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小学音乐老师到巨星 > 第156章 咱们都一样 1/3

  “陆老师,你好。”
  陆新朝前走着,路过一个五人的乐队,五个人本来坐在那里等待,看到他全都站了起来。
  接着就是再前面的一个独立音乐人,也同样站起来。
  “怎么回事?那是谁?”
  更前面的人不明所以,出声问道。
  “那是陆新呀。”
  旁边人瞅了一眼,不由得吃惊地道,接着也站了起来。
  如果说以前这些独立音乐人,和地下乐队对陆新的印象,只是流行歌曲创作者的话。
  那么现在他们不得不承认,哪怕仅凭昨天晚上的三首歌,陆新在摇滚,民谣方面的创作能力,丝毫不亚于他在那些大众歌曲上的能力。
  就算是在地下音乐世界,创作者也同样是受欢迎的,尤其是顶级创作者,那更是极受推崇。
  因为独立音乐者大多是自己写歌,但说实在话,却又大多写的一般。
  自然对那些能写出好歌的人十分佩服。
  更不要说,陆新还拥有顶尖的现场演唱能力,就更让他们无话可说。
  可以说,仅仅是昨天晚上的登台,陆新就赢得了几乎所有地下音乐者的尊重。
  “他就是陆新?”
  刚才发问的人愣了片刻,接着就惊讶地轻叫一声。
  当然,也同其他人一样,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
  “是我,你好,你们好。”
  陆新笑着同所有人点点头,然后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一个背着吉他的歌手笑着问道:“陆老师也是来录歌的?”
  “对,录歌,只是来得有些晚了,我去问问还有没有备用的录音棚。”
  陆新点头说了一句,就准备继续朝前走。
  当然,录音棚是好找的,他其实主要是想去问问,有没有其他可以伴奏的乐队可用。
  不过那人却道:“陆老师别问了,我跟你换换位置吧。”
  陆新看了看他,“换换?”
  那人点头,“对,没事,我排在第三个,不过前面的两个都是乐队,他们录的快。”
  地下乐队到这时候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他们的歌可以自己伴奏演唱,不需要用其他乐手。
  这样减少了乐手熟悉谱子的时间,又因为他们经常在一起排练,配合也十分娴熟,真正录歌时,一般也很少出差错。
  这样速度就会快上不少。
  而陆新或者其他个人歌手却不行,得找乐手配合才行。
  陆新犹豫了一下,却又听到前面有声音传过来。
  “陆老师,还是我们跟你换吧。”
  光头的冯军从里面走过来,身旁还跟着他的几个乐队成员。
  他笑了笑说道:“我们的编曲有个环节出了点争执,还没有讨论好,陆老师就先录吧,马上就到了。”
  陆新看了看前面,发现他们排在第一个,确实很快就可以开始。
  “好,谢了。”
  他看了看冯军,他自然看得出来,对方是故意那么说,都到录伴奏的时候了,编曲才出问题,那是不可能的。
  这时,前面的乐队录完出来,轮到陆新进去。
  陆新朝前走了几步,又回头问:“你们乐队名字是什么?”
  冯军笑着说道:“是麻雀舌头乐队,陆老师。”
  陆新点点头,走了进去,凌雪和张若惜自然也跟在他后面。
  这时那背着吉他的歌手过来,说道:“我说军子,你们乐队五个人,三个人都能写,没必要这样吧?”
  “你李青也能写,不照样贴上去了?咱们呀,都一样,谁也别笑话谁。”
  冯军看了看他,淡淡说道。
  地下音乐人很多自己写歌不假,但遇到陆新这样的顶尖创作者,如果有那个机会,只要不是傻子,肯定都想求上一首半首的。
  陆新在主流音乐圈可是有捧谁谁红的名声,刚刚跟着进去的两个女孩,其中那个高一些的,虽然戴着口罩,但他也看得出来,应该是凌雪。
  一个原来名不见经传的新人,被陆新两首歌就捧红。
  而他们这些地下歌手原本不认可陆新的现场音乐,但经过昨晚的演出,早就心悦诚服。
  既然这样,如果也能向陆新邀上一首歌,谁又敢说不会红火起来。
  地下乐队,地下歌手,那是无奈的选择,可不意味着一直想在地下。
  否则也不会静听音乐平台还没成立,却一招手就能招揽这么多人投靠。
  说白了,不还是想红,想靠卖歌能赚钱吗?
  但冯军可是知道,真正能靠自己写的歌红起来的人,太少了。
  起码他麻雀舌头,他冯军搞了这么久,已经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要说玩乐器,玩现场演奏,他们不怕谁。
  哪怕是嗓音和唱歌的实力,他也自认为不算差。
  可要说到写歌,冯军也写了不少了,不要说别人,他自己也不觉得那些歌能火起来。
  乐队里的另两个创作者,也没有那样的本事。
  但陆新有。
  《曾经的你》不用说,旋律简单易传唱,是首好歌,虽然谁也不能保证,哪首歌一定可以火,但总是能有个大概判断。
  《曾经的你》在冯军看来,就有这样的潜力。
  还有那首《向阳花》,摇滚十足。
  这个歌以他一个摇滚歌手的眼光来看,喜欢的会很喜欢,他就很喜欢,不喜欢的可能听都不想听。
  但就算这样,也是极其难得的歌。
  没有人能让所有人喜欢,歌也一样,只要能征服一部分人的耳朵,而这些人又十分忠诚,那对乐队来说就是成功。
  这些东西他懂,面前这个叫李青的民谣歌手也懂,如果能邀到一首《斑马斑马》那样水准的民谣,唱的人很容易火起来。
  所以,他俩都提出跟陆新换位置。
  李青也没多说,笑着摇了摇头,便自己寻地方坐着去了。
  这种东西有时候也要看运气,人家排在第一个,他只排在第三,这是没办法的事。
  “军子,这家伙看来是被《斑马斑马》给惊着了,不过就算给他首好歌,就他那嗓子恐怕也是白瞎。”
  贝斯手凑过来,看着李青的背影说道。
  冯军皱了皱眉,没有回话。
  直到带着乐队的人到了刚才陆新等待的位置,才看了看贝斯手开口道:“改改动不动看不起别人的毛病,我之前还嘲笑陆新不懂现场音乐,结果呢?”
  贝斯手愕然,愣了片刻后点了点头。
  嘲笑陆新的事他也有参与,结果是被打脸了,确实是挺丢人的。
  冯家看他点头,也不再多说,抬头看着录音棚的大门。
  陆新刚才问乐队的名字,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一向心思沉稳的他,这一刻居然有些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