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583章 现身

  叶伏天站在了神曜身前,站在了神族诸强者面前。
  一道道气息落在他的身上,似乎想要窥探他的秘密,神曜的眉心似开了天眼,射出一道可怕神光,这神光一瞬笼罩着叶伏天的身体,一时间,叶伏天只感觉自己被一道神光所禁锢。
  “轰。”一股神圣至极的大道威压直接降临,一刹那间叶伏天感受到窒息的压迫力,那是来自神魂的威压,仿佛他的神魂都要离体而出,被神光所束缚压迫。
  叶伏天只感觉陷入了一股幻境之中,在这奇妙的幻境世界,意识和神魂已经离体而在,在那道天眼之下,无数神曜的身形宛若一尊尊神明雕像,直接冲入他的神魂之中,要进入他的意识世界,窥探他的秘密。
  这种能力简直可怕。
  能够直接窥探他人的秘密。
  难怪天河道祖不让神族带他离开了,而且,此时天河道祖也盯着叶伏天所在的方向,身上威压弥漫而出,只要叶伏天承受不住,他便会直接出手强行将之打断来。
  “神曜,果然长大了。”天河道祖淡淡开口,声音不怒自威,当着他的面强行窥探叶伏天,当年跟在后面的小家伙,已经是人皇人物,神族的中坚力量。
  成了人皇,果然行事风格、气度,都不一样了,哪里还有当年的稚气,如今唯有人皇的威严、强势。
  叶伏天紧守心神,参同契之力绽放而出,炼道于体,神魂之内似有大道古字环绕,守护意志,阻挡对方的强势入侵。
  “哼。”神曜冷哼一声,眉心之处神光更强,万丈光辉洒落而下,似有无穷光束直接刺向叶伏天,这一刻的叶伏天在那神光之下极为渺小。
  他所面对的可不是一位普通的人皇强者,而是,来自上界天云巅的家族,神族的人皇,而且,还是神族嫡系血脉,体内流淌着神血,天河道祖是他姑父,他的姑姑是天河道祖之妻,当年那位风华绝代的女子。
  这样的人莫说是圣境,即便是天河界界皇宫中的段庆,天河道祖的亲传弟子,在他面前怕是也不够看,不在一个层次。
  此时的神曜有些诧异,寻常人皇都难以抗衡他的神眼,今日一位圣境人物,竟然有几分抵抗能力,不愧是姑父选中的衣钵传人,其天资惊人。
  “姑父见谅,既然姑父不肯让我带他回神族,只好如此了。”神曜开口说道,威压还在变得更强,叶伏天的神魂微微颤动着,而天河道祖的威压则是越来越强,仿佛随时可能绽放。
  只见同时,在神曜身后,几位神族的大人物往前迈步走出,身上皆都释放出可怕气息,扛住天河道祖降下的压迫力。
  整座山脉都处于一股窒息的状态,许多境界弱小之人只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很压抑。
  “殿下。”
  然而就在此时,远处似有一股极为强横的气息降临而来,这道气息从极其遥远的地方而来,来自天河界的界皇宫中。
  “父皇。”段庆抬头,感知到这股气息他露出一抹异色,父皇怎么突然出现,究竟有何事?
  “嗯?”正在压迫叶伏天的神族强者神曜也皱了皱眉,旁边的老者问道:“界皇这是何意?”
  “齐玄罡,回来了。”一道声音传出,听到他的话诸人露出锋芒,只见神曜的气息瞬间从叶伏天身上消失散去,其余强者也都收回气息,目光尽皆抬头望向苍穹方向。
  段庆内心也是颤了颤,齐玄罡,回来了?
  他竟然回来了。
  天河道祖神色闪过一缕波澜,终究还是来了。
  叶伏天内心颤动,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面容,使之没有出现波澜。
  旁边的陈平安则是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神曜很清楚的捕捉到了这一幕,这么说来,之前段庆向他禀报,救下陈平安的人,就是回来的齐玄罡了。
  他回来了,而且去看了陈平安的父母,但却没有上山。
  这么说,反倒是那白发青年,可能和齐玄罡没什么关系。
  “哪里?”神曜开口问道。
  “界皇宫外。”那声音再度传出,道:“他要见段庆。”
  “回。”神曜淡淡开口,立即转身踏步而行,不仅仅是他,神族强者以及段庆他们尽皆转身,一步迈出横穿虚空离去。
  “你去吗?”只听天河道祖对着叶伏天传音一声,询问叶伏天去不去。
  叶伏天自然明摆着这句问话的用意,老师既然选择了出现,便意味着决定了面对这一切。
  他去的话,能否克制的住自己的情绪?
  “去。”叶伏天回了一个字,天河道祖点头没有多言,一股大道风暴卷向叶伏天的身体,两人直接从山上消失不见。
  “师叔祖。”陈平安目光眺望着远方,脸色极为苍白。
  …………
  此时,天河界界皇宫外。
  一道身影安静的站在那,在他面前,浩浩荡荡强者如云,甚至,天河界的界皇亲自现身,就那么站在那看向出现的身影。
  齐玄罡回来了,而且如此直接的到来,就那么站在了他面前。
  而且,他也是人皇了。
  经历了当年那场大风暴,而且重创离开,他竟然还能够踏入人皇境界,倒也不容易,难怪天河道祖当年会选择他作为女婿。
  远处,陆续有许多人汇聚而来,齐玄罡对于如今的天河界是个陌生的名字,但当年因为他的事情在天河界掀起的风暴,是灭界风暴,因而,至今依旧有许多人记得他,天河道祖的弟子,以及女婿。
  此时的齐玄罡已经摘下了斗笠,他站在那极为坦然,很平静,脸上没有愤怒、没有畏惧,唯有淡然,那是抛开一切的淡然。
  他本不想这么早出现,以这样的方式出现,但知道了神族降临,直接前往山那边,他便提前走了出来,他会以自己的方式,终结这一切。
  苍穹之上,有神光降下,随后,神族强者降临而至,他们直接出现在了阶梯之上,目光望向齐玄罡。
  齐玄罡当年重伤之后,他们找了很多年,一直没有找到,或许齐玄罡一直流浪在外,可能去了极遥远的地方。
  没想到,他竟然自己回来了。
  之后,段庆也出现了,目光瞬间落在齐玄罡身上,这倒是他始料未及的。
  这么多年,已经消失的人,竟然自己回来了,而不是他们猜测的后人回来。
  齐玄罡安静的看着诸人的出现,直至天河道祖降临,他的眼眸才有了波动,转过身,看向那出现的老人。
  齐玄罡对着天河道祖的方向跪下,叩首下拜。
  “既然都回来了,怎么不上山看看,都已经这样了,还担心连累我?”
  “弟子不孝。”齐玄罡抬头看着天河道祖道:“当年之事,弟子对不起老师师娘,有何颜面回山见您。”
  “既然没有颜面见我,为何还要回来?”天河道祖质问一声,带着几分冷淡之意:“既然都已经从这世界消失,回来你能做什么?”
  “有些事,不回来解决,心不平。”齐玄罡回应道:“而且,弟子虽然没有回山,但依旧还有一丝奢望,想要看老师一眼。”
  天河道祖看着那身影,心中无言。
  当年他自然是极喜欢齐玄罡的,否则,又怎么会接纳他为婿,齐玄罡心境沉稳,道心非凡,而且,和他理念一致,若给齐玄罡时间,是能够做成大事的人,继承他的衣钵,但可惜,一场风暴,将一切摧毁。
  “你倒是孝顺。”天河道祖有些不悦的回应,看一眼的代价是什么?
  齐玄罡现身,神族,将不惜一切将他带走。
  他出现,便意味着再也走不了。
  “师弟既有此番孝心,老师您又何必不悦。”此时一道声音传来,说话之人是段庆,他看向天河道祖道:“师弟此次归来,想必也是为了老师您能够从此事中解脱。”
  天河道祖扫了段庆一眼,道:“本座没有欺师灭祖的弟子,你不配。”
  段庆神色一僵,虽然当年的事情许多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世人也都猜测到了一些,但是,从来都是暗地里,没有公开议论过,天河道祖也从未当面提及过这件事。
  然而此时,却直言叱喝他欺师灭祖,他明白,或许是因为齐玄罡回来,一切都将划上句号,老师也不在乎了吧。
  “弟子问心无愧。”段庆对着天河道祖行礼道,每个人生来就有自己的人生,有自己的立场,他不认为自己有什么过错,他是界皇宫之人,流淌着皇族血脉,神族弟子以神族意志为最高意志,他自然以界皇宫的利益为最高利益。
  他段庆,不可能看着界皇宫随齐玄罡一起陪葬,他需护界皇宫,这是他的家族,他需要让家族从那场风暴中延续下去,就必须要做一些事情。。
  所以,他不后悔,问心无愧,如若再重来一次,他依旧会选择这么做。
  叶伏天一直安静的看着这一切,内心极不平静,但面容却格外的平淡,齐玄罡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仿佛,真的只是陌路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