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匠也开挂 > 第五章高大尚的销售套路

  见姐夫服软了,张英杰才露出笑脸,叫住正要出门的张俊平。
  其实,张俊平也不是真的要去告状,上一世年轻,可以说不懂事,这都重生了,也是大人了,再懂不懂就去找姑姑告状,多少有点尴尬。
  父亲一叫,就立马转身走了回来。
  这个时候,作为大队书记的本家大爷张英文也开口说话了,“虎子,别和你姑父计较,他就是这么个急性子!
  你想当厂长,总得说服我们这些人,证明你有这个本事才行!”
  张英文呵呵笑着做和事老。
  “人的需求每个时期都是不一样的!
  比如我们,以前我们的需求是能吃饱饭,现在我们吃饱之后,想着手里能够有点钱!
  这就是需求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生了变化!”张俊平看着大家,侃侃而谈。
  上一世,他虽然不成器,可好歹也是受了父亲的余荫,当了家具厂的销售经理,这点口才还是有的。
  听了张俊平的话,众人点点头,表示赞同。
  “回到家具上来,顾客的需求是什么,也是随着时代在发生着变化。
  从古至今,家具的样式一直都在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生着变化。
  宋朝以前,咱们就不说了!
  宋朝开始,因为皇帝的节俭,那个时代家具的风格是素雅,辅以精雕细琢的纹路,可以说是低调的奢华!
  到了明朝之后,随着郑和下西洋,达官贵人开始追求家具的材质!
  乌木,小叶紫檀,金丝楠木,海南黄花梨,这些红木成了皇家家具的专用木材,也受到所有达官贵人的追捧!
  总结起来,明朝的家具特点有四种:造型简练、以线为主;结构严谨、作工精细;装饰适度、繁简相宜;木材坚硬、纹理优美。
  到了清朝,康熙晚年之后,天下太平,四海一统,于是达官贵人开始追求奢华的享受!
  这个时期的家具也发展到了鼎峰!
  家具的风格也变成了,造型上浑厚、庄重,装饰上求多、求满、富贵、华丽!
  然后又会因为地域的不同,产生不同的需求,体现在家具上就是各地的风格有着明显的差异!
  咱们家具分为苏作、京作、广作以及晋作、宁作、鲁作家具。
  咱们鸢都的红木嵌银家具,就属于鲁作家具。
  我之前说的这些地域家具中,又以苏作,京作,广作最为出名,代表了明清家具的巅峰水平!
  苏作家具,又叫苏式家具,采用一木连作,上下贯通。其空间尺寸一招一式,都经过反复推敲,达到增一分则长,减一分则短的地步,整体圆浑柔润,给人一种自然的美感。
  广作家具,也叫广式家具,特点就是华丽豪奢,因为广作家具大量借鉴了欧洲家具的风格,又因为广作家具靠近缅甸,越南等红木原产地,所以广作家具整体上用材粗硕,形式繁多,着重雕刻和镶嵌装饰!
  京作家具,就一个字,霸气!”
  “虎子,霸气是两个字!”张贤胜小声提醒道。
  “重要吗?
  好吧,两个字,威严霸气!”
  “这是四个字!”
  “这个不重要!你不要老是关注这些细枝末节!”张俊平瞪了张贤胜一眼。
  “京作家具,说的就是咱们的首都北京!
  京作家具线条挺拔、曲宜相映,装饰力求豪华,镶嵌金、银、玉、象牙、珐琅、百宝镶嵌等珍贵材料,使京作家具“皇气”十足,形成了气派豪华及与各种工艺品相结合的显著特点。
  其实咱们鸢都的红木嵌银家具也是受了京作家具的影响!”
  张俊平说的这些,房间里绝大多数人都不明白,也只有张俊平的父亲明白一些,以前听张俊平的爷爷说起过一点,但是没有张俊平说的这么透彻。
  大家虽然听不懂,但是总有种不觉明历的厉害。
  “虎子,你说的这个啥,我们也不懂啊!
  你就说,我们的家具怎么才能卖出去!”姑父董耀宗挠挠头说道。
  此时,他对张俊平已经是有些刮目相看了,能说出这么一番他听不懂的话,绝对不是一般人。
  “姑父,你别着急,总要说明白了,说透彻了,大家心里有底,才能劲往一开始,齐心协力把家具厂做好!”张俊平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刚才那些,是他故意说的,这都是做销售的套路。
  说一些让顾客听不懂,又莫名的感觉高大上的话题,这样很容易就能得到顾客的信任。
  因为听不懂,所以就会莫名的感觉对方专业。
  “现在,社会上出现一种思潮,那就是盲目的崇洋!
  好像和洋鬼子沾点边的东西就是好的,就会受到追捧!
  以咱们的家具为例,继续生产中式家具,虽然不至于卖不出去,但是受欢迎程度,肯定不如欧美风格的家具更受欢迎!”
  “你说咱们生产欧美家具,可是咱们也不会啊!”姑父董耀宗有些失望的说道。
  “中式家具不受欢迎了?”父亲则是更加受打击。
  他可是从小学的就是中式传统家具,现在猛一听说中式传统家具不受欢迎,心里很不舒服。
  “姑父,你忘了,我刚才说过,广作就曾经吸收了欧洲家具的风格,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大受追捧!
  就连皇室,都把广作家具定为贡品!
  我们可以去羊城,去鹏城看看欧美家具是什么样式的,然后我们回来学着做!”
  “看看就能学会?”董耀宗质疑道。
  这又不是种地,别人咋种咱咋种,看看就会。
  “其实,无论是欧美家具,还是中式家具,结构上就那些东西,也就是样式上有些变化!
  我们完全可以像广作家具一样,吸收欧美家具的风格,生产出更加新颖的家具!
  对外我们就说是欧美家具,那些买家具的只看样式好看不好看,他们也不懂是不是真正的欧美家具!”
  “那……那不是骗人吗?
  虎子,我可告诉你,咱们就是穷死,饿死,也不能坐那坑人的事!”
  “姑父,你这话说的,这怎么能是骗人,坑人?
  我们的家具是不是真材实料?是不是我爸带着人精心制造的?
  而且,我们的家具也确实借鉴了欧美家具的风格,这怎么能算是骗人?坑人?”张俊平不满的看着姑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