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很野蛮 > 第86章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从一而终,遵守妇道,这是封建时代家庭稳固的基石。
  更何况阿安冷落和殴打阿莲,也和自己有些关系。
  毕竟这种事传出去,阿安脸上也不好看。
  再加上阿安这个家伙平日也有些阴沉不太喜欢和人交流,属于不好打交道的品种,从穿越过来到现在,两家相邻不过几十米远,但两人加在一起说的话还没二十句,而且其中一大半还是打架那天发生的。
  因此赵颀嘴上虽然答应阿莲说要好好劝劝阿安,但实际上到现在都没开口,因为他总感觉无从开口。
  难道直接对阿安说:你狗日的要每天回家,还要对自己婆娘好点儿。
  这怕这句话还没说完阿安又要跳起来揍他了。
  “小颀你也别多想,我知道阿安是这样小心眼男人,我也习惯了,你也就别为难和他说了!”阿莲擦着眼泪哽咽着站起来。
  “阿莲姐,既然阿安经常不回家,我们两家又住的这么近,你也别在家做饭了,我们两家合在一起吃,你可以帮忙做做饭,小竹也可以帮忙带着小宝,以后我比较忙没空做饭,这样晚上回来也有饭吃,我每个月再支给你五贯钱……”
  “不不,做饭顺带就做了,也不麻烦,我不要钱!”阿莲使劲儿摇头。
  “阿莲姐不要想多了,本来最近比较忙,我昨天还在想去镇上请一个年龄大些的仆娘回来帮忙做饭洗衣服,小竹太小了,很多事都做不好,太婆年龄大了身体也不好,基本啥都干不了,若是你愿意帮忙,我不知道有多省心,再说钱也不多,你可能听说了一些消息,我和大元叔他们最近赚了一笔钱,我分了不少,以前我们家穷的时候,你经常照顾我们,如今我赚钱了,照顾你也应该,主要是宝儿还小,大人饿肚子没关系,但不能让她也跟着受苦挨饿,你若不收钱,我会更难受……”
  “阿莲姐,你是个好女人,二麻哥和二毛哥他们都这样说,所以你要自己坚强振作起来,我相信以后日子会过的越来越好,这些钱就当是我给宝儿的零花钱,我也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想你们能够吃饱穿暖过得开心一些!”
  赵颀说的诚恳,阿莲仍旧还有些犹豫不定,乡里乡亲的帮忙还拿钱,让她感觉到很羞愧,但同时心里又暖烘烘的感激和一种异样的情绪。
  一个有夫之妇,和别家男人同吃同住,不知道会不会被别人背后戳脊梁骨耻笑。
  虽然赵颀才十五岁一个少年,但实际上最近村里没有人再把赵颀当做一个少年,无论做事还是说话,都透露着一股非常成熟稳重的男子汉气息,杨大元他们几个有事都是先来和赵颀商量。
  而赵颀身上散发的这股气息,让她会不知不觉的去多想一些。
  而每次多想,都会让她感觉到惶恐、不安甚至还有一种无法摆脱的羞愧。
  虽然阿莲有些犹豫,但等到苏老太拿着钱出来,赵颀还是把这件事说了一下,苏老太倒是很高兴,拉着阿莲的手安慰说:“小莲啊,小颀说的对,你要照看田里的活儿,还要洗衣服做饭照顾小宝,这件事就这么说了,老婆子虽然啥也干不了,但帮忙洗菜烧烧火还行,以后就在一起吃,这些钱你先拿着,镇上虽然不远,老婆子我来去也受不了,以后要买米面油醋,你就帮忙跑跑腿,宝儿我们还能帮着照看,若是阿安回来闹事,我教训他!”
  “谢谢太婆!”阿莲趴在苏老太的肩头嚎啕大哭。
  “莫哭莫哭,娃呀,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老婆子也是苦命人,苦了一辈子,要说我们女人,有男人没男人都要自己坚强,那梁山泊上还有孙二娘扈三娘这些女当家,阿安若再欺负你,老婆子帮你教训他,你也莫担心别人说三道四,这村里的乡亲都知道你家的情况,不会烂嚼舌根子!”
  苏老太轻轻的拍着阿莲的后背安慰,赵颀抱着宝儿也松了一口气。
  人生在世,不如意事之八九。
  这种事自己能做的也非常有限,但如果能做却不去做,赵颀总感觉到会一种内疚,后面的事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走一步看一步,作为一个曾经三十岁的成年男人,不光对于婚姻的理念和当下人不同,对许多事看得也要比阿莲这种才二十来岁的年轻女人看得更透彻更豁达一些。
  “大郎~”
  就在两个女人拉着手说话的时候,杨大元脚步匆匆而来,脸上带着喜色。
  “大元叔来的正好,我们这就去找刘东,把大湾村的那块荒地尽快买下来!”赵颀放下宝儿高兴的说。
  “好好,二毛没说的很清楚,我们这就去!”
  两句话说完,赵颀便和杨大元两人离开窑洞往刘东家去。
  “大郎,刚才看见太婆和阿莲两人都在哭,发生了么事?”走在路上,杨大元忍不住问。
  赵颀也没隐瞒,把阿安几天没回家,家里也没钱没米的情况说了一遍,然后把自己的打算也说了出来。
  “嗯,这件事你做的对,以后忙起来家里的确需要一个人帮忙照看,阿安的事我好好教训他,等仓库弄好后,我看把阿安也弄到仓库来帮忙,毕竟都是一个村的,多说说我想他会回心转意!”杨大安点头。
  赵颀默然,根据他对阿安不多的了解,只怕这件事往后会越来越无法弥合,而赵颀觉得离婚才是对阿莲和宝儿最好的保护。
  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到处都是。
  三从四德这种封建糟粕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虽然都说后世的妇女解放之后男人的地位直线下降,但社会总是在进步,家庭和睦并不能靠压制女性来得到保障。
  而且这种压制人性的陈规陋习以前也并非都有,即便是在理学被推上封建统治理论神坛的南宋之前,女性的地位也并不低,离婚也并不是一件令人羞于启齿的事,而且离婚女人再嫁社会也非常容忍,甚至有些离婚女人还非常抢手。
  甚至在大宋很长的时间里,大宋都是男女平等的典范,女人可以和男人一样读书,吟诗作画当一个文学女青年。
  甚至就算是提出过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提倡从一而终的理学家程颐,他儿媳妇要改嫁,他也还是只能捏着鼻子表示支持。
  而更能体现再嫁不难的典型案例就是,宋真宗的老婆刘皇后都是二手,最不可思议的是在刘皇后的枕边风下,宋真宗还给刘皇后的前夫龚美升官。
  皇帝如此,民间更加如此,范仲淹的老娘是改过嫁的,王安石的媳妇也是改过嫁的,岳飞的妻子刘氏更是改过两次嫁,民间女子改嫁的事情司空见惯,并没有多少人指责。
  甚至在范氏义庄的族规之中体现的更有人情味,男子再娶不给钱,但女子再嫁义庄要给二十贯。
  而宋朝因为女子再嫁还有一桩嘀笑皆非的故事更有趣。
  宋神宗时,两位宰相向敏中和张齐贤竟然为了争娶一个姓柴的寡妇闹上朝堂,找皇帝打官司,而这件事的结局更加令人大掉眼球,因为闹得太难看,两位宰相双双被降职,这也成为了民间热议的一个八卦故事。
  当然,女人要改嫁也好,离婚也好,都要有正当的理由,若是红杏出墙、床头扒灰这种令人不齿的事被发现,惩罚也非常严重。
  不过随着理学如今成为了朝廷规定的官方学问,社会舆论对女性的压制和束缚也越来越多。
  老宋末年的理学风气越来越浓,像阿莲这种情况若是没有人为她撑腰,一辈子可能就如同守活寡一般被阿安冷落和打骂。
  这便是理学盛行之下弱势女性最真实的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