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穿书后成了小保姆 > 你到底想干嘛

  秦芜勾起唇打量着白小,带着些漫不经心的慵懒,“你凭什么以为我会按你说的做?你哪来的自信?还是谁给你的勇气?”
  每每听到秦芜说到一句,白小的心就狠狠一怔,果然和以前不一样了呢!!
  白小目光直直的盯着秦芜手里的木棍,生平第一次,对秦芜居然有了惧怕的心理!
  “放下木棍!”白小冷声恐吓道。
  柳眉拧在一起,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害怕,一直占于上风!
  秦芜又无害的扯出一抹笑,“你猜我会不会听你的话,不管答对了还是答错了都一样哦,有一个奖励哦!”
  都是把你砸晕!
  既然白小弄晕了她,那么不弄晕白小,岂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啊!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分享分享自己经历的事情。
  而这些,都是拜白小所赐!
  她自然不会手软。
  白小刚才说的那些,卖掉她。
  秦芜打量的看着白小,从上而下,从下往上。
  被这样打量,白小局促的手握成拳,恶狠狠的瞪着秦芜。
  “?!”白小不由得心里胆怯,没骨气地开口。
  秦芜的眼神,真的太可怕了!
  她一点都不敢相信,那是秦芜原本该拥有的眼神,以及她的态度,打心底让人疑惑,没有以前半点的影子。
  简直和以前的,判若两人。
  秦芜一看她的模样,便也猜到白小害怕了。
  接受到白小好奇疑惑的目光,也能猜出个大概,白小这是起疑心了!
  秦芜收起了笑,冷漠地开口道,“你以为,我会一直被人欺负??我也是人,我也有感情的,不是石头,也不是软柿子,任由你们拿捏!我也知道反抗!”
  秦芜每说一句话,白小的心,就跟之狠狠一怔。
  白小深吸了口气,强行镇静的看着秦芜。
  眼前的秦芜,像是一只猛兽,让人心生恐惧。
  的确,秦芜的过去很悲惨,被所有的人都欺负,这也是秦芜现在看上去很可怕的原因之一。
  她也像是随时都可以干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想到这里,白小来不及多想,只想拔腿就跑。
  太可怕了。
  可是,奈何白小只跑了一步,胳膊就被拽住,白小更害怕了。
  一回头,只看到汪楠拽着自己的胳膊,冷冷的笑着,当接触到白小的目光时,汪楠冲着她安抚地开口,“小小,别那么害怕。”
  汪楠的嗓音,充满了蛊惑的意味。
  听到他安抚的话语,白小果然安静了下来,反手抓住了汪楠的手,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汪楠没意志的,掌心里出了些许的汗液,有些黏糊糊的,低垂着头,目光一直落在白小抓的他的那只手上,面上满是喜庆,被高兴所占据。
  小小……居然主动抓他的手了!!
  虽然也知道,白小是因为害怕,才主动抓他的手,可还是很高兴很高兴,毕竟这是白小第一次,主动的拉他的手!!
  真是个傻逼玩意,白小松开了手,退后一步,心里想着。。
  拉个手,手心都能出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