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很野蛮 > 第81章 以退为进

  “猪大肠本来的名字叫朱大昌,大湾村的帮工头领,上次刘东的事估计就和猪大肠有关,不过颀哥儿解决了玻璃的事,我们也算没有损失,大元哥也不让我们继续去闹,事情就这样算了!”二麻子解释说。
  “小颀,大湾村的这个地方的确比较合适,那个海湾码头停船也方便,而且也有好几片空地,但我们与大湾村素来不和,以前在码头上为争夺地盘还打过几次架,因此我们就没有去询问……”
  “颀哥儿,大湾村的人满肚子坏水,若是我们去他们村买地建货仓,只怕将来他们会闹事!”二毛也非常担心的看着赵颀。
  “呵呵,闹事这种事自然司空见惯,但既然大湾村的人都听猪大肠的,那么只要搞定猪大肠也就行了,再给村民们一些小恩小惠,想来也不会有太多问题,对了,上次那个刘东最近怎么样?”赵颀看着二毛。
  “我一直让人看着呢,听说最近都在码头和镇上找地方上工,但似乎没找到合适的,这两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家打老婆……”
  “走,我们去找刘东谈谈心,说不定这件事落在他身上了!”赵颀喜滋滋的把地图卷起来。
  “小颀,找刘东有用?”杨大元跟着站起来疑惑不解的问。
  “刘东是受少夫人指使栽赃我们,想把我们从吕氏商行挤走,而最后获益的肯定是大湾村的人,猪大肠或许就是这件事的幕后推手,刘东眼下失业了,七八天竟然没有找到工作,看来双方都不待见他,我们去找他聊聊,弄清楚其中的前因后果,说不定就能和猪大肠好好沟通一下,做一个双方都皆大欢喜的交易!”赵颀笑着说。
  “大湾村和我们经常打的头破血流,不可能谈的……”二麻子提醒说。
  “怎么不可能谈,只要有利益就能谈,他们不是想得到吕家商行的数十个帮工名额么,我们让给他,但条件就是他们把海港那一块地皮买给我们,并且以后不能找我们麻烦,我们聘请牙人和保人双方立下字据,日后若是他想反悔闹事,我们也能告到他们吃牢饭!”
  “颀哥儿,如果把吕家商行的名额都让出来,村里的这些人没饭吃怎么办……”
  “你傻啊,我们要开货仓啊,自然都是到我们货仓干活儿了!”
  二毛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二麻子打断了。
  “咦,对对,我差点儿都忘记了,我们村的自然都要来我们货仓帮工,猪大肠想要就让给他!”二毛瞬间明白过来兴奋的点头。
  “哈哈,赵兄这个以退为进的方法果然精妙,吕家商行你们本来也已经不需要了,若是拿来和大湾村交换得到地皮,双方皆大欢喜!”姚燃抚掌大笑。
  “不错不错,赵兄这个安排简直天衣无缝,朱大昌自以为得利,实际上最得利的还是赵兄!”
  陈纪也揪着胡须连连点头,说完之后看了一眼姚燃后接着说:“既然此事赵兄已经有了清晰的眉目,我相信货仓也能够很快开办起来,我二人也在赵兄这里打搅了七八日,因此也想辞行准备回去,眼下先去府城一趟拜见几位师友,几日后回来即行回乡,烦请赵兄提前帮忙联系一艘回广州的商船!”
  “陈兄说的有理,我们也的确该回去了!”姚燃也站起来拱手。
  赵颀也知道接下来一段时间自己会很忙,因此想了一下也就点头答应下来说:“也罢,这些天麻烦二位哥哥帮忙,才让我们顺利赚到这一大笔钱,开货仓之事也是两位哥哥忙前忙后吃苦受累,联系商船之事两位哥哥放心,回来保证能坐上船,两位哥哥此去府城,我另有一事相求,小竹,把我放在钱箱上面的那个布包拿出来……”
  “是,少爷!”小竹赶紧进房间,很快就拿着一个包裹桌子上。
  “二位哥哥,这里面是我准备的一些路上吃的果饼点心,还有一点儿零钱,方便出入做车马,还请勿要推辞!”赵颀笑着说。
  陈纪和姚燃两人知道赵颀的意思,因此也没打开看,很快收好包裹和行礼之后告辞。
  “两位先生指导我家大郎几日,大元无以为报,这些钱拿着路上当做盘缠!”一群人送陈纪和姚燃走出窑洞,杨大元也从身上摸出一叠会子诚恳感谢。
  “不用不用,我们已经得到二百两银子的酬劳,盘缠足够,就此告辞,过几日我们再回来!”两人一起推辞不受。
  “大元叔,既然两位哥哥不收,那就等到水哥儿院试高中之后再感谢不迟,天色已经不早,我们先去镇上吧!”赵颀笑着打圆场。
  一群人说说笑笑离开破窑,十多分钟后到达杨公镇,杨大元和二麻子等人熟门熟路,很快便在一家客栈找到一支正好要去鄞县的商队,谈妥价格之后杨大元又多付了两百文钱,特别嘱托一路上要照顾好两位先生,而商队的人一听说这是两位进京参加春闱的举子,也都小心翼翼恭敬有礼,头领更是拍着胸脯保证安安稳稳把两人送到府城,一根汗毛都不会掉。
  一群人又是一番拱手之后郑重道别,目送陈纪姚燃坐上商队的马车离开一直到看不见之后,赵颀一群人才结伴往刘东的家走去。
  自从被吕家二少爷赶出吕氏商行之后,刘东最近几天过的不光提心吊胆,而且还颇有些凄凉。
  一是他害怕被二麻子等人打击报复。
  二是最近几天找工作也很不顺利,接连去了几家熟悉的商行,都被拒绝了。
  虽然拒绝的理由都各不相同,但内中原因却心照不宣,那就是刘东突然被吕家商行开除,肯定是自身出了一些毛病,比如做了很严重的错事甚至是吃里扒外中饱私囊等等,这些都是管事阶层的大忌,何况吕家商行在海港名头不小,说不定收了刘东会得罪吕家,因此即便是刘东很能干也不会要,免得担风险。
  因此接连几次碰壁之后,刘东这几天肠子都悔青了。
  这两天几乎闭门不出在家长吁短叹,妻子忍不住说了他几句,被正在气头上的刘东按在地上狠狠的揍了几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