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小学音乐老师到巨星 > 第159章 咱们再说

  冯军问:“按平时现场那么唱吗?”
  “对。”
  “好。”
  冯军对着几个成员点点头,随即手指划过琴弦。
  他们已经在一起配合了好几年,一个眼神就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更不要说,还有冯军的吉他提醒。
  瞬间,几个乐器的声音都响了起来。
  不过一开始,他们并没有合奏,反而是每个人来了一段SOLO。
  先是冯军的吉他,其他乐器的声音则比较小作为背景音。
  然后就是贝斯,鼓……
  这是他们现场演唱时的习惯,包括其他很多乐队,也有这样的习惯。
  有时候是在歌前,有时候是在结束后,每个人都来段SOLO。
  当然,昨天晚上上台表演时,他们没有这么做,现在陆新示意按照平时那样做,他们便直接原样搬出来。
  这段独奏的时间并不长,却让每个人都将自己的乐器弹奏水准发挥得淋漓尽致。
  然后,一阵有节奏的鼓点之后,几个人配合的旋律开始响起。
  “你总说,一切都无所谓。
  你总说,什么都不为。
  这个世界早就没有了伤悲,
  空虚和死亡……
  ……”
  前奏过后,冯军开始唱起自己的代表性作品,《这个世界早就没有了伤悲》。
  他唱得很卖力。
  说实话,现场唱歌唱久了,人会变得油滑,唱歌也滑腻起来。
  比如有些需要高音的部分,会通过其他手段规避一下,还有的需要表达情感的地方,也会很简单地划过。
  不去用歌声,而是用乐器去衬托。
  不为别的,现场有时候一唱就是一个多小时,这个时间说短不短,说长其实也不算长。
  尤其是对于专业歌手来说,可以接受。
  但如果是连续呢?如果是每天都要唱呢?
  那就不一样了,不由得你不滑腻。
  不然嗓子也会受不了。
  乐器则不同,手没那么容易受伤,手上的功夫反而还会熟能生巧。
  所以,大多像麻雀舌头这样的摇滚乐队,乐器会越来越好,时间久了甚至有种随心随遇的感觉。
  而唱歌嘛,就不一定每场都尽心尽力了。
  但这次不同,冯军几乎是拿出他所有的能量在唱。
  而乐手们也都发挥出自己的最佳水准,希望能给陆新一个良好的印象。
  很快,也就几分钟时间,整首歌唱完。
  一段尾声的旋律伴奏后,所有人都停下动作,现场也安静下来。
  冯军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即使是昨晚在舞台上他足够投入,也没有仅仅唱一首歌就出汗。
  听完歌,陆新问道:“这个歌是你自己写的?”
  “是的陆老师。”
  冯家答道,这算是他比较得意的一首歌,是五年前就写下的。
  以他现在的眼光来看,他能拿得出手的,也就那么两三首吧。
  而这首,又是其中最好的。
  所以,陆新说要唱最拿手的,他想也没想,吉他拨出的旋律就是这个。
  陆新又问:“编曲呢?”
  冯军笑道:“是我们商量着来的。”
  不过其他人却表示,主要是冯军安排,他们也就是提提建议。
  陆新点点头,“既然你们问我的意见,我可就直说了。”
  “陆老师请说。”冯军收了笑容,正色道。
  其他几人也站在在一旁,屏息静候。
  “如果你们的追求就是现场音乐,征服现场观众,以这首歌的水准,也算足够了吧。”
  陆新笑了笑,“应该可以让你们闯出一方天地。”
  冯军张了张嘴,却没有出声,他知道陆新应该还有后话。
  陆新接着说道:“不过,如果你们想获得更多人认可,或者说,想要别人听到你录制的歌就喜欢上,这首歌却稍微显得有那么点不足。”
  “词曲就不说了,这个也没办法改变,但编曲上,还可以再精细些。”
  在陆新看来,这首《这个世界早就没有了伤悲》,词曲算是中等水准,旋律其实也就那样。
  之所以在现场能有些闪光点,是通过乐器的表达,传导情绪和氛围。
  如果把歌录下来的话,没有了现场的气氛烘托,歌的魅力就要少了一大半。
  更不要说在编曲上,太过注重大开大合以及乐器的冲击力,细节处显得有些粗糙,衔接得也不够好。
  这样现场是够刺激,整体水准却反而并不算高。
  这是有些摇滚乐的通病,比如《向阳花》,旋律也不算悦耳,也同样是现场很燃,录制下来听着却不够好听。
  但是,《向阳花》比起《这个世界早就没有了伤悲》的水准,整体上却要高得多。
  更不要说,摇滚海英老师的编曲实力,更不是冯军可比的。
  “谢谢陆老师。”
  听了陆新的话,冯军先是愣了片刻,接着就苦笑着道谢。
  陆新说得比较委婉,但他听明白了。
  说白了,就是作品不够好,词曲一般,编曲一般,也就是靠着乐器的烘托,能在现场带动一下气氛。
  其实他仔细想想,还真就是这么回事。
  不只是他们麻雀舌头,甚至大多数地下乐队,应该也就是这么回事。
  真要有陆新这样的创作能力加编曲能力,就算在地下,也早就大红了。
  冯军摇了摇头,创作这件事,并不适合每个人呐。
  这首歌已经是他最满意的作品了,却还是不够好。
  乐队其他人听了,也有些失落。
  原来他们的水准,在陆新这样的人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陆新想了想说道:“其实你唱的还是不错的……这样吧,我会在上京待上几天,这几天你们把我昨晚唱的前两首歌排练一下。”
  “我走之前,让我看看你们唱出来的效果,然后……咱们再说。”
  其实看到麻雀舌头乐队在录音室外面等他时,陆新是有些不爽的。
  对方帮忙换了位置,他是有后面把人情还了的打算。
  不然也不会问乐队名字。
  只是刚刚帮了忙就追上来,就有点让人感觉不那么爽快。
  不过看在他们态度还算诚恳的份上,人家也确实帮忙节省了时间,陆新也就过来了。
  原本是打算给些建议就算了。
  但看到麻雀舌头的表演后,他发现这乐队的歌写的不怎么样,但乐器玩的还真不错。
  比起帮他在台上伴奏的几个乐手来说,也不差。
  陆新就有了不同的想法,那几个乐手没有招揽成功,而面前这几个,不也都是乐手吗?
  当然了,刚才的表演,毕竟是他们练熟了的,陆新还要看看他们排练其他歌曲,还能不能在乐器上有这么高的水准。
  如果能,倒是可以谈谈。
  正好,他后天要录制《明天会更好》,几十个人一起录歌,算是个大工程了,恐怕不是短时间能完成的。
  所以,这几天他都要待在上京,时间上也比较合适。