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很野蛮 > 第85章 清官难断家务事

  第二天,赵颀没有出门。
  从上午到下午,除开吃喝拉撒之外一直都在坐在窑洞的凉棚下面,一手拿着一根鹅毛笔,一手拿着一根简陋的竹尺坐在竹桌前面写写画画,时而还捏着下巴沉思许久。
  桌子上摆放着一杯茶,不过茶水早已温凉,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茶香和墨香。
  小竹双手托着下巴趴在桌子边缘看着赵颀,小脸和眼神带着极度的崇拜神情。
  因为赵颀画出来的各种图案复杂无比,她一点儿都看不懂。
  而苏老太也没打扰,杵着拐杖和阿莲两人在外面的菜地里面栽一些葱姜蒜,让小竹就在旁边端茶递水的伺候。
  赵颀自从清醒过来之后一天比一天表现的令人惊讶,小竹不明所以,只以为自家少爷病好了而已,但苏老太却明显能够感觉到自己这个孙儿变化大的令人完全无法相信,说山神显灵毫不为过,甚至说是神仙下凡附体都完全说的过去。
  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不是正常人能够做到的。
  两万贯钱,虽然在她看来并不是什么了不得财富。
  但就这短短十多天就弄回来这么大一笔钱,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眼下不光杨大元等人对他言听计从,而且结识的两个举子言语神情都对他敬服不已。
  孙儿的变化他自然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但赵颀干什么苏老太却从不插手,甚至基本上问都不问。
  无论赵颀发生了什么变化,苏老太坚信他就是自己的孙儿。
  一个在她心中心中深藏了三十多年的秘密,似乎都随着赵颀的清醒变得越来越光明,或许终有一天将会大白于天下。
  “颀哥儿颀哥儿……”二毛风风火火满头大汗的从远处狂奔而来,如同脱缰的野狗冲入窑洞之中。
  “啥事?”赵颀慢条斯理的抬起头。
  “哈哈,好消息,刘东回话了,猪大肠同意把那块地卖给了我们?”二毛冲到凉棚下面,端起茶杯咕咚一口就喝的精光。
  “这么快!”赵颀一听兴奋的把鹅毛笔丢在了一个当做砚台的破陶碗之中。
  “呸,又苦又涩,还不如凉水好喝!”二毛兴奋的放下茶杯一边吐口水一边使劲儿点头,“刘东刚刚找我说的,问我们什么时候去签契约!”
  哈哈,好,好,看来大功告成,你赶紧去找大元叔和大虎叔,让他们去找三爷,我们去和刘东汇合商量一下,尽快去把地买下来。”赵颀高兴的站起来。
  “我这就去!”二毛用袖子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转身。
  “等等,刘东有没有说那块地多少钱一亩?”赵颀一把抓住二毛的衣服。
  “这个我倒是没问,不过那块荒地我们都知道,除开石头沙子啥都没有,草都长不起来,眼下镇上的好田才十多贯一亩,荒地最多不过两三贯,大湾村那块荒滩,怕是给一贯都嫌多,刘东并没有细说,只说价格便宜,让我们赶紧准备!”二毛急吼吼的说。
  “那就好,你先去找大元叔他们,等会我们去刘东家汇合!”赵颀笑着松手。
  “好!”二毛拔腿就走,很快便消失在窑洞门口。
  赵颀把桌子上的图纸选了两张塞进怀里,剩下的吩咐小竹都仔细收好,然后去储物间取了足足两千两的银会揣在身上,翻出一个写着德帮货仓的账本,在上面仔细写下某月某日,预支两千贯买地的记录。
  揣着银票走出窑洞,苏老太和阿莲二人正在赵颀平整出来的那块小菜地上忙活,两人一边栽种一边还在轻声聊天,宝儿则在旁边玩耍。
  “小颀哥哥!”看见赵颀出来,宝儿高兴的跑上来。
  “宝儿乖!”赵颀也不管有没有土,弯腰将宝儿抱起来。
  “小颀!”阿莲用袖子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几道浅浅的泥痕粘在清秀的脸颊上,看起来多了一些平日不见的妩媚。
  “颀儿你忙完了?”苏老太也直起身来。
  “太婆,我们昨天说的那块地大湾村答应卖给我们了,我等会儿去看看,要是能够买下来,我们开货仓的事就算差不多完成一半了!”赵颀笑着点头说。
  “孙儿啊,开货仓的事你们自己拿主意,但码头上人多,情形也复杂,你们一定要小心在意,不过做买卖有亏有赚,也别担心太多!”苏老太点点头提醒说。
  “太婆,我知道,不过要是货仓开起来了,我肯定就比较忙,时常不能在家陪您,您和小竹在家小心仔细一些。”
  “干大事哪儿能这么婆婆妈妈,以前你疯疯癫癫到处跑,吃了上顿没下顿,老婆子我还不是好好的,何况还有阿莲和张太婆小米都在家,我们不会有事,你该忙啥忙啥,不用管我们!”苏老太拄着拐杖认真的说。
  “小颀放心,我每天都在家,会帮忙看好苏婆婆和小竹!”阿莲轻声说。
  “那就谢谢阿莲姐了,最近阿安没有再打你了吧?”赵颀问。
  “爹好几天都没回家了,我们都快没米吃饭了!”宝儿搂着赵颀的脖子小声说。
  “过分,实在是太过分了,挣钱不养家,丢下孤儿寡母在家算什么事!”苏老太气的只跺拐杖。
  “太婆,一会儿您拿些钱给阿莲姐先用着,我这几天比较忙,也没去货仓,不知道阿安的情况,等我把货仓的事安排好了找阿安好好说说!”赵颀也脸色有些难看的安慰。
  “是要找他好好说道说道……”
  老太婆嘀咕着杵着拐杖回窑洞去取钱,赵颀还未开口,阿莲两行眼泪就流了下来,用胳膊掩着嘴巴蹲在地上抽泣。
  “阿莲姐,阿安的事我也只能说说,你也知道他和我有些矛盾……”赵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劝说。
  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阿莲的婚姻不美满,但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个南宋末期的人已经开始接受理学的熏陶,很多人认为女人三从四德才是最守妇道的表现。
  自己已经劝过她实在忍受不了就离婚,但这种事总不能一直挂在嘴上,何况阿莲离婚后会忍受更多人的私下议论和背后指责,生活也不一定会比现在过的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