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匠也开挂 > 第一章父亲的情怀我不懂

  “我一共出工三十九天半,我一天八毛,一共欠我三十一块六!”
  “我一共出工五十六天半,我一天一块一,一共欠我六十二块一毛五!”
  “上个月砍了我家两棵老榆树,说好的一共给六块!”
  “我这两个月一共缝了二十八套沙发皮,一个沙发皮是五毛钱,一共欠我十四块钱!”
  昏暗的房间里站满了人,就连墙边堆放的家具顶上都坐满了人。
  张俊平也坐在家具顶上的一个角落里,愣愣的看着眼前这熟悉的场景。
  这场景太熟悉了!
  他永远忘记不了,那个寒冷的冬天,村办集体企业家具厂正式宣告破产。
  更忘不了的是,父亲那一夜变白的头发。
  以前在书里看到,伍子胥一夜白头的故事,张俊平还以为那是古人杜撰出来的,直到他看到父亲在家具厂宣布破产之后,一夜白了头发,才相信是真的。
  张俊平一直无法理解,是怎样一种情怀,让父亲放弃城里的铁饭碗,回到农村,回到这个小山村创办家具厂。
  老一辈人的思想,情怀,年轻人真的很难懂。
  虽然父亲一再说,61年的时候,要不是乡亲们,他和母亲就饿死了!
  而一提起61年,母亲就抹眼泪。
  他曾经听长辈说起过,他上面其实还有一个哥哥,61年的时候夭折了。
  长辈们说的都含含糊糊的,好像是因为太饿了,不知道在外面捡了什么东西吃了,结果等父母下班回到家,人已经不行了。
  他那位未曾谋面的大哥夭折后,母亲也随即病倒。
  母亲的病即是因为大儿子夭折心疼的,也是饿的。
  父亲口中是乡亲们救了母亲的命,其实就是一只老母鸡,几个南瓜,一口袋地瓜干。
  母亲就是靠喝着老母鸡汤,南瓜粥挺了过来。
  这就是父亲口中念念不忘的救命之恩。
  为了这救命之恩,父母放弃城里的铁饭碗,回到农村,带着村里人创办家具厂。
  本意自然是为了带领乡亲们发家致富。
  可惜,父亲虽然是木匠大师,在省城国营家具厂里是数一数二的大木匠。
  但是,技术过硬,不代表就是一个合格的厂长。
  家具厂也确实红火了几年,但是等到国家逐步减少计划指标后,家具厂顿时陷入困境。
  直到今天,彻底无法维持下去。
  他一直都不理解父亲的想法,如果说报恩,留在城里,也有很多办法可以报恩。
  甚至,在张俊平看来,父亲留在城里,能够帮衬到村里的地方更多。
  张俊平抬头看看坐在办公室后面,默不作声吸着烟的父亲。
  父亲旁边坐着的是村会计兼家具厂会计张俊山。
  会计张俊山低头在账本上认真核对着职工报上来的工资。
  因为父亲一夜白发,所以张俊平对这个场景记忆尤为深刻。
  后来还无数次的在梦中梦到过。
  “叮!检测到木匠学徒,鲁班传承系统绑定中!”
  接着,张俊平脑海里浮现出一个进度条,1%···2%····3%···4%···10%····90%···99%·····100%
  “叮,鲁班传承系统绑定成功!
  恭喜宿主获得祖师爷赐下的学徒大礼包一份!”
  脑海中的声音,提示着他,这不是梦。
  系统他当然知道,虽然他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可没事的时候也喜欢看小说,自然知道网络上那些系统文小说。
  也曾偷偷幻想,自己要是有个系统,那自己的人生该是多么的精彩?
  “虎子!虎子!”
  “你没事吧?你的手流血了!”
  张俊平被一阵摇晃惊醒。
  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脸,张俊平费了好半天的劲才想起来,这是自己本家侄子张贤胜,说是侄子,其实两人一般大,张贤胜也从来不叫他小叔。
  “哎呦!
  你扭我干什么?”张贤胜叫喊道。
  “我看看是不是在做梦!”
  “那你怎么不扭你自己?”
  “我怕疼!”张俊平嘴角忍不住挂上丝丝笑意。
  “你怕疼,就扭我啊?”张贤胜没好气的白了张俊平一眼,没再搭理他,转头继续盯着房子中间,也就是张俊平父亲那里。
  张贤胜也是家具厂的学徒工,进厂比张俊平还要早一年。
  工资也比张俊平要高,张俊平一天五毛钱的工资,张贤胜一天八毛,比张俊平高了近一倍。
  张俊平也顾不得继续和张贤胜耍贫嘴,注意力全部放在脑子里。
  张俊平脑海里浮现着一个大大的红包,红包上面有一个大大的开字,有点像微信群里的那种红包,火红色的红包上面闪烁着金色的光芒。
  张俊平刚想了个开字。
  红包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张俊平的脑海里。
  “叮,恭喜宿主获得木匠工具使用专精,中级(0/500)。
  获得木匠制图,大师级(0/5000)。
  获得木材图谱!”
  随着系统的提示音响起,张俊平脑子里嗡一下,塞进无数知识。
  有各种木匠工具的知识和使用技巧,还有木匠制图的各种知识,以及带着彩色图片的木材鉴别知识。
  这些都是一个木匠的基础知识。
  木匠工具使用,这自然不用说,在过去传统木匠,想当学徒的时候,你首先要有一把斧子。
  学习使用木匠工具,也是从斧子开始的,木匠的斧子也是木匠最重要的工具。
  过去有句俗话叫做,木匠的斧子,大姑娘的腰,这两样都是不能随便摸的。
  制图,一个好木匠,都会画图,他们也许没有上过学,也许不识字,但是他们画出来的三维立体图,不比科班出身的工科大学生差。
  甚至,过去真正的木匠宗师都是绘画大师,结构工程师。
  木材鉴别就更不用说了,这是木匠的基本功,木匠学徒期,除了学习木匠工具的使用,就是学习如何鉴别木材。
  大量知识被塞入脑子里,让张俊平的脑袋发涨发晕,两只眼睛直冒金光。
  张俊平强撑着,才没有晕倒。
  “虎子,你怎么流鼻血了?”张贤胜大声喊道。
  “没事,冬天太干了,有点上火!”张俊平擦了擦鼻血,小声道。
  这是接收知识带来的后遗症,脑子里一下被强行塞入那么多知识,脑细胞过载造成的后遗症。
  “怎么回事?”张贤胜的话,还是惊动了坐在办公桌后面吸烟的父亲,走过来关切的问道。
  “爸,我没事!就是有点上火!”张俊平从家具顶上跳下来,对着父亲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