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成了反派祖宗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影帝莫凡

  莫轻狂忍着牙酸看着郑韬和郑夫人恩恩爱爱了好一会儿,这才等到他们进入梦乡。
  他缓缓凑进二人的卧室,施展入梦技能。
  一片白雾中,郑韬的神志被莫凡唤醒。
  “你是谁?”郑韬看着面前这个一头白发,相貌比自己还要英俊几分的青年,心中莫名有些不悦。
  “莫凡。”
  “莫凡?”郑韬瞳孔骤然一缩,仔细的打量了面前这个青年,与莫轻狂还真有两分相似。
  “战皇莫凡?”
  “是我。”莫凡淡然点头,随手幻化出一张石凳坐下,手肘一靠,一张石桌凭空出现在他手肘下方。
  但是不同于对待女帝,郑韬面前没有石凳,桌上也没有茶水,莫凡只管让他站着。
  在郑韬面前,莫凡必须端起架子,保持高人的身份,和更高的地位。
  看到莫凡神奇的动作,郑韬更是心生惊骇。先前的不悦在此刻也消失地无影无踪。
  既然是战皇前辈,长得这么帅,定然是应该的。
  只是这位据传已经陨落多年的强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
  看他能够凭空造物的本事,修为恐怕深不可测,即便是女帝也无法做到。
  难道,莫凡已经入圣了?
  怀着满心的疑惑,郑韬恭敬行礼道:“原来是战皇前辈,晚辈郑韬,见过战皇殿下!”
  “嗯。”莫凡轻轻地发出一个鼻音,算是应付了。
  郑韬也不敢恼,继续恭敬问道:“前辈,敢问这是何处?据说前辈数百年前已经……”
  莫凡略带深意地看了郑韬一眼,笑道:“数百年前?我已经死了,对吗?”
  若是换作别人,还会有所疑虑,但是经过莫轻狂的接触,莫凡感觉到郑韬对他这个所谓的战皇推崇备至。
  因此他选择由郑韬入手。
  “看来传言有误,前辈仍然健在。”郑韬拱手道。
  莫凡摇摇头:“不,本座确实已经死了。今日出现在此处,不过是感念你为我莫家所做的一切,特来感谢。”
  说着,莫凡抬了抬手,一张石凳出现在郑韬面前,石桌上也出现了一杯茶水:“坐,喝茶。”
  之前的下马威已经做到位,接下来,便要施恩了。
  恩威并施,方能收服人心。
  看莫凡再现凭空造物的神技,郑韬更为恭敬,小心翼翼地坐下:“谢前辈赐茶,至于莫家的事,都是晚辈该做地,莫轻狂这孩子,晚辈也很是喜欢。”
  这句郑韬也不是昧着良心,莫轻狂虽然有些过于自我,但无论是修炼天赋还是战斗天赋都无可挑剔。
  郑韬平日里多有贬低,实际上,内心别提有多稀罕这个宝贝徒弟了,这可是他将来跟老傅争脸面的本钱。
  莫凡没有借坡下驴,继续端着架子:“该不该是你的事,谢不谢是本座的事。喝茶。”
  说着,莫凡站起身,亲自给郑韬续上一杯茶。
  郑韬见状慌忙起身,欠着身子扶着茶杯,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莫凡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坐了回去。
  看郑韬的样子,莫凡就知道,效果已经达到了,刚柔并济,不失身份,也不落俗套。
  “庇护血脉延续之恩,非是一杯茶水能报。今日,本座愿意为你解决一桩难事。”莫凡摸了摸根本没有胡须的下巴,高深地道。
  他会有此一说,当然是算准了郑韬此刻的难事是什么。
  郑韬是个知进退的人,懂得什么该要,什么不该要。
  长生不老药,他要也要不来啊。
  本来他有两大难题,一个是国子监没有天阶功法镇场子,已经被莫轻狂解决了。
  另一个,便是关于宰相王华的事情,从状元街爆炸事件发生至今已有三个多月,他与花格一直被王华牵着鼻子走。
  对于状元街行刺之事,王华却是供认不讳,声称是他孙子王宇所为,同时又有朝中一位官员出来顶罪,承认是自己为巴结王相,替王宇谋划。
  一应火药,刺客进出城门路引,向韩猛发布任务的一应证据,都被王华揪了出来。
  就连那日与王宇密谋之时所说的一字一句,也都被王华所掌握。
  王华以此撇清了关系,那位顶罪官员诛九族。
  出于王华的特殊地位,王宇被特赦,只罚他幽闭十年,静思己过。
  郑韬和花格都能猜的出,那位官员是王华的替罪羔羊,但是却无可奈何。
  这样的脏水泼在王华身上,根本没有多大效果。
  即便证据确凿状元街刺杀是王华所谋,甚至,是他亲自动手,而且当着全天下的面杀了莫轻狂,天玄的民众也不会为了莫轻狂去让这位贤相抵命。
  即便莫轻狂是刚刚挽救了帝国声誉的英雄。
  王华在天玄民众心目中的地位,就达到了如此的程度。
  这段日子,最让郑韬为难的,也就是这件事了。战皇莫凡虽然以战斗强悍著称,但郑韬还是想抱着试一试的念头问问,万一有转机呢?
  果不其然,郑韬开口了:“本不该挟恩图报,奈何晚辈确有疑惑不解,还请前辈指点一二。”
  “好,你说。无论是修炼上的,还是资源上的,本座皆有应验。”莫凡故作大方道。
  郑韬摇摇头:“都不是,其实说起来,此事还与莫轻狂有关……”
  郑韬将莫轻狂的言论和他最近头疼的缘故详细地跟莫凡说了一遍。
  莫凡故作惊讶:“哦?莫轻狂这臭小子还有这等本事?”
  “是啊,虽说轻狂性子跳脱了些,有待打磨,才智,天赋却是我生平仅见。”郑韬确有其事地点点头。
  莫凡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郑韬不知道,他实际上夸的人,就在眼前。
  莫轻狂,只不过是一个么得感情的复读机罢了。
  好在莫凡无愧于莫轻狂老祖之名,面不改色心不跳,颇有些矜持地笑笑:“看来,我莫家中兴有望啊。”
  郑韬附和道:“不出意外,必能重现前辈当年荣光。”
  郑韬说得没有错,莫轻狂年纪轻轻,已经初现当年莫凡的无敌之资,同境界内,几乎没有敌手。
  复兴战皇的荣光,也是指日可待的。
  莫凡故作欣慰地点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随后话锋一转:“方才你是说,宰相王华,是蓝焰帝国的奸细?但是你们没有证据,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