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286章 绝代
    狂乱的气流还未完全散去,在宴会中间流动着。
  
      然而此刻的神山上下,却无比的安静。
  
      那一幕,烙印在诸人的脑海之中。
  
      千字石碑感悟之战,战斗到如今,已经不仅仅是纯粹的感悟之战了,已经开始融入个人的攻击手段在其中。
  
      甚至,刑开和叶伏天都已经释放出人皇级的功法,以及释放出他们擅长的大攻伐之术,威力惊人。
  
      而且,在这过程中赤殇也并未阻止,任由他们发挥。
  
      在这样的情形下,圣道第一境的叶伏天,却依旧战胜了真我之圣的刑开。
  
      这岂非意味着……
  
      若是他踏入真我之圣,便有极大可能直接在战斗中胜刑开。
  
      至于感悟他已经证明,他不仅仅是强于刑开,而且强于这里的任何人。
  
      否则,他这位证道之圣,如何走到这最后?
  
      不仅如此,叶伏天这一路走到最后,含金量可谓极高。
  
      先是剑皇之后裴自认不如,随后强势击败战胜过夏青鸢的洛。
  
      最后一战,和刑开之战最为精彩,依旧战而胜之。
  
      这样的战绩,堪称是无比辉煌了,真正可以说一路扫荡而来。
  
      这一刻,许多人隐隐明白为何叶伏天是千叶城城主了。
  
      夏皇界,千叶城,三大妖孽级人物,皆有资格入界王榜的存在。
  
      叶伏天、余生、夏青鸢。
  
      这将来,绝对有可能是赤龙界第一城。
  
      “精彩。”
  
      神山之上,许多涅级的大人物都露出一抹赞赏之意。
  
      “确实精彩,刑开都已经释放了刑天战意,而他修行的功法,似乎传承至大离皇朝的国师,昔日离皇界和夏皇界那一战,听说大离国师不肯杀他,我似乎知道为何了。”有人轻声说道。
  
      这样的好苗子,而且拜入过门下,的确不舍得杀啊。
  
      当然,如若是敌人,就更要早些除掉。
  
      “赤龙界这一代,人杰辈出,本以为皇宫之外,会是刑开、洛、裴、姜太阿他们的时代,没想到,先有余生,又有叶伏天横空出世。”
  
      “数风流人物,不知要看谁了。”他们笑着议论说道。
  
      神山下观战诸人心中也有波澜,之前叶伏天已经名动赤龙界,不过即便是千叶城一战,依旧还是依靠了夸皇意志,不属于他自身能力。
  
      但这一战,他真正证明了自己,本身便为最顶尖的妖孽人物,丝毫不逊于赤龙界的任何一人,包括界王榜的那些人物,未有一败的刑开。
  
      今日,刑开有了一败。
  
      击败他的人,比他还要更年轻,境界比他低。
  
      不知此刻的刑开,他心中是何想法。
  
      “尴尬了。”
  
      宴会上,东皇宫的皇子段无极见叶伏天长戟所向指向刑开低声说道。
  
      之前,他败给洛,而叶伏天连续击败刑开洛两人,若是拿境界而言,叶伏天和他同境。
  
      他还嚷嚷着要和叶伏天真正战一场。
  
      看来,不需要战了。
  
      这家伙,让他很没面子啊。
  
      不过段无极的脸上却带着几分笑容,既然叶伏天有如此实力,那么夸皇遗迹的事情,便也不算是什么污点了吧?
  
      且不说他,这里赤龙界顶尖妖孽齐聚,还不是皆都败了。
  
      他没有夺得夸皇遗迹传承,情有可原啊。
  
      随同刑开一起而来的古皇城诸人神色可就没那么好看了,尤其是刑仇,他的脸上有震惊、有错愕。
  
      兄长,竟然败了?
  
      他还记得当初赤河之战结束之后,兄长刑开曾安慰他道,世间修行之人,谁能不败。
  
      如今,刑开他自己也败了,仿佛,是印证了他自己的话。
  
      而且,败他的人,正是当初也在场的叶伏天。
  
      那一日,两人便隐隐有争锋相对之意,只不过,兄长那时根本还没有将叶伏天放在心上,不曾将他视为对手。
  
      然而,现在呢?
  
      刑开抬头看向叶伏天,他也记得赤河之战发生之事。
  
      哪怕今日开战之前,他也没有将叶伏天当做是他的对手,他以为,他最终的对手会是裴、洛、姜太阿等数位真我之圣。
  
      叶伏天,不再他的考虑之列,他们间的恩怨,今日也解决不了,因此不曾在意过这位对手。
  
      但现在,叶伏天就在他面前,长戟指向他,吞吐锋利至极的光芒。
  
      世间修行,谁能不败。
  
      他想过自己会败,却没有想过会这样败,没想过在今日败给叶伏天。
  
      如今,许多人都称千叶城将来会和古皇城争赤龙界第一城的地位,他不屑。
  
      但真的没有可能吗?
  
      将来,余生、叶伏天、夏青鸢,三人若同入涅,九奴、他、盖煌,压制得住吗?
  
      而且,叶伏天还打下了九大部族。
  
      “我讨厌被人指着。”终于,寂静的空间中,刑开吐出一道冰冷的声音。
  
      想过败,和真的战败,并非是同一回事。
  
      他发现,这一战,依旧让他感到耻辱、感到难堪。
  
      他本就是极为骄傲的人,纵然知道问道路上必有一败,但他以为,会是以后修行路上,那更强大的地域,光芒万丈的人物。
  
      但事实上,此时指向他的人,却是他曾经不屑一战的人。
  
      所以,这让他感到难堪。
  
      “你败了。”叶伏天平静开口道,战败者,哪里来的骄傲?
  
      他更讨厌那些乘人之危的行为,但刑仇和盖煌,便这么做过了。
  
      如若他们实力弱,千叶城都被灭了,他也会死。
  
      讨厌,又能如何?
  
      “轰……”
  
      一股狂暴至极的气流席卷而出,刑开身上爆发出惊天战意。
  
      这一刻的他没有再压制修为,真我之圣的气息爆发,刑天战意绽放,一道道可怕的大道光环于身躯之上流转绽放,咆哮着冲出,轰在叶伏天身上。
  
      一瞬间,叶伏天感受到了一股惊天之威,他身上的参同契同样爆发。
  
      下一刻,便见刑开往前一步踏出,大道轰鸣,抬手便是一道掌印,战神印。
  
      叶伏天手中长戟爆发璀璨光辉,猛然间刺出,却依旧在战神印之下崩灭粉碎,狂暴的飓风吹打在叶伏天身上,他身体急速后退,一股狂暴巨浪吹打而来,将他震向宴会边缘才停下来。
  
      桃花宴上,赤殇皱了皱眉。
  
      许多人也都露出一抹错愕之意,这刑开,有些不讲规矩了。
  
      大概,败在叶伏天手里心情很不爽吧。
  
      手掌一口,掌印消失,刑开眼瞳冷漠,扫了远处的叶伏天一眼,随后气息收敛,转身迈步走回,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
  
      也没有真的追击叶伏天。
  
      那样的话,有何意义?
  
      不过让人笑话而已。
  
      赤殇本想说什么,见刑开没有继续做什么,便也没有开口。
  
      看来,他纯粹是想发泄他的不爽而已。
  
      洛也深深的看了叶伏天一眼,显然他们都没有预想到,击败他们的人会是叶伏天。
  
      这场千字箴言石碑之争,便也落下帷幕。
  
      虚空之上,有轰鸣之声传出,一面巨大的石碑从天而降。
  
      石碑外表看起来平淡无奇,但石碑上却蕴藏诸多古字,若是不以精神意志入侵观摩,并没有太大的特别,但只要你一缕精神力渗透入其中,便能立即感受到千字箴言。
  
      如今,这千字箴言石碑,将是叶伏天的了。
  
      “叶城主,收起来吧。”赤殇微笑着对叶伏天挥手道。
  
      “多谢殿下。”叶伏天点头,也没有太在意刑开的那一击,在意也没有任何意义。
  
      这面人皇级的千字箴言石碑,才是这一战的意义所在。
  
      走到石碑前,叶伏天将之收起,见石碑消息,许多人看向叶伏天的目光有些古怪,除了嫉妒羡慕之外,还有一缕另类的情绪。
  
      他们可都是知道,在之前,那魔琴,也是被叶伏天拿走了。
  
      魔琴,来自一位魔皇留下。
  
      如今,这人皇所刻的玄妙千字箴言石碑,又被叶伏天所得。
  
      连续两件人皇级的法宝,都被叶伏天收入囊中。
  
      那可是真正的人皇级宝物,任何一物,都已经无法轻易衡量其价值了。
  
      整个赤龙界,有多少顶尖势力能够拿得出来?
  
      叶伏天,他一次拿走了两件。
  
      叶伏天倒不在意诸人怎么想,拿到石碑之后他便走回自己的位置,千叶城的诸人目光都看向他,即便是夏青鸢,脸上都罕见的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之前败给洛她还有些自责,担心叶伏天面对两人会败。
  
      然而,叶伏天再一次证明了他的无双天赋。
  
      在夏皇界如此、离皇界亦是如此,被国师看重。
  
      如今到了赤龙界域的主界,依旧是绝代无双,仿佛他在,便要压制所有天骄身上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