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相公有点穷 > 第三十一章:鹰面人

  今天伍云飞去抓捕的时候已经把它逼至后山一个山洞里,听说还受了伤,趁晚上去猎捕,胜算可大一些。
  易临风举着火把一连找了几个山洞,都没找到,最后在一个山洞口发现了些血迹和爪印,他找了一个枯树枝点燃扔了进去,仔细听了听,里面没什么动静。
  之前在大柳村,他上山采药时也会去猎杀一些野兽,那些野兽最怕火了,怎么现在丢了火把进去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有些奇怪,难道已经死在里面了?
  在洞口等了一会,他壮着胆子往里面走,想进去看看,突然背后有人大喊:“小心。”
  接着就听见背后一声低吼,那只猎豹从后面向自己扑来。
  好狡猾的东西,跟本就不在洞里。
  易临风弯腰在地上打了个滚躲了过去,拔出腰间的砍刀,和猎豹对峙着。
  他朝猎豹挥了挥火把,想把它吓退些,那畜生却一点都不害怕,没后退反而向前进了一小步。
  正僵持着,背后那人又喊:“你退出来,不要被那畜生困在洞里了。”
  听了那人的提醒,易临风慢慢往后退了些。接下来他又听到一个声音,顿时心里一紧。
  “哥,你这不是来找死吗?”
  易佳人举着火把在远处哭喊着。
  晚上易临风去找她的时候,她就觉得不对劲,一直注意听着,到后半夜听到开门的声音,她就远远地一路跟出来了。
  “佳人,我没事,你不要过来。”易临风大喊着,自己身处险境还不忘安慰妹妹。
  这一翻喊话让猎豹狂躁起来,低吼了一声向易临风扑过去,他一闪身又躲开了,手里的火把却被扑灭了。
  易临风有点慌了,没了火把自己两眼一抹黑,猎豹在夜里可看得清楚。他急往后面喊:“后面的兄台,借个光可好?。”
  话音刚落,一个身影就举着火把闪到了跟前。
  全身穿着甲胄,就连脸上都带着一张鹰首面具,只露出一双眼睛,脖子和手、手腕都护着毡片,全身包得严丝合缝。
  跟他的一身装备比起来,易临风的那身行头给猎豹吃了都不嫌硌牙。
  “你退后,我来。”鹰面人说话了,他的声音听着很别扭,像是多了一截舌头。
  “这是我的猎物,你别想跟我抢。”易临风还往前了一些。
  “你有命回去了它是猎物,没命,你就是这畜生的食物。”说着他火把往猎豹面前晃了晃。
  不晃还好,一晃还把猎豹激怒了,那猎豹嗷的一声向他们扑来,鹰面人旋身闪到一边,易临风却被扑到了地上。
  “啊,哥。”易佳人在远处见哥哥被扑倒,喊得撕心裂肺,在地上捡了根粗一点的树枝跑过来了,要来救他。
  她当猎豹是钟秀坊养的猫咪。
  鹰面人叹了口气:“唉,怎么又来个添乱的。”说着双手抓着易佳人的胳膊,腾空跃起把她拎到了一棵树上。
  “你快去帮帮我哥呀,他脖子都快要被咬断了。”易佳人抱着树哭喊着。
  鹰面人冷哼一声:“要钱不要命的家伙。”但还是下去帮忙了。
  那猎豹被鹰面人刺了几箭,松开了地上的易临风向树上窜去。
  “糟了,树上还有个人呢。”鹰面人喊了一声。
  闻言,易临风顾不得身上的伤,从地上爬起来要往树上去,鹰面人拦他:“这回真得我来。”
  易临风却没听他的,往树那边跑去。
  猎豹在前面抓易佳人,易临风在后面要抓猎豹。
  这一幕,鹰面人看着有些好笑,但危在旦夕,也顾不得什么死的活的了,他抽出了背后的弓弩拉满弓弦,对准猎豹咽喉一松手,猎豹瞬间从树上掉下来,挣扎了几下不动了。
  易临风扒在树上舒了口气,也掉了下来。易佳人吓得不轻,摊在树上全身发冷汗,刚才猎豹已经抓到她衣服了,辛亏那一箭来得及时。
  鹰面人上去拍拍她的脸,轻声道:“喂,你还好吧。”
  怎么好得起来,易佳人被吓傻了,扑到鹰面人怀里大哭起来。
  哭了半天才缓过劲来,抓着卡在树枝中的火把,推开鹰面人,往下面喊:“哥,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易临风喘着气,他身上的伤没事,都是累的。
  听哥哥说没事,易佳人才想起来要谢谢鹰面人,“多谢阁下相救。”
  火光中,鹰面人幽深的眸子里满是光华,仿佛散落在夜空的璀璨繁星,似乎还有些笑意:“不谢,我带你下去。”
  他把易佳人抱下树后,就闪进了黑暗中。
  易家兄妹两搀扶着,回了老韩家。
  见易临风满身是伤得回来,把老韩吓了一跳,连夜请郎中给他伤口敷了药。
  他只脖子和肩头被抓咬伤,忍着疼,第二天还是去了书院。
  一整天易临风都坐立不安,伍云飞再三交代不要伤了猎豹性命,可鹰面人为了救自己和妹妹,把它杀了,不知如何交代。
  果然下午还没下学,就有官兵到书院来把他从学堂上带走了。众学生哗然,易临风居然单枪匹马去抓捕猎豹,还把它杀了。
  事情传到易佳人耳朵里,她都急得没主意了,在这里,她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也不知道哥哥被抓到哪去了。
  病急乱投医,她跑到林家去找舅舅林进。
  林进听她哭哭啼啼说完,半晌才不紧不慢道:“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有消息了我派人去钟秀坊给信。”
  自从易家兄妹从林家出去后,易佳人去运祥酒楼跑堂、找官媒、又去钟秀坊打杂,林进都觉得丢尽了脸。
  现在易临风为了区区五百两银子把镇军将军府的猎豹给杀了。那猎豹是皇上赏赐给伍家的,伍家都不敢要它性命,现在谁去给他求情就是跟伍家跟皇上做对。
  林进不想得罪任何人。
  易佳人却千恩万谢的转身离去。
  她前脚走,林凤吟就从屏风后面出来了:“父亲,您真要为了易家的事去得罪皇上?”
  林进闭眼靠在椅子上:“得罪不起,连伍家我都得罪不起。”
  林凤吟心里畅快,上次易临风打她的一巴掌她还记着呢。吩咐丫鬟道:“让管家找人去刑部问问,看易临风关在哪了,打听到了不必来回话,去钟秀坊知会一声。”
  丫鬟得令下去。
  去打听一下易临风关在那,林家已经仁至义尽了。
  看看天色将晚,林凤吟收拾打扮了一番出门了,今天肖宇文约了她去乐坊听曲,好长时间没见到他了得早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