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霹雳天下之逆命皇龙 > 情人节特别篇:别见狂华的爱情

  苦境,风波不断之地,以苦命名,足见苍生之难。
  层出不穷的阴谋家、野心家,造就了这个武林的纷乱,纵有正道群侠前赴后继,也难开创万世太平。
  东瀛兵发神州,叶口月人重出,异度魔界隐于幕后却依旧虎视眈眈,南北王朝对立,早就布武禁武之争,局势之乱,乱的不可想象。
  二月十四日,传自西方国度的情侣佳节,只在苦境少数流传,蝴蝶君就是其中一个。
  “阿月仔,今天你想要什么礼物?”
  蝴蝶君在公孙月身旁转来转去,配上他那媳妇脸更像一个女孩子,而公孙月沉稳挥扇,用扇柄将蝴蝶君隔开,偏中性的面貌显得男子气概。
  “媳妇脸,你有生意上门了。”
  “哎哎哎,蝴蝶心碎,这生意不做也罢。”
  “三十三万两黄金,也不行吗?”
  燕霏実缓步踏上蝴蝶谷,报上一个价格。
  蝴蝶君听罢,突然变得正经了起来,“十倍A级的价格,你是想蝴蝶君去送死?不行,今天吾要陪吾的阿月仔。”
  “非是出手杀敌,看过此信,相信蝴蝶君不会拒绝。”
  燕霏実将玉梁煌交代的信件交给蝴蝶君,蝴蝶君伸手接过,顺势打开,看了一会道:“……嗯嗯嗯……好,今日本蝶就帮这一遭,阿月仔,你也看看……”
  看着公孙月阅读信件,蝴蝶君趁机道:“我是一直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所以这个忙我帮定了,阿月仔,你会支持我吧?”
  “贫嘴,这话还是信上教你说的。”公孙月白了一眼蝴蝶君,对他这副模样无可奈何,但,今天确实是个特殊的日子,“早去早回,吾等你。”
  “嘶……吾没听错吧?!”蝴蝶君闻言极为兴奋,就要拉住燕霏実的手捏一捏以确定自己不是作梦,不过燕霏実不动声色的抽出手臂,让蝴蝶君一个趔趄假摔在地,“这个忙,帮的值了!”
  “那,吾便回武都皇城,静候消息了。”
  —————————————————
  入夜,月黑风高,今日无战事,但武都皇城城防却没有松懈,西城门上,别见狂华立于城墙之上,守着皇城西面。
  夜晚的皇城灯火依旧,是苦境少有的盛世之城,武都治下的百姓是极为欢喜的。
  别见狂华时不时看向皇城内部,看着热闹的夜市,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再凝目一视,入眼尽是欢颜,魔女的心亦是欢喜的。
  魔本无情,奈何入了人间,终会染了红尘。
  “这真是极好的,如果,异度魔界也能如此生活,该多好啊……”
  睹思睹思,染了红尘的魔,多了不该有的情,有了人味,就有了人情味,思乡亦是人之长情,现在,别见狂华忆起了过往。
  “如果没有战争,该多好啊,元祸天荒……”
  元祸天荒对自己的情,历经人世的别见狂华是明白了的,这就是人间所说的暗恋吧。
  “哎……”
  叹了口气,再看人群,热闹异常的街上走着一对对男女,在这西方的节日里散发着让人饱食的气息。
  “恨不逢……”
  回忆终于来到刻骨铭心的一段,别见狂华握紧双拳,那个男人左拥右抱却又恬不知耻的示爱,让她很是愤恨。
  但这回忆很快就被盖了过去,握拳的双手也放松了下来,玉梁尚,那个不嫌自己残花败柳,追求自己的男人。
  想到这,别见狂华嘴角微扬,挂起一丝微笑,英武的魔女此刻显得异常好看,濯清涟而不妖,出淤泥而不染。
  “君之意,吾知,但此身已脏,来生再续前缘。”
  默默将心意埋葬,许下来生的诺言,魔女压下心中的涟漪,再度看向城外。
  倏然,风起,冷月,刀枪交兵!
  “是南城门……今晚玉梁尚会在那边……”
  元功波动,交战气息,别见狂华第一时间辨别方位,心中霎时一紧,吩咐士兵加强戒备后连忙朝南城门赶去。
  南城墙上,刀枪交接,已知对手修为,黑衣蒙面客持刀欲闯皇城,玉梁尚持枪挡关,双方交接,刀枪式连环,霎时百招已过,玉梁尚落入下风。
  诀胜一招到来,玉梁尚横枪挺立,一运最强一式,玉梁族传枪决最终一招。
  “六合枪决•扫空六合!”
  黑衣蒙面人横刀翩斩,刀上异象一闪而过,蝴蝶入刀,熊焰暴燃,终招将会一刻,别见狂华虽然赶到瞬发一招,却止不住刀入心口,黑衣蒙面客迅速抽刀而退,别见狂华追之不及,扶起玉梁尚,按着心口血流,一时之间,心碎凝泪,不知作何言语,只是输入真气,匆忙救治。
  “不要死……你,不要死!”
  “狂华……你可愿……嫁……嫁于我?”
  “我……我……我愿意,你不要死……”
  红尘之魔,凡心寂动,压抑不住的感情终归倾泻而出。
  此时,赶到的玉梁煌与燕霏実查验了一番,最后由燕霏実干咳了一声,道:“呃……别见狂华啊,这一刀没中心口,偏了一些,可能是你的赶到让那蒙面客失手了。”
  “啊,真的吗?”
  喜极而泣,别见狂华按了按心口,发现确实如同军师所说,想到自己方才答应的话语,脸上不由冒出红霞,在夜色中显得异常可爱。
  “狂华,你答应的……”
  “妾之身,残花败柳,不值得,真不值得,来生吾会……”
  玉梁尚拉住别见狂华的手,纵使虚弱,却是劳不可断,“你看你,我这么虚弱,你还挣不脱……至于你我之间,吾只愿情许一世,不求来生。煌弟,今日吾就此请旨赐婚。”
  “哈,大哥喜欢便好,别见狂华,你,已经成人了,魔历红尘化人间仙子,何来残花败柳?汝与吾大哥之婚事,就这么定了。”
  “……但凭梁皇做主。”
  —————————————————
  蝴蝶谷。
  “事情办妥了?”
  “蝴蝶君出马哪有不成的道理,阿月仔,吾……”
  “嘘!”公孙月上前按住蝴蝶君的嘴巴,脸上露出罕见的赤红一片,“媳妇脸,吾……吾想要一个小媳妇脸……”
  “啥?”蝴蝶君懵逼,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哎呀,快走啦……”
  公孙月一把拉起蝴蝶君朝内室走去,内中,隐约传来蝴蝶君的嘟囔:“为啥是小媳妇脸……就不能是小阿月仔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