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当玄师修世界 > 第137章 误会太深

  刘慕节见晴宜不说话,继续循循善诱。
  “你想一想,你为什么会孤零零地在这里被着我欺负?”
  “这寨子里的鬼,大部分都是从地狱逃出来的,个个心狠手辣,又对你这样的小美女虎视眈眈。你那心上人若真是在意你,就该一直把你留在身边,而不是每次等你遇险之后再来救你。”
  “可是,如果他那样做了,他就没有机会展示他有多了不起了。”
  “只有你陷入险境时,他突然从天而降,你才会感恩戴德,才会把他当作大救星。他就是喜欢这种被人崇拜的感觉。你吃的苦、受的委屈,他才不在乎。”
  晴宜被这话戳得一痛。是啊,她的感受,关临风在乎过吗?
  可她也很明白,关临风喜不喜欢她是一回事,他是不是这样的人是另外一回事。
  她冷哼一声,说:“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如果没有你这种恶心的家伙,我根本就不需要人来救!”
  “我恶心?”刘慕节的神情渐渐转冷。他的手顺着晴宜的脸颊、肩膀、手臂慢慢滑下,滑到她小臂处,突然用力一拧。
  晴宜发出一声痛呼,随即死死咬住嘴唇。
  刘慕节欣赏着她痛苦的表情,手下继续加力,悠然说道:“我当然有资格这么说。因为我跟你一样,都是陪衬他们那种人的工具而已。他们看起来情深意重,但他们的友谊、爱情,只不过是为了让咱们心甘情愿地留在他们身边。然后,他们才能靠压制我,或者保护你,来显示他们的本事和英雄气概。事实上,他们从来不会真正在意咱们。”
  晴宜怀疑刘慕节马上就要把她胳膊上的肉拧下来了。她痛得眼冒金星,却倔强地一声不吭。
  刘慕节对此很不满意。
  他在她手臂上另选了一处皮薄肉嫩的地方,用更大的力气拧了下去,轻声威胁道:“你说句话呀,我说得对吗?”
  “其他人我不知道,但关临风不是这种人!”晴宜咬牙骂道,“至于你,不仅恶心,还是个变态!”
  “那我就让你看看变态的样子!”
  刘幕节面露狰狞,一手控制住晴宜的双手,一手抓着晴宜的头发,把她拖到屋子中央,按在石头棺材上。
  晴宜使出吃奶的力气反抗,用脚踹、用头撞、用嘴咬。但无论是力量还是技巧,她都远比不过刘慕节这个成年男性、前知名玄师。
  片刻后,她的衣服就被刘慕节撕开了一个大口。
  危急时刻,又是那条熟悉的红带缠住了刘慕节的右臂,将他的手从晴宜身上拽开。
  “刘军师可真厉害!北伐在即,你这一天从早忙到晚,半夜居然还有精神跑来会佳人。”姽婳语笑盈盈,轻快地走进屋子。
  刘慕节扯了两下,没能把手从红练中挣脱。他渐渐冷静下来,优雅地将双手举过头顶,以示不会再碰晴宜。
  他转身面对姽婳,笑道:“都怪姽婳姐你总不搭理我,我只好来打别的女孩的主意。”
  姽婳“咯咯”一笑,用力一拉红练,把刘慕节拽到面前,娇声问:“人家什么说过不肯呀?只要你有胆子,尽管来试试。人家很期待哟。”
  刘慕节认输道:“我没这个胆子,也就嘴上讨点便宜。您别取笑我了。”
  姽婳冷笑着说:“我看你胆子可不小!这小姑娘是为什么被我们请来的,你总该记得吧?”
  “我也是奉头领的命令,来‘关心’她一下,没有做错什么吧?你看到什么了吗?”刘慕节居然耍起了无赖。
  姽婳懒洋洋地说:“你的地位,还威胁不到我。我不是来寻你错处的。你走吧!下次别让我看到你用这么难看的法子欺负女人。”
  刘慕节似乎真有些忌惮她,听了这话,一句也不再多言,立刻转身离开了。
  姽婳悠闲地在屋里转了一圈,最后轻轻一跃,坐到了那张石桌上。
  晴宜从石棺上爬了起来,整理好衣服,发觉姽婳正托着腮看她。她纠结了一下,试探地说:“……谢谢。”
  姽婳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才出虎口,又入狼窝了?”
  晴宜很想说“您还挺有自知之明”,但考虑到双方的武力值差距,她换了个委婉的措辞:“有一点吧。”
  “你对我的误会太深了!”姽婳嘻嘻一笑,“我可是真心在帮你。不然,我干嘛要得罪刘慕节?如果是为了抓你,我完全可以等他得手之后再现身啊。”
  晴宜将信将疑,问:“那你为什么要帮我?”
  “想跟你做一些友好的讨论呗。”姽婳冲她眨眨眼,“你们也在找那几块刻着八卦图案的石板吧?有什么进展没有?”
  晴宜回答得很干脆:“没有。我又不是玄师,这些事情都搞不太明白。”
  姽婳“啧”了一声,说:“你这也太恩将仇报了。”
  “晴宜!”关临风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打断了她们的对话。
  姽婳热情地对他挥了挥手。
  关临风皱眉道:“你在这里干嘛?”
  “人家夜里寂寞嘛。”姽婳向他抛了个媚眼,“本来是要去找你的,但你屋里没人,人家只能来晴宜这里碰碰运气咯。”
  晴宜看见关临风,立刻回想起他刚才放开她手、转过头的那一幕。她羞愤难抑,低了头,一言不发就往屋外走。
  关临风则是刚从和鬼恨的恶斗中脱身。他靠着附有梅魂的铁棍,打断了鬼恨持刀的右臂,反转了局势,最终打得鬼恨夺门而逃。他不知道晴宜为什么要去招惹鬼恨,担心鬼恨来报复她,赶紧跑过来找她。
  这种情况下,他哪可能再放晴宜出门。他一把抓住晴宜的胳膊,急道:“别闹了!”
  晴宜听了这话,满心的委屈一齐涌了上了。什么叫“别闹”?她的一腔真情,在关临风看来,都是胡闹吗?
  她拼命想甩开他的手,挣扎中碰到胳膊上被刘慕节掐伤的地方,不由“嘶”地抽了口冷气。
  “你受伤了?”关临风立刻放轻了动作,想要撸起晴宜的袖子查看。
  晴宜抽回胳膊,看都不看他,只管往门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