,站在大离皇朝的巅峰人物。
  
  他的叛变,对于大离皇朝的震动太过强烈。
  
  国师府中,南斋先生自然也听到了消息,终于明白这几日为何国师府被人盯着了。
  
  果然,出事了。
  
  而且还是离爻在赤龙界被杀,他老师可是前往主战之人,离爻的死,老师必然要负责。
  
  只是,离爻是怎么死的?
  
  为何,又传来这样的消息。
  
  离皇宫的皇宫中,此时同样极为压抑,所有人的头顶之上,都像是弥漫着一层阴云。
  
  大离国师,是真正能够影响到这座皇宫的人,甚至影响到那位至高无上的存在。
  
  大离国师背叛,可想而知那位存在是怎样的心情。
  
  此时,离皇城中,一行强者踏步而来。
  
  大离国师、摄政王、三皇子离臻、魔头曹空等等许多顶尖大人物都在,他们速度奇快,在离皇道的上空,朝着皇宫方向而去。
  
  就在此时,国师身形停下,在他身后左右方向,摄政王、曹空等强者,隐隐将他环绕在中,一个个神色皆都冷漠至极。
  
  纵然大离国师表现得再有气度,心胸无比豁达,但是,叶伏天对大离而言,是敌人。
  
  摄政王眼眸深处甚至隐隐缭绕着一缕杀意,这是大离国师自己找死了。
  
  以前,他最多只想等到国师犯错,让他从权力中心走下,他重新拿回他的权利,拿回属于大离皇族的荣耀。
  
  他没有想过能够让大离国师死,像大离国师这样的人物,除非他犯下滔天大罪,罪不可赦,离皇都不会动他。
  
  但这次,国师却偏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
  
  这次,不仅仅是离爻死了,如果战死,也许国师也最多承担一些罪责。
  
  然而,在离爻死后,身为大离国师,他竟然什么都没有做,甚至,放了就在他面前的叶伏天,那位大离想要拿的人,那位害死大离皇子离爻的罪魁祸首。
  
  这等同于是背叛了。
  
  “国师。”摄政王见国师停下开口说道。
  
  “颜渊,你们先府中。”国师对着颜渊他们开口说道。
  
  摄政王皱了皱眉,道:“先去面见陛下吧。”
  
  国师目光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开口道:“此事罪责,是我一人之过,我自会随行求陛下赐罪,但和我弟子无关。”
  
  摄政王还想坚持,但见国师神色冷淡,他便也没说什么道:“国师请吧。”
  
  只要拿下大离国师,颜渊他们走哪里去?
  
  在这离皇城,插翅难飞。
  
  颜渊他脚步停下,看了一眼老师离去的方向,沐春杨他们也在身边,都没有跟着前往,虽然,很想去。
  
  “回府。“颜渊开口说道,他自然知道老师的用意,也没有忘记老师曾经对他的嘱咐。
  
  照顾菲雪。
  
  若是老师真有什么事情,他们还有自己的使命。
  
  所以,他们没有跟随大离国师一起前往皇宫。
  
  离皇道上,无数人抬头望向虚空之上,看向大离国师他们的身影,至今,他们都依旧不肯相信国师会背叛大离。
  
  这根本不可能。
  
  若国师要背叛大离怎么会等到现在。
  
  而且,国师也没有背叛大离的理由。
  
  尤其是那些对大离国师极为崇敬之人,更不愿意相信。
  
  但看到虚空中那一行人的神态,他们却有种极为不安的感觉。
  
  许多人甚至朝着皇宫方向聚集而去,想要得到第一手的消息,看看接下来皇宫中,究竟会发生什么事。
  
  大离皇宫已经在视野之中,皇宫内外,皆都显得有些压抑。
  
  国师目光望向那座巍峨宫殿,心中暗暗叹息。
  
  他修行参同契,能够看到一些他人看不到的事物,玄妙莫测。
  
  这次出行,他知道此行对他而言不顺,甚至,影响大离国运,但有些事情是注定了的,既能够预知到一些,便不是你想改变就能改变得了的。
  
  一行人踏步往前而行,身形落地,朝着皇宫中走去,步伐显得尤为沉重。
  
  今日皇宫中的气氛格外的严肃,很多人都在。
  
  一步步走向皇宫一座巍峨耸立的大殿方向,这里已经有浩浩荡荡的强者皆都在,甚至,有许多皇族之人都在此。
  
  在大殿阶梯之上,一道身影矗立于那,他站在那,便像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俯瞰天下众生。
  
  离皇,站在那里。
  
  摄政王等人到来之后,脚步停下,随后摄政王从身后一人身上接过一具尸体,是离爻。
  
  他带着离爻身体一路前行,走到阶梯下方,随后跪在地上,将离爻托在那。
  
  “臣,无能,请陛下赐罪。”摄政王朗声开口,声音震颤虚空,求离皇,赐罪。
  
  所有人皆称,大离国师背叛,是罪魁祸首。
  
  然而,陛下之子死于外面战场,那些顶尖人物,谁没有责任?
  
  摄政王当然不会蠢到先直接借此攻击大离国师,而是,先行请罪。
  
  “儿臣无能。”三皇子离臻同样跪在地上,低头叩首,不敢去看离皇。
  
  只见离皇站在阶梯之上,看着下方离爻的尸体,随后他抬起脚步,顺着阶梯一步步走下。
  
  离皇的脚步很慢,但每一步,都像是踏在周围诸人的心头,许多人都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上,匍匐不敢吭声。
  
  纵然离爻并非是离皇最重视的皇子,但终究是离皇血脉,他亲生子嗣,陛下之子死在外面,这意味着什么可想而知。
  
  即便离皇将所有人治罪,都丝毫不为过!
  
  PS:这几天有事,忙完后会努力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