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相公有点穷 > 第一百一十五章:菩萨
清干净铺子,找来泥瓦匠在铺子里垒灶架锅,搭案板做准备。
  
  晚上回家,两人把厨房的婆妇都叫到院里,挑了几个厨艺好又干净的妇人出来,找了些现成的材料给她们讲解,又手把手教她们做,让她们练着,过不几天全要到小吃店里去。
  
  店名都想好了就叫五芳斋。
  
  忙到大半夜,易佳人才回静月轩。她再也不敢去给林凤娇讲故事,那丫头整天无所事事晚上没睡好白天补觉,她奉陪不起。
  
  房内,肖宇文还没睡靠坐在床上看着书等她。叹了口气,易佳人一头倒在塌上,“肖宇文,我很累你不要烦我。”
  
  等肖宇文从床那边走过来片刻的功夫,易佳人已睡得香甜。
  
  自家小娘子真是累了。
  
  肖宇文在她额间轻吻,把她抱回床上放下帘账,让她做个好梦。
  
  次日,易佳人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再看塌上肖宇文还睡得安稳,舒了口气,她穿衣起床梳洗一番往南山书院去。
  
  路过五芳斋门口,易佳人老远就见伍氏和洛儿站在门口,指着铺子说说笑笑好不畅快。五芳斋依旧挂在洛儿名下。易佳人悲哀,开五芳斋的四百两银子都是她译音阁的收入,昨天一算账,她还欠伍氏二百两。
  
  一连几天易佳人都忙得很,白天去书院讲习,晚上在家教婆子们做小吃,回房倒头便睡把肖宇文冷落一边。
  
  肖宇文这几日也有事,之前那个悄悄潜入静月轩的人,自上次被埋伏沉寂一段时间后,好像这几天又在活动,不过跟了几次都被跟丢,派属下去查也毫无头绪,这人隐藏极深。
  
  数日后五芳斋顺利开门迎客,易佳人将南山书院的讲习也补了回来。好不容易碰到个大休沐她睡了个懒觉,看了看塌上肖宇文也还睡着,他今天也休沐。
  
  忙了这么长时间没消停,加之天气炎热两人都在屋里纳凉哪也没去,吃过晌午饭易佳人又横卧在床上午憩,肖宇文笑嘻嘻的凑上来接过她手里的团扇,“娘子,让为夫给你煽凉吧。”
  
  正好易佳人闲手扇得酸,有他代劳正合心意,但肖宇文醉翁之意不在酒,煽了片刻手就不老实。
  
  易佳人一把抓住他的手,“你再乱动小心我咬你。”
  
  “为夫是怕你热,所以帮你把衣服宽宽。”肖宇文狡辩着有些不甘心,摸出枕头底下的书见折印往前了几页,诡笑道,“诶,娘子,你偷偷看这书了?”
  
  “没有。”易佳人一口回绝,脸却倏的红了。
  
  “还没有,看你脸都红...”
  
  “我脸红那是因为天热,再说我看了怎么啦,书就是给人看的。”说着易佳人一把抢过肖宇文手里的书,“哼,我现在还看。”
  
  “好好,看看看,为夫陪你一起看。”肖宇文也乐得倒在床上和她一起看,看着看着两人脸上燥热起来...
  
  “...唔...你关门没有?”易佳人羞红了脸,把之前担心害怕的事都忘了。
  
  “...关了...”肖宇文闷声答着,他早有预谋已经做好了准备。
  
  “表姐。”外面林凤娇一声喊把两人吓一跳,慌忙拉好衣服闭眼装睡,省得尴尬。
  
  林凤娇喊了一声自顾自推门进来,她嫌东厢房有西晒热得很,跑到易佳人这边来纳凉,这间是正屋冬暖夏凉。
  
  易佳人和肖宇文红着脸躺在一起尴尬至极。
  
  这丫头跟洛儿一个德性,喜欢到处乱闯而且没眼力劲。
  
  林凤娇却没察觉出什么,走到床前见表姐和表姐夫半卧在床上,腿还搁在地上满脸通红,她嘀咕着,“这么热的天关什么门,看把脸都闷红了。”
  
  “表姐,表姐夫。”她又喊了一声,捡起肖宇文脚边的团扇,见床边还搁着本书将伸手要去拿,肖宇文突然坐起来抢先拿过书塞到枕头底下,“凤娇,你表姐不是跟你说过多次进来要敲门,你又忘了?”
  
  “呀!”
  
  他突然坐起来把林凤娇吓一跳。
  
  “我敲了,敲了之后我就进来了。”林凤娇答着,但她这敲了跟没敲一样。
  
  肖宇文瞬间黑了脸,又后悔不该把林家兄妹领回来的,不过闭眼装睡的易佳人倒是庆幸没被肖宇文诱惑。
  
  “你找我们有事?”肖宇文问道。
  
  “没事,就是东厢房热得很,我到这屋里来凉快凉快。”说着她把手里的扇子递给肖宇文,“你刚才是在给表姐煽风么?”
  
  “呵呵!”肖宇文讪笑着不置可否。
  
  “正好也给我煽煽,我也睡个午觉。”说着林凤娇顺势躺到易佳人身边。
  
  这...
  
  肖宇文快哭了,觉得这丫头就是故意的,但能怎么办,自己招来的菩萨哭着也要供着。
  
  外面婆子见门开着送冰块进来降温,瞅了一眼床上,不免瘪嘴,之前少夫人说东厢房住的是娘家表妹,如今都睡到一张床上,估计离收房不远。
  
  煽了半个时辰,肖宇文手都要断了林凤娇才睡,他推了推易佳人,见这个装睡的也睡得安稳。叹了口气,他起身到东厢房找林竣去了。
  
  林家兄妹长此以往也不是办法,还得找林竣谈谈看他有什么打算,但谈了一下午林竣也没个见地,肖宇文说什么他都是人云亦云,似乎吃定了这个表妹夫会养他一辈子。
  
  吃过晚饭,肖宇文早早关了房门上了门闩,易佳人见他那样好笑,“你做什么,凤娇晚上还会来的。”
  
  “你怎么知道?”
  
  “下午她就说过这屋里凉快,以后都要到这屋里来睡。”
  
  肖宇文急了,“你没拒绝她?”
  
  易佳人点点头,“拒绝了。”
  
  “嗯,这就好。”说着肖宇文把装着冰块的盆子挪到床边,“娘子,我们快些安歇吧。”
  
  嗯...这个,万一...每天这样也不是办法啊!怎么办?
  
  易佳人头痛。
  
  见她忸怩害羞肖宇文又摸出枕头底下的书,“不急,我们先看会书。”
  
  易佳人不置可否,肖宇文只当她同意,拉她坐在床头刚翻开书,就听林凤娇在外面敲门,“表姐,开门。”
  
  “诶...”
  
  “嘘,别答应。”肖宇文赶紧捂住易佳人的嘴,迅速弹起冰盆中一滴水熄了蜡烛。
  
  林凤娇见里面刚还亮着的瞬间就黑了,喊得更起劲,“表姐开门呐,我知道你没睡,外面好热。”
  
  易佳人下午是拒绝了林凤娇,可林凤娇根本就不是征求她的意见,她同不同意都会来。娇小姐之前在林家被宠着,任性得很。
  
  林凤娇在外面喊个不停,里面易佳人好笑,“我看你真是请了尊菩萨回来,我看你还是去把门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