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匠也开挂 > 第二章纠结的心,颤抖的手

  父亲虽然对徒弟非常严格,打骂徒弟都属于家常便饭,但是对儿子,却是非常的宠溺。
  记忆中,父母第一次吵架红脸,就是因为他太皮,被母亲拿着笤帚疙瘩抽了一顿。
  然后父亲心疼,和母亲吵了一架,嫌她下手太重。
  其实,母亲对他的宠溺也一点不逊色,每次父亲想要训他的时候,母亲也会护着他。
  说实话,在这样一个环境里,上一世他没学坏都是个奇迹。
  “多喝点水,回头让你妈给你冲个鸡蛋水去去火!”见张俊平没事,父亲这才放心,交代了一句,又转身去处理对账的事。
  看着父亲有些弯曲的身体,已经斑白的双鬓,张俊平心情非常的矛盾。
  上一世,父亲无数次总结自己失败的原因,张俊平自己也一直琢磨,家具厂为什么会经营不下去。
  自信有一些见解,加上自己现在也是有挂的人,挽救一座家具厂还是可以办到的。
  只是,他内心里并不希望父母继续留在村里,到不光是为自己考虑,父母年龄大了,城市里各方面的环境也都比农村要好。
  而且,他也不希望找一个农村女人过一辈子,更不希望将来自己的孩子也待在农村里。
  虽然想法有些自私,可这就是他真实的想法。
  另外一方面,他又心疼父亲,每次想到他一夜变白发,就忍不住心疼。
  心里得遭受什么样的折磨,多大的愁,才会一夜白头?
  张俊平揪着自己的头发,满心的纠结。
  就连得到外挂的喜悦都被冲淡了。
  看着父亲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卷烟的手在微微颤抖着,张俊平的心更痛了。
  没想到,重生加外挂傍身的他,首先面对的居然是一个人生抉择。
  愁只是一时,等父亲回到城市,时间自然会慢慢淡化一切。
  上一世,父亲也是,在家具厂破产后,带着他们一家去了南方羊城。
  父亲的一个徒弟,七十年代的时候去了香江,继承了家业,八十年代后回到国内,在羊城开办了一家家具厂。
  凭借那精湛的木匠手艺,很快就在羊城站稳脚跟,并且成为那家港资家具厂的技术厂长。
  父亲也一直没有再提起村办家具厂的事,直到老了,退休之后,才又提起来,每一次提前村办家具厂,都是满脸惆怅,满心的不甘,说自己对不起乡亲,说自己无用,没能带领乡亲们致富,愧对乡亲们的信任。
  也是这个时候,张俊平才知道,父亲从来没有放下过,只是深深藏在心里。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那么自然没什么好纠结的,张俊平原因倾力帮助父亲完成心愿。
  遗憾归遗憾,人这一生又有谁没有遗憾?
  生活太艰难,遗憾当初没有好好学习。
  看着曾经暗恋的女孩结婚,遗憾当初没有勇气表白。
  房价疯长,遗憾当初怎么没多买两套房子。
  每个人都有无数“早知道我怎么样!”,“当初我要是怎么着就好了!”
  所以,虽然知道父亲心里有遗憾,对村民始终怀有歉意,但是并不足以让张俊平放下私心帮助村里的家具厂重新发展起来。
  说到底,还是因为张俊平对老家的感情不深,他是在城市里出生的,后来才跟着父母回到老家。
  十八岁之后,又跟着父母回到城市里。
  一共在农村待了也不过五六年的时间,又能有多少感情?
  “三爷爷,能不能不解散家具厂?”身边的张贤胜突然大声喊道。
  “我知道家具厂困难,之前我两个月的工资不要了!
  以后,我只拿一半的钱就行!”
  张俊平吃惊的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张贤胜。
  张贤胜脸通红,不知道是紧张的还是激动的。
  应该是紧张更多一些吧!
  毕竟家具厂没有他说话的份,论辈分他是小字辈,论年龄十八岁的小年轻,论资历,他只是一个学徒工。
  他突然开口喊话,这属于不分尊卑,不知轻重,不自量力。
  这些都不是张俊平惊讶的原因,他惊讶的是,上一世,张贤胜并没有喊过这句话。
  难道这是自己重生,带来的变化?
  “是啊!
  三叔,家具厂困难,我们都理解,以前的工资不要了,以后我也只拿一半的工资就行!”
  跟着开口说话的是父亲的徒弟,也是他本家堂哥张俊峰。
  “三叔,我家还有好几棵树,厂里需要,砍了就是!
  钱什么时候有了,什么时候给!”
  “老三,我家有两棵槐树,你去砍了吧!”
  “是啊!老三,再坚持坚持,也许会好起来的!”
  张贤胜和张俊山的话,引起一阵附和。
  大家都希望家具厂继续办下去,也用各自的办法支持家具厂办下去。
  张俊平暗自摇头,家具厂办不下去,并不是大家不努力。
  父亲在村里辈分是最高的,又有手艺,威望很高,管理也非常严格,家具厂里没人敢偷懒耍滑。
  根本原因还是,家具厂不能适应时代的发展,跟不上政策变化的脚步。
  只靠上级政府交付的订单来生产,一旦订单没了,不懂,不会,不知道如何去开发市场,自然经营不下去。
  面对众人的恳求,父亲脸上的神色更加阴郁。
  正在卷烟的手,颤抖的更加厉害,卷一支烟,居然好几次都没有卷好。
  张俊平看的更加心疼。
  父亲的手颤抖,并不是身体上的原因,作为一名木匠大师,父亲的身体很好,手也一直非常的稳。
  此时,之所以颤抖,是因为复杂,愧疚的心。
  张俊平忍不住闭上眼睛,他希望这只是一个梦,等他睁开眼睛之后,这一切都会过去。
  劝阻声,哀求声,争论声依然在张俊平耳边响起。
  有人希望家具厂继续开下去,有人无所谓,有人则不希望家具厂继续开下去。
  只是父亲一直没有说话,静静的吸着卷烟。
  想来,这个时候,父亲,村里的干部们,他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好好的家具厂就变成这个样了,都说改革开放好,可改革开放,为什么村里的厂子却不行了。
  为什么会这样,他们不清楚,但是他们知道,单靠热情拯救不了家具厂。
  厂里生产的家具卖不出去,就算所有人只有一半的工资,也没钱发。
  更何况,现在木材厂已经不再给他们提供木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