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很野蛮 > 第79章 德邦物流

  接下来的两天,一群人几乎整天都聚在赵颀的破窑洞里面商量投资做买卖的事。
  而眼下有了钱,陈纪和姚燃两人也不急着离开了,作为两个见过世面的高级知识分子来说,自然也能帮赵颀等人出出主意,尤其两人还是广州人,那里聚集着大宋和东南亚甚至中亚西亚欧洲的诸多商人,比之庆元府的杨公镇海港码头更加热闹。
  若是赵颀等人打算从货仓开始,他们可以帮忙在广州联系货商,将来往于杭州和庆元府之间的货运交给赵颀去做。
  有了陈纪和姚燃帮忙牵线搭桥,一群人反复商讨了两天,这个合伙买卖也大致有了眉目和头绪。
  当然,出谋划策的主要人物还是赵颀和陈纪姚燃三人。
  杨大元因为在茅湾村号召力和威信还不错,负责召集人手进行一些分工安排,杨大虎可以负责货仓的修建,至于二毛和二麻子两人,则负责跑腿打听消息。
  而最重要的联系商船和客户存储货物,这个需要慢慢去经营积累,并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搞定的,至于赚钱,赵颀眼下也没去想。
  他最终的目的是借助这个货仓,慢慢发展成一家遍布整个大宋的物流公司。
  而借助这家物流公司,就可以建立一个庞大的贸易帝国,将全国各地大量的商人紧密联系在自己手中。
  开公司什么最重要,当然是客户。
  有了客户,自然一切都有了。
  在一切都商量出了大致头绪之后,还是由陈纪操刀,赵颀和姚燃反复商讨斟酌,最后杨大元等人具都认可后写下了一份合伙经营的契书。
  仓库名称暂定为德帮,取仁德帮扶之意。
  投资人六个,总投资一万九千八百贯,股份赵颀占四成,杨大元和杨大虎各一成半,刘太爷、二麻子和二毛各一成,货仓根据效益每年进行分红,分红比例不超过当年总利润的三成,货仓掌柜暂由杨大元担任,内部重大事务由股东大会商讨决定,若是股东想要转让和出售股份,其他股东有优先购买权,对外转让需要得到剩下全部股东同意方可进行……
  这个基本上类似于后世合伙人的契约书,大部分条款都是赵颀提出来的,条款明晰几乎面面俱到,杨大元等人虽然各自都听的云里雾里,感觉赵颀说的太麻烦了,但在姚燃和陈纪看来,这其中许多的内容看似繁琐和细碎,但的确非常具有现实意义,因此在书写这份契书的时候,两人一直都在不停的感慨和赞叹。
  契书一式八份,所有人都签字画押盖手印,陈纪姚燃签名作保,赵颀杨大元等六个股东一人一份,刘老头儿虽然百般推辞,还是拿到了一份价值两千贯的股份合同书,剩下由陈纪和姚燃作为中人各自保留一份,至于送去官府存档的事赵颀等人也主动忽略了。
  眼下大宋不光是朝廷腐朽,地方官府也相当腐败,两万贯的投资若是被衙门的官员知道,不割掉几斤肉是不会罢休的。
  不过既然是正规货仓,还是需要到市舶务进行备案和打点才能开起来,因为开店就要交税,这个是跑不掉的。
  大宋商业发达不假,但商税也高的吓人,不交税想开店,门都没有。
  不过开货仓所有人都不懂,因此赵颀也只能先拜托陈纪和姚燃两个捡来的举人帮忙。
  赵颀相信,无论市舶务的官员多么牛逼和霸道,但在两个举人的面前,一定还是会小心翼翼,因为这些举子虽然手中无权甚至无钱,但认识的人可不少,至少和各州府提学都认识,而提学官是路一级的朝廷直属官员,身份都是京官,而且绝对都是当世名流,身份前缀不挂上一个翰林院或者馆阁、资政等大学士名头,简直都不好意思出门和人打招呼。
  而无论是翰林学士,还是龙图阁、天章阁、集贤院、资政殿、端明殿等学士大学士,无一不是名噪一时受天子器重的重要人物,这些人哪怕是闲职,随便挑一个出来就能任三省六部主官甚至东西两府和计省宰执,学问最低都是进士出身。
  虽然各路提学在权利上不如各路提举(运判)、提刑和制置使(经略使),但在重文轻武、教育发达的大宋,所有学员都不能轻视,因为这些人说不定就是皇帝喜欢的某个大学士,得罪举子不要紧,一旦这些举子受了委屈跑去自己的提学官那里哭鼻子,只怕一个小报告打到皇帝耳中,不光哭来不及,脱裤子都来不及,下场可能就非常凄惨。
  因此在大宋无论朝廷州府还是县城乡下,不到万不得已,一般人都不会特意去得罪读书人,哪怕是个秀才都要恭恭敬敬,谁都不敢保证这些人将来不高升,谁也不敢保证这些黑**儿的读书人不去告黑状。
  得罪武夫好说,最多被胖揍一顿,过了也就算了,基本上仇不过夜,但得罪读书人,从早到晚都得小心翼翼,很多时候会被阴一辈子,非常之恐怖。
  而除开官府外,要想在码头上好好做生意,还有一个地方要去拜访,那就是货运行会。
  古代有说法,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这个行,就是指社会的行业分工,而最开始,政府会把城市内相同行业的人聚集在一条街上经营,这样方便管理,于是就行成了许多的专业行市,唐朝特别明显,但到了宋朝之后,因为坊市制度的解体,各行各业开始分散并得到极大的解放,各种新型行业层出不穷,唐朝记录的三十六行到了宋朝,猛增到四百余行,由此也可以看出宋朝的商业和工业的繁荣程度。
  而在大宋,几乎所有的行业都有行会存在,而行会中会推选一些德高望重的人物作为行首,行会的作用不光是调解内部商户工匠之间的矛盾,同时也协同朝廷对各行业的监管,若是行会中有商户制假贩假或者偷税逃税等行为,一旦被查实,行首都要受到连带惩罚。
  当然,大宋的行会也好,明朝后期诞生的商会也好,其实这种半官方半民间的组织既有积极的意义,也容易滋生各种腐败,行会和官员勾结,以次充好,以假乱真,欺行霸市,打压不听话的商户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