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九百六十二章 求死

  叶伏天看向虚空中九州诸圣地强者,开口道:“我已说过,人皇遗迹乃我荒州至圣道宫皇族先祖所留,传承我不拿,公主夏青鸢也没有拿,如今人皇后裔皇九歌既已拿到了先祖传承,人皇遗迹一事,便到此为止。”
  
  诸人听到叶伏天的话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纵然公主夏青鸢大度,没有去夺,然而叶伏天即便天赋卓绝,但终究不曾入圣道,一位贤者人物,于九州顶尖人物面前称到此为止。
  
  谁在乎?
  
  西华圣君讽刺一笑,周圣王也丝毫不急,纵然他亲眼看到叶伏天实力超然,但那又如何,今日在场九州诸圣地,贤榜强者有半数以上聚集于此,且都持有圣器。
  
  叶伏天纵然圣境之下无敌,只要他想保皇九歌的传承,便休想活着走出去。
  
  姬圣淡淡的扫了叶伏天一眼,没有理会,在他眼里,叶伏天和荒州之人,都已经是死人,他会让至圣道宫,为姬默陪葬。
  
  “叶宫主这话便不对了,遗迹能者得之,若谁先拿到便属于谁,干脆谁先看到便属于谁岂不更自在,何必还要争什么。”此时,海王宫的宫主当代海圣开口说道,叶伏天抬头看向对方,只见无尽之海三大圣地的圣境人物隐隐站在了一起,成同一阵营,想必刚才已经传音交流过。
  
  固然无尽之海三大圣地矛盾重重,尔虞我诈,但也不妨碍在这种时候联手。
  
  若是能够拿下皇九歌,他们回无尽之海再商量如何分岂不是更妙,即便他们无尽之海三大圣地内部争夺,也好比和九州诸圣地争。
  
  “我同意姬圣的意见。”北冥族的冥圣淡淡说了声,海州三大圣地比之夏州、齐州、战州诸圣地丝毫不占优势,若是乱战争锋,他们希望不大,按照姬圣的规则,他们三大圣地的人联手,还是有一丝机会的。
  
  人皇传承,谁能不心动?
  
  夏皇界,上下两界,只有一位夏皇。
  
  人皇境的风景,是圣境人物梦寐以求,谁不想要看看,皇九歌不过是一位贤者,而且还只是至圣道宫的一位寻常弟子,他哪里有资格就这么拿走人皇传承。
  
  至于叶伏天的死,虽然有些可惜,但他们不会太在意,既然叶伏天要这么选择,那就注定只有死路一条了。
  
  “好。”姬圣淡淡点头。
  
  “既然如此,那便这么决定了。”羿族的族长也开口道,显然同意姬圣的意见,杀叶伏天者,得皇九歌。
  
  其它诸圣地的圣人没有表态,但目光都看着叶伏天,各有盘算。
  
  这时,有不少贤者人物迈步走出,将这片空间彻底的封锁住,荒州至圣道宫的人,插翅难飞。
  
  荒州的人看到这一幕神色肃穆,尽皆聚集于叶伏天身边,看着虚空中九州诸强者,他们眼神中都闪过一抹决绝之意。
  
  没想到,有朝一日,会九州皆敌。
  
  今日,会于此殒命吗。
  
  叶伏天抬头看向虚空诸圣地,他忽然间笑了,好一个九州皆敌。
  
  无尽之海三大圣地,羿族、姬圣,都公然表态,显然,他们都已经将自己当做死人,所以根本就不怕得罪他。
  
  荒州至圣道宫本就面对西华圣山、大周圣朝、知圣崖三大强敌,更何况是如今这种局面。
  
  这便是人皇传承的诱惑,夏青鸢不放弃,没有人敢争,传承再重要,也没命重要,夏青鸢既然放弃,他们,当然要争。
  
  重宝惑人心,圣人也如此。
  
  “荒州道宫弟子,随我一战。”叶伏天开口说道,他的声音显得很平静,带却透着一股肃穆之意。
  
  荒州道宫之人都默默的走到他身后,看到这一幕许多人都心中感慨,荒州至圣道宫的凝聚力,确实很可怕,哪怕明知必死,依旧愿死战。
  
  此时此刻,对于荒州至圣道宫而言,也唯有死战。
  
  固然令人尊敬,但终究还是要死,九州圣地之人,并不会因此而心生怜悯。
  
  远处,观战的荒州中州城之人心中感慨,这边是他们荒州圣地至圣道宫的风骨吗。
  
  自那青年执掌道宫以来,荒州圣地至圣道宫,便铁骨铮铮,战大周、血洗知圣崖。
  
  如今,纵然九州皆敌,不退一步。
  
  西门世家一些顶尖荒州势力也在远处看着,这一战后,恐怕荒州便将彻底沦陷了。
  
  “这家伙……”夏圣心中暗骂一声,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吗。
  
  纵然叶伏天曾打上九重天,但此时此刻,比九重天上危险多了,真是个不知死活的家伙。
  
  不过这样的风骨,却又让他心中感慨,后生可畏。
  
  此时,在另一处方向,姜月婵在璃圣身边,这样的结局,同样是她没想到的。
  
  若叶伏天死在这里,琉璃圣殿,便也完了。
  
  “小姐,为何他会拿到传承。”姜月婵对着璃圣传音道,她有些不甘心。
  
  璃圣看向叶伏天,心中同样感慨,这种情形,叶伏天能杀出去吗?
  
  “他击败了夏青鸢。”璃圣对着姜月婵传音回应道:“如若不是九州皆敌,圣境之下,怕是没有人能够拦住他离开了。”
  
  姜月婵心头颤动了下,他竟然如此强大了吗。
  
  若是他能够入圣境,周圣王和西华圣君,恐怕便要害怕了吧。
  
  想到这,姜月婵眼中闪过一抹决然之意。
  
  也许,还会有奇迹呢?
  
  为何,不去拼一回。
  
  像是下定了决心般,姜月婵脚步往前走去。
  
  “月婵。”璃圣看到姜月婵的动作低声喊道。
  
  “小姐,圣境人物不能出手,还是有机会的。”姜月婵一步步往前走去,随后对着虚空中的月圣传音道:“月圣,月氏之人是我所杀。”
  
  月圣忽然间听到此言不由得低头看向姜月婵,不过眼眸中并没有太多意外,在入皇陵之后,璃圣忽然间和周圣王翻脸,那时他便意识到了什么,隐隐猜测了一些事情,所以,之前西华圣君和周圣王联手对付璃圣,他没有插手。
  
  他有些奇怪,这姜月婵,竟然敢承认?
  
  “月圣前辈知道叶伏天为何能在公主面前让皇九歌得传承吗?”姜月婵继续传音说道,月圣也疑惑这问题,两大圣境人物,再加上夏青鸢,无论怎么看,叶伏天的希望是最小的。
  
  但最终,人皇传承却被皇九歌拿到。
  
  “叶伏天击败了公主夏青鸢。”姜月婵继续传音道:“不仅如此,当初叶无尘能够活着归来,也是叶伏天登天梯而行,闯上界天九天道场将之打穿,横扫上界天骄,将叶无尘带回,月圣难道没有发现,夏圣、小公主以及上界的人,对叶伏天的态度都有些奇怪吗。”
  
  月圣眼神中露出锋利之色,听到姜月婵的话,那么这一切,的确都说得过去了,很多事情,也豁然开朗。
  
  夏圣,似乎有意无意的在帮叶伏天。
  
  公主对叶伏天的态度,也的确有些微妙,称没有什么是他不敢的。
  
  “月氏想要和叶伏天联姻,无外乎是看重他的潜力,如今荒州面临九州皆敌的情况,若是月氏能够表态雪中送炭,远胜于联姻。”姜月婵继续开口:“更何况,虽说荒州看似情形危机,但夏圣明显欣赏叶伏天,九州书院黎圣也和叶伏天有点关系,叶伏天数次拜访书院,且和姜圣关系不凡,再加上金刚界主传道余生,若月圣前辈表态,又有琉璃圣殿,情况远没有此刻看到的那么糟,相信很多圣地如今也只是观望而已。”
  
  “你说这些,和你有关系吗?”月圣终于开口,冷漠的回应,既然姜月婵杀死了他月氏之人,难道还妄想活命不成?
  
  “知圣崖覆灭之后,我一直在中州城,那场刺杀只是我临时起意,和璃圣无关,月圣也应该想得到,仓促间我根本没有时间回琉璃圣殿请命,也无法未卜先知算到月氏强者会去道宫拜访,所以,月圣前辈无需迁怒于璃圣,璃圣会和前辈联手一起站在道宫一方,这是大势。”
  
  姜月婵传音之时已经来到了至圣道宫叶伏天他们身边,开口:“言尽于此,相信前辈自会斟酌,今日叶伏天可能死在这,但若他不死,连人皇传承都能够让出,且击败号称比夏皇天赋更为出众的夏青鸢,未来能够走到哪一步,我不去想,也不会看到。”
  
  “月氏之人的死,我会以命抵罪,今天,我不会活着走出这里,那场刺杀的真相,将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世人只会记住,今日荒州至圣道宫叶伏天九州皆敌,月圣义薄云天,支持叶伏天,至于我姜月婵,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死了,也不会有人记住,也没有奢望有人记住。”
  
  姜月婵传音之后,目光望向虚空诸人,朗声开口道:“传承既已有主,何必强求,诸位好歹皆为九州圣人,如此欺压荒州至圣道宫,未免有些过了,我一直欣赏叶宫主为人,愿随道宫而战。”
  
  虚空诸强者看向姜月婵,眼中露出怪异的神色,如何都不明白为何姜月婵会走出来送死。
  
  不过既然想不明白便也不去想,既然他要求死,成全她便是!
  
  ps:看来又是奔着要加两更去了,一号,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