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宋很野蛮 > 第80章 找地皮

  眼下的庆元府海港码头,几乎所有和贸易相关的行会都有.
  这些行会的商户少则三五家,多则二三十家,行会其中协调,各自在自己的行业内竞争发展,两三百年下来,南方诸州府一直安稳的状态让大部分行业都非常稳定,商户与行会与当地官府密切勾结在一起,即便是朝廷争斗旧的倒下新的起来,各行业也都被那么几个大家族牢牢把持,而且各自都有贸易对象,要么大食,要么高丽,要么日本,平日井水不犯河水,见面笑脸相迎一起喝茶吃饭。
  在这种情况下,若是一个毫无根基毫无权势支撑的新人想进来插一脚,动大家的奶酪必然会引起不满。
  而要让自己的生意合法而且顺利的开始,拜码头是必然的。
  只有货运行会的行首和几个大佬发话,赵颀这个德帮物流的第一个货仓才能顺利开始营业。
  眼下德邦货仓的主要人员的架子已经搭建起来了,赵颀负责幕后出谋划策,算是董事长,杨大元负责明面上的一切来往,是总经理,杨大虎负责招募人手和修建货仓购买车船等,属于后勤经理,二麻子和二毛负责跑腿管理脚夫民工等上船入仓等,属于业务经理。
  但作为一个合格的公司架构,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部门,那就是财务部不可或缺,不过眼下还没找到一个合格的账房,因此这个财务经理的位置暂时空缺,由赵颀先临时担任。
  本来这个位置赵颀很中意陈纪,不过他和姚燃毕竟是两个举人,说不定三年后就考取进士了,用进士来担任账房,怕是只有大宋朝廷敢这样干。
  因此赵颀这个念头冒出回来没多久就被他又压了下去。
  不过现在不行,不保证以后不行。
  虽然只有短短几天的接触,赵颀对陈纪和姚燃两人的心性和品行都还是很认同,绝对算是两个正人君子,最重要的是两人并不迂腐,想通过托关系走后门来为杨之水跑县学名额就看得出来,属于比较社会化的高级知识分子。
  为了让德邦物流的第一个货仓能够在庆元府码头顺利开起来,赵颀拿出三百两纹银,让杨大元带上,和陈纪姚燃两人一起去货仓行会拜码头。
  也许是两位举子的面子大,也许是三百两白花花的纹银起了作用,反正一个时辰之后回来,陈纪和姚燃两人一脸的轻松,表示喝茶聊天很开心,行首和几位大佬都很高兴,一致认为德帮货仓很上道,开业的时候都会前来恭贺云云,只有杨大元心疼的半天没说话,三百两银子就只得到几个半拉子老头不等不痒几乎话,回来的路上心头血流了一路,从码头一直流到赵颀的破窑洞。
  得到货运行会的认可,官府也已经备案,那么货仓的建设也已经可以正式开始了。
  不过二毛和二麻子还有杨大元三人动员了无数力量在杨公镇附近的海港连日打听,但都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建造仓库。
  隔码头近的好地段,早已被人占据,而不好的地段有空地,但都隔码头比较远,入仓出仓不方便不说,还会多耗费时间和人力。
  物流行业本来就是一个劳动密集型行业,基本上全靠人力搬运,开货仓最大的开支就是搬运费,从船上搬到码头,从码头搬到货仓,又从货仓搬到码头,来来回回都是人工费,而且码头上来往的商船和货物特别多,因此对于脚夫帮工的需求量也很大,工资开的太低没人愿意来,工资开的高了,自然与同行的竞争力就会被削弱。
  这些都是最简单的理论,即便是赵颀不说,二麻子和二毛这些混混都清楚。
  以前的混混现在也要混成货仓的股东了,二毛和二麻子两人自然也非常的激动和兴奋,同时也对交给自己的事非常尽心尽力,而几天下来打听的情形,让两人都感觉有些脸上挂不住。
  “颀哥儿,眼下情形就是如此,好地方不仅地皮贵而且买不到,差的地方买下来也是个麻烦,甚至还需要自己修一条路……”
  几个人坐在窑洞的凉棚下面,面前放的是一张杨公镇和附近海港码头的简略地图。
  此时地图上,已经用毛笔圈出来最近几天打听到的闲置空地,但通过地图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些圈圈要不是远离杨公镇就是隔码头好几里,即便是建成了,来回搬运也是个巨大的麻烦。
  “陈兄,要不然先租船跑广州福州,眼下这些地段的确都不好,而且修建货仓还需要花费一大笔银子,若是把这笔钱拿来租船,足可以租三五条大货船……”姚燃提醒。
  “不不,租船看似便宜,但我们都没有航海经验,需要聘请大量熟练的船工和水手,而且我们没有货运来源,手里一个客户都没有,有船没货也是白搭,我们只有把仓库开起来,等手中积累到一定的客户和货物资源之后,再租船自己跑运输才是水到渠成之事!”赵颀摇头否决了这个提议。
  “不错,还是赵兄考虑周全,空有货船没有客商和货物,铁定要亏本,几个月下来,说不定这两万贯就打水漂了。”陈纪揪着短短的一丛黑色胡须点头。
  “有钱先买地,这是保证资产不贬值的最好方法,只要买到一块合适的地皮,哪怕我们的货仓最终开不起来,至少还能拿来干别的,甚至转手卖掉或许还能挣一笔钱,不过眼下这些地段都不好,即便是买下来将来想卖也不容易……”
  赵颀抱着胳膊站在桌子旁边,眼神不断的在地图上扫来扫去,最后眼神落在杨公镇西北方向一个狭小的海湾附近,因此用手指着问:“大元叔,这里是哪个村的地盘?”
  “这儿是大湾村!”杨大元赶紧说。
  “大湾村……那不就是上次吕家少夫人表兄媳妇那个村子?”赵颀惊讶不已。
  “就是他们,上次的事说不定就是大湾村的猪大肠他们干的?”杨大元点头。
  “猪大肠是谁?”赵颀好奇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