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匠也开挂 > 第三章儿子想篡位怎么办

  “叮,主线任务,拯救家具厂,让家具厂重新焕发生机!
  任务奖励银质鲁班机关盒一个!
  温馨提示:此机关盒是由木匠祖师鲁班亲手打造,里面有一定几率藏有祖师鲁班的传承或者宝物!
  任务失败,系统将强制卸载,重生依将逆转!
  温馨提示:系统强制卸载,重生逆转,有可能造成未知后果!
  最重有可能灵魂湮灭,最轻有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就在张俊平纠结的时候,脑子里突然传来系统的提示音。
  “靠!”张俊平听着耳边那酷似郭德纲的声音,心里暗骂了一句。
  亏老子以前那么喜欢你的相声,居然变成系统来恶心老子。
  “叮!温馨提示,本系统并不是郭德纲变得,只是检测到宿主喜欢听郭德纲的相声,每晚靠听郭德纲的相声入睡!
  本系统本着人性化服务理念,特截取郭德纲的声音陪伴宿主!”
  “靠!靠!靠!”
  张俊平心里暗骂,老子现在不喜欢郭德纲了!
  太特他妈坑了!
  不亏是坑王!
  用了郭德纲声音的系统也这么坑!
  还什么鲁班传承系统,干脆叫坑王系统算了!
  “叮,本系统充分尊重宿主人权,宿主可以自由决定是不是完成任务!”
  “我靠!”
  张俊平翻翻白眼,骂了一句,没有继续搭理坑王系统。
  根据起点小说里面的设定,灵魂湮灭代表着连投胎做人的机会都没有了。
  比魂飞魄散还惨!
  虽然很想跟着父亲回城里,去羊城潇洒,但是小命更重要。
  上一世,谁要是和他说灵魂湮灭,他肯定嗤之以鼻,但是现在,他都重生了,还有了系统,由不得不相信。
  “爸!”张俊平从家具顶上跳下来。
  “怎么了虎子?哪里不舒服?”父亲停下吸烟的动作,关切的看着张俊平。
  父亲对他的宠溺,从来不加掩饰。
  “爸,姑父,二大爷,董大爷能不能先不要解散家具厂?”张俊平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
  “虎子,别闹,快回家去吧!”张俊平的姑父董耀宗黑着脸,挤出一丝笑容对他说道。
  董耀宗是村里的大队长,天生一张黑脸,加上因为脸上有麻子,所以看上去很吓人,在村里的威信很高,属于一言九鼎的人物。
  建国后,八十年代以前,没有村委会,没有村长,只有生产队,生产队大队长就相当于村长的存在,大队下面还有一二三四五六七队。
  村里有几个队,主要看村子的大小。
  姑父董耀宗在村里一言九鼎,即便是书记也要让他三分,但是面对张俊平,却也不敢板着脸训斥。
  因为张俊平不止有宠他的父母,还有一个宠他宠的毫无原则的姑姑。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姑父的黑脸把他吓哭,结果姑姑把姑父好一通数落,好几天没给姑父做饭。
  从哪之后,姑父再也不敢对张俊平黑脸。
  张俊平之所以这么受宠,是因为父亲那一辈亲兄弟三个,六个叔伯姐姐,只有他一个男丁。
  张俊平有时自己都感慨,这样的环境下,居然没有学坏,简直就是奇迹。
  自己果然天生就是一个好人!
  所以,别人怕姑父的黑脸,张俊平不怕,深吸一口气,
  “姑父,我没有胡闹,家具厂是我爸的心血,当初你一个电话,我爸放弃城里的工作,回到村里,办了这个家具厂!
  是!现在家具厂困难,生产的家具卖不出去,卖出去的家具要不回钱来,木材厂也不赊给我们木材了!
  看上去,好像家具厂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其实,我认为还能挽救一下!”
  “如何挽救?”董耀宗被张俊平的惊得一愣,这还是自己那个整天瞎胡闹的妻侄,下意识的问道。
  不止姑父吃惊的看着张俊平,就连父亲,本家大爷张英文,董家大爷董耀军也都满脸吃惊的看着张俊平。
  “咳,我认为咱们当务之急不是解散家具厂,现在家具厂一分钱没有,就这么点家具,解散也就是把家具分一分给大家抵工资!
  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把外面欠的账要回来!”
  “废话,我们不知道应该把钱账要回来?
  要是能要回来,还用得着解散家具厂?”姑父没好气的瞪了张俊平一眼。
  同时心里也释然,又有些失望,自己这个妻侄还是那个妻侄,想法太幼稚,太想当然。
  欠账是那么好要的?
  还是太年轻了,不知道社会的险恶。
  “虎子,爸和你姑父去要过,跑断了腿,也没要回钱来!
  现在,不止咱们家具厂困难,好多厂子都困难!
  咱们县机床厂,仪表厂,服装厂都是还几个月没发工资了!”父亲很耐心的给张俊平解释道。
  不管儿子考虑的周全不周全,想法是不是幼稚,最起码是想了,这就是进步。
  “爸,姑父,大爷,董大爷,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们都认为我是在说大话!是孩子之言!
  这样,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如果我能把家具厂的账要回来,家具厂就不用解散了,要不回来,再解散也不晚!”
  “你去要账?”
  “虎子,别乱说话!”
  “要是要不回来怎么办?”
  “董大爷,要不回来,家具厂也不损失什么吧?
  也就是晚一点解散而已!
  早一个月,晚一个月都是给大家分这点家具!”张俊平笑着看向董耀军。
  “嗯!”董耀军想了想,是这么个理。
  “不过,既然董大爷问了,要不回来怎么办,那么咱们就说一说,我要是要回来怎么办!
  皇帝还不差饿兵呢!
  你们总不能让我白干吧?”
  “那你想怎么办?”姑父皱着眉头问道。
  “现在很多工厂都规定,只要把欠账要回来,给百分之二十百分之五十的奖金!
  奖金我可以不要,不过,我要当厂长!”
  “胡闹!”姑父也顾不得其他,黑着脸训斥道。
  自己这个妻侄还真是瞎胡闹,居然异想天开的相当厂长。
  “……”父亲被张俊平的话惊的说不出话来,他这么也没想到,儿子居然想篡位。
  “爸,你一个人管理厂子太累了,我当厂长,替您跑腿,为您和大家做后勤服务。
  您专心带领工人搞生产多好!”张俊平讪笑着对父亲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