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552章 不得不修行

  金色大道古路中,大道轰鸣之音不断,叶伏天强势往前而行,动用躯体全部道意将自身道威强化到极致,以极为强势的姿态横穿金色古路,走到了尽头。
  一尊尊虚无缥缈的雕像崩灭粉碎,降临在身体之上的威压终于全部消失散去,叶伏天站在古路尽头,也站在了那座神圣的宫殿前方。
  一股神圣肃穆的气息笼罩着这片空间,隐隐还能感受到庄严古老的气息,这让叶伏天越发肯定,此地极可能是神宫极为重要的地方,阴差阳错,他将之当做了一处悟道修行之地闯入。
  之前他还以为是寻常悟道之地,却哪里想到想要闯入竟然如此之难,看这强度,神宫中有弟子能够踏入这里面吗?
  即便是一个都没有,他都是信的。
  不过前面,似乎有一人。
  缥缈神圣的宫殿敞开着大门,然而那身影却坐于宫殿之外不入,他穿着非常简单,头发也很随行的披在肩头,闭着眼睛坐在阶梯上方,身上全无任何气息外放,叶伏天虽来到了这里,但他却像是完全不知道般,依旧安静的坐在那,仿佛这个世界,唯有他一人。
  叶伏天看了阶梯之上宫殿前方的那人一眼,他看到的是一道背影,虽没有认识此人,但他却感觉这人是孤独的,他坐在那,竟有种遗世而独立的感觉,世间纷扰,但他却唯有一人。
  这是怎样的一种境界?
  甚至,令人都不忍心打搅他的修行,在这里,仿佛稍微发出些动静都是罪过。
  叶伏天安静的在那站了片刻,随后才缓缓抬起脚步,朝着阶梯上而行,一步步往前,走向上方之地,片刻之后,他来到了那身影后面,面对着前方哪座神圣缥缈的宫殿,透着神秘气息的宫殿。
  坐在那修行之人,他是否已经进去过了?
  此人像是已经在这里坐了很久,那么,他应该进去过吧。
  叶伏天又看了看他,见对方依旧没有反应,便抬起脚步准备从他身边走过。
  “你不是神宫弟子?”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出,正是那一直坐在那的神秘身影开口了,他的声音清晰而有力,仿佛能够印入他人的脑海之中。
  即便是说话,他依旧还是闭目坐在那,没有回头,没有看叶伏天。
  “不是。”叶伏天回应道:“受神宫之邀前来证道,随后入了神宫修行,来到了这里。”
  “请问,这是何地?”叶伏天问道,他越发好奇,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神秘、肃穆、庄严,纵是天赋异禀的妖孽人物,也根本来不了这里。
  “祖地,神庙。”那人回应一声,叶伏天听到他的话内心轻颤了颤,纵然猜测到了这里非寻常地方,但听到对方的回应他依旧内心震撼。
  神宫祖地,神庙。
  神宫乃是上霄界第一传道圣地,上霄界最负盛名的修行圣地,而这里,是神宫的祖地。
  难怪如此难入了,只是那道河以及大道古路,便可以阻挡绝大多数人的路,神宫修行弟子,基本是不可能来到此地。
  他是意外,而他身前那坐着的身影,应该是个例外。
  “既非神宫弟子,便不要入神宫祖地了,回去吧。”那身影继续开口说道,他的声音显得极为平静,没有一丝的波澜,仿佛在说一件极为寻常的事情,语气也没有任何的情绪。
  叶伏天听到对方的言语也没有动怒,对方说的实则并非无礼,祖地对于修行势力而言意义非凡,不同于寻常的修道之地,真正有可能是核心传承。
  既然没有拜入神宫中修道,非神宫弟子,若说入祖地求传承的确不合适。
  只是,费了这么大的劲来到这里,在门前而不入,多少还是有些不情愿的。
  原则上虽说不方便入神宫祖地,但毕竟神宫没有阻止,接引之人也曾言只要能去的地方皆可去,那么他凭借自身能力来到了这里,只要能够入祖地,即便进去了,也不算违背神宫的规矩。
  “我还是想进去看看。”叶伏天开口说道,对方没有回应。
  叶伏天目光看向前方,抬起脚步,朝着神庙走去,口中吐出一道声音:“非神宫弟子,本不该入神宫祖地,但神宫前辈曾言只要能入便可入,那么,失礼了。”
  说着,他继续往前而行,想要入祖地。
  “你说的对,只要能入便可入,只是,神庙,你能不能入,并非你所决定?”这时,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传来,落在叶伏天的耳膜之中,他看了一眼身前之人,眉头皱了皱,说话之人不是对方。
  神庙中,还有其他人?
  他前行的脚步停下,目光凝实神庙。
  “你叫什么?”那缥缈声音再次传来,这一次他隐隐感觉,说话之人仿佛是神庙本身,绝非他身前的那道身影,而是有人借神庙说话。
  “太玄山什井。”叶伏天回应道。
  “错了。”对方回应一声,叶伏天露出一抹异色,道:“何处错了。”
  “你非太玄山修行之人,也并非是什井。”对方开口说道。
  叶伏天心头微颤,目光中陡然间闪过异色,凝实前方。
  “我的确从太玄山而来。”叶伏天回应一声。
  “一切都是假象,从太玄山而来便一定是真实的吗?”对方继续说道,叶伏天明白,自己易容可能已经被对方所勘破,他有种错觉,站在这座神庙前,被那股神圣的气息所笼罩的他,像是没有任何的秘密般。
  一切,皆都会被轻易看透来。
  “何为真,何为假?”叶伏天开口道:“真假,重要吗?”
  他是什么身份实则无关紧要,神宫不参与外界纷争,那么又何须在意他是谁。
  无论是来自太玄山,还是来自天谕界,对于神宫而言,皆都没有什么区别。
  对方沉默了片刻,像是在思考叶伏天的话,片刻之后,神庙中竟传来一道叹息之声。
  “你说的对,何为真,何为假,世界都是假的,大道也是虚无,追求真实又有何意义。”沉默片刻,对方轻叹一声,这一声叹息,竟让人感受到了一股苍凉之意。
  叶伏天听到这句话露出一抹异色。
  这是,什么意思?
  世界都是假的,大道亦是虚无?
  他不懂。
  “晚辈不明白。”叶伏天看向前方开口道。
  “你为何修行?”对方没有回应叶伏天的话,而是开口问道,为何修行。
  叶伏天也在问自己,为何修行?
  他思索了片刻,却发现什么都没有想明白。
  “以前,曾为过许多事情而修行,现在也一样,不过,如今的心态,或许已经是不得不修行,有太多的事情,都需要修行。”叶伏天感慨一声,仿佛已经不记得修行的初心。
  为了什么?生而为帝的骄傲?
  他仿佛早已经忘记了曾经有过那样远大的志向。
  那么如今要问他为了什么而修行,有很多,时间裹挟着他往前而行,早已经是不得不修行。
  “不得不修行!”
  一道低语声传出,似乎是在咀嚼叶伏天的回答。
  这一声,道尽了多少沧桑。
  世间之人修行到了最后,有多少还记得初心,有太多的人,都已经是不得不修行。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根本没有退。
  那股神秘的气息消失不见,那道缥缈的声音也仿佛不复存在。
  “前辈。”叶伏天开口问道,然而,却没有回应。
  “晚辈能入了吗?”叶伏天问道,依旧没有回应,仿佛对方已经彻底陷入了沉寂状态之中,任由叶伏天自己选择。
  最多,他可能不会去干涉。
  “前辈不言,晚辈便当是认同了。”叶伏天微微欠身开口说道,既然没有说不同意,那么自然是看他自己,只要能入,便可入。
  说着,叶伏天便继续抬起脚步往前而行。
  叶伏天路过了那道坐在那的人影身旁,想要从他身边走过,然而就在这时,他的脚步忽然间停了下来,一股极其强大的大道力量落在他的身上,让他不得不止步。
  目光缓缓转过,叶伏天看向那坐在那的身影,在对方身躯之上,释放出无比璀璨的神光。
  “轰……”
  一股无比狂野的气息撞击在叶伏天的身躯之上,甚至冲入他的神念之中,他躯体之中大道气息咆哮着,似乎遭到了极为强烈的威胁之意,因此而咆哮。。
  一直坐在那的青年眼眸睁开,目光望向前方。
  既非神宫弟子,自然不便入神宫祖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